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十三)命運的齒輪
2017/12/19 13:08:26瀏覽475|回應13|推薦0

慕玄好好在京城坐著,自有人替他把紫英弄來。這就是權勢。

  一個月後,何凡收到太傅快馬傳來的密信,要何凡送紫英到京城。何凡皺起眉頭,太子嚴令,不准任何人去打擾紫英。現在太傅又要他把紫英送去京城,何凡好生為難。他不過是個小小的縣官,那敢得罪太傅,更不能得罪太子,正在那裡煩惱時,師爺吳木槐進來問道:「太爺何事煩惱?」

 

  何凡把太傅的信一攤,吳木槐看了笑道:「這是個升官的捷徑,太爺何不好好把握?」

 

  「太子嚴令,不准任何人去打擾小大夫。」何凡嘆道:「現在太傅不是擺明要我和太子對著幹嗎?那來升官的捷徑?趕著去投胎還差不多。」

 

  「太爺,若是讓小大夫自己要求去京城呢?」

 

  何凡一聽馬上坐直了身子,道:「計將安出?」

 

  吳木槐想了想道:「杜老闆和小大夫家是世交。只有杜家藥舖才有賣小大夫家做的藥丹,若是杜老闆因賣藥出了事,被抓去京城,小大夫還會坐視嗎?」

 

  「成家的藥丹一直是我們附近人家,家家必備的良藥。這樣做,會不會太過份了?」何凡道。

 

  吳木槐道:「這只是個榥子。我們把杜老闆騙去京城,再把消息傳給小大夫。她一定會去京城為自家的藥丹辯白,我們再趁機引導她去找太傅,不就皆大歡喜。太傅絕對會承太爺的情,日後飛黃騰達是少不了太爺的。」

 

  「妙呀!」何凡和師爺密密商議後,隔天一早,就把杜世春請來縣衙。

 

  何凡身著便服,一見杜世春就拉著他的手道:「杜老闆,我可盼著你來了。」

 

  杜世春受寵若驚,「太爺有什麼吩咐嗎?」

 

  「是這樣的。」何凡拿出太傅的書信,在杜世春眼前晃了晃,道:「之前太子殿下和太傅在這裡休養,都是在杜老闆這裡抓藥。太傅回京後,覺得千苓少還丹很好用,可惜京城裡買不到。又說在此地受到杜老闆的照顧,因公事忙,只好麻煩杜老闆送去京城,他要好好謝謝杜老闆。」

 

  杜世春雖然高興,但京城離此地千里之遙,一來一往至少要三個多月。藥舖靠幾個店夥也不行,正為難,何凡又說道:「太傅知道這太為難杜老闆了。讓我先拿點銀錢,算是補償杜老闆的損失。」

 

  師爺吳木槐馬上捧上一封銀子,道:「杜老闆,這些銀子夠嗎?」

 

  杜世春不知該不該接,見何凡頻用下巴示意要他拿,接來掂了一下,心頭一動,他打出生從沒見過這麼多銀子,足夠好幾年不開店都沒有問題了。

 

  「這…這……」杜世春雖不是貪圖小利之人,如此巨款,他也不禁心旌動搖。

 

  何凡見他心動,又道:「我請師爺與你同行,兩人在路上也有個照應,沿途一應花費,都算我的。」

 

  杜世春把銀子推還師爺道:「太爺,讓我先回去和內人合計合計。三天後,再來稟告。」

 

  「當然。」何凡道:「杜老闆先回去和家裡商量商量,我在這裡等杜老闆的佳音。」

 

  杜世春回家後,把店關了。在後邊煑飯的杜夫人白氏見老公早早關了店門,擦了手就從廚房裡出來道:「好好的,把店關了做什麼?」

 

  杜世春把何凡所託的事告訴夫人,白氏聽了心花怒放道:「你傻了,這種好差使別人想要都要不來,你還在那裡推辭。太爺有沒有說因為你幫忙找到太子,太傅感激你,藉機要賞賜你啊?」

 

  「太爺是這麼說沒錯。」杜世春道:「可我放心不下藥舖和紫英,明天我先上山去看看她。」

 

  白氏提醒道:「要紫英把藥丹多備著些,你順便拿去京城賣,說不定可以再大賺一筆。」

 

  隔天一早,杜世春準備了些米麵油鹽等日常用品,跨上老馬,上山去找紫英。到了成家小茅屋前,紫英已聞聲到門口迎杜世春進門。

 

  「杜世伯,今天怎麼有空上山來?」紫英斟了杯藥茶給杜世春。

 

  杜世春道:「紫英,杜伯伯要出遠門,恐怕要幾個月才能回來,這些糧食夠妳吃上好一陣子。」

 

  紫英道:「杜世伯怎麼忽然要出遠門?」

 

  杜世春把太傅相召的事扼要的對紫英說了一遍。紫英神色凝重,道:「杜世伯,您還是別去的好。京城這麼遙遠,況且千苓少還丹也不是什麼特別的藥丹,託人送去就是,就算要感謝您,也不必您親自送去,他只要派個人來即可。紫英覺得其中有蹊蹺。」

 

  杜世春嘆道:「太爺那邊我不好辭,這趟路是一定要跑的。妳那裡還有調製什麼藥丹,一併讓我帶去。」

 

  紫英見杜世春去意已決,也不好多說,道:「就幾罐安神理氣丸,還有些解毒丹。」說著自藥架下把藥取下,交給杜世春。

 

  杜世春把藥收好,道:「紫英,妳自己要小心。有什麼事?叫虎子下山找嬸嬸幫妳。」

 

  「杜世伯,您也要小心。」紫英道:「路上小心。」

 

  杜世春揮別紫英,趕著下山,到縣衙和何凡會談後,回家準備了簡單的外出行囊,打算兩天後就和師爺一起出發。

 

  出發當日,天不亮,杜世春提著藥盒背著隨身的包袱,才出門,紫英和鹿王已經站在門外。

 

  「杜世伯,」紫英迎上來道:「紫英來送世伯一程。」

 

  杜世春心暖烘烘的,紫英不會像其他女孩兒般撒嬌,她都是以行動來表現自己的關心。

 

  「妳怎麼跑下山來了?快回去。杜伯伯會儘快回來,妳不要擔心。」

 

  紫英道:「昨夜我做了個夢,夢見杜世伯在困在水中,動彈不得,心裡很不踏實。杜世伯您能不去京城嗎?」

 

  杜世春撫著紫英的頭,道:「好孩子,我明白妳的擔心,我會小心的。」

 

  紫英無奈,只得跟在杜世春身邊,陪著他往縣衙去。父親去世後,她唯一的親人只剩下杜世春夫婦了。紫英有著很不祥的預感,她覺得杜世春此去必有凶險,卻阻止不了。

 

  還不到縣衙,何凡和師爺早就等在那裡了。紫英不便跟過去,拉著鹿王,避在不遠的小巷,心中禱祝著杜世春此去一路平安。

 

  日子又在不安中過去了三個多月。

 

  師爺急急敲打著杜家藥舖的大門,白氏才開門,吳木槐就衝了進道:「不好了,杜老闆他出事了!」

 

  白氏一聽出事,嚇得腿都軟了,道:「我當家的出了什麼事?」

 

  師爺把先前謀定的話對白氏說了一遍,不外是杜世春在京販賣藥藥丹,出了人命,杜世春被官府關押起來。

 

  白氏對紫英煉製的丹藥很有信心,她自己也曾服用,的確有效。道:「不可能,紫英的藥從不會出錯的。」

 

  師爺道:「現在說什麼都沒用?快叫小大夫去京城看看是那裡出了問題。」

 

  白氏六神無主,淒惶道:「我…我叫伙計去山上接她下來。」

 

  「呦呦──」門外傳來呦呦的鹿鳴,白氏馬上衝到外面,紫英牽著鹿王站在門前。

 

  「紫英……」白氏未語先哽咽,「妳杜世伯出事了。吳師爺說妳做的藥丹,在京城吃死人了……」

 

  師爺跟到門外見了紫英,大驚下差點要下跪膜拜,這不是仙女廟中的神仙嗎?

 

  紫英道:「吳師爺人呢?」

 

  吳木槐素聞小大夫醫術了得,卻從沒見過她本人。今日一見,馬上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不是太傅要見小大夫,是太子殿下想要見她。光小大夫這絕塵殊姿,太子殿下肯定是看上她了。

 

  吳木槐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魂魄收回來,道:「小大夫,詳細的情形我也不清楚,事關人命,妳還是隨我去京城走一趟。」

 

  紫英一聽,那還不會意,冷冷道:「這就是你們的目的。為什麼不早說?為什麼要傷害杜世伯?」

 

  吳木槐好不容易收回的魂魄又嚇得飛出去,道:「妳這說得是什麼話?我和杜老闆無冤無仇的,害他做什麼?」

 

  紫英玉面如冰,道:「什麼太傅需要千苓少還丹?根本是騙局。你們圖謀什麼?不要欺我年幼看不出來?是太傅施壓要我去京城,你們怕得罪太子,編謊騙杜世伯進京,再利用杜世伯逼我進京。」

 

  「妳…胡說……」吳木槐沒想到紫英能分析的這麼快又透徹,連他們的計策說得有如親見,還要狡辯,鹿王無聲無息的從後躡來將他頂飛。

 

  紫英摸向白氏,握住她的手安慰她道:「嬸嬸,世伯很快就回來。妳放心吧!」

 

  毫無心理準備,就被鹿王頂飛的吳木槐頭臉著地,眼冒金星趴在地上,好不容易爬起來,鹿王的犄角又指向他的腦袋,意思好像在說再玩把戲,就在他的腦袋上戳個窟窿。

 

  吳木槐最怕動物,何況又是野生的鹿,一旦發起狂來,觸死人都有可能的。嚇得坐在地上不敢動彈,哭喊著:「饒命啊!是太傅要妳去京城的,我們不敢得罪他,又不能違抗太子殿下的令諭,也是沒有辦法的啊!」

 

  白氏淚流滿面,她一個婦道人家也沒有辦法,只搖著紫英的手,顫聲道:「這該如何是好?那個什麼…太…傅…好像很利害,上次太子在山裡走失了,他一來就調了好多的大官和官兵,我們怎可能鬥得過他?」

 

  「嬸嬸,別急,讓我先問問他。」紫英拄著梧桐手杖,靠近吳木槐道:「杜世伯現在那裡?他可平安?」

 

  吳木槐一迭聲的說:「平安!平安!我們也不敢為難他,只是讓他在京裡先待著。」

 

  紫英當下決斷道:「我隨你入京。你要保證杜世伯平安回來,也不許再為難他。」

 

  吳木槐絕處逢生,不住口的說:「一定!一定!我保證杜老闆平平安安的回來。」

 

 

★★★★★★★★★★★★★★★★★★★★

  魔國奇幻宮,朱宸子虛正在向女王姤嫮報告軍隊移防的事務。花妍扛著重逾千斤的斬緣魔刀而來,道:「殿下,你的冤家對頭回朝了。」

 

  女王道:「花妍,仁德太子回朝對我們大是不利,妳下去通知眾將,要他們隨時備戰。」

 

  花妍瞄了朱宸一眼,那眼神好似在說等你來一起去找碴。千斤重的斬緣刀在花妍手中像拈朵花似的揮動,周遭刮起冰冷的殺風,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血腥味。

 

  「魔國要滅盡萬國,獨尊凡界。朱宸,不要忘了自己的責任。在魔國,你要什麼女人都可以,唯獨那個凡女不行。我魔國尊貴的王血,不可以被低賤的人給污染了。」

 

女王殷殷告誡朱宸。

 

朱宸仰天無奈的說道:「我和她已不可能了。母后不必擔心,她現在恨我入骨,再不會與我相見。」

 

  女王姤嫮首度看愛子如此失意,心道:他這是認真了。那個女人,該死!

 

  朱宸收拾情懷,道:「在那裡失去,就要在那裡討回。摩伽國的獨龍珠我一定要取回。」

 

  「你打算怎麼做?」

 

  「攻其不備。」朱宸笑道:「我現在去摩伽國會會仁德太子,算算他今年也十七歲了,聽說他即將納妃,我就去送個大禮。」

 

  朱宸說完,翩然出了奇幻宮。花妍正在宮外等他,道:「你想丟下我自己去,想都別想。」

 

  朱宸道:「誰說我不帶妳去?妳去把事情鬧更大些,我才痛快呀!仁德太子,你躲了八年,終於還是出現。當日之仇,朱宸親自來討還了。哈哈哈──」

 

  朱宸召喚魔閻劍,森綠如幽靈的寶劍夾著鬼哭神嚎吼聲,自祭壇受召直奔朱宸。朱宸手握劍柄,拔劍出鞘,以自己的鮮血祭劍後,露出滿意的笑容道:「很好!狀態非常好。花妍,我們走。」

 

  花妍刀起斬緣落,關著騎獸的鎖匙,應聲斷裂,虣呼嘯奔出。朱宸跨上虣,花妍跟在後頭,兩人朝著摩伽國去了。

 

  在太清境的韶宮忽覺一陣惡寒襲體,喃喃自語道:「剛才怎麼有股魔氣透上來?」

 

  少司命騰雲趕來道:「韶宮神君,不好了。魔國祭出魔閻劍,往摩伽國去了。」

 

  韶宮聽了那還坐得住,指著少司命的鼻子道:「你也太敬業了,我叫你讓慕玄討不了老婆。現在連魔閻劍都出現了,那小子如今是肉骨凡胎,那禁得起這樣折騰。」

 

  少司命滿臉委屈,道:「這不是我做的呀!」

 

  「不行。」韶宮道:「我得先預防。少司命,你先替我頂著半柱香的功夫,我下凡給慕玄送劍去。他還沒把紫英渡回來,莫名其妙被砍了,我先前的努力不就白費了。」

 

  少司命苦著臉道:「下去一個我已經夠為難了,現在連你也下去,我不就……」

 

  韶宮道:「是誰吃了二郎神楊戩的哮天犬?要不是我替你把事情給按下,你現在在那裡投胎都不知道?好了,不必半柱香,就半柱的半柱吧!」

 

  「神君快去快回。」少司命打躬做揖,道:「小神在此等候。」

 

  韶宮道:「謝了。等我上來,有你的好處。」

 

  韶宮拿了凌霄劍溜下凡界去尋慕玄,獨留下少司命乖乖的獨守太清境。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9034723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YingZha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24 21:44

美好平安夜

在這溫馨日子

祝福您耶誕節愉快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5 09:06 回覆:


夢.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24 21:39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5 09:05 回覆:


濃情~文章“下方”點開播放器聽音樂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24 11:39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4 15:32 回覆:


寒寂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23 12:41

並祝元旦快樂。   .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3 20:07 回覆:


夢荷 *經絡不通,補什麼都沒用!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21 16:08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1 16:35 回覆:


紫玫瑰.Carol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21 11:59

雪霏兒午安

來欣賞續集喽

天氣寒冷注意保暖唷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1 15:45 回覆:

謝謝紫玫瑰來訪。

我這裡偏南,比較溫暖,有的同事竟然還穿短袖,真是氣死人了。


郁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20 23:07

無功領受重金必有玄機,這段劇情安排有畫龍點睛之妙。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1 09:20 回覆:

季非早安。開心

若不是貪婪,就不會有這麼多人中了詐騙的狡計。唉!話說我表妹也是個奇葩。

她收到一通電話,說她中了獎,有幾百萬,要她先繳印花稅,她就趕緊跑來向我借錢,我分析給她聽,她完全聽不進去,還堅持去借了幾萬元先去繳,連銀行的行員都勸她說這是詐騙,還招警察來,她都覺得我們都是在擋她的財路,硬把五萬元匯入指定的帳戶。然後等了快半個月,什麼都沒有,才醒悟過來是詐騙。真是敗給她了。


ruby 靜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20 20:50

來看您了  

紫英真是聰慧 應說眼盲心不盲 很快就知何凡他們的計畫

話說朱辰屆時若看見紫英不知當下的決定是否又變卦 

待下回開心 此次的插畫很美    天冷注意保暖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1 09:14 回覆:
靜心早安。


目盲的人,反而不被假象所欺騙。哈哈哈


朱宸再見紫英肯定掀起更大的風波,這是後話了。


這次的插畫是google找的,剛好也符合我的情節。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19 21:30
良時不再至,離別在須臾。
屏營衢路側,執手野踟躕。
仰視浮雲馳,奄忽互相逾。
風波一失所,各在天一隅。
長當從此別,且復立斯須。
欲因晨風發,送子以賤驅。
(別詩.魏晉無名氏)
紫英與慕玄別後
後會不知何年何月
讓人期待
作者所寫的魔國女王姤嫮(遇美)
原以為像西梁女王
是個良善的人
但善惡是信念問題
與種族無關
只是表現也直接
花妍名字也好
應是柔弱的女子
卻手持斬緣刀
是個女大力士
剛烈或激進或恐怖份子
是否快折呢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19 22:05 回覆:

景寔晚安。

姤嫮女王是很明顯的種族歧視,魔族以外的種族,對她而言,都是下賤不堪。

花妍人如其名,也如你所說剛則易折。

慕玄和紫英在太傅有心的主導下,相見應不會太遠了。


馮紀游陸游:須彌芥子上帝粒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19 19:49
哈哈哈,精彩好戲登場了!那「斬緣魔刀」的名字,起得真好,令人生起想像無限。不過對「肉骨茶」(肉骨凡胎)有點.....哈哈哈。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19 21:59 回覆:
陸桑放心,肉骨茶如肉骨茶的美名一樣,久久馳名的。

好笑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