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十六)醋海興波
2018/01/09 15:14:47瀏覽698|回應14|推薦0

所有圖片引用自google圖片。

  好不容易才把魔國的眾王請回,又得開始一場宮鬥,韶宮有得忙了。  

  紫英悠悠的醒來,觸手所及是潔淨的床單,輕柔的絲被。她翻身坐起,扶著床稜要起身,腳步聲自外而來。

 

  「這是那裡?」紫英朝著腳步聲的方向問道。

 

  慕玄端著熱茶過來,「是我的寢殿。妳旅途勞累又遇到太多事情,身心俱疲累昏了。先喝杯熱茶安安神。」

 

  紫英接過熱茶,喝了一口,又問:「鹿王呢?牠沒事吧?」

 

  「沒事,牠就在殿外。」慕玄問道:「朱宸子虛乃魔國的戰神,妳於他又有救命之恩,他為什麼要放虣殺害妳的父母?」

 

  紫英張口欲言,眼淚不受控的流下。慌得慕玄不知如何是好?他很想摟著她低聲寬慰,又不敢冒昧,只得站在那裡,等紫英情緒平穩。

 

  「這全是我的錯。我錯信了他,以為他是個君子。」

 

  慕玄拿了條手巾,遞過去給她。

 

  紫英把眼淚擦乾,道:「朱宸子虛這幾年常來太白山看我,每次來就向我求親,我拒絕,他就消失一陣子,然後又出現,又舊事重提。幾年來都是如此,那日不知為何?我拒絕他後,他起了殺意,放出虣,殺害我的父母。」

 

  慕玄道:「朱宸子虛是魔國的戰神,有他的傲氣。放出虣來殺害妳的父母,應該是別人做的。魔國女王感到妳對朱宸的影響力,要除掉妳們一家,妳只是僥倖。朱宸子虛事前應不知情,事後也無法否認,畢竟他是魔國的王裔。他們的人做的事,也等於是他做的。」

 

  慕玄見紫英坐直身體在傾聽,安慰她道:「這些事情,不是妳的錯,不要再自責了。妳安心在宮裡休養兩天,等外面平靜了,我送妳回太白山去。」

 

  紫英欲言又止,好半天才說道:「慕玄,我只是個民女,在這裡並不合宜,還是出宮去好了。」

 

  「紫英,妳是我的朋友,不要顧慮太多,妳暫時先待在這裡。城裡有魔兵滲透進來,很是危險。妳一個女孩子在城裡,我不放心。」慕玄拉著紫英的手到床邊的梧桐手杖處,道:「妳的手杖在這裡,悶了,就到處去走走,鹿王就在外邊。」

 

  紫英還要拒絕,宮女進來稟報道:「殿下,王后來了。」

 

  慕玄把紫英按回床上,拉床絲被給她蓋上,道:「我去去就回。妳先歇著。」

 

  紫英感覺周遭如針似劍的目光刺得她遍體發寒發痛,若是目光可以殺人,紫英已經滿身的暗箭,血濺當場了。

 

  慕玄回到正殿,王后在驪姜扶持下,笑吟吟的坐在正位,道:「太子,聽說你今天帶了個女子回宮。」

 

  「母后,兒臣在外遊歷,在太白山出了意外,是紫英姑娘救我性命。今天在太傅府前,遭到朱宸子虛的伏擊,也是紫英姑娘捨身示警。她力竭昏迷,兒臣自然要盡心照顧,有什麼不對嗎?」

 

  王后道:「這事交給御醫不就好了,太子為什麼不許任何人接近她?」

 

  「母后多慮了。」慕玄道:「紫英姑娘目不見物,兒臣打算讓她在宮裡休息兩天,就送她回太白山去。」

 

  「太子不打算納她為妃?」王后看了身邊的驪姜一眼道。

 

  慕玄沉下臉,冷冷道:「母后,兒臣絕無此意,以後也不要再提。紫英姑娘醫者仁心,兒臣對她只有敬重,不敢有妄念。」

  

  王后見太子不悅,忙道:「好好,是母后想多了。紫英姑娘人呢?救了我兒的恩人,母后也想親自向她道聲謝。」

 

  「她吃了藥,已經歇下了。」慕玄一口回絕王后的要求。

 

  王后還要言語,慕玄已搶著說道:「母后,何必在紫英姑娘身上大作文章,兒臣已經表明,母后還不放心嗎?」

 

  驪姜嘴唇動了動,想要開口,被王后使眼色阻止,只好忍住。

 

  王后道:「驪姜,妳先下去。」

 

  驪姜抬頭無奈的望了王后一眼,低頭退出殿外。

 

  王后道:「兒啊,你騙得了別人,騙不過母后。這位紫英姑娘對你很重要,你才會這麼護著她。王宮裡想對她動手的人不少,但不包括母后。只要有母后在,誰也不能對她怎麼樣。你老實說,你到底想打算如何?」

 

  慕玄道:「母后,我敬紫英是難得的知己。不想讓後宮無端的妒恨去傷害她,如此而已。」

 

  王后道:「讓我見見她。」

 

  慕玄嘆了口氣,道:「好吧!母后在此稍待。」

 

  過了一會兒,慕玄扶著粗布衣裙的女子緩緩的來到正殿。即使只穿著粗衣素服,仍掩不住她清麗絕俗的容貌,纖纖出塵的氣質。

 

  「民女成紫英拜見王后。」紫英依禮參見,落落大方的態度,連王后都忍不住心生歡喜,心道:她和太子倒是天生的一對。

 

  「快起來。」王后走近拉著紫英的小手道:「好個可人兒。」

 

  紫英那雙秋水似的雙眸,看向王后,道:「謝謝王后。」

 

  「這麼美的眼睛怎麼會看不見?」王后問道。

 

  「民女一出生就失明了。」

 

  王后又問:「妳有婚配了沒?」

 

  紫英道:「父母重孝在身,只求陪在雙親靈前,不願婚配。」

 

  王后心中想道:紫英果然是個晶瑩通透的孩子,連我在想什麼,她都知道,怪不得太子對她如此敬重。

 

  「那妳一人怎麼過活?」王后無限憐惜的問道。

 

  紫英道:「民女自幼受父親陶染,粗通醫道。平時上山採藥,研製些丸藥,到鎮上去賣,換些生活所需。一人生活並沒有那麼困難。」

 

  王后不忍,望著慕玄道:「太子,你要讓紫英一人過活?」

 

  慕玄道:「這是紫英的願望,兒臣不想勉強她。」

 

  王后心道:怪不得紫英甫進宮,驪姜就急著來找我。猶勝天仙的美貌,聰明通透,雖然失明,仍不掩她的氣度。太子怕她被宮裡的人弄鬼害了,急著要把她送回去,這份心正是太子對紫英的愛,這可憐的孩子總是這麼壓抑自己。

 

  「好吧!就依你吧!」王后道:「我也該回宮去了。」

 

  慕玄道:「兒臣送母后回甘露宮。」

 

  王后點點頭,對紫英道:「紫英姑娘安心在宮裡休養。」

 

  「謝王后恩典。」

 

  慕玄送王后回甘露宮不久,幾名宮娥假裝送茶水到東宮內,見紫英一人在寢殿外廊下的欄杆坐著。其中一人悄悄的摸了過去,紫英查覺有人靠近,便起身迴避。那宮娥竟大膽把紫英的手杖搶了過去,另幾名同時撲上去,壓住紫英的手腳,掩住她的口鼻,罵道:「一個瞎子,還敢來迷惑殿下,該死!」

 

  其中一人拿出金針,胡亂在紫英的身上亂扎。紫英掙脫不開,又無法叫喊,呼吸急促了起來。鹿王聽到紫英急促的心跳聲,衝到殿中把幾個宮女頂飛。那個拿著金針的宮娥沒想到鹿王如此通靈性,尖叫道:「殺人啦!殺死人啦!」

 

  呼叫了半天,竟無一名衛士進來,她怔住了。自語道:「沒人?這是怎麼一回事?」

 

  韶宮在她身後出現,道:「我鳳族公主豈容妳這幾個賤婢欺凌?」

 

  折扇一揮,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幾個宮娥立即滾在地上哀號,全身出現如針刺般的紅色斑點。

 

  韶宮抱起差點被她們治死的紫英,幫她治療身上的傷口,道:「本神君問妳們話,誰敢有一句隱瞞不實,我就剝了妳們的皮。」

 

  「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宮女們口徑一致,推說不知。

 

  韶宮道:「唉呀!嘴很硬嘛。看樣子來不讓妳們見識見識我鳳族的手段不行。」

 

幾個宮女妳眼望我眼,心裡對這個看起來嘻皮笑臉又和紫英有幾分相像的英俊男子不太相信。

 

「好哇!看來妳們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我鳳族懲處以下犯上的奴婢,先把一頭青絲全都剝下來,再剃光眉毛,挖出眼睛,剁去四肢,割掉鼻子,再施以炮烙之刑。放心,不會讓妳們死的,我家刑官技術很好,絕對會讓妳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韶宮嘴角露出殘忍的笑意,冷冷的瞧著那群宮娥,瞧得她們遍體生寒。

 

  那些宮女全身紅腫,已經很痛,又聽見韶宮說得恐怖,嚇得不敢動了。有幾個膽子小的,已經開始動搖。

 

拿金針的宮女,大聲叫道:「別聽他的,他在嚇唬妳們。」話未完,身邊的宮女全都驚叫起來。

 

  「彩…彩雲,妳…妳的頭髮……」

 

  「我的頭髮?啊──」彩雲摸著光禿禿的頭頂,魂不附體坐倒在地上。

 

  「還不說?」韶宮抱著紫英,俊臉帶煞,毫不介意下狠手的模樣。

 

  彩雲肝膽俱裂,顫聲道:「奴婢知錯了,神君息怒。不知神君要奴婢說什麼?」

 

  「憑妳們這幾個賤婢,還沒膽到東宮放肆,誰給妳們撐腰的?」

 

  「是…是…驪姜娘娘。」彩雲幾乎要哭出來。

 

  韶宮目露凶光,怒道:「驪姜!」

 

  「神君息怒。」大司命手執仙籙從天而降。

 

  那群宮女看到天上下來個人,這才知道這名自稱神君的男子真的是天上神仙下凡,兩條腿的力氣不知都上那裡去了,軟癱在地上不敢動彈。

 

  韶宮見到大司命夷然不懼,折扇一展,道:「你下來做什麼?」

 

  大司命本來在天庭監看仙籙。韶宮下凡來,剛開始還有些顧忌節制,大司命還能掩蓋得過去。紫英險些被宮女下毒手殺害,韶宮動了怒,連施了幾個法術。仙籙上的紀錄比春筍還快,一條又一條的跑出來,駭得大司命刪得汗流浹背,心道:再讓韶宮搞下去,事情就不可收拾了。急忙攜帶仙籙下凡來尋韶宮。

 

  「小神特來請神君返回天庭。」大司命道:「神君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凡間動用仙術,南華神君私下凡界的事情恐怕會暴露。而且……」大司命上前在韶宮耳邊低語幾句。

 

  「有這種事?」韶宮道:「好吧,暫且先饒過她們。大司命,這件事該怎麼做,你明白吧?」

 

  大司命陪著笑臉道:「小神明白。請神君隨我回天庭再議。」

 

  韶宮送紫英回寢殿,道:「好孩子,妳先好好睡上一覺,就什麼事都沒有了。二叔先回去處理點事情,等我回來再來修理那個不知死字是怎麼寫的驪姜。」

 

  大司命好不容易等韶宮回來,道:「這些宮女我消除了她們見過我們的記憶,我們快回去。」

 

  韶宮嘆了口氣,道:「走吧!」心道:慕玄,紫英交給你了。

 

  慕玄在甘露宮陪王后喝茶,感到韶宮的氣息就在附近。心道:韶宮又下界來,紫英沒事吧?

 

  念頭一起,腦中浮現出紫英被一群宮女壓制,險些喪命的畫面。慕玄心知這是韶宮在告訴他紫英有危險的訊息。

 

他不動聲色道:「母后,指使宮女,殺害貴賓,該處以什刑罰?」

 

  王后道:「若是在後宮,當亂棍打死。誰這麼大膽?敢如此放肆無禮。」

 

  慕玄道:「兒臣正要追究,容兒臣先行告退。」

 

  慕玄趕回東宮,彩雲光著腦袋和五六名宮女跪在地上,動也不動。

 

  鹿王朝著她們發出怒叫,顯然十分的生氣。

 

  慕玄對鹿王道:「仙麒,發生什麼事?」

 

  鹿王:『這群宮女,趁你離開東宮時,要殺死紫英。還好韶宮神君趕來,嚴懲了帶頭的宮女,追出主使者乃驪姜。』

 

  慕玄冷喝道:「來人,把驪姜帶過來。」

 

  門外的衛士慌忙進來,道:「殿下,要驪姜娘娘來東宮嗎?」

 

  「驪姜不是娘娘。傳本宮諭旨,帶驪姜來東宮。」語氣冰冷得令人膽寒。

 

  太子自幼待人溫和有禮,從不曾發這麼大的脾氣,衛士嚇得連連應是,退出殿外。

 

  慕玄快步進了寢殿內,探視紫英。慕玄為紫英把過脈後,所幸韶宮來得及時,不然後果難料。讓紫英在宮裡,果然是不智的決定。太傅把紫英逼進京城,險些讓她喪命於魔國之手,現在驪姜又唆使宮女來暗殺紫英,他不能再留紫英在京城,得要加快腳步送她回太白山。

 

  慕玄走出寢殿,深嘆一口氣,道:「人心難測。我一定要保紫英無事,安全的把她渡回天庭去。」

 

  驪姜得到密報,知東宮事敗,赤足散髮跑到甘露宮向王后求救,道:「母后,快救救我。太子殿下要殺我。」

 

  王后不明就裡,扶起驪姜,道:「太子好端端為什麼要殺妳?」忽然想起剛才慕玄神色有異,匆匆返回東宮的模樣。

 

  「驪姜,妳老實說妳是不是派人去對付紫英?」

 

  驪姜沒想到王后竟然會知道,以為有人向王后密告,惶急之下,哭喊道:「母后,是我誤聽人言,以為那個女人用媚術蠱惑太子,才會出此下策。」

 

  「糊塗!」王后叱道:「太子何等聰明,豈會隨意讓人蠱惑?妳如此善妒,如何為六宮之首?何況太子在東宮就已表明,絕不會讓紫英進宮。妳還如此做,分明視自己的丈夫為無物。雖然妳和太子還沒有大婚,也如同他的妻子,不能輔佐他,竟然還做這等事。紫英姑娘有任何閃失,太子一定不會輕饒妳的。」

 

  驪姜放聲大哭,拉著王后的袖子,道:「太子心中只有她。就算她不進宮,太子也不會放棄她的。母后,我是擔心太子他……」

 

  「住口!妳要做這種事前,為什麼不先問過我?現在再說這些話,又有什麼用。」王后寒著臉,心中盤算著怎麼讓太子不追究驪姜的罪責。

 

  「驪姜,把儀容整理好,隨我去東宮。」

 

  「母后,太子他……」

 

  「妳最好聽我的話。不然,連我都保不了妳。」

 

  驪姜依言把儀容整理好,隨著王后出宮。東宮御衛將軍甘醴泉上前來,施禮道:「驪姜小姐,太子有請。」

 

  驪姜聽甘將軍不稱她娘娘,心虛的看著王后。王后嘆了口氣道:「甘將軍,本后也隨你們一起去東宮。」

 

  甘醴泉不敢怠慢,道:「是,末將遵旨。」

 

  王后和驪姜到了東宮,發現東宮內外的紅綵全被移走,入宮沒幾多久,就看見以彩雲為首的幾個宮娥像是受了極大驚嚇的跪在那裡,連王后到,她們仍然像尊石像般,動也不動。

 

  太子到殿外將王后迎入正殿。道:「母后,您何必親自跑一趟。這點事,兒臣會處理的。」

 

  王后遣退眾人,道:「驪姜,跪下。」

 

  驪姜馬上跪在地上,連頭都不敢抬起。

 

  「太子,驪姜做錯了事。你若還相信母后,就交給我處置好嗎?」

 

  慕玄知道王后想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他不願紫英再受傷害,道:「兒臣明白了。驪姜罪犯七出,不配為未來的太子妃。請母后見諒。」

 

  驪姜坐倒在地,被太子退婚,她一生名節全都完了,就算她想再嫁,也沒有人敢娶她,整個家族也因她蒙羞。

 

她膝行爬到慕玄的面前,哀求道:「殿下,是我一時失察,誤信人言,才會做錯事,請您原諒我。殿下,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改的。」語罷痛哭流涕。

 

  「既知如此,何必當初。」慕玄冷冷說道:「本宮給妳三年的時間,若妳真心改過,這東宮或許還有妳一席之地;若是依然故我,休怪本宮不顧情面。」

 

  王后心道:驪姜完了。太子故意拖延婚期,三年後,驪姜只能默默接受退婚的現實。

 

  「母后,兒臣的婚事等三年後再議。魔國窺伺在側,兒臣以為先攘外再安內。兒臣也會以此話回復父王。」

 

  王后處置彩雲以及參與宮女,驪姜遣回家中,閉門思過,未經奉詔,不得入宮,一場風波就此化解。

 

  摩伽王知情後,密召太師入北辰殿,說明太子的用意。太師一心想讓自己的孫女成為王后,沒想到驪姜這麼沉不住氣,還沒入門,就惹太子不悅,雖未被退婚,日後想要得到太子的寵愛,更是難如登天。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9034760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奕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4 21:20
好友 晚安...
祝福我的好友~週日夜晚吉祥^^~...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5 09:14 回覆: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3 06:26

當紫英告知慕玄,朱宸子虛為何殺害她父母時,慕玄並沒乘機添油加醬說朱宸子虛的壞話,反而說朱宸子虛事先也不知情,他真是心地善良,讓人敬佩。希望日後將紫英度回天庭,不再生波,兩人可共結連理。

孋姜一看紫英,自知不如,難免心生妒忌,這種心態,可以理解並寬諒,但她以卑劣手段加害紫英,心胸狹窄,失去嫁給慕玄的機會,這就不足惜了。一般善妒者,當引此為戒。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3 13:56 回覆:

雲霞午安。

今天終於看到陽光了,趕緊把家裡的棉被拿出去曬,晚上蓋著有太陽香味的棉被,真是一大享受。(野人獻曝一番)

善妒者,有一個特色,就是見不得人好。我相信嫉妒是人的天性,後天的理性會告訴自己,不要做出過份的事。但善妒者不同,只要她看不順眼,必要拔之除之,萬般的苛待尤嫌不足,驪姜只是這類人中的一員。

身為一個與眾不同又出色的人,他們承受的羨慕(妒嫉+恨)更多。雖說不遭人妬是庸才,一般像這樣的人若是不能廣積福德,就是死得快。能無戒乎?


奕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2 22:46
 好友 晚安...
祝福我的好友~有個美好的週休假期^^~...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3 13:33 回覆:

謝謝奕辰。

可惜我早上才看到,哈哈~~~


ruby 靜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1 13:22

雪霏兒 午安

以往後宮都是醋海風波不斷 不想都還未納入後宮 就自曝心腸 

幸好慕玄很是清楚自己的目標 才能果決斬斷這樁婚事

原來韶宮也是位翩翩君子阿 ^_^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1 13:57 回覆:

靜心午安。

剛午睡起來,看到妳的留言,開心!

我想應該很多人以為圖中的男人是慕玄,其實是韶宮。紫英是大美人,身為紫英二叔的韶宮也不能長得太抱歉吧?!

驪姜自以為有王后撐腰,又是太師的孫女,早在太子在外遊歷時,她就被內定了,十拿九穩是太子妃,可惜,慕玄雖為太子,卻不是來當摩伽王的。

她的一番算計只是讓自己更快被逐出宮裡,尤其她的做為還打臉了向慕玄保證的王后,日後留在宮中,也得不到什麼幫助。王后保住她的命,因為太師乃當朝重臣,不能不給太師點顏面。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0 10:31
早安,
天寒地凍,目前待業中,所以睡晚點起來,
本來因為在準備考電腦證照(檢定),每天看電腦教材,看得有點累,所以沒有很想看小說,(所以前幾個月來回訪時沒有看),
沒想到前幾天,看電腦看累了,轉換一下,過來看看,發現你的文章很風趣幽默,所以就開始看囉,這樣很好,多看幾回我應該可以像雪霏兒一樣的風趣(恐怕只會更瘋...大笑)。
話說上回出現神救援,這回出現豬隊友(驪姜是王后的豬隊友 ? 但驪姜是太師的孫女,太師要出手囉 ?),真是太有趣了嘿嘿嘿,好看 !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0 15:14 回覆:

迷挫,大同。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王后才向慕玄保證,有她在的後宮,紫英不會有事。馬上就被驪姜打臉,也讓慕玄有藉口不娶。

太師沒機會上場,因為摩伽國和魔國馬上要開打了。

歡迎你有空來坐坐,轉換一下心情。保持心情平和,不要太瘋!


心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0 07:42

謝謝分享好文

新年快樂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0 09:46 回覆:

謝謝心之來訪。

祝你新年快~~~~~樂~~~~~~99開心


馮紀游陸游:須彌芥子上帝粒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0 06:25

快刀斬亂麻的精彩宮廷戲!看那位想當娘娘的變「小姐」,實在痛快,哈哈哈。紫英遭針刺之劫,感同身受矣 ~~ 這幾天正遭黎蘋及她的分身風信子遷怒嫁禍,以「五毒妖針」扎得混身血流,尚未停止。342人推薦、3,500人閱讀的一篇文章,其主文極佳,但「陸游先生」被打成「不看其下方留言而亂推薦」的唯一大惡人,哈哈哈….. 我的小老師,琴,要我封口,隨她去倒果為因,扭曲炒作,看看以後逍遙閣還會剩下幾個不隨變態者起舞,「知我的真朋友」?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0 10:07 回覆:

陸桑早安。

其實更早的時候我就起床了。(清晨四點)還以為時鐘壞了。

我是看文章按推薦的,我頂多看一下上下樓的留言,大部份不太看別人的留言,我是奔著文章來的,誰在底下留言,不會太去關注。這麼說來,我也是同罪。您放心,陸道不孤。沒想到連這樣都有事????難不成現在變成看留言按推薦?我怎麼越來越糊塗了。

很久以前,我剛開始網遊不久,開了個留言板,也像陸桑這樣諸多朋友來來去去。(有些到現在還在聯絡)某一天,某人在留言板上留言說"XX被車撞死"。(XX是舊日的筆名,不想再提)。

我還好好的活著,那個留言的人,也不敢留下真姓名,留下一串台罵。我回:謝謝通知。我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請留下地址,好讓我寄訃聞給你。

所以陸桑,佛祖曾經遇到一個人對他罵粗口,還罵了很久。回來後,弟子問他為何不反駁?他說罵的人有他的因果,我很清楚自己不是他所說的那個人,所以可以不受。那針任它去亂飛,按推薦的任他們去。您可以不受)))不受)))不受)))很重要,寫三遍。


fait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10 01:13

慕玄沒有直接感應, 鹿王才有馬上感應到,
然後是天上的韶宮直接衝過來救紫英脫險,
然後把過程的影像直接傳送給慕玄

原來神仙不可在人間使用神法 ,
害的大司命拼命刪掉韶宮的足跡, 呵呵~畫面好精彩.
我看的很慢, 因為腦海裡要配合著妳的小說演出畫面,
妳這篇給我的畫面蠻精彩的,
王后喜歡紫英的語氣與表情
大司命滿頭大汗, 宮娥頭髮咻的消失, 好精彩啊~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10 09:45 回覆:

折簪早安。

雖然妳看得慢,把內文梳理得很有組織。感恩啊!

妳都是以圖來表現自己的感情,我用文字,妳的解讀方式也在我腦中形成一幅畫。

今早忽然太早起,看了些文章和留言後,又爬回去睡回籠覺了。


苦行僧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09 21:37
對不起,寫錯了,應該是太白山.....痛哭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09 22:11 回覆:
好笑

苦行僧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09 21:34

劇情來到這裡,紫英應該沒將快回長白山,留下伏筆.....^^

有點奇怪,如果慕玄可以感應的話,為何他沒有第一時間去救紫英呢?誰理你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09 22:11 回覆:

謝謝苦行僧提出這個疑問,好開心。

這個問題出自於韶宮故意讓慕玄感應到。其實慕玄投胎後,有些能力,不如在仙界時好。肉骨凡胎,不如在仙界清靜。

長白山和太白山一字之差,筆誤而已,不必這麼在意,我可以明白的。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