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十四)魔焰正熾
2017/12/26 17:53:56瀏覽527|回應15|推薦0

  魔國還沒開打,慕玄和朱宸兩人先打起來了。

  慕玄在東宮裡,看著四處張燈結綵,那個愁煩真是不打一處來,連撞牆的心都有了。偏偏韶宮又沒了消息,讓他更加鬱結。


  「慕玄──」韶宮從天而降,叫道:「讓你下來渡個人,為什麼連魔國都招惹上了?」


  慕玄滿院子的內侍宮女全給韶宮嚇呆了。


  「咚!咚!咚!」人跪了一地,大喊著:「啊呀!神仙下凡了。」


  「你……」慕玄沒想到韶宮會直接下來,萬一被發現,他們兩人都要受到重處的。


  韶宮戟指一點,一眾內侍宮女全都昏了過去。


  「慕玄,魔國把魔閻劍祭出來了,你現在只有獨龍珠,恐怕不足以應付。我把凌霄劍拿下來給你。」順手一抛,把凌霄劍丟給慕玄。


  慕玄單手接劍,指著滿地東倒西歪的人道:「你把他們怎麼了?」


  「沒什麼。把他們看見我的事消除了。」韶宮把事情鬧得這麼大,仍是毫無愧色,慕玄徹底無言了。


  韶宮道:「慕玄,我剛才下來的途中,看見紫英來京城了。是你讓她來這裡的嗎?這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皇宮中那些鬼蜮伎倆讓人防不勝防,她現在眼睛看不見,進宮等於送死。」


  「什麼?」慕玄道:「不可能。我明明吩咐過不許任何人去打擾她,為什麼她會來京城?難道她……」


  韶宮不待慕玄說完,端起折扇在慕玄腦袋敲了一下,道:「你想得美。恨天崖若是這麼好與,早就有一大堆想偷渡的神仙都來跳了。恨天崖可怕的地方是就算佛祖跳下去,累世的福德,一身修為全部歸零,墜入輪迴,能不能保得人身都是問題,就算能生為人,不知要歷多少劫才能回歸。紫英不可能想起過去,你現在只能點化她,使她轉變心念,她才能回到天界。所幸她的仙體我們還保存著,仙根仍在,剛下凡沒有受到太多塵俗的沾染,我們就更有希望把她渡回天界。」


  慕玄道:「可是紫英來京城,肯定是太傅……」


  韶宮道:「是誰不重要了。魔國祭出了魔閻劍,肯定要大幹一場。你可得小心點,別紫英還沒渡回,你就魂歸天上,白費了我的心血。」


  慕玄道:「我明白,我會小心。韶宮,你下來這麼久,不要緊嗎?」


  韶宮折扇一展,道:「放心吧,有少司命守著,沒問題。對了,這個給你。」


  韶宮自懷裡拿出一只玉瓶,道:「這是九轉還魂丹,師尊讓我拿一些給你。」


  慕玄怔了怔,道:「師尊不是閉關了嗎?他出關了?」轉念一想,馬上就明白了。「韶宮,你該不是偷……」


  「什麼偷?」韶宮大言不慚的說:「我可是正大光明的稟告過,才從丹爐拿的。行了行了,反正那隻老狐狸有意見會吭聲,他不出聲,我就當他默許了。」把玉瓶塞給慕玄,擺擺手走人。


  慕玄指著韶宮消失的地方道:「你這傢伙……。等一下,韶宮,快把這些人的禁術解開呀!」


  遠遠傳來韶宮的聲音,「我懶得回去弄了,你自己想辦法解吧!」


  慕玄嘆了口氣,施術解禁,倒地的宮娥內侍一個接著一個從地上爬起來,見太子站在那裡,紛紛跪了一地,道:「殿下恕罪。」心裡還嘀咕:剛才還好好的,怎麼忽然就躺著了呢?回想了半天,什麼都想不起來。


  慕玄道:「不關你們的事,都起來吧。去請太傅過來。」


  「是。」



☆☆☆☆☆☆☆☆☆☆☆☆☆☆☆☆☆

  「紫英姑娘請。」垂髫的小童領著紫英,在潔淨無塵的地板上行走。


  曲折的長廊,吹來熟悉的馨風。紫英左右張望,不覺有人的氣息,心中卻直覺有人,好生疑惑,便停下腳步。


  韶宮隱身在旁:紫英,是二叔。妳還記得我嗎?


  「有種溫暖的感覺。」紫英自語道,伸手探向韶宮的隱身處,當然什麼都摸不到。


  小童怕紫英跌了出去,拉住她的衣袖,道:「紫英姑娘,是在這邊。」


  「這裡還有別人嗎?」紫英問道。


  小童看了看,道:「沒有。只有我和姑娘。我們快走吧,別讓太傅久等了。」


  紫英又朝著韶宮的方位「看」了兩眼,轉身跟著小童走了。


  韶宮現身,目送著紫英離去,心道:紫英,有二叔在,絕不會讓妳受委屈。


  當紫英出現在周柏松的視線,周柏松的心開始下沉。太子殿下在尋找的就是她,明確的答案浮現腦中。太子不讓任何人去打擾她,不是放棄她,而是有更長遠的圖謀。論外貌,她可為六宮之首;論家世,成元化原是宮廷御醫,品秩也不低;論膽氣,紫英纖纖弱女,為了杜世春,敢離開太白山來京城,這份勇氣,也是少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紫英天生殘疾,不得入宮。


  太子會怎麼處置她呢?太子生性恬淡,不慕榮利。做不做太子,他毫不在意。周柏松了解他,才會更加害怕。太子一旦動心,恐怕會捨棄摩伽國。現在要把禍害在未萌芽時摘除嗎?。


  太傅周柏松眼露殺意,起身迎向紫英,道:「小大夫救了太子,老夫一直沒有機會道謝。」


  紫英在周柏松五步前停下,施禮道:「老大人,救人是我的本份,並沒有什麼值得讓您掛齒的地方。」


  周柏松略停頓了腳步,道:「小大夫不想進京來居住嗎?京城中妳也可以一展長才,為更多的人看病。」


  紫英朝東北的方向看去,道:「太白山地處荒僻,連個醫生都找不到。那裡大多是淳樸的鄉民,紫英自小受到他們的照顧,能回報的也不多,留在那裡照顧他們,也是應該的。」


  「如此,老夫也不相強。讓老夫略盡地主之誼,再送紫英姑娘回去吧!」


  紫英道:「請老大人放杜世伯回去。他受紫英連累,請老大人讓他回家去,這是紫英唯一的要求。」


  周柏松心裡「硌磴」一下,心道:難不成她知道我對她動了殺意了?


  「老大人,紫英孑然一身,死不足惜。請老大人放了杜世伯吧!」


  「小大夫妳……」心道她果然知道。


  「紫英雙目已盲,心未曾盲。老大人以為紫英是禍國妖女,要除之而後快,生死有命,紫英不會有所怨懟。只問老大人,這樣做您心安嗎?」紫英上前一步,翦水似的雙瞳如鏡般,倒映出周柏松驚疑難定的面容。


  周柏松悚然後退,嘆息道:「太子與妳都是不世奇英。恕老夫愚昧,看不透天機。罷了,來人。」


  方才引紫英進來的小童跪在門外,道:「老太爺,有什麼吩咐。」


  「帶小大夫去見杜世春吧!」小童帶著紫英離去。


  沒多久,門外的衛士進來稟報:「太傅,太子殿下有請。」


  「太子這麼快便已知情。」周柏松又嘆了口氣,「摩伽國究竟會如何?」


  太子有令,周柏松也只好整裝到東宮去了。


  韶宮悄然沒聲的出現在廳內,道:「凡人就是凡人,簡單的事情總想得這麼複雜,怪不得天天吵吵嚷嚷,永無寧日。」


  「魔氣……」韶宮皺著眉道:「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魔國這時候摻和個什麼勁呀?不成,我得回去搬救兵。」


  小童子帶著紫英七彎八拐的到了最邊一所在水池中央的小屋,拿出鎖匙,把門打開道:「杜先生,請出來吧。」


  杜世春一到京城連太傅的面都沒見著,給人抓著丟進這裡關了三個多月。雖然有吃有喝,他那裡吃得下。好不容易可以出來,看見紫英站在門外,淚水早忍不住流下。


  「紫英,世伯悔不聽妳言。」杜世春無限悔恨。


  紫英也流下眼淚,道:「世伯,快別這麼說了。」忙著拉著杜世春的手把脈,除了有點思慮傷脾,並無大礙,放下心來道:「嬸嬸急壞了,您快回家去吧。」


  「那妳呢?」


  杜世春來此三個月,聽外面看守送飯的人在談論,好像是太子對紫英有意思,可是紫英不能入宮,讓太子很煩惱。杜世春尋思紫英看似柔弱,性子可烈得很。太子喜不喜歡是一回事,她若是不喜歡,誰能叫她點頭呢?


  「我見過太子後,就會回去了。世伯,您不必為我擔心,紫英不會有事情的。」


  杜世春道:「太子是不可能傷害妳的。可這是京城,萬一妳進了皇宮,孤家寡人,誰能幫妳?」


  「世伯,您想太多了。紫英見過太子後,馬上就回太白山。」


  小童子帶著杜世春和紫英到了大門口,道:「老太爺交代,讓杜大爺先回去。」說完,把杜世春的包裹還他,守門的衛士推著杜世春喝令他離開。


  杜世春無奈,只得背著包裹離開。


  小童子正要把紫英帶回府內,太子的儀仗已經在門前。慕玄和周柏松一起下車,管門的門房開中門迎太子。


  慕玄遠遠看見紫英,回頭瞪了周柏松一眼,道:「還好沒有鬧出什麼事來?太傅,您太欠考慮。」


  危險的訊息在慕玄和紫英心中產生警覺,兩人同時出聲,叫道:「朱宸子虛。」


  花妍手執斬緣刀斬向周柏松,「鏗」聲脆響,斬緣刀砍在慕玄的劍鞘上,所有的力量被強大的吸力吸得點滴不賸,她的刀也抽不出來。慕玄單掌把周柏松送離,凌霄劍出一寸,湛藍的光華奪鞘迸出,陣陣龍吼不絕於耳,迫得花妍節節後退。


  朱宸子虛拔出魔閻劍大笑揮下,「仁德太子,這次不比前次,你覺悟了嗎?」


  「朱宸子虛,不許你再傷人。」紫英聞聲朝著朱宸子虛的方向奔去,張開雙臂攔在面前。


  「紫英回來。」慕玄震開花妍,拔劍來援。


  驟見紫英,朱宸子虛全身如萬伏的電流通過,忽然止步不動,手中的魔閻收勢不及,急將劍鋒往旁撤去。在一旁戒備的衛士閃避不及,黑色的劍氣掃過登時化為灰燼,連哀叫都沒有機會。


  慕玄閃電般來到紫英身邊,道:「太危險了,妳快退回去。」


  花妍乘隙掄著斬緣再度劈來,慕玄迴身防守之際,仍把注意力放在紫英身上,怕朱宸子虛傷了她。


  紫英毫無懼色,逕往朱宸面前走去。朱宸子虛像個木偶似的站在那裡,心像同時打翻了酸甜苦辣的調味罐,已經不清楚是什麼味道。他對紫英的感情是真,害死她的父母是真,花妍說的話也是真。他內心仍希望紫英能夠原諒他,兩人回到從前那樣,鬥嘴也好,打趣也好,不要像現在這樣就好。


  「啪!啪!」兩巴掌重重的打在朱宸子虛的臉上,痛卻在肺腑擴散開來,一切都回不去了。


  在旁的所有人都呆得像尊石像。魔國戰神朱宸子虛竟讓一個小姑娘給刮了兩耳光,還不還手,若不是親眼所見,讓人不敢置信。


  紫英冰冷的聲音響起:「是你放出虣來的?你殺害了我的父母?是你嗎?」


  朱宸滿口酸苦,無法辯白。人雖是花妍所殺,等同是他所為一般,他無可推託,低聲道:「是。」


  「我習醫以來,不曾殺人。」紫英拔出隨身的小刀。


  朱宸子虛以為紫英要殺他,扔掉魔閻劍,撲向紫英,道:「妳殺了我吧!」


  紫英倒轉刀鋒,往自己的咽喉刺下。說時遲,慕玄快手握住刀鋒,「紫英,不要──」鮮血自指縫中流出,他握得更緊,不讓紫英自盡。


  朱宸子虛伸出手朝向紫英,花妍把魔閻劍遞到他的手中,道:「殿下,不能再猶豫了。快動手吧!」


紫英放開小刀,握住慕玄的手,道:「快放手!你受傷了。」


「她……恨我…」朱宸子虛見狀,凝身不動,整顆心都碎了。紫英不會殺人,但她永不會原諒他,所以她選擇了自殺,來了結他和她之間的恩怨。而仁德太子居然能先一步知道紫英想做什麼,他看紫英的眼神,朱宸子虛一眼就明白了,這個男人和他一樣深愛紫英。


紫英包紮好慕玄的傷,對朱宸子虛道:「朱宸子虛,若你一定要傷害他們,就先殺了我吧!」


朱宸把魔閻劍丟給花妍,步步向紫英走去,道:「我要怎麼做妳才肯原諒我?紫英,妳要我怎麼做?」


慕玄擋在紫英前面,不讓朱宸再靠近她。紫英道:「讓我去和他說清楚。」


慕玄只好退到她身後,仍然盯視著朱宸的一舉一動,以防他暴起傷人。


「朱宸子虛,」紫英道:「當年是我堅持救你,才讓我的父母遭此橫禍。我有責任不能讓你再為害摩伽國,只要你答應從此不再來摩伽國,我可以原諒你。」


花妍心道:不行,我們要滅的正是摩伽國。可不能讓殿下答應她。


朱宸子虛正要答應,花妍暴喝:「納命來!」斬緣刀砍向紫英。


紫英似無所覺,身後湛藍的劍芒閃動,大家覺得臉上濕濕的,手一摸是毛毛的水氣。湛藍的劍光自花妍的胸口無聲無息襲來,花妍只覺濛濛如細雨般的水氣臨身,還不及退避,斬緣刀自中斷裂成兩半,鮮血自她的小嘴噴出,躍起的身子跌了下來。


「小心!」朱宸子虛搶救不及,趕上去接住她,痛叫:「花妍!」


「殺了他們,為我報仇。」花妍把魔閻劍交給朱宸,閉目而逝。


朱宸施魔法將花妍的屍身灰化,拈一撮骨灰含在口裡,多情的眼神轉成殘酷的烈焰,道:「仁德太子,殺我前鋒愛將,你要以血償還。」


太傅早已召人派軍隊前來保護太子,但朱宸子虛魔國戰神豈是虛名,人數雖眾,膽敢上前的卻沒有半個。


朱宸子虛舉劍過頂,衝天而起,無形的劍威破空而殺來。


慕玄把紫英推開,喝道:「仙麒何在?」橫劍在胸,綿柔的內勁立生,以柔克剛化解朱宸剛猛的攻擊。藍紅劍光交錯,劍氣所到,觸者非死即傷。


鹿王掙脫韁繩,輕巧的穿過眾人,不顧紫英的反對,把她拱到背上,將她載離戰圈之外,往城外奔去。


花妍對朱宸而言,不僅是他的愛將,也如同親妹般疼愛她;另一方面,慕玄和紫英若有若無的曖昧,讓朱宸妒嫉得發狂。新仇舊恨,朱宸決殺慕玄。只有慕玄死,紫英才會重回他的懷抱。


朱宸越殺越狂,慕玄不為所動,如暴風雨中的山崖,任風雨再大,猶然巍然挺立。


朱宸的騎獸虣極其護主,跟在朱宸身邊,時不時撲咬想上來支援的衛士。


太子的長兄仁惠皇子率軍趕來增援,道:「太傅,現在如何?太子平安否?」


周柏松道:「太子以一己之力擋下鷹王。太子果有先之明,魔國移防是假,對我發動攻擊是真。我先進宮請王上請出獨龍珠,助太子擊退鷹王。」

仁惠皇子心繫太子,領著官兵朝太子處圍去,道:「太傅快去快回,我在這裡守著。」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9034733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奕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01 22:16
 好友 晚安...
祝福 您 ~新年快樂^^~...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02 10:48 回覆:


心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01 15:05
新的一年新氣象

   元旦快樂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8-01-01 17:04 回覆:


minda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30 21:14
祝福汝2018年平安喜樂。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30 22:28 回覆:
讚啦
好願望,2018每個人都平安快樂!


fait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29 00:45

紫英 請好好活下去 , 仁者仁醫
太子與 慕玄都深愛著也暸解著她
但是... 這血海深仇 妳將怎麼寫下去啊~
斬緣刀 這段好緊張 , 整篇都好有畫面,
若拍成電影 , 應該會很火紅~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9 09:28 回覆:

折簪早安。

仁德太子=慕玄。仁德太子是慕玄投胎轉世的身份,是摩伽國的太子。朱宸子虛是魔國的戰神,他們兩人都喜歡紫英。

父母的血海深仇是一定要報,但紫英知道憑自己是報不了的,只能以死來威脅朱宸,讓他放棄侵略摩伽國的念頭。她不以個人的恩怨為前提,因為魔國每攻下一國,必定屠城,把所有魔族以外的人全都殺光。

今天過後,再兩天新的一年就開始了。祝折簪好作品不斷,心想事成,元旦+舊曆新年快樂!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9 15:08 回覆:

拍成電影呀!我也很想啦!

謝謝折簪。


楓之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28 21:08

哇 ~~~ 好多紅色的燈籠.

元旦新年愉快唷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8 21:44 回覆:

楓兄,

  元旦快樂,有要去爬山嗎?

  新的一年到,祝你事事如意,閤家平安。


紫玫瑰.Carol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28 18:16

雪霏兒晚上好

祝福2018新年快樂唷!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8 18:28 回覆:

謝謝,也祝妳新的一年,天天開心。


spril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28 10:28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8 11:43 回覆:


ruby 靜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27 21:08

讚啦   您要上班還能寫出這麼棒的章節劇情  總讓人期待

我只好用行動來支持您......繼續看下去大笑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7 23:00 回覆:

靜心晚安,

妳真是說到點上了,不忙的時候,還可以忙裡偷閒,忙起來,只能每日一字。

慕玄和紫英幾時是個頭啊!我也在頭痛。


夢.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27 17:15
加油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7 22:58 回覆:
讚啦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27 16:16

大紅燈籠高掛

不是喜事

而是血光殺戮興起...

來看新章囉~^____^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27 22:57 回覆:

湘,謝謝妳來。開心。

年底加班是常事,為了年終獎金,只好努力的趕案子了。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