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十一)心亦不在
2017/12/05 11:34:50瀏覽679|回應10|推薦0

太子與仙麒 

先感謝小朋友的合成圖,誰叫我是個沒用的歐巴+桑呢!哈哈哈

雖然覺得慕玄有點娘娘腔,總比沒圖的好。大家加減看看吧!

      慕玄目送紫英離開,身體似乎還留戀著被她的纖指拂過的觸感,他趕緊把綺念壓下,抱元守一。 

  紫英找了半刻,拿了套中年男裝,道:「我爹的衣服似乎小了點,總比沒有的好,你先湊和的穿上吧!」  

慕玄艱難的站起,旋又跌回床上去。紫英讓慕玄搭著她的肩,好不容易把小一號的衣服穿上,模樣可笑之極。 

兩人忙了許久才把藥換好,紫英已是滿頭大汗,慕玄見狀,用衣袖幫她把頭臉的汗水擦了,旋即警覺,暗罵:我現在在做什麼,怎能如此輕薄。 

「公子,你先休息吧。我去煎藥。」紫英拿了破破爛爛的衣服和換掉的繃帶到後邊水井旁去。 

慕玄並沒有躺下,單腳跳著追紫英來到井邊,道:「妳太累了,我幫妳。」 

「我習慣了。公子還是回房去休息。」紫英熟練的清洗藥草後,裝入藥壺中。 

「紫英,妳不要老是叫我公子公子的,我叫慕玄,記得嗎?」慕玄試圖喚起紫英前世的記憶。 

「慕玄……好,我記下了。」紫英像在哄孩子似的回他。 

慕玄無力的坐在井旁的石礅上,看紫英忙進忙出的升火煎藥。他現在明白為什麼許多下界渡人的神仙會說人難渡了。佛渡有緣人。有緣人,即使佛化身成乞丐,也能得到點化;反之,就算真仙站在面前,也是路人,擦身而過,也不覺遺憾。對紫英而言,什麼天界、鳳族、百日論道,在她跳下恨天崖那刻,就消失殆盡,不留任何痕跡。

對慕玄來說死亡不是最可怕的,在紫英的心靈裡,已完全沒有他的身影。這種從靈魂裡的遺忘,才是最可怕的。他倆的緣份,在百日論道的最後一天,那句「今日緣盡,後會無期」後,從此煙消雲散。 

「紫英……妳什麼都忘了,只有我還記得妳,我該怎麼辦?」眼前伊人是那麼的真實清晰,她卻到了他伸手也不可觸及的所在,遠到沒有一點交集。 

「紫英──」虎子的聲音在外面響起。 

紫英把藥爐的火弄小,轉頭對慕玄道:「你先看著,別讓藥湯溢出來。」便摸到前門去了。 

「虎子,什麼事?」紫英開了門,杏子也鑽了進來,道:「聽虎子說,昨天他救了個公子來,怎麼樣?沒事吧?」 

「鹿王呢?」虎子對鹿王頗為忌憚,他被鹿王頂了幾次,還真有點怕牠。 

紫英道:「一早去山上玩了。」 

杏子女孩兒心性,問道:「虎子說那公子長得很好看,和妳很登對。」 

紫英道:「別聽虎子亂說。」 

虎子道:「他人呢?」說著就往後面走去,杏子也跟著虎子往後面去了。 

慕玄聽到人聲,慢慢起身。杏子旋風似的跑來,像見到稀有動物似的不住打量他,道:「虎子,他真的很好看。雖然臉上還有些刮傷,真是個美少年。」 

虎子抓著頭,有點不知所措,道:「公子,你好多了吧?」 

「昨天是你……」慕玄拱手向虎子道謝:「非常感謝你施以援手。」 

虎子忙搖手道:「沒什麼,你不要這麼多禮,我會不知道如何是好。」 

紫英提著藥壺過來,杏子把藥碗擺好,道:「公子,我們紫英很美吧?別看她眼睛看不見,她什麼都會做。你娶了她,絕對不吃虧。」 

紫英朝杏子「瞪」了一眼,把藥湯倒進裡碗,遞給慕玄。道:「慕玄,山裡人家說話沒有遮攔,你別介意,趁熱把藥喝了。」 

慕玄接過藥碗,心中百味雜陳,藥雖苦,他的心更苦。 

「虎子,你們今天怎麼有空來,不必上山幹活嗎?」紫英把藥壺收拾好問道。

杏子搶著說道:「今天不知為何縣老爺把山封了,不准任何人到山裡去走動,說什麼要找人…什麼…人…的太子。紫英,妳都不知道,連我爹都被衙役找去帶路,那個什麼太子的,好像是個很不了得的人。」 

聞言,慕玄猛然站起,失聲道:「糟了!」 

乍見紫英,慕玄都忘了自己是摩伽國的太子,心心念念的要帶紫英回天界。現在外面肯定大陣仗的到處找人,這是他最不想發生的事。 

虎子見慕玄這麼緊張,「怎麼了?什麼事糟了?」

「這裡可有筆墨?」慕玄道:「我忘了通知爺爺,他一定急壞了。」 

紫英道:「我去拿。」轉身回屋裡,拿了父親平日用的筆墨及簡書來。 

慕玄研開了墨,快速在簡書上寫了幾行字,忽然想起自己的印信放在隨身的錦囊中,「紫英,妳可有收拾到一個錦囊?」

「錦囊?」紫英道:「我看看。」把慕玄的衣服摸了一遍,摸出個小布袋。 

「是這個嗎?」

慕玄接過,「是,就是它。」打開錦囊拿出玉印和金粉,在署名處烙下自己的印記。 

虎子和杏子那見過這些玩意,眼都瞪大了。 

慕玄把囊裡的一些碎銀遞給虎子,道:「麻煩虎子兄弟幫我送信到鎮上的客店給周老爺,說我平安無事,等我腿傷好了,就會回去,不要來找我。」 

虎子從沒見過銀子,也不知是錢,把它們推還給慕玄道:「這個我沒有用,反正今天閒著,替你跑個腿也沒什麼。杏子妳在這裡陪紫英,我去了。」拿著書簡,飛也似的跑走了。 

杏子拉著紫英,叼叼絮絮的說:「紫英,可惜妳看不到,這公子和妳好相配。不知他娶妻了沒?」 

「杏子,好了,別再說了。」 

「我還沒有娶妻。」慕玄有些靦腆的說道。 

「紫英,妳聽到沒?」杏子樂開花似的拉著紫英道:「這樣不正好。」 

紫英想起朱宸子虛,想起因此慘死的父母,蹙緊了眉頭,道:「好什麼好?妳不要再亂說話了。」丟下杏子和慕玄,回房去了。 

杏子天性爽朗,又粗枝大葉的,那曉得紫英內心的痛,便是那個口口聲聲要娶她,被她拒絕後,放出虣來殺害雙親的朱宸子虛。紫英對男女情愛毫無半點興趣,她只想在太白山守著父母的墳塋,終老一生。 

慕玄見她對自己完全無意,暗自魂斷神傷,他一遍遍的自問:太遲了嗎?已經不能再回到百日論道時相契相知了嗎?可是他不想放手,更不想離開紫英。 

「公子──公子──,你別在意。紫英她是不好意思。」杏子見慕玄久久不語,想了好半天,才想到這幾句話來安慰他。 

慕玄微微點頭,道:「謝謝妳。」 

杏子看慕玄腿腳不便,自告奮勇去幫他找個根結實的樹枝當拐杖。 

慕玄目送杏子消失在樹林中,仍獨自坐在井邊不動。從剛才起,就有種被盯視的感覺。他很快就知道盯視他的不是人,而是靈獸。 

樹林沙沙聲響,一頭雄壯的白鹿自他的身後出現。慕玄沒有轉頭去看牠,從牠的氣息,慕玄判斷是少見的仙麒,已將修成人形。 

『吾乃仙麒王第三子,尊神是天界那位仙君?』風中傳來異樣的聲音,一般凡人是聽不到這樣的聲音。 

慕玄不動如山:我乃太清境南華神君,今下凡來尋紫英,要帶她回歸天庭。

『紫英姑娘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任你帶她回去天庭治罪。』 

慕玄心中一嘆:我不會勉強她,更不會讓她被治罪。仙麒王三太子即將修成人身,不宜在此地久留。

『她現在需要我,我不能走。』仙麒王三太子紋風不動的說道。 

慕玄:渡她回天界,也是我的責任,我更不能走。

兩相僵持不下之際,杏子穿林而出,見鹿王在慕玄身後佇立不動,叫喊:「公子小心啊!」

慕玄回過頭來,鹿王已經退到森林中不見了。 

杏子道:「鹿王會把陌生人趕走。有幾次,虎子太靠近紫英就被牠頂飛了。你千萬要小心點。」

「鹿王?」慕玄心道:如果你們知道牠是能起死回生的靈獸,還會這麼叫牠嗎? 

「是呀!你腿腳不方便,還是不要出來太久。」杏子撿了根又粗又結實的木棍給慕玄道:「你暫時還不方便行走,這根棍子先拄著用吧!我也得回家幫忙幹活了。」才跑出兩三步,又回頭跑來,悄聲的對慕玄說:「晚上你摸去紫英房裡,溫柔點,明早她就點頭嫁你了。」語罷紅著臉,飛快的跑走了。 

慕玄沒反應過來,待得了解杏子的話意,啞然搖頭。對紫英,他敬之重之,那有半分狎近的念頭。 

拄著木棍進屋,紫英仍在房裡沒出來。慕玄自發的下廚,做了幾張餅,又燒了兩樣菜。他和太傅在外雲遊,大小事情,他都學著自己來,完全放下太子的光環。這幾年間,才能隱瞞身份,來去自如。 

大概是香味的關係,慕玄正要去叫喚紫英時,她已經站在房外。 

「妳嚐嚐看我做的餅。」慕玄絕口不提天界的事,把餅遞到紫英的手中,拉著她坐下來,又幫她挾菜。 

紫英默不作聲的吃著餅,兩人誰也沒有開腔說話,除了進食咀嚼的細響,屋裡再沒有其他的聲音。令人難堪的死寂維持不了多久,紫英放下餅,道:「你該吃藥了,我去煎藥。」

「妳告訴我是那幾味藥?我自己來就可以。妳先吃飯,還是妳不喜歡吃餅?」 

紫英搖頭,「這餅很好吃。可你是病人,該多休息。」雖然慕玄阻止,她還是去外邊清洗藥草,放到藥壺裡,放在小火爐上煎煮。 

慕玄柱著木棍跟了出來,「妳去吃吧,火,我會看著。」 

紫英洗了手,回屋去拿了餅,回來和慕玄並坐在一起。「嗯…你…可以說些別的故事給我聽嗎?不要是什麼神仙仙女的。」

「呃……」慕玄難過極了,明明說的全是事實,可是紫英卻不信。 

他不想放棄,便說:「很久以前有個泥水匠,他在糊牆時,鼻子沾到了灰粉,那灰粉薄薄的一層,就像是蒼蠅的翅膀那樣。」慕玄想起紫英的眼睛看不見,沾了點泥土,薄薄抹在她的手背上,「就像這麼薄。」

紫英含笑點點頭,道:「後來呢?」

「泥水匠的身邊有一個木匠,正用斧頭在做家俱。看見泥水匠的鼻子上沾到灰粉,運斧砍去,泥水匠鼻上的灰粉隨著斧過飛離,鼻子卻沒有絲毫的損傷。」

「啊!」紫英脫口道:「真是神乎其技。他們雖然分別是兩個個體,卻似一人般的密合無間。」 

慕玄憶起兩人初次琴笛合奏,也像泥水匠和木匠的默契,無分無別,猶如一體。現在,只餘他獨自追憶,不禁低嘆,不管他怎麼後悔,過去已經錯恨難返。

紫英等了一會兒,不見慕玄往下再說,道:「講完了嗎?」 

慕玄收回思緒續道:「這雖然是件微不足道的事。大家卻覺得很不可思議,於是一傳十,十傳百,傳到國君那裡去了。國君找到那個木匠,請他再表演一次。木匠他說……」慕玄深深朝紫英看去,她的笑臉勾起他心底更深的惆悵。

「木匠怎麼說?」紫英很感興趣的追問。

「我可以再表演一次。」慕玄沉痛的說道:「但那個可以讓我表演的人已不在了。」

心道:紫英在妳心中,我已不在了。

「……」

  紫英眉頭一動,沉默不語。好半晌,柔聲道:「吃了藥,你該去休息了。」語罷,收了碗筷,進屋去了,留下慕玄一人在外邊。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8957715

 回應文章

spril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11 11:04

格下推薦怎沒看到~@@

周一愉快~~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11 11:08 回覆:

謝謝spril來訪。

我這裡關閉了推薦的功能,所以看不見。開心


楓之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10 15:52

嗯... 那張圖, 確實感覺很有 女人味....呵.

週日愉快.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10 16:31 回覆:
小朋友的喜好。誰叫我是老人家了。哈哈哈

YingZha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8 09:13

紫英不記得的前塵事情

慕玄不要一廂情願了

讚!真喜歡這樣的劇情~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08 09:40 回覆:

哈哈哈~~謝謝映兆。

慕玄從現在要全部重新開始。

開心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6 11:30

我是從佛羅里達州的羅德岱堡上船,穿過巴拿馬運河到洛杉磯下船,共15天。

謝謝您的祝福!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06 20:35 回覆:

好的。謝謝雲霞。

讚啦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6 04:08
蒙您關懷,我是去坐巴拿馬運河遊輪。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06 09:41 回覆:

雲霞真是太好了。

我聽說那一段要坐三天左右。而且是用機械把船調頭,記得以前有看過discovery介紹,看過就忘。

祝一路愉快。開心


馮紀游陸游:須彌芥子上帝粒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6 02:36
本回細膩動人的情節,像經典文藝片由高潮流入潺潺小溪.....期待下回!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06 09:38 回覆:

陸桑早安。

只怕下回就要變調了。(這算是劇透嗎?好笑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5 20:15
「郎去何太速
郎來何太遲
欲借一尊酒
共敘十年悲」
(隋蘇蟬翼.因故人歸作)
慕玄與紫英分別已十餘年
一為故人
一為陌生
兩人似沒有了交集
有交集的僅是慕玄
能見不識的憂喜
但或許因這樣
劇情才有了延續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06 09:35 回覆:

景寔早安。

共敘十年悲,悲的只有慕玄,紫英是什麼也不記得,有如一張白紙。

兩人重新開始再續情緣。也許有情也許無情,緣起緣滅也未可知。

人生不是如此嗎?想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06 20:34 回覆:

謝謝景寔提供這首詩。

剛好用於後面的章節裡。讚啦

郎去何太速
郎來何太遲
欲借一尊酒
共敘十年悲


紫玫瑰.Carol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5 17:25
雪菲兒午安,來欣賞好文!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06 09:30 回覆:
謝謝紫玫瑰來訪。開心

ruby 靜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5 14:28

聽完慕玄的故事 紫英最後的反應是否想起了甚麼

原來鹿王是仙麒王三太子 即將修成人形 會以何面貌陪在紫英身邊呢

期待後續 

謝謝您百忙中還持續分享好文

祝福您 母親早日康復 

三太子笑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05 17:12 回覆:

靜心想要紫英接受慕玄的感情很明顯喔!開心

紫英是不可能想起什麼了。她的感覺很敏銳,感到慕玄的故事別有所指,

也感到慕玄對她的情深意重。

至於後續,就看命運的安排了。哈哈哈

謝謝靜心來訪。開心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05 17:13 回覆:

忘了說,我娘恢復得不錯。馬上忘了頭上撞了一條傷,戴著美美的帽子,又出門去了。


雲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5 12:46

“不管慕玄怎麼後悔,過去已經錯恨難返。” 閱後為之悵然!

末句:“紫英眉頭一皺,沉默不語。" 為何而皺?可是觸動了什麼?

我即日出門遠遊,將不克上網拜讀大作,先致歉。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2-05 17:06 回覆:

這麼細微的地方,雲霞也看得仔細。開心

眉頭一皺,是感於慕玄的情深意重,紫英不是傻瓜,並不遲鈍。

她感受到的比慕玄自己知道的還多。開心

我不是歸人我只是過客,雲霞的腳步,要往那裡去了呢?

祝一路平安。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