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七)異象
2017/11/07 23:14:40瀏覽618|回應6|推薦0

天女散花

七,異象

摩伽國某夜,天生異象。

天際祥雲翻滾,黑夜亮如白晝,如白晝的夜空中,隱隱見到一尾金光燦燦的神龍在雲中出沒,從天而降的七彩雲霓圍繞著皇宮。 

摩伽國王急召掌天象的太史進北辰宮,道:「太史,這是吉兆還是凶兆?」 

太史頭一次遇到這種情形,仔細卜算了半天,大喜跪伏於地,道:「恭喜王,這是大大的吉兆。」 

摩伽王大喜,「太好了!太好了!」 

文武百官也被這種異象驚醒,紛紛入宮,向摩伽王朝拜祝賀。氣氛正熱烈時,後宮的女官前來報訊。 

「啓稟王上,王后剛生下皇子。」話聲才落,異香充盈整個北辰宮,群臣個個心生歡喜,此時天空異象消失,恢復正常,黎明的第一道曙光,射進北辰宮。 

群臣受到異象的感染,全體的跪伏於地,齊聲賀道:「恭喜吾王,喜得佳兒。」 

同一時間,在摩伽國東北大荒山群中的太白山也發生了異象,整座山的花草同時盛放,樹木枝葉突發突長,所有的鳥獸全都跑了出來,只見巨大的紫氣挾著溫暖的馨風拂面而來,整座太白山瞬時放出亮麗又溫暖的毫光。 

無量的毫光緩緩射入在半山腰的茅屋,沒多久傳來嬰兒宏亮的哭聲。 

成元化抱著初生的嬰兒,湊到妻子的身邊,道:「妳看,我們的孩子。真是個漂亮的女娃兒。」

初為人母的成夫人溫柔的看著女嬰,道:「剛才我好像做了個夢,夢見一位女神對著我微笑,才回神,她就出世了。」 

成元化點頭道:「這是好預兆。」 

成夫人無限愛憐的看著孩子,「你說給她起什麼名字好呢?」 

成元化抬頭,黎明的第一道陽光射在窗外盛放的紫藤花樹上,「一夜之間,枯了幾年的紫藤,竟然全都開花了。我看就叫她紫英如何?」 

「紫英……紫英……」成夫人叫了幾遍,很滿意的對成元化道:「就叫她紫英,這個孩子一定是上天賜我們的禮物。」 

時光荏苒,忽忽已過了九年。紫英已經長成鮮花也似的美少女,她跟隨著父親在太白山中採藥煉製丹藥。紫英殊麗絕俗的容貌,每每在山中走動時,不知情的人都誤將她當成山中的小仙女。 

父女兩人揹著藥籠,回到家中。成夫人拿了濕毛巾,仔細的把紫英的臉揩抹乾淨。道:「山裡好玩嗎?」 

紫英粉撲撲的嫩臉貼在娘親的懷裡撒嬌,點點頭道:「娘,今天煮了十錦麵對吧?」 

成元化把手洗乾淨,輕輕撫著紫英的小腦袋,「妳的眼睛不好,鼻子倒是挺靈的,快去洗手吃飯。」 

紫英飛快的跑到井邊打水,把手洗乾淨,正要回屋時。背後衣角一緊,她差點跌倒,急急扶住井邊,轉頭往後邊看去,目不見物的她,只感到鼻中充斥著濃濃的血腥味。 

她摸索著朝著氣味的發源處摸去,是一團毛茸茸的東西,形狀像鹿,她還聽到呦呦的呻吟聲。 

「爹--爹--,這裡有頭鹿受傷了。」 

聽見愛女的叫喚,成元化馬上出屋來,叫道:「不要靠近。妳看不見,萬一是老虎怎麼辦?」 

紫英十分肯定的說道:「是鹿。我摸到牠了。」 

成元化抓了把柴刀,趕了過來,果然是鹿。這鹿也忒大隻,整個身形比一般的鹿大上一倍。頭上的鹿角有如樹枝般茁發,既雄壯又威武。 

「這頭鹿好大,可惜活不了了。肚子都破了,內臟也流出來了,應是中了山下獵戶的陷阱。」成元化看著只有出氣沒有進氣的雄鹿嘆道:「算我們好運,有鹿肉可以過冬了。」 

紫英摸著鹿身,也覺得牠情況不妙。哀求道:「爹,您救救牠吧,能長這麼大也是不易,說不定牠是隻鹿仙,您救救牠好嗎?」 

成元化對愛女的請求無有不允,和紫英兩人費了九牛二虎之事把雄鹿拖到柴房。成元化把內臟推回鹿的腹腔裡,再用羊腸線把破裂的腹腔縫好,紫英在附近採了許多藥草,搗成泥狀,敷在傷口,包紮妥當後,又給牠餵藥。兩人鼓搗了半天,這頭雄鹿總算有氣了。 

「能做的,我們都做了,能不能活?就看牠的運氣了。」成元化抺去額頭的汗水,看紫英仍守著雄鹿不動。「好了,快去吃麵,妳娘等我們,都快餓壞了。」 

紫英點點頭,拉著成元化的手,一起回屋吃飯。

 

★★★★★★★★★★★★★★★★★★★★★★★★★

摩伽王看著龍案上的奏章暗暗皺眉,魔國女王姤嫮又派使臣來,要借摩伽國的國寶-獨龍珠。 

摩伽國王那還不知這是藉口,借或不借都會得罪魔國。況且獨龍珠乃是國之重寶,那可能出借?現在姤嫮又派了鷹王朱宸來,這朱宸是個難纏的角色,摩伽國承平已久,一旦動起干戈,恐怕不是能征慣戰魔國的對手。 

「唉!該如何是好呢?」摩伽王不禁嘆息。 

「兒臣給父王請安。」仁德太子在太傅的陪同下,到北辰宮向國王請安。 

一見太子,摩伽王心中喜悅,道:「太子今天怎麼這麼早便過來請安?」 

「兒臣聽說姤嫮女王派鷹王來索獨龍珠,特來替父王分憂。」仁德太子一口稚氣的童音,說著比大人還成熟的話。 

仁德太子出生時,天生異象的事,早就傳遍了全國。兼之他聰慧過人,過目不忘,摩伽王為他延聘了幾十位老師來教導他。那些經典他好像早就讀過似的,沒幾天,全都學會了。六歲時,所學所識超越了舉國所有名宿耆老,眾所欽服,冊立為仁德太子,為摩伽王所倚重,連朝臣們都對年僅九歲的太子都十分信服。 

「父王,」仁德太子道:「今日朝會,請鷹王朱宸子虛來北辰殿,孩兒有辦法讓他知難而退。」 

摩伽王皺眉道:「你一個孩子,能有什麼辦法對付鷹王?鷹王可是魔國的戰神啊!」 

  「請父王恩准孩兒使用獨龍珠。」 

  仁德太子語出驚人,摩伽王登時嚇了一跳,道:「這可不是什麼好玩的東西,稍有不慎,會引發天火的。」 

  「父王放心,孩兒會小心御使獨龍珠。」 

  摩伽王看著沉著的太子,不知怎麼心中不安竟然無影無蹤,道:「好吧!你要小心。」 

  朝會一開始,摩伽王和太子魚貫進入北辰宮三垣殿,接受群臣朝見。不一會兒,鷹王也和使者一起進入三垣殿。 

  鷹王見了摩伽王不行拜見之禮,略拱拱手就完事了,倨傲無禮之極,完全不把摩伽王放在眼裡。 

  「摩伽王考慮得如何?勸你還是快快交出獨龍珠,可免滅國之災。」朱宸態度傲慢,令群臣敢怒而不敢言。 

  此時在摩伽王身邊的仁德太子站起來,向摩伽王道:「父王,獨龍珠乃是我國鎮國之寶,請准許孩兒取出借鷹王一觀。」 

  鷹王聽少年稱摩伽王為父王,心道:原來這個少年就是仁德太子。聽他只說借看,並不提借珠的事,心中微微一動。 

  太子早就和群臣商議好了,以借珠為名,取出獨龍珠給鷹王後,如有任何動靜一律靜坐閉目,絕對不可以妄動。群臣雖驚訝,太子既然這麼說了,大家也就沒有異議。太史立即前往太廟中,取出獨龍珠,到北辰宮呈給摩伽王。 

  摩伽王將寶盒交予仁德太子,太子手捧寶盒,步下丹墀,道:「這獨龍珠極有靈性,雖是我國重寶,卻不受我國的役使,所以它願不願意隨鷹王殿下一起到魔國去,只能由它。」 

朱宸子虛何等聰明,道:「太子殿下之意,是要本王收服它,讓它自己跟我回去。」 

仁德太子頷首道:「正是此意。摩伽國已經表現出誠意,魔國日後不可藉口再來刁難。如何?」 

朱宸子虛自負魔功深厚,馴服獨龍珠絕無問題,道:「可以。」 

仁德太子舉起小手,「如此,我們擊掌為誓,不可反悔。」 

「若是反悔又如何?」朱宸子虛故意出言挑釁仁德太子。 

「反悔者,必受天火焚身。天地見證!」仁德太子話語一落,風雲翻捲,雷聲轟隆。 

朱宸子虛背負雙手沉吟了片刻,「好,我們就擊掌為誓!」朱宸已經發覺仁德太子宿福深厚,必是天上神佛轉世,尋思道:此子不除,必成我魔國大患。 

仁德太子和朱宸子虛的雙掌即將接觸之際,朱宸子虛的嘴角逸出了無情的殺意。仁德太子不動如山,彈開盒蓋,獨龍珠自盒中閃電飛出,撞向朱宸子虛。 

強光一瞬,朱宸子虛本能的閉上眼睛,只覺灼熱的氣息直衝面門,不敢伸手去取珠,身形疾翻,險險避過獨龍珠。 

仁德太子見兩人距離拉開,退回丹墀,朗聲說道:「鷹王,獨龍珠又名九幽燭龍珠,乃上古燭龍的左目所化。你可要看清楚了。」 

獨龍珠離了寶盒後,滿殿亂飛,白色強光閃耀,晃得人眼都張不開,群臣低頭掩目,端坐在原地不動。 

朱宸不知獨龍珠利害,吃了大虧。現在他的眼睛被強光傷了,暫時看不到東西,還要小心滿堂亂撞的獨龍珠,咬牙低罵:「終日打雁,難不成被個孩子給算計了?!」 

仁德太子稚嫩的童音又在此時傳來,「鷹王,小心,獨龍珠在你背後!」 

朱宸子虛背後瞬時火熱起來,他翻身後躍,與獨龍珠擦身而過。與獨龍珠擦過的肌膚灼熱起來,霎時皮開肉綻,傷口有如火燒。朱宸運功壓制傷處,反身躍出殿外,隨行的使者和武士早被燒成焦炭。 

仁德太子不動如山,咒語輕敕,獨龍珠像頭忠犬似的,回歸寶盒。 

朱宸子虛在殿外看得分明,呵呵笑道:「今番是本王大意了。仁德太子,咱們後會有期!」並不戀戰,轉身就走。 

「朱宸子虛,」仁德太子道:「下次見面,絕不留情。你好自為之吧!」 

一場干戈化為無形,仁德太子御使獨龍珠,擊退了野心勃勃的魔國戰神,滿朝文武無不鬆了口氣,對仁德太子更是敬佩有加。 

朝中風波剛過,遠在東北大荒山群中的太白山也迎來豐年。成元化帶著紫英下山販賣丹藥,不久前父女倆救下的雄鹿不肯離去,於是留下來做了腳力。牠的體型碩大,通體銀白色的獸毛,山中的孩童們都喚牠鹿王。 

鹿王馱著兩個藥筐,背上還負著賣丹藥換來的米麵油鹽等物,乖順的跟在成元化父女身後。成元化帶著紫英來到城鎮中的一家藥舖,把藥筐裡的藥丹拿了十瓶出來,對紫英道:「紫英,爹去找杜世伯,妳在門口等我,不要亂跑,知道嗎?」 

「爹,您放心。我和鹿王一起,不會亂跑的。」 

成元化笑著撫了撫她的頭,道:「爹很快就回來。」 

紫英從藥筐中拿了半路在山上探摘的嫩草,餵鹿王吃,又跑去馬槽旁的水井打水給鹿王喝,不慎撞上了迎面來打水的婦人。 

「對不起。」紫英道歉。 

婦人從沒見過這麼美的少女,笑道:「小姑娘,妳要不要跟我去我家玩呀?」 

「唉唷!孫婆,妳別缺德了。這麼美的小姑娘當王后都綽綽有餘,那能去妳那紅樓妓坊。」在井旁的人馬上取笑她。 

紫英不敢久留,提著水,馬上退回鹿王處。孫婆不死心,又追了上來,哄著她道:「妳到我家來,我給妳吃好吃的,穿好漂亮的衣服,絕對把妳當公主一樣疼愛。」 

「我不要!」紫英道:「這位婆婆,我爹等一下就來了,您還是回家去吧!」 

孫婆知道紫英長大後必定是個絕色,這等搖錢樹想找都找不到,現在活生生的在眼前,怎不讓她心動,伸手就去拉紫英。鹿王轉頭就頂,孫婆被鹿角推擠出去,摔了個四仰八叉,久久爬不起來。 

「鹿王,你怎麼可以傷人呢?」紫英拉住鹿王,低聲斥責。「這位婆婆,妳要不要緊?」說著,仔細分辨呻吟聲的方位,摸索著走過去。 

孫婆這才發現紫英目不視物,忍不住嘆道:「什麼啊?原來是個瞎子。長得好看也沒用,真是的,唉唷!」 

紫英搭上孫婆的脈門,切了脈象道:「婆婆,還好您沒什麼傷,只是妳近來睡不好,吃不下,這個病已經半年餘了,再不醫治就遲了。」 

圍觀的眾人見她纖葱大的女娃兒,竟會看病,無不嘖嘖稱奇。 

孫婆訝道:「妳怎麼知道?」 

「我爹是醫生,我是跟他學的。」紫英摸了幾罐藥筐裡的藥瓶,拔開塞子聞了聞,又想了一下,拿給孫婆道:「婆婆,妳回去早晚先吃這三味,等到明晚腹瀉後,再改吃這兩味,連著吃三個月,妳的病才會好。切記,不可再喝酒,否則病情還會加重。」 

孫婆對紫英本來不懷好意,可是紫英天真善良,還幫她看病,心中感動,道:「這藥多少錢?我等一下拿給妳。」 

紫英搖搖頭,道:「是鹿王不好,婆婆不要生牠的氣。這些藥妳帶回去吃,我們不收妳錢。」 

旁觀的人看到紫英會看病,嘟嚷著要給她看病。紫英也來者不拒,一時間藥舖前擠滿了看病的人潮。成元化自藥舖的後堂出來,看到這麼多人,不見了紫英,急著叫喊:「紫英!紫英!妳在那裡?」 

店前的人潮馬上讓出一條道路,紫英正專注的幫人把脈,成元化上前道:「妳在做什麼?」 

「爹,我給他們把脈。」 

成元化也不多說,在旁邊聽紫英辯證用藥,他確認後,竟沒有一個誤診,心中暗暗驚奇。他平時和紫英聊到一些醫理藥理,原是打發時間,沒想到紫英全都記得並且應用得很好。 

紫英給人看病,不太計較金錢,所以一個時辰下來,她僅收到幾十個銅錢,連藥錢都不夠。成元化見愛女開心,也就算了。眼看天色不早,他把採買的東西縛在鹿王身上,帶著紫英離開縣城,回到太白山。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8978550

 回應文章

楓之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09 18:08
有在看 連續劇 的感覺.... 週四愉快.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09 21:47 回覆:

謝謝楓之谷來訪。

這是無心插柳所致。哈哈哈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08 21:11
天女散花
是佛經裏的一則故事
講述天女百花仙子散花來試菩薩聲聞弟子的道行
意示散花景象如飛雪漫天
又如把鮮花撒向大地,以花點綴山林草木之間
也如紫英下凡
太白山林的花草同時盛放
已枯幾年紫藤花又再開花
這是一種異象
(大凡神人聖賢降世,史家也會在傳記編人物出生時的異象)
只是紫英為逃婚
絳珠仙草為還淚給神瑛侍者
慕玄為何而降呢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08 21:23 回覆:

景寔晚安。啾

慕玄為了修補一段姻緣而來。

他本與紫英有夙世因緣,卻因那句"今日緣盡,後會無期"被自己斬斷。

所以他必須重新來過,為自己修緣,修一段情緣。OMG

寶玉和黛玉是仙緣,神草和靈玉的緣,慕玄和紫英也是仙緣,同為神仙之緣。


ruby 靜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08 20:41

看著看著 出現了畫面 忘了是在讀文字 

紫英和仁德太子 會以何種方式相會呢 

兩人又是否能認出彼此 好期待喔  三太子愛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08 21:14 回覆:

謝謝靜心來訪。

紫英和慕玄要怎麼重逢?恐怕"平蕪近處是春山,行山更在春山外"了。(遠目!)

現在每天都在堅持著寫一點,希望有一天能夠把它全部完成。(更遠目~~~)好笑


馮紀游陸游:須彌芥子上帝粒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08 09:43

如果逍遙閣被…. (收押禁見中) https://blog.udn.com/jfeng13x/106323650

哈哈哈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08 09:54 回覆:
udn玩太凶呀!腦殘中。讚啦

Lesley
2017/11/08 09:39
紫英和慕玄出生和未來似乎有脈絡可循。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08 09:41 回覆:

每一個事件都有因果相依。

現在出場的人物,和後續發展的事件都環環相扣,不可廢除。開心


馮紀游陸游:須彌芥子上帝粒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08 09:08
仙界轉至凡間,絲絲入扣,好精彩!拘留所裡的老頑童看完了大呼過癮!老小子興奮之餘,說:老傢伙,我們來雞蛋裡挑骨頭..... 有了!有了!明明在三桓殿,怎麼忽然變回北辰宮了?哈哈哈......老頑童卻不理他,只是嘀嘀咕咕地:慘慘慘,一個在帝王家,一個是山野之人,將來怎麼配對啊?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08 09:35 回覆:

陸桑何時去拘留所玩了?難不成亂停車???還是有羊自遠方來,在家忙著招待大小羊。好笑

三垣殿在北辰宮中,是王朝朝會的所在。

身份懸殊不是問題,兩人相隔了千里,才是問題。呵呵呵~~~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