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六)煙飛雲散
2017/10/31 22:09:50瀏覽502|回應5|推薦0

迎親龍隊

老實說恨天崖一點都不高,呵呵呵~~~

百日論道終結了,慕玄的苦難才開始(遠目),紫英回歸仙界遙遙無期,韶宮有得忙了。

六,煙飛雲散

寅時一到,天空頻傳雷聲,八條金龍齊現,迤邐七彩龍旗在風中飄揚,迎親的金鑾彩轎緩緩隨著龍車而來,瞬間在朱闕宮前停下。無數的鳳鳥迴飛衝天,祥雲群集。

 

芙蓉在眾多侍女的扶持下,款款走向鑾轎。太子暾親自下龍車相迎,送芙蓉上轎後,親自駕車,載著芙蓉回太微玉清宮。

 

宗商和皇后目送太子回宮,急急回去處理紫英的後事。韶宮相準時機,回稟宗商說已經將紫英安葬在王母的蓮花池中。

 

愛女在大婚之日薨殁,宗商心神俱疲,也無心後續,皇后更是悲慟難抑,他一面安撫皇后一面要韶宮全權處理。

 

韶宮趁宗商回朱闕宮,指揮下屬把紫英生前喜愛的東西裝箱封存,又派人和慕玄聯絡,要他盯緊太子。

 

好不容等到夜裡,韶宮溜進神壇內,到處找不到紫英的元神,他心頭一震,「難不成真如慕玄所說,紫英另有計畫?不好,快去找慕玄。」

 

太子暾好不容易送走了來參加喜宴的眾神仙,回到寢殿已是深夜。

 

盛裝的芙蓉端坐在床邊,太子誤以為是紫英,並不親近。

 

芙蓉忽然站起身,揭去蓋頭,「太子殿下,紫英如約把芙蓉帶來了。」

 

太子吃了一驚,「紫英?」眼前明明是芙蓉,說話的卻是紫英。

 

紫英的元神從芙蓉的身體中分離出來,芙蓉失了依仗,頓時萎地,太子及時把芙蓉抱住,道:「芙蓉她……」

 

「她沒事。睡上一晚就會復原。」

 

太子鬆了口氣,「那妳……」

 

「鳳族已無公主。」紫英道:「太子殿下,事不宜遲,快帶我去恨天崖。」

 

太子沉聲道:「不,我不能讓妳就這樣犧牲。」

 

「你想悔約?」

 

太子暾道:「妳犧牲了這麼多,我還讓妳從恨天崖去下界,這種沒天良的事,我做不出來。此事我們再從長計議,不要這麼極端好嗎?」

 

紫英冷笑道:「早知道你是這種優柔寡斷的人,我還重託於你,真是太傻了。」

 

太子暾劍眉緊鎖,「我明知妳這是在玩命,怎麼能助妳去冒險?就算妳恨我,我也不能答應。」

 

「恨你?我才沒有那種力氣。」紫英元神瞬間在眼前消失,太子暾大驚追了出去。

 

慕玄在婚宴後,就留在太子寢宮外不遠的瓊華殿。眼前靈光一瞬,閃電往外奔馳,太子隨後追了出來。

 

他對那個靈光打從心底的熟悉,「是紫英的元神。」也跟著追了去。

 

兩人疾追了一陣,韶宮在半路趕上了慕玄,「你要去那裡?」

 

「我和太子在追紫英的元神。」慕玄全神盯緊前方的靈光。

 

韶宮也加速趕上與慕玄同行,「我還好有聽你的話去神壇確認,紫英的元神不在,我就出來尋你了。」

 

「你把紫英的仙體藏在那裡?讓紫英再這麼亂跑,遲早會魂飛魄散的。」

 

「就放在你房裡,反正你也是求之不得,不是?!」韶宮理所當然的說道。

 

慕玄抿了抿嘴唇,總算沒罵出聲 若是讓人發現紫英的仙體在他房中,他可是跳進銀河都洗不清了,現在他無暇和韶宮爭辯,要不是心繫紫英安危,他幾乎被韶宮氣死。

 

太子總算在恨天崖前,把紫英攔截下來,「紫英,聽我的勸,快快打消這個念頭。妳惱我沒有遵守婚約和芙蓉有了私情,是我的不對。看在我們自小一起長大的份上,妳千萬不要這麼做,求妳了。」

 

「太子殿下,我只有一個願望,就是不憑依家世、出身,實實在在的修練成仙。你若是真了解我,就不該阻止我。」

 

「可是……」太子還要再說。

 

韶宮和慕玄已經自後面趕了過來。

 

太子失聲道:「糟了!被發現了。」才一分神,紫英閃過太子,跳下恨天崖。

 

「紫英,不要--」慕玄大叫,當下縱身往崖下追去。

 

韶宮大驚之下,急忙拉回直往下墜的慕玄,「你瘋了!」

 

慕玄痛叫道:「紫英--紫英--韶宮,為什麼?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韶宮不知該說什麼來安慰慕玄,瞥見太子還待在那裡。便道:「今夜的事,咱們誰也不會說出去,太子殿下現在可以回去抱著心上人同圓好夢,後續的事,我和慕玄會處理。」

 

太子難掩失落之色,「我阻止過她了。紫英她…她…」

 

韶宮道:「今天的事是我鳳族對太子殿下的誠意。紫英的事,請太子也忘了吧!」

 

太子望著恨天崖深不見底的深谷,心中很不是滋味。自小他就知道紫英是未來的妻子,卻沒有對她上心過,之後遇見芙蓉,他幾乎忘了自己與她的婚約。現在紫英跳下恨天崖,過去種種,歷歷重現在他眼前。他知道永遠錯過了她,紫英再不會為他回眸。帶著難以言喻的悵然,默默的離開了恨天崖。

 

慕玄比太子更加難過,他自責自己不該對紫英說了那兩句話。若不是如此,她怎麼會選擇這種方式離開他。他呆呆的望著黑暗的崖底,一顆心好似隨著紫英消失在恨天崖下。

 

「有了。」韶宮眼珠一轉,計上心頭,道:「快走,慕玄,沒空讓你在這裡後悔了。」拖著慕玄離開恨天崖。

 

慕玄茫然的跟著韶宮。韶宮道:「你去把紫英渡回來。」

 

「渡回來?」慕玄還沒有自至痛中恢復。

 

韶宮點頭道:「紫英下了恨天崖,肯定到下了凡界。經恨天崖到下界,必然要入胎,會中胎迷,忘卻了前塵所有一切的事情。你不能任意下界去,這必定觸犯天律。為今之計,就是馬上投胎到下界去找她,把往事前塵說與她分曉,把她重新渡回天界來。」

 

慕玄此時頭腦一片空白,韶宮說了一大堆,他是有聽沒懂,依然是一臉呆滯。

 

韶宮見他根本傷痛到無法思考,在他肩上重重拍了一把,道:「難道你不願意去把紫英追回來?」

 

聽到「紫英」,慕玄的雙眼總算聚焦動了起來,順著韶宮的話意說:「對,去把她找回來。」

 

「這才是。跟我走!」

 

「去那裡?」

 

「去確認紫英到了何處?再投胎到下界去把她渡回來呀?」

 

韶宮帶著慕玄直奔少司命的府邸,把少司命從溫暖的被窩裡給拖了出來,硬是要他測算紫英在下界的方位在那裡?

 

向來以古怪又難相處聞名的少司命正要發作,一看是韶宮,揉著眼,睡眼惺忪的說道:「明早給你行嗎?」

 

「不成。」韶宮絲毫不讓,「這是急件。」

 

少司命竟不生氣,乖乖的爬起來洗了把臉,運靈思以測算,半晌道:「咦?這…這…這人原是神仙,已經魂飛魄散。」

 

「表面看來是這樣的。我給你她的頭髮,你再用靈思算一次。」韶宮提出更過份的要求,慕玄在一旁聽了,深怕少司命一怒把他們倆人趕出去。

 

「神君要以物追人,這樣風險大了些。」少司命少有的好相與,還低聲下氣的解釋。

 

韶宮道:「我可以把天狼的位置告訴你,如何?幹不幹?」

 

少司命一聽見天狼,細小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忍不住嚥了口口水,伸手接了頭髮,道:「幹了。」

 

少司命手握紫英的頭髮,頭頂冒出絲絲白煙,比之前更加專注,額前也泌出一層薄薄的白毛汗,好一會兒,他才舒口氣。

 

韶宮道:「如何?在那裡?」

 

少司命神情甚是萎頓,道:「她還沒有投胎轉世,但快了。在摩伽國,至於再細,我就測不出來。」

 

韶宮自袖中拿出一幅星圖,遞給少司命。道:「算你有口福了。天狼的確美味,也很狡滑凶猛,你和大司命小心點,不要為了幾頭狼,把命給送了。」

 

少司命見到星圖早忘了方才耗損的靈思,開心得手舞足蹈,韶宮的話八成也沒聽入耳。

 

得了紫英的下落,韶宮和慕玄騰雲往孟婆處疾奔。

 

慕玄這時才漸漸回復正常,道:「我若下界去投人身,必定要飲下孟婆湯,忘了前塵所有一切。那還怎麼尋回紫英?」

 

韶宮嘿嘿笑道:「放心吧!孟婆很好搞定的。」

 

慕玄對這點毫不懷疑,韶宮雖然學藝不精,論人緣,在九天之內,他稱第二沒人敢自居第一。光看剛才他無禮的驅使少司命靈思測算,少司命也不以為忤,還樂得幫他做這做那的,這份能力也是無人能及。

 

不一會兒,韶宮和慕玄已經到了奈何橋邊的醧忘台。台中只有一只大鍋,裡面還殘留了一點金黃色的液體。

 

韶宮找了鍋旁的幾只碗,每個都又黑又髒,看得韶宮直搖頭,端起整疊的碗,到河中去洗滌。

 

慕玄在醧忘台等了一會兒,不見韶宮回來,迎面來了個鵝蛋臉的妙齡少女,提著一大桶水走了進來。慕玄迎上前,施禮道:「姑娘是孟婆的孫女嗎?」

 

「你是誰?看你的樣子應該是個神仙。」少女揚起眉,很有個性的瞪了慕玄一眼,指著幾乎看不到尾端隊伍,道:「就算是神仙也得乖乖的排隊,想套交情?想都別想,本姑娘不吃這套。」

 

慕玄正愁不知該如何向這位少女解釋時,韶宮的聲音已從身後響起,「小孟孟,好久不見?」熱情和她打招呼。

 

看到韶宮,鐵面無私的少女馬上換了副表情,欣然叫道:「韶宮神君,你怎麼有空來?」

 

韶宮放下手中的碗,接過少女手中的水桶,陪笑道:「我今天有事要麻煩妳。」

 

小孟孟春風也似的笑道:「說什麼麻煩,這麼見外?」

 

韶宮把慕玄拉夫似的拖到身邊,道:「這是我未來的姪婿南華神君。」

 

慕玄正要否認,韶宮瞪了他一眼,慕玄只好閉嘴。

 

韶宮一派瀟灑的說道:「他要去凡間接回我姪女,所以要拜託小孟孟網開一面,讓他插個隊,才不會誤了他們小倆口相會的時間。」

 

小孟孟無視醧忘台外一長串幾乎看不到尾端的隊伍,爽快的說道:「沒問題。只要是神君開口,一句話沒問題。」

 

韶宮立馬擺出淚光閃閃,感激涕零的模樣,「我就知道小孟孟對我最好了。」回頭立馬拉著驚訝到連下巴都快掉到地上的慕玄道:「還不快謝謝孟婆。」

 

「孟.孟婆?她是孟婆?!」慕玄又一次把下巴掉到地上,還沒反應過來,韶宮已經扯著他向孟婆施禮。

 

韶宮伸頭瞧著鍋裡見底的湯,道:「小孟孟,這鍋湯見底了,下一鍋要什麼時候才能煮好?」

 

孟婆眨眨眼睛道:「還差了幾味藥,最快也要三天才能熬好。神君不必在這裡等候,熬好了,我再親自送上九天給你,好不?」

 

「三天?」慕玄道:「不能再快嗎?」

 

韶宮使眼色阻止慕玄再說下去,拿了隻碗,把鍋裡的湯底全都裝了進來,將將只有一小口。

 

「小孟孟,妳這湯要喝多少才見效?這一口和一碗的效力不一樣嗎?」

 

孟婆道:「其實都是一樣的。還不是那些鬼差瞎操心,說什麼喝少了,到了下界又想起前世的事就不好了。」

 

「太好了,我們趕時間。慕玄快喝下。」韶宮趁孟婆抱怨鬼差之際,偷天換日,拿了只空碗遞給慕玄,慕玄那還不會意,佯作喝了。

 

韶宮怕慕玄露出馬腳,忙推著他往外走,「小孟孟,等我送我姪婿下界,再回來幫妳熬湯。」不等孟婆答應,兩人匆匆的離開醧忘台。

 

慕玄到了外邊,道:「韶宮你不去嗎?」

 

「又不是我對不起紫英,當然不必去。你快快去吧!」語罷,相準了摩伽國的位置,趁慕玄分神,把他往外一踹。

 

「韶宮,你……」慕玄的聲音漸去漸遠。

 

   韶宮朝著慕玄墜落的方向,大聲叫道:「你好好去吧,我留在天界替你隱瞞行蹤,記得把紫英渡回來呀!」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8750791

 回應文章

ruby 靜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04 01:09

不知不覺拜讀完了全篇紅塵劫  滿是期待後續發展  謝謝您的分享   讚啦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04 07:28 回覆:

謝謝靜心。

紅塵劫每週三更新一回。

歡迎繼續收看。開心


楓之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02 20:58

哇~~~好一個長篇故事, 您是 劇作家 嗎? 或者可以考慮改行了.

週四愉快.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02 21:45 回覆:

謝謝楓之谷到訪。

我也想改行,不過一改行,我可能當不了劇作家。得先去丐幫蹲著才行。害羞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01 21:29
慕玄,一位修真之人
竟分神被踹到凡間
這位真君天命如何
或像《天龍八部》裡的虛竹
雖潛心修佛
但遇到所愛不得不動心
或以為摩伽國之行
如《流浪者之歌》的修行之旅
亦或他之修道,非道教之道
而是道家之道
那他意識流就少了矛盾衝突
玄,《說文》幽遠也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02 08:30 回覆:

景寔早安。

慕玄的天命其實叫做苦命(壞笑中)哈哈哈

,其實後續的發展,一方面要修補姻緣,另一方面要結塵緣,

所以他非下凡去不可。好笑


馮紀游陸游:須彌芥子上帝粒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01 12:20

大結局一氣呵成,厲害!「跳到銀河洗不清」,好有創意!.... 恨天崖,說高不高,說低不低,存乎一心而已.... 等待下界故事!微笑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01 20:24 回覆:

陸桑晚安

我也想寫"黃河",但仙界只有銀河啊~~~~

恨天崖到底是天恨還是恨天,下回分解哈哈哈


海尾 飛燕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01 10:38
您好感謝分享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01 20:20 回覆:
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