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風飛沙』背後【感謝電小二推薦】
2010/12/01 20:17:45瀏覽2896|回應60|推薦327

想起那首歌,就忍不住......

聽到車廂內放送的提醒聲,他張開淺睡的眼,緊接著穿上蓋了一晚的外套。

黎明時刻,夜行車像是不懂疲倦的千里馬疾速奔馳,載著他抵達故鄉的車站時,他的疲倦卻正達到巔峰....。

儘管昏昏欲睡,他打起精神,先在空蕩的站前抽完了兩根菸後,他摸摸兩頰剛長出的鬍渣,走到車站的廁所洗手台前,拿出了隨身行李中的免洗刮鬍刀與洗面乳,當場清理門面起來。

「哇」地一聲,他刮出了一道血痕,就在右方的上嘴唇附近。一個身材微胖,平頭花髮的中年司機,一邊刷著牙,一邊走向他身旁的洗手台與他平行而站,似乎瞄準了清晨下夜行車的旅客,起個大早準備做生意。....

「少年耶!刮到流血喔!你還真憨慢呀!嘿嘿....要坐車嗎?」 

司機如朋友般問候的同時,還不忘順口拉了一下生意。

他搖頭不語,繼續收尾著臉上未盡的泡沫,血不停從那不小的傷痕裡冒出來,司機這時還是刷著牙,繞過他身旁,走到停在車站前的計程車,沒一會兒拿了幾個OK绷給他....他嚇了一跳,點了頭微笑,怯生生拿了兩個OK绷,總算處理好眼前的殘局,準備要離開洗手台時,司機卻還是對著鏡子繼續刷牙著。

「這是OK绷的錢,多謝!」

他用著俏皮的口氣說完,把一百塊紙鈔放在洗手台旁準備要走。

聽到這句話,司機趕忙用手掬水漱口,用著口齒不清的話語,並作勢要他等一下。

司機卻解釋著說跑一趟回來花不了多少時間,這個一百塊就當作是『搏感情沙B斯』價錢送他一程。他笑說他家很遠,原本打算要搭一早的客運回去,離發車時間也還有兩個小時,但是為了省點錢,比起動則要好幾百塊的計程車費,公車卻是不到四分之一的價錢,不過下了公車,還是要再走一段的曲折山路才回得了家。

他拗不過司機的一片好意,坐進了帶著汗酸味與陳舊椅墊味道的計程車,踏上回家的路程...。

「這台破爛的計程車,怎麼還能跑呀?發出的聲音,骯髒的車內,真的要乘客付錢坐,恐怕沒人願意自找罪受吧。」他露出鄙夷的眼色想著。

「就在山仔窟的竹林上去那邊...你知道嗎?有個單獨一間的紅瓦厝....」

他從後座吩咐著司機,聽到他交待的去路,司機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一臉驚訝地回過頭來點頭,還盯著他的臉看了一下....。

  司機攀談問著他的事情,起先他心有芥蒂地拒絕著,看著窗外那些熟悉過的景色,不禁感性地脫口而出。

「我是『剛放出來』的.....」

他開口的第一句。司機從後照鏡與他四目相對而笑。

「嗯~然後咧....」司機興趣滿滿地問著的同時,不知為什麼塞了一捲卡帶,放了陳盈潔唱的台語老歌:『風飛沙』。

 「這首歌....是我媽愛聽的....」

 「嗯....我知道,你繼續說....」

   「你知道?怎麼可能....」

他看著漸亮的天色,繼續說著。

入獄後,女朋友卻在他最需要安慰的時候離開了他。而他媽媽仍會固定來看他,儘管不善於寫信,也會盡力用著那拙劣的字跡,不離不棄地為他打氣。但是,當時的他,只會怨懟媽媽的一切來出氣,責備媽媽的縱容才讓他犯下嚴重的過錯,當時收到那一封又一封了無新意,只會在信末寫上:「好好重新做人」這樣的信,他看得都煩了,乾脆要媽媽日後不要再來探望他算了,果真媽媽後來也沒來了,給他的信倒是從沒間斷過。

他說完後就沉默了,司機仍是與卡帶放出的『風飛沙』附和著,也沒有再與他回應。轉到他熟悉往老家的山路後,兩旁的竹林,在晨風徐徐中發出舒人的聲響,開著的車窗,把熟悉的空氣帶了進來。

這裡的某處,也許還深藏著他那一段歲月,曾經歡笑過的童語,聽著安慰人心的鳥囀風聲,彷彿將他帶到了最愉快的人生時光裡....他微笑地等待著回家的興奮。

「♪~ 思念故鄉的情歌   唱出滿腹的心聲  目睭像掩到『風飛沙』   啊~ 目屎像雨水滴袂煞   啊~   啊~  這種的艱苦無底看 ~♪」

司機放的那捲卡帶裡,竟然是反覆播放這首『風飛沙』,沒有其他歌曲。帶著滄桑的嗓子,像是唱著自己的人生主打歌似的,一邊駕駛,一邊忘情地唱著,不時還會哽咽停住。不知道聽了幾遍『風飛沙』,他也跟著哼了起來,那是沒有特別認真學,在媽媽的平時無意哼唱中,不知不覺就學會的一百零一首台語歌。

「我媽媽也很愛這首歌呢!不知道司機先生嘛恰意這首歌喔?」

司機吸了一大口鼻子,感慨無量地說著:「這首歌,寫得真好!寫到我的心裡去了!」

司機先停在一處破落的紅磚房前,要他等一下,沒多久提了一袋東西進了車子。他好奇地問著:「是最近才搬來這裡的嗎?」

到離開故鄉前,他從來就不知道這一戶人家住著司機。

司機點了頭,什麼也沒說。

山路景色,秋天仍是一片綠意。終於到了老家。他興奮地下了車,爬上那水泥砌成的台階,卻因為長滿了青苔,差點讓他滑了一跤。司機這時也下了車,跟在他的後面走了上來....。

 他開著不熟練的鑰匙,進了房子大聲嚷著媽媽,卻沒有任何人在。他繞到廚房的地方,習慣性地掀開電子鍋,滿滿的白飯,熱騰騰地冒著水蒸氣。

 「還是這麼浪費!一個人吃不了那麼多還要煮那麼多米,這個女人腦筋有問題!」

 「你媽媽沒有問題!」 

司機突然從客廳方向走了進來,對他說:「你媽媽說擔心你隨時會回來,說你又特別會吃,要我準備好滿滿的白飯等你回來。」

 「你是誰?我媽媽咧?」

 司機~是他媽媽的晚年知己。是去獄中探望他的那段日子認識的....。

說是天涯淪落人也罷,彼此都有不幸的傷痕,司機陪著他媽媽來到了他生長的故鄉,重新開始另一段人生...。

他媽媽寫給他的信,其實也是司機代筆,開車工作時,親自去鎮上的郵局寄給他的。

媽媽沒有他相伴的日子裡,司機成了媽媽的生活伴侶,開車閒暇之餘,陪他媽媽做農事,過了近十年的愉快光陰。

他媽媽總是盼望著他哪天回來,三個人一起快樂的生活,彌補他一直得不到的父愛。

司機繼續說著:「你媽媽頭腦沒有壞掉,她就是擔心你會餓到肚子,才交代我一定要每天準備一大鍋的飯,等你回來。」

司機靠近電子鍋,指著電鍋底部一行黑色簽字筆寫的字跡: 「兒子送的母親節禮物」

「這是你第一份工作買給你媽媽的禮物喔,她有跟我講,還象印的!她說要每天煮滿滿的飯等你回來.....」

他當然記得,懊悔的表情交織著訝異的淚水說著:「對呀!我唯一送給我媽媽的禮物,不孝才會像我這樣糟糕.....那....我媽媽人呢?」

 司機從口袋裡 ,把他媽媽名字的存摺與印章交給了他:「你媽媽辛苦幫你存的私房錢,我一分錢也沒用,這個你放心......」

司機仰起了頭,眼淚像兩道山泉滑了下來:「走!我們來去給你媽媽燒炷香......」

他錯愕地想要隱忍這份出奇不意的消息,「啊」地一聲吼了出來,整間充滿陳舊氛圍的房子,累積著飄散不去的遺憾氣味....。

 司機開著車,載著無言的他,往著更山裡的方向去,有幾處墓塚的地方....。

 「這裡......是你媽媽以前常背著你來採山菜的地方對吧~她有跟我說過咧,她說這裡你一定會來,她要睡在這裡等你。離老家也不遠,她回得了家看你,保佑你......我也常來這裡唱『風飛沙』給你媽媽.....聽,你媽媽老嫌我嘴巴臭啦!還嫌我唱得難聽......哈哈哈,所以口氣好一點,唱『風飛沙』給你媽媽聽,她也會高興,你媽媽怕寂寞的。她不喜歡留鬍子邋遢的樣子,你也知道喔....」

司機念了一堆,這些話語都像是扔向他充滿記憶傷口的石子,頓時他覺得刮鬍子時的傷口,在瞬間疼痛了起來....。

 停好車後,司機提著隨時準備的貢品,帶著他走向他媽媽安息之所,他說不出半句話,只覺得耳際的風聲像複習媽媽記憶的錄音帶,反覆播放著哀傷的旋律,走到他媽媽的墓前時,

 司機說著:「你兒子回來了!」

他跪在墓碑前,哀嚎著無以名狀的遺憾,司機張羅著香燭,完畢後拿著隨身用的放音機撥放著那首『風飛沙』,命運中原本不相干的兩個人,在淒涼的的『風飛沙』歌曲中,眼睛也像進了『風飛沙』一般,眼淚像雨水一般滴個不停......

「所以我媽媽走了,信也是你寫的嗎?」他激動地問著。

司機笑著流淚點頭,反問著說:「我會唱得很難聽嗎?」

他也含著淚搖著頭。

這時原本好天氣的秋空,蒼茫地颳起風沙,飄起了小雨......。*

 

 
音樂取自格友芸之老書音樂盒,感謝熱情提供

 
2010/12/03 18:46
Dear ♪鼻塞國度*愛唱風飛沙(dionlin1218)

特前來恭喜您所發表「『風飛沙』背後」一文,已經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生活天氣|貼心下午茶,歡迎有空前往觀看。^_^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頁/共 6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風飛沙後的感動
2012/03/07 23:24
鼻塞
這首曲子  好懷念!
我的意思是  隨著你的文字  進入這故事的情節裡  再次回想起當時初看此文的感覺
雖然看著 聽著 感動著 一如往昔
可人生  真往往如你筆下的情節  那樣的不可預測
再回頭 已是物換星移 ......

文裡未曾真實出現  只在兩人言語中流轉著的"母親"  令人好捨不得!
想像十年中  沒有親愛的孩子相依  想念兒子的心情  唱著"風飛沙"時的悲涼
好痛呀!真的好痛!!(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風飛沙後的感動
2012/03/07 23:22
人說上帝公平  原諒我其實不作此想
若沒有司機先生為伴  十年漫長的日子  要讓母親如何承受思念孩子的孤單與苦澀
冀求孩子回來後  終能享天倫之樂的夢想  可惜仍事與願違
只希望孩子至此  終能體會母親的愛與恩慈  努力生活  或許是唯一能讓天上的母親 感到安慰的彌補

風飛沙呀風飛沙  此刻無風又無沙  但為何我 卻在這氛圍裡  不斷的沉浸  糾纏....

回想去年看文那時  我似休格中  卻私下拜讀了一回回
今日回來"風飛沙"  仍是強烈感受文字裡  那迴盪的溫暖與動容
不管多少回  不管多少歲月  不管人生中以有少的不圓滿  幾番的苦澀
總似能經由你的眼眸  讓所有的讀者  與你一起窺見裡面所存的愛 與 感動 與 美好!!
那怕只是絲毫  微渺如細沙   都令人在絕望中得獲一線希望的感動與感謝
那是一種 深沉的  人生反思!!
鼻塞 謝謝你
真的  很謝謝你  !!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重新做人
2011/12/05 17:04
希望故事主角能夠從面對新的人生。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1-12-05 21:09 回覆:

這個故事是一個更生人出獄

還是抱著不體貼人心的死個性

受到心靈衝擊的故事 結局的餘白 留給格友去想了...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更生人懺悔是人性,不繼續向前進,有人性何用??
2011/01/09 21:29

3百多位推薦人,沒有人拿出辦法【根本解決問題】→【避免晚輩再次發生】,未免只有情感,不切實際人生!

更生人懺悔是人性,不繼續向前進,有人性何用??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1-01-10 21:19 回覆:

建議看故事就是看故事

沒有必要文以載道 與現實必定要有什麼正面性的建議

若照您這麼說

去看新聞報導最好....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小小感動
2010/12/13 11:50

人~~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學會要及時盡孝~~感恩地過日子~~~~

謝謝你的大作~~~再次提醒我~~要善待有養育之恩的雙親~~

祝福你~~平安~~喜樂~~~~~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0-12-16 00:56 回覆:

謝謝阿亞

這篇文若能激起一些大家的想法

那也不錯

很高興阿亞來看文打氣

也祝福您


沐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0/12/08 16:51

看著好友的文

總是沒一次能不掉眼淚.....

好感人

這世間到底還有多少來不及的遺憾呢......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0-12-08 23:54 回覆:

沐雲 感謝來訪

那就當作 幫眼睛做一個排毒SPA好了

有多少來不及的遺憾

只有自己最知道吧


PeterNJ(擁擠與便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當然
2010/12/08 00:42

願意來看文.

很享受, 有時笑, 有時哭, 有時覺得我在UDN沒得混了(因為鼻塞國度太強了).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0-12-08 00:58 回覆:

感謝PeterNJ 不嫌棄

強什麼  我強在鼻子過敏最強吧

很感謝您說 享受其中的哭笑

那就請您繼續期待 與捧場好嗎

感謝我的草根 與您的不棄嫌(台語)咧


divagir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風飛沙』背後
2010/12/07 05:00
是一個慈母等待而歸的心情
是一個相知老伴呼喚的滄桑...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0-12-07 23:55 回覆:

謝謝Rachel

從母親與司機的觀點來寫

的確如妳說的呢


PeterNJ(擁擠與便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風飛沙』背後
2010/12/07 04:34
你寫的故事, 草根性很強.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0-12-07 23:55 回覆:

謝謝PeterNJ

出身鄉土 怎可能不草根

所以就這樣啦....

還會願意來看文嗎


愛的記事簿 (宛如走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風飛沙』背後
2010/12/07 00:43

親愛的滷蛋

我應該有 catch 到你這篇小說的主旨

只是中打對我而言太辛苦,所以沒有直接回應

事實上,我比較想表達的是

在讀了你那麼多篇小說之後

不論主角遭遇到多麼惡劣的處境或人世的辛酸

物換星移之後

你的文章背後總還流露著溫情

我喜歡這樣的信念  : )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0-12-07 23:57 回覆:

好高興看到愛的記事簿大大這麼捧場

中打會很辛苦喔 感覺妳應該是打字高手

現在記事簿寫的是 是繼天路以來

第二個給我這句話的.....

我也喜歡這個評價

好高興這份信念 被讀到了....

頁/共 6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