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遊記】從垃圾場撿回來的遊記《柬甫寨遊記》
2013/04/10 11:24:47瀏覽2783|回應7|推薦26

 

 

這是本人一生最大的冒險之一
與一個未曾謀面的西班牙男士同遊柬國
他未曾動我一根寒毛
而我也開始
對自己的魅力感到懷疑

事情是這樣子的
Jimmy 在 Lonely Planet 網站上徵求赴柬旅伴
我就這麼無聊看到這則啟示
我 email 他說 To see Angkor Wat is my dream.
就這麼開始四個多月的紙上往返作業以及接收了上千封的 camnews
我們由陌生到熟悉 由熱絡轉平淡
選定了1998年10月1日開始這一段不浪漫的異國旅程


DAY 1 台北 - 曼谷

搭乘 CI-695 抵達曼谷。與 Jimmy 約見面吃飯。 他跟照片上一模樣, 我一眼就認出他了。

DAY 2 曼谷

Jimmy 睡過頭了。 下午到柬國領事館辦簽證。 需照片 2 張,美金 20 元或 1,000 元泰銖。 因為是星期五,官員特別允許下午送件,2 小時以後取件。 we were lucky. 我們利用空檔到火車站看時刻表。 到邊境城市 Aranyaprathet 每天有兩班車行駛, 分別是 5 : 55 am及 13 : 10 pm。 然後回領事館拿簽證。

DAY 3 曼谷 - Aranyaprathet

我把背包裡的內容減到最少。今天只從 BKK 到 Aranyaprathet。這段路只有超慢車行駛。 因為火車慢點我們搭了 7,8 個小時的車,票價 48 泰銖,便宜斃了,但極為耗時。(後來才知道 Bangkok 與 Aranyaprathet 間有巴士往來,車程三小時。) 因為是週末,很多人搭車,還有人站著。不時有小販沿著走道販賣吃的喝的,跟我的工作很像。到了Aranyaprathet 車站,不知該何去何從。 跳上一輛嘟嘟車,載我們到 Garden Hotel。單人房每人150 泰銖。 這就是我要住的房間啊!我這麼尊貴的人。 Jimmy 問我的意見,我跟 Jimmy 說 : 你住,我就住。 Jimmy 說 : 我什麼地方都能住。 我只好接受,人生地不熟,將就將就。

DAY 4 Aranyaprathet - Siem Reap

最興奮的時刻來臨了,我們要踏入柬國了 ! 嘟嘟車載我們到泰柬邊境, 泰銖 50 元。以為到了菜市場,一直到了泰國關口才了解,這是一個物資集散地。 許多柬人到泰國這一邊批貨,運到 Poipet 這邊,再運到其他各地。

邊境的景象著時令人震撼。紅土大路上有許多矮矮小小,黑黑乾乾的高棉人來來往往,看起來比泰國人更營養不良。在泰國海關處,有一個 眼睛長歪了的女孩一直盯著我看,我不知如何回應。

在泰國海關處,我們遇到一個兒高瘦留著小鬍子的老外,只帶了一個少數民族的小布袋, 與我們同路,後來才漸漸熟識起來,他是瑞士人 Michael。

到 Siem Reap 是條筆直的道路,要是路況好,恐怕不用轉方向盤一路就可開到 Siem Reap。 事實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95 % 的道路是坑坑洞洞,不是積水,就是紅土飛揚。路上車不多,司機 有時開右線,有時走左道,過木板橋還要開窗丟錢給看橋的人。

我花 10 塊美金跟三個大男人擠在後座,車子時而上、時而下、或左、或右, 四個人不時在調整屁股的位子。車內有冷氣,除了前座裹長袖的柬普寨女人外,大家都在流汗。 難怪車內放了兩大瓶汽車芳香劑。我們上午九點上車,接近下午五點才到 Siem Reap。 越接近 Siem Reap,越到達忍受的極限。車內的汗臭,痠疼的屁股與無止境的期待。我願意 花 20 美元得到一個正常的空間。真不知道後面與烈日、塵土、貨物為伍的當地人是 怎麼活過來的。

我們終於熬到 Apsara Angkor Guest House No 279。 我的房間 4 美元,有一張床、蚊帳、一張桌子、一個衣櫥,還有浴室。 沒有浴室的只要 3 美元。將在這裡住 4 晚。我的房號是 4 號。我們每個人各有一本各自房間的筆記本,放在院子裡小涼亭內的書架上,記帳是採榮譽制,吃的、喝的全部自己記到本子上去,等到最後一天再結帳。 晚上很無聊,在院子裡的交誼廳內聊天、玩牌。

中秋節 Angkor I

今天的重點是吳哥廟 (Angkor Wat)。清晨天沒亮就起床。據說看吳哥的第一 眼最好在清晨或是黃昏,這時的吳哥最美。 這地方沒計程車,也沒公車,也沒嘟嘟車,所謂交通工具就是路上攔一輛 motorbike, 講好價錢就可上路。Guesthouse 提供 motorbike 與司機,每人每天 6 美元。

清晨,天是黑的,空氣是冷的,心是熱的。 吳哥在 Siem Reap 北方 7 公里,佔地超過 160 平方公里,門票每天 20 美元,三天 40 美元,7 天 60 美元。 我們在一個有護城河的大廟前停下,踩著由巨大石頭鋪成的路面前進。 對吳哥廟 Angkor Wat 的第一印象是 awesome、風霜、歷史 (1131-1150 AD)、設計完整。池塘邊已有些許人等著 拍攝吳哥廟的倒影與日出,廟看起來像 silhouette,是全黑的。 接著我迫不及待地往廟的正中央衝去,走半天才到中央祭壇,大約半公里。


吳哥廟的護城河外圍種總長 5 公里多, 除掉護城河吳哥廟的外牆長寬各約 1 公里, 所以城內約 1 平方公里。 吳哥廟的特色是, 從遠方看去有 5 個玉米式的高塔, 是柬國的表徵。

克米爾 Khmer 式的廟幾乎都有印度神話故事的影子, 中間高塔象徵 Mountain Meru 是宇宙的中心眾神的住所, 五個高塔是 Mt Meru 的尖峰,城牆是世界的邊緣, 邊邊的護城河代表外圍的海洋。我對印度神話也不是很瞭解, 只知道克米爾式的廟幾乎都是前後左右對稱像,中東地毯一樣。 吳哥廟可能是人類建造的最巨大的宗教建築哦!因為埃及的金字塔是墳墓。

接下來到圍城 Angkor Thom (Great City) (1181-1218 AD),位於吳哥廟北方約 2 公里處。 Angkor Thom 是正方形的, 四面各約 3 公里,所以城內約 9 平方公里, 由 100 米寬的護城河, 8 米高的城牆圍繞, 東西南北面各有一城門, 東面多一勝利之門 (Gate of Victory),共 5 個入口。 Angkor Thom 比任何一個中古歐洲的圍城大, 城內只更供王公貴族居住及宗教祭祀用, 當時的平民是住在城外的。

進城後,約 1.5 公里,便到達 Angkor Thom 城正中心的 Bayon 廟 。入廟中,有和尚遞香過來要我拜拜。 我向神祇說,希望柬國人民脫離苦難,過得快樂一點。 其實他們雖然物資缺乏, 搞不好比我們活在物資充裕世界的人快樂許多。

Bayon 廟的格局複雜擁擠,有上層下層,許多石頭佈滿青苔。 我像是個 SPP 的遊客,深入每個角落,像在走迷宮一樣。 而 Jimmy 只是躺在石頭上睡覺。 Bayon 的特色是廟的正中央有一 45 米高的石塔, 石上東西南北向各有一佛像頭, 四周散佈著 51 座較小塔, 每一個塔的東西南北向也各有一佛像頭, 佛像恬靜安詳,人稱吳哥的微笑 。 有人說,到了 Bayon 感覺所有的佛像都在對他微笑。 我們到 Bayon 時太陽已高高昇起,毫無神秘感可言, 只覺得身置於無數巨大的發霉頭像之間。


Bayon 就是殘舊,北面有許多大石散落柬國接受法國及日本的金援, 工匠正揮汗構築 Bayon 昔日的輝煌。

我們在 Angkor Thom 內閒逛,登上一座小廟, 我在上頭看樹林、沉思、呼吸, Jimmy在下頭睡覺、餵蚊子, 各人以不同的方式感受吳哥。

約莫 11 點鐘回 Guesthouse 吃飯、洗澡、睡覺。 在這濕熱的天氣下每天至少要洗 2 次澡。 醒來,Jimmy 帶我去市場找電池, 因為我照相機的電池在 Bayon 沒電了。 後來在大街上的照相館買到了。 我還買了兩個柚子。

下午 3 點,我們又回到吳哥廟看夕陽。 這時遊客多了起來,不似清晨冷清神秘。 有遊客、小販、乞丐、牛群,非常熱鬧。 有個小孩一直尾隨纏著我要我買明信片, 我堅持非 2 塊美金兩套不買。下午點 5 以後進入吳哥是免費的。 今天是柬國雨季的最後一天,也是華人的中秋節, 吳哥湧進了大批的柬國遊客。

如果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畢生難以磨滅的景象, 那我心中吳哥廟映著中秋橘色的大月亮就是。 天還沒黑,月亮悄悄出現在東方,吳哥廟的後方, 淡橘色的,讓人幾乎感覺不到她的存在。 隨著天色漸暗,橘色越濃。 乘著 motorbike 與徐徐晚風,與月亮隨行。 這是我最難忘的中秋節。

今天來了一個英國人 Triston, 他說他從 Poipet 到 Siem Reap 坐了一個大位子, 真教人嫉妒死了。 Jimmy、Michael 與我一起玩牌 (另外一種牌)。 我寫明信片並分送柚子給隔桌的日本人。 日本人自成一桌,不跟我們一起。 據說有一個日本人已在這兒住了半年了。 自我放逐吧!

再晚一點,坐在庭院的長板凳上, 望著月亮,唱我的偶像蘇軾的水調歌頭。 中秋,真教人容易抒發情感喔!

DAY 6 Angkor II

七點半起床,看了 5 個廟。分別是 Preah Khan、Neak Pean、Ta Som、 Mebon (952AD)、Pre Rup (961AD)。感謝上帝,我還記得這些廟的名字。
其中 Preah Khan (Fortunate City of Victory) 格局完整, 是早於 Angkor Thom 較小的圍城,位於 Bayon 東北方 3.5 公里 。 城內荒煙漫草,綠樹如蔭。 城正中央照樣有座大廟, 走在陰暗潮濕的長廊內, 偶然灑下陽光與綠葉, 好像印地安那瓊斯在探險。 盡頭, 只見更多綠樹阻擋去路。

Ta Som 是個矮廟,像個小小童話世界, 石頭散落一地,等待愛玩積木的人將它們歸位。

Pre Rup 是個高廟,登高可以望遠, 只是得喘著氣爬上去。

下午跟 Jimmy 出門。他去發 emails (電腦狂 ? ),我去換錢。 這個國家大抵上使用兩種貨幣,美金跟柬普寨 riel 。 我們一路上都使用美金, 到的 Siem Reap 的路上我還用 8 塊泰銖買了 2 個橘子, 還沒真正擁有柬普寨 riel。 我換了 10 塊美金,匯率 1 USD=3860 riel。 隨後,乘 motorbike 去郵局寄明信片, 每張需 2000 riel,跟北京一樣貴。 等我轉一圈回來,終於輪到 Jimmy 使用電腦了。 我去買新加坡產的泰山冬瓜茶喝。 想不到吧! 就跟我在布拉格 (Praha, Prague) 的超市看到伯朗咖啡一樣, 有家鄉的感覺。

回 guesthouse,有個日本姑娘來 guesthouse 串門子。 她家在日本是開壽司店的, 來柬普寨玩時,認識了她老公。 正在辦手續,把她老公接回日本, 她說,辦一本柬普寨護照要美金 250 元, 已經在近 Siem Reap 等了半年了,每天無所事事。

今天晚上吸大麻。不是我吸,是別人吸啦。 又是一個無聊的晚上,無聊大夥就想作怪。 Jimmy 出去買回來一種泰國產的 rice whisky, 聞起來不三不四的,頗為怪異。 我們加冰塊與可樂一起喝, Jimmy 知道我不喝酒,只倒了大約 1% 的 rice whisky 給我。 後來臨桌跟我們來的兩個法國人在吸大麻, 高瘦個兒那個法國人問 Jimmy 要不要吸, Jimmy 問我要不要吸。I said no。 因為我有心跳每分鐘 160 下的記錄, 不想像烏瑪蘇曼在電影 Pulp Fiction (黑色追緝令)裡面一樣流鼻血、失態。 幾口大麻吸下來,Jimmy 跟 Michael 都變得很沉默。 我拼命追問 Michael 是什麼感覺, 想必他倆的情緒正在快速地澎湃起伏。

DAY 7 Angkor III

今天去看 Angkor Thom 東邊的廟群,我已經有點眼花撩亂了。 好在每座廟各有特色,足以讓人印象深刻。

在 Thommanom 跟一個小女孩拍了張照片。

Ta Keo高聳陡峭, 台階的高度與寬度不成比例, 我像狗一樣,用四肢攀爬上去, 再用四肢攀著階梯,倒退下樓,氣喘如牛。 在這裡本姑娘終於要獻身(X)現身了。 因為被階梯折磨得半死,特拍此照留念。

我、Jimmy 與 Michael 幾乎都同意, Ta Prohm (1186 AD) 是我們的最愛。 Ta Prohm 是正港的失落於叢林中的廟, 百年老樹與千年老石頭交互纏繞,難分難捨,是愛是恨,我們也不清楚。 總之,Ta Prohm 給人一種蒼涼、失落、與 romantic 的感覺。

Banteay Kdei 跟 Ta Som 一樣矮,格局卻大得多。廟內隨處可見警告標示, 似乎隨時要倒塌,我得迅速通過。 在這兒我反而能靜下心來拍攝美美的石雕。這一張照片反了,請側著頭看, 陰影在上面。

出來廟口遇到 Michael,他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 : 一次沒買票偷渡進入吳哥 ; 跑到 Roluos Group 去,看比吳哥早期的廟 ; 去看 Floating Village ; 每天吃 800 Riel 的三明治。 他沒有 guide books,只帶著一張 Nelles 的地圖,道聽途說, 他遇到的人就是他的 guide books。 他去年聖誕節時來亞洲,預計聖誕節時回歐洲。 我只能說,當男人真好,享有比女人更多的自由。

從 Banteay Kdei 的東方廟口出來, 可以看到一個巨大的長方形人工池塘 Srah Srang, 是做宗教儀式淨身用的。有許多小孩圍著我們兜售紀念品, Michael 買件 T Shirt 討價還價將近一小時,我看上了一個蛇皮做的小鼓。

下午睡午覺,被大雨給吵醒。 奇怪,雨季不是過去了嗎 ? 還好本人裝備齊全,雨傘都帶來了。 我還有 500 cc 的歐護 Off,10 塊錢泰銖的五塔油防蚊。 只得在院子裡看雨。 東南亞的雨季,過午,會來個大雷雨, 雨聲震天響,如萬鼓齊鳴,一切活動皆停止。 等到雨過後,市井喧囂回復原狀,不著痕跡。

雨後,已經五點,我們回到吳哥登高望遠。 Bakheng 是個小丘,位於 Angkor Wat 的西北方,Angkor Thom 的南方。 說也奇怪,攀爬的坡沒有階梯,只有岩石樹根與泥土, 山頂上卻蓋了一座廟。四面八方 一望無際, 遠方的 Angkor Wat 只剩一丁點兒, 更遠方的大湖 (不是 Tonle Sap ) 都看得見。 就是這片鬱鬱蔥蔥的綠吸引我來 Angkor 的吧! 沒有這片樹林,就襯托不出吳哥的歷史。 如果吳哥住滿了人,就沒有神秘感了。 我相中一個高點,請求盤踞上面的人讓我上去, 他是個紐西蘭人,說很少見到台灣的旅人。

可能是下午下的雨太大,晚上竟然停電了。 前些日子在北京的前門大街也經歷了停電, 這真是個奇特的經驗。 我跟 Jimmy 都不想在 Guesthouse 用餐,便向 Michael 借了的超小型的手電筒,到外頭覓食。 街上還算亮,我們找了一家頗為像樣餐廳, 吃了一頓道地的高棉餐,狠狠的花了 9 美元。 有一種很酸的海鮮湯,湯裡的小蝦帶殼。 柬埔寨人也和越南人一樣,吃孵了一半的蛋,內含羽毛。 我當然不敢吃。

DAY 8 Siem Reap - 金邊 Phnom Penh

坐船到首都金邊 (Phnom Penh)。 沒人叫我們起床, 5:45 趕忙去敲 Jimmy 與 Michael 的門, 6 點有車來接我們去搭船。 我們坐在車後面放行李處, 一路上看到許多當地人住的高架房子, 還有綠油油的田與樹,像是電影前進高棉裡面的景象。 接近湖邊有許多架在水上的房子, 房子是開放式的,大約只有一坪大, 放著枕頭與被子想必是多功能的住屋。

車上有位在金邊出生的潮州阿婆, 到 Siem Reap 來看她女兒, 會講一點點華語的她,跟我說 今年的雨水少,湖面低, 所以船停在遠一點的岸邊。 今年 Tonle Sap 的魚兒較少,魚兒較貴。

岸邊有許多小販賣吃的非常熱鬧。 上船前我買了油條和水當早餐。 船是 80 人座的馬來西亞籍快艇快艇, Michael 測得時速 56 公里。 因為我鄰座的阿婆帶了一個小孩, 她希望有大一點的空間, 加上船艙後面的冷氣特強, 我大部份的時間都待在船頭的甲板上。 強風呼呼吹著,無法戴上帽子, 4 個多小時下來,我的臉變了一個顏色。 一黑遮不了三醜,唉! 在甲板上有一個船員來跟我搭訕, 和其他人一樣,他也認為我是日本人。 我問他月薪多少,他說 120,000 riel (約 30 美元), 我們的船票每人就花了 25 美元,若是只搭船, 不含 Guesthouse 到岸邊的接送, 外國人要 80,000 riel,當地人只要 40,000 riel。

Tonle Sap 是一個有趣的內陸淡水湖, 號稱亞洲的天然奇景。簡而言之,Tonle Sap 是一個伸縮湖, 雨季來臨時,湄公河的水會從 Tonle Sap 河逆流到 Tonle Sap 湖, 這時 Tonle Sap 最大可佔柬國國土七分之一, 乾季來臨時,湖水流向湄公河,湖的面積可縮成雨季時的五分之一。

由 Tonle Sap 湖進入 Tonle Sap 河,延著河道,偶然遇到撐著小船的人家, 大船與小船的人互打招呼,很是新鮮。 沿著河岸還有許多高架屋, 我會想起地雷的事, 他們的家附近會有多少地雷 ?

船一靠岸,便有許多 motorbike 在攬客。 他們決定住到 Capitol 。 到 Capitol 只要 1 美元。 路上的景象讓我對這個城市失望透了, 可能是經過戰爭的洗禮,建築顯得舊舊的。 照樣沒有公車、計程車,只有 motorbike 與三輪車。 我在的房間是 4 美元,有浴室、蚊帳、電扇、小桌子, 沒有奇怪的虫虫。

下午去看 Silver Pagoda 廟,外觀與泰國的廟類似, 我們都沒有什麼興趣看。 廟裡面金碧輝煌,地板由 5329 片銀片組成,每片 1.1 公斤,總共 6 噸重。 有一尊翠綠的佛像及一尊 90 公斤重鑲有 9584 顆鑽石的金身佛像。 大馬路上有一些法國殖民時期的建築,賞心悅目。

晚上偕同 Michael 去 FCC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FCC 是一棟殖民地時期的建築改成的餐廳,挑高很高,燈光昏黃,傢俱古典, 裡頭大部份都是西方人, 像是電影印度支那 (Indochine),遠離非洲 (Out of Africa), 及英倫情人 (English Patient) 裡面的場景。 我叫了一個現做的炭烤 pizza,材料及做法都很道地, 有八分像義大利的 pizza。 我們在台灣吃的 pizza,大概只有五分像, 可稱之為美國 pizza 或是麵包。 Jimmy 跟 Michael 去打撞球,我沒事就拍了幾張照片, 或是看外面烏漆媽黑的Tonle Sap River。

DAY 9 金邊 II

今天接受震撼教育。

吃過早餐 (熱的法國麵包和橘色熱奶茶), 乘 motorbike 到 PP 南邊 9 公里的所謂殺戮戰場 Killing Fields of Choeung Ek, 就是 Extermination Camp,來回 12,000 riel。 繳入場費 ( 2 美元或 10,000 Riel ),簽個名,進去只見一棟高棉式的紀念建築。 透過玻璃,看見裡面一層一層的木板上放滿了人頭骨。 接著回市區裡的學校。這裡從前是學校,後來是集中營, 現在是 Tuol Sleng Museum (或 Museum of Genocide, 2 美元 ), 一間間的教室展示著刑囚工具, 或是紅磚堆砌成的監牢, 或是四面佈滿照片的牆, 有無數張無辜等死的臉孔向你凝望。 外頭陽光燦爛,教室裡卻異常寒冷。 1975-1978 年間,奉毛澤東為偶像的波帕 Pol Pot 在位期間, 殘害了 1,700,000 位同胞 (一說 2,000,000 人)。

下午四處亂逛,首都的馬路 很多都是這樣子的。 竟逛到了中央市場 Central Market, 是一個有圓頂的圓形大建築。 這地方沒有百貨公司、購物商場, 只有市集。這裡主要賣衣服、家用品、飾品。 外頭有個小販賣炸蜘蛛、炸蛹,還有炸螳螂, 我沒有勇氣嚐試。 很多街上的小攤是這樣子的。


Jimmy 看了 Michael 買的佛像,也想去買一尊送他兄弟, 聽 Michael 天花亂墬講了一大串,我們還是搞不懂在那兒買, 就隨便搭上 motorbike 往城西去, 竟到了一個大型佛像的雕刻場。 後來下起大雨來,陰錯陽差跑到一座老廟避雨, 見到許多小孩那兒踢足球、玩耍, 拍到一個可愛的小女孩


回到 Guesthouse 後,我到 Capitol 附近晃晃, 竟找到了 Michael 吹說多好喝又多好喝 (台語說法) 的 甘蔗汁加柳橙汁。 其實它的做法是,新鮮甘蔗汁加上幾滴泰國的那種小橘子, 入口清涼透心扉,真是人間美味。

一到晚上 Jimmy 又蠢蠢欲動了,邀 Michael 一齊到他白天看上的 一家在 Central Market 附近的 Kiwi bar。 Kiwi bar 是紐西蘭人開的 bar,若是 Aussie bar 就是澳洲人開的。 此時此刻,我又跟兩個危險人物處在一起。 他們兩喝長島冰茶 Long Island Iced Tea,我喝 Vodka。 Michael 一直嘲弄我,問我杯中的 Vodka 味道如何 ? 其實我喝的是 7 Up。 相較於他們, 我真是保守得出污泥而不染。

國慶日 慶祝平安歸來


我的飛機是下午起飛的, 早上想到附近的 O Rossei (Russian Market) 看看有沒有古董。 Jimmy 與 Michael 都跟來了。沒找到古董, 倒是見識到另一個市集。 裡面是棋盤式的,不見天日, 裡頭幾乎什麼都賣,就沒看到古董。 走到了鄰近的菜市場,竟下起大雨來了。 無法動彈,只好站在菜市場裡看人,也給人家看。

冒雨走到路上一家賣舊冷氣的商店外頭避雨, 裡面的小姐與我們素未謀面,語言不通, 竟拿出三張椅子,有高有低,各式各樣,請我們坐下。 Michael 跑到對面的商店,問瓦斯爐的價錢, 想帶一個回歐洲。 原來他的家是個 Trailer,可四處移動, 有個瓦斯爐倒是好用。

終於要離開柬普寨了。在 Capitol 前跟 Jimmy 說再見, 搭 motorbike 到機場,再搭 Thai Airways 到 BKK。 金邊的機場稅索費 20 美元,非常貴。過海關時,海關人員向我要
" 5 dollars. "
" For what? "
" Coffee."
我不甩他就走。

當我踏上 Sukhumvit Road, 一股想回柬普寨的衝動襲來。 比起柬普寨,曼谷如同水泥森林,物質又功利。 難怪 Jimmy 與 Michael 都很討厭曼谷。 我遊魂似的在曼谷晃了半天, 沒有 shopping 的慾望。

DAY 11

搭 CI-066 回 TPE。 帶回蛇皮鼓、兩罐茶葉和記憶。

後記

Jimmy 與 Michael 結伴搭車到南方施亞努港 Sihanoukville, 就是台塑( 委託 )傾倒汞污泥的港口。 他倆在 Sihanoukville 遇到 Triston。Triston 很是悽慘, 在異鄉得了 malaria。 Jimmy 與 Michael 又一同搭船經由海路入境泰國。

Jimmy 隔年又去了 Laos 寮國。




感謝
Joseph 幫我修改 html
床單幫我 scan 照片,用借來的 scanner 化腐蝕為神奇
Chen Shui scan 地圖
我的參考書是 


Footprint Cambodia Handbook : The Travel Guide
by John Colet & Joshua Eliot

 

 

 

這是寫於 1999 年的遊記,後來遺失於網路上。感謝老公的幫助,於下列網址取回。在此借屍還魂。

http://web.archive.org/web/20070113143155/http:/www.geocities.com/ci651/ 

12 年後,2010 我又重遊柬國,帶著老公去。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i0065&aid=7483916

 回應文章

aqkjh
2015/07/04 15:33
讚!

郭進川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8/08 09:32

你的遊記得很精彩。我是2011年去的,一個人在暹粒吳哥待了5天,坐TUK TUK車,很好的體驗。往後,應該會去一次。你的照常,很有復古的感覺。


老魔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6/22 00:34

年輕時的冒險衝勁, 現在看起來, 真是十足珍貴呀!

不過, 遇到這種比較落後的國家, 或是語言不通的國家, 我還是寧願跟團, 當個傻呼呼不用大腦的觀光客, 呵呵!


Marina
2014/01/04 02:36
當年的你真勇敢!誤打誤撞進來,讀了一段旅行,謝謝!

Melody 心靈小棧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0/11 19:47
謝謝分享 敘述詳盡 圖文並茂 好棒的遊記!
Melody the one who always cares!
jasminek(ci0065) 於 2013-10-12 07:10 回覆:
謝謝耐心閱讀, 現在很少人願意讀這麼長的東西.

David 好攝一族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彌足珍貴
2013/04/15 16:42

的遊記,幸好撿回來了,偶們才能看到這精采的吳哥窟介紹^_^

感謝分享!


福爾薩菈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Excellent
2013/04/10 11:34
了不起而且珍貴的遊記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