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獄卒or鬱卒
2007/01/08 18:17:49瀏覽910|回應2|推薦27

頭髮已經悄悄爬至肩胛骨以下,慵懶的曬在欄杆上,眼睛是河,河面承載很多衣衫,是誰?如此囂張,居然敢在校園衣著非綠制服緩緩來至。

定睛一看,原來是學妹。

一轉眼,我已經高三了,搬入了號稱全國最高的教室進德樓。

不知是誰給他起的暱稱,進德監獄,起得真好。

從前我是小高一小高二我冷眼旁觀,旁觀這棟高聳的建築,並且私心以為與我何干。

如今我站在裡頭我俯視,

我搬進了監獄遂成了獄卒。獄卒只能鬱卒,獄卒只能瞻仰歲月。

獄卒不能抵抗,當光陰執刃走來,我們低首,交出我們的未來。噓,請祝禱請歌頌。當我們都已無法做得更多時,我們只能等待審判的到臨。

我們孵夢,並體察疼痛,成長一直是疼痛的變體,一次又一次褪皮,衝破自己的體膜,撞得頭破血流。

偶爾頭髮微微沾涼,一伸,抹下一手的紅,有玫瑰開於掌,掌紋是命,是花的枝椏,是前世的悵然若失,是引導悲傷的管道。

別哭。

偶爾我在黑夜醒來,觸手徜徉靜色流光如絲,我沉澱靈魂,洗滌肉體之聒噪,細心餵養每一痕傷口如牧羊人照料其肥碩的棉羊,我隨即沉沉睡去。不願細數明天要考的科目。

如果我得走了,我想在花園裡,埋下一顆牙齒或者一截骨。並渴望長出我迷走的青春。

我真的變了。

高三一年,我十七歲卻活得如同七十歲。

 一年後我就康復了,我終究只能這樣告訴自己。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egoneon&aid=639499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十七歲活的像七十歲
2007/02/18 17:18
噯...老狗剛說了心疼妳嘛

蝶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天份
2007/01/22 10:54

從這篇文字

不難嗅出妳很有寫作天份

小小年紀很讓人羨慕

其實我想對妳說

不論妳唸什麼科系

寫作的筆永遠會跟著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