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百媚千嬌》[第三章] 嬌羞動人的風情 (一)
2022/05/21 13:55:32瀏覽622|回應0|推薦40

第三章         嬌羞動人的風情       (一) 

確實可以保證你會喜歡她的!她娉婷地立在一株嫩柳旁,那柳絲被微風吹著,既迷濛又飄逸。纖柔的柳樹旁,又傍立著一個通透突兀的假山奇石,數莖蘭草掩隱其間。畫中的她與纖柳與奇石,是蘇州一個名園內的水池邊,遠處有月洞、雕廊、小亭、飛簷。而她卻持一段柳枝,佇立奇石之旁,尋找著香草…是個觀自在的觀世音菩薩嗎?還是在此為摯友送行? 

畫中柳下的她,和那嫩柳一般的青春鮮美,頭上沒有誇張聲勢的高聳髪髻,那自然梳攏的秀髮,只在頭頂綰起並任之斜欹的墜向腦後。如此自然柔美的秀髮上,簪著一支綠玉步搖,將隨著她的步履,款款搖擺著。她穿著淺粉色的上襦和淡白色的裙衫。 

她的眉如含愁的薄雲,她的鼻像瓜蒂般的微翹而挺直,她的嘴勻美而默默含情,但最特出的是她的眼角,不!是她的眼神,清純解語,總含著一絲淺淺的笑意…不!是她的嘴角,總含著一絲清新的甜意…

整個園子的美麗與青春,似乎已在她身上集中,凝聚在她的嘴角與眉梢,煥發在她的眼神之中!… 

是不!任是誰只要一眼見了她,肯定會毫無保留地喜歡她!肯定要真心的跟她做朋友,常伴在她身旁… 

正如同此刻,這一幅美女圖,掛在北京城的中城小時雍坊,龍王廟西側,井兒衚衕口的『好萊塢』大酒樓大門旁的一塊招牌上,給這酒樓裏吸引來滿座的客人。 

好萊塢大酒樓,其實原名叫做『郝萊蕪茶酒館』,原是由山東萊蕪到京裏來創業的一位魯菜名廚,郝常福開的。後來『郝萊蕪』叫走了音就變成了『好萊塢』。 

酒樓大門旁這塊招牌,豎立在門外,緊靠著門柱,但特別高,幾乎一直頂到了屋簷上。這幅歌姬寫真長軸,乃是用一條錦索,自招牌頂上垂下,垂到適當的位置掛著。 

而這幅畫裱褙精美,畫藝又高明超俗,像這樣的一幅畫,掛在此處,自然有些被蹧蹋的感覺。畫面上沒有題詩,只有『文清』兩字的落款,和『田水月』三字的鈐印。 

註﹕徐渭初字文清,後改文長。正德十六年生。此時1547年他只有二十六歲,應該還是字文清。 

可是,那掛畫的大招牌上,卻加貼了不少廣告詞語。最大號的字寫的是﹕ 

『重金禮聘  南京秦淮艷姝  王千嬌  駐唱』

『技冠群雌』 

然後是﹕ 

『三日繞樑猶未足  更尋仙音好萊塢』

『千嬌百媚人間少  歌到酣處知音多』

『人比花嬌豔  歌勝乳鶯甜』

『千尊豪興醉仙翁  嬌歌婉轉畫眉聲』 

結尾處一行小字,寫著﹕『琵琶名家  王千禧  伴樂』 

原來這小時雍坊,座落北京城西北區,緊貼皇城的西南角。與之鄰近的積慶坊內,是宦官二十四監的所在地。此外又有六部的各個科所辦公的地方,是個可以容納政府眾多冗員的標準機構,因此那些給事中公務之餘,  不是講求美食,便是追逐聲色。而好萊塢大酒樓現在的老闆,郝常福的兒子,郝四海,深明這層道理,因此重金特別自南京請來王千嬌、王千禧兄妹駐唱獻藝。 

而今日,正是他們兄妹倆開場的第一天。酒樓裏上上下下,端的是座無虛席,連酒樓外頭,也站了一大群圍觀的人。圍觀眾人被限制在大門兩旁,用繩欄著,空出中間的地方讓來客進出。 

為了這次駐唱,好萊塢做了很多準備工作,酒樓前八名警衛人員分站兩旁  維持秩序。他們都是京裏最大一間鏢局『神武鏢局』的鏢師,被僱來擔當駐唱期間的守衛。 

像這樣自外地請歌者來駐唱,在好萊塢酒樓是首次,卻不是京裏的首次。事實上,東直門內,南居賢坊鈔紙衚衕裏,仿洪武時期南京『花月春風十六樓』格局而特別建造的『和風得意樓』,為了助銷東洋菜色,重金請了兩位日本藝妓到樓駐唱,搶走了不少好萊塢的生意。 

這京師乃萬方聚匯之地,同業間的競爭,壓力自然相當大。像前不久,位大時雍坊,武功單牌樓東南的『松鶴樓』飯館,便繼『南京老便宜坊』之後,同樣推出片皮烤肥鴨,大家爭相前往嚐鮮,掀起了一股烤鴨熱潮。好萊塢酒樓那次沒有跟進,相反的,郝四海特別往南方跑了一趟,親自到各地去品嘗、研究地方特色的菜餚,準備引進淮揚菜。經過一個多月的策劃,慎重推出了一系列的淮揚菜,同時又自南京秦淮河請來了王千嬌,跟和風得意樓的兩名日本藝妓打對台。 

郝四海來自萊蕪,所以好萊塢酒樓,乃以正宗濟南系的魯菜為主,但對於煙台系的膠東海味魯菜,也頗能一併兼顧,在京城裏相當馳名。這次他甚至不惜工本,將二樓左右相鄰的兩間打通了,以增加座位,因為演唱主要是在二樓進行,一樓則照顧往常一般的營業。凡上二樓聽歌者,除了菜色較貴一些,還要斟酌加收固定的娛樂費。 

所以一樓的食者,是無法看到歌者玉顏的,那麼酒樓外圍觀的人更不用說,不論如何的翹首悵望,也難以一親芳澤,只能盯著那廣告招牌上掛著的歌者寫真,貪婪地瞧著。此外,此時此刻,他們還能見到的,便是老闆郝四海那張著的笑口了。郝四海胖胖的身材,個子則不高不矮。他站在大門口,親自迎接著仍然陸續到來的客人。 

酒樓位於井兒衚衕口,它隔壁一條街上,便是龍王廟,那兒香火原本就相當鼎盛,如今酒樓為駐唱開場造勢,工夫做得十足,因此此刻車水馬龍,幾乎將好幾條街口堵得水洩不通。 

這時一輛紅帘的蓬車,緩緩來到樓外停下。車帘掀處,車上走下兩位分別穿著淡紫色和月白色和服的藝妓。她們正是在和風得意樓獻唱的紫藥司和桂月芄。那桂月芄還撐著一柄粉紅遮陽傘,兩人頻頻密語嬌笑著。

她們身後下來一位矮胖的中年男子,便是和風得意樓的老闆金之龍,他有一半日本人血統。

郝四海一見忙上前打招呼﹕「唉呀!稀客…稀客…真想不到金爺居然肯賞光蒞臨!快請上樓…快請上樓…」

俗話說同行是冤家,但今日情況不同,兩人笑臉相迎,竟像老友記那樣。 

金之龍出門,向例有兩名保鑣相護。這兩名保鑣,卻來自京裏第二大鏢局—『虎威鏢局』,跟此刻門旁站著的神武鏢局鏢師,正是同行的冤家,因此當他們擦肩而過時,雙方劍拔弩張地怒目相視著。 

一行六人剛上得樓去,一個手握算盤的商賈,則從右側圍觀的人群中閃出,快步走進酒樓。 

郝四海安排好金之龍等人的座位,便又立即匆匆下樓迎客招呼… 

這時又一輛遮著湘簾的豪華大車,慢慢地停到了酒樓門前,馬車夫剛要下車去打簾子,簾子半掀處,花星倜探出半個頭來。原來是他伴著甄媚兒雙雙趕到了。郝四海與他相識頗熟,兩個人老遠便打著招呼。花星倜下車後又回過身去招呼甄媚兒 

這時只聽得… 

「喂!喂!讓開!讓開!」

那左側圍觀的眾人,突然被人推開。只見三個頭上只戴著網巾的牙行經紀,大模大樣地排眾而出。被推的一些人氣憤不過,開口大罵。

「喂!你們這幾個狗頭!」

「你們走路不長眼睛的呀!瞎子啊!…」 

這三個牙行經紀絕非省油的燈,一邊回嘴大罵,一邊立刻動手,耳光亂括…這種行徑又惹怒了其他旁觀的人,因此左邊一群立時亂打成一團。這一邊的四名守衛,反應迅速,立即切入,猛力拉開糾纏的人眾。 

右邊圍觀者見狀,居然相應起鬨,吶喊助陣,蠢蠢欲動,但卻被一字排開的另四名守衛擋住。郝四海密切地注視著騷動的演變進展。這時酒樓裏又奔出來兩名增援的警衛,衝入混戰的人群中,協助排解。

一名精悍的中年人站到了郝四海身旁,他是神武鏢局副總鏢頭之一,人稱『連環鏢』的魯燁,是今日警衛任務的總指揮。他深信手下的鏢師們有能力對付這種小衝突、小陣仗,用不到他親自出馬! 

這時甄媚兒剛步下車子,花星倜的注意力早被那騷動吸引過去。而她才站定,一抬頭卻見到一件極其稀罕的事情—有人乘亂,在廣告招牌背後,偷竊那幅歌姬寫真圖畫。原來她見到招牌頂上背後,人不知鬼不覺的,一隻手半伸了出來,摸到了掛畫的錦索,勾起後,以幾乎難以察覺的速度,將畫往上慢慢地往上提去。 

(待續)

( 創作武俠奇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toryTellerPJ&aid=174399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