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百媚千嬌》 第一章 飛越山巔的風箏
2022/04/20 22:24:37瀏覽663|回應0|推薦44

百媚千嬌  新派古典武俠小說          [作者 /  褚天舞]

 

第一章         飛越山巔的風箏  

 

  狂風咆哮…

  密雲漆黑的夜空閃電迭現…

  三十三層天外隱鬱的輕雷醞釀著…

  這一夜,北京城裏家家戶戶緊閉大門,沒有人敢在搖天撼地的怒風裏上街出門…連隱居西苑深宮的嘉靖皇帝,此刻也無法步履醮壇焚獻青詞…京城西望,西山一帶幾乎所有的樹都在搖晃。

  離那香山寺西北約五里處一個絕頂斷崖,塵沙飛揚,崖的邊緣己經數度塌陷…驀地一個霹靂,岩石迸裂,一顆老松斜斜頹倒,枝桿猙獰地半傾崖外…

  就在霹靂閃現之時,斷崖半腰陡然出現一點星光,明明滅滅地向上攀升。到得近看時,才知竟是穿了一身夜行勁服的一個人影!而那奇妙的光源,就在那人的額頭之上。原來他額上以皮繩繫著一個圓筒狀物件,似乎是個改良的小型透明羊角燈,裡頭一塊固體蠟燭,正燃著一點豆光,但因貼著額頭的那一面,似乎是一片弧形的風磨銅片,因此起了火光反折投射的效果,而能在這漆黑的夜裏,達成些許照明的用途

  這人顯然身懷絕頂輕功,攜一龐大物件,逆風彈躍往上攀昇,瞬息間便己翻越樹杪,直奔山巔…

  他頭面有黑帕密裹,只露出眼珠。像千百片刀刃般迎面紛亂割來的峻風,夾雜著砂石斷枝,令這人單掌護臉瞇起眼睛,但那堅毅烏亮的眼珠卻沒有絲毫恐懼。那暴亂肆虐的狂風像被激怒天神的巨掌,向人間橫掃千軍…

  只見這人身法精妙迎風挺進,斜身…側身…乍退…突進…在天神攫捉的巨指間突躍跳竄與天神進行著遊戲…不…!這人踩的,竟是一種複雜的舞步!他是與狂風在耳邊做著私語,那閃躲著襲來風沙枝葉的肩與頭細微的動作,輕輕的往右移、些些的往左挪…他觸怒風的臉頰,那漫妙的手與臂,在擋去飛沙走石的同時,輕掠過風的髮、勾描著風的唇…

  他凌空迴轉跳躍…左腿自膝處往右抬踢,右腿自膝處往左抬踢…像條靈蛇他揉身旋腰,款款地於風隙間迎閃推進…不!他與風是在挑逗…是在勾引…似天竺來了個蠻菩薩,跳著媚人的拓枝舞,向風誘惑…

  風被撩撥得益發焦燥鬱怒,加力拍打他掖著的龐大包裹。包裹狹長而扁,在這樣的怒風中若無真氣貫注,怕早被掀上半天!

  這人此時挾此物往山頂去做什麼呢?他對這條山道似已熟極,好幾個彎處他準確地斜切而過,毫未浪費多一絲力氣!

 

  於一處轉角,他向道旁林中微望,便發現一株參天古樹下一個覆巢。那是個夜鴞的巢,巢中新孵一只小鴞鳥,只一個月大…他立即折入林中檢視。小鴞鳥覆在巢下奄奄一息…母鴞鳥不知何去…他掌心透力,真力送入小鴞鳥體內,一邊攀昇而上,於高處粗枝的節幹間,勾指若鷹爪,硬生生抓出一個凹洞,將復甦的小鴞鳥置入洞中。

  再往前,一個凹坡邊的樹叢盡被狂風捲走,露出一個狐穴。但母狐和兩隻小狐似已安全撤離,他遂不多停留,奮力趕路。

 

  山高處風更冷峻。風似乎洞燭了他的誘惑,無情地展開阻撓抱復!

  這時山頂已至,再無路徑,只見一片參天密林。林內風勢稍阻,但頭上高處蓋頂的整個天篷在瘋狂搖撼!枝葉糾齒摩擦,沙沙作聲;屹立百年的樹幹不時發出巨樑即將拆折的恐怖巨響…好像這一角的天,等不及女媧來救,即將傾塌而下!

  但這正是他要找的理想地點。掩至一棵巨幹邊,他迅速自腰際解開絲帶,卸下了那長扁包裹(原來包裹繫在他身上,怪道如此身手靈動!)

  包裹一頭抽緊,是個布袋。退下布袋,他取出一物,長約有一個手臂、寬約有半個手臂,一頭橢圓。劈啪兩聲,他抖開折合,竟是個一人長、一臂寬的風箏!絲帛縫製、鯨骨為架,形狀一如海東青展著的一對巨翅!

  兩翅中央鯨骨結合處,各有兩股粗絲索,共四股,長長垂下,尾端繫在一塊狹長踏板的四角。形成了帶著一個秋千架的風箏!

  他把四股絲索旋絞成一股,將繩與踏板挾在腋下,拿著風箏,揉身上樹…

  這樹枝幹分佈適恰,經他特選,可以輕易借力緣木而上。

  穿過樹隙,愈近樹頂愈是驚心動魄!那弱細枝葉走頭無路般在向上天央救告饒…而粗大的枝幹寧曲勿折搖彎成奇形的弧度!

  他在彎彈搖撼的枝幹間堅苦攀昇…呼嘯的風挾著碎葉裂枝,以及無數僵死的昆蟲,像千百件暗器向他身上招呼。運起師門真氣抵禦著,他做最後衝刺…!

  在最高的粗枝上,他突然停止動作,盤膝坐起…難道…他來此竟為練功打坐?扣起拇中二指,納氣丹田,他在這天地變色的震撼與傾塌中,隨枝搖動,納動於靜,包藏天地的激變於內觀自在的槃固中!就在氣走周天、飽涵了無限生機之時,他長身而起,撥開枝葉,穿出樹杪

  …不可測的虛空竟似個倒置的深淵、無底的黑洞,只於閃電時方露出猙獰的笑容…

  他微啟雙唇,向黑洞緩緩送出一縷真氣…無色無形的真氣豈不立時被狂虐的暴風吞噬,還會有什麼作用呢?

  可是凡夫俗子眼中這縷可能一無所見的真氣,在他眼中卻是生死二途分野的指標!只見他眼中精芒連閃,運師門神功,凝目看去…

  狂風中,源源不斷他吐出的絲縷真氣竟譜出了無數的漩渦圖線!這些圖線轉眼便將散去…他一刻不放鬆盯住圖線熟記胸中

  果然不出所料,風在山的邊緣驟然下跌!不論那風在山上是如何旋迴流轉,一到山邊便傾瀉而下!

  這正是他師門秘功飛天魔舞的致命傷!這個致命傷已經奪走他師門兩代傳人的性命都是在那九重天上練功飛舞時栽下山巔而死

  所以,今晚他必須掌握了解那狂風之習性然後尋出方法和技巧將那山崖邊緣傾瀉而下的風兜攫住而為他所用…!

  他看準不遠山巔一個翻高的風的漩渦,一手夾緊風箏,一手握劍訣筆直伸出,騰身而起逆風挺進…!

  就在遇上的風的阻力達於最大的那一刻,他突然反身旋轉,同時將風箏出手疾射展風兜去,並乘勢踏向垂晃的秋千板上…

 

  甫一站定,立即操縱握索,掌控鯨骨,借風之助,拔高再拔高…飛向夜空…飛向自由…

  強風撐足了韌絲鯨骨將風箏幾乎呈直線拔高…再無阻礙的狂風不再燥怒,所向無敵地馳騁戰場…

  強風使他興奮莫名,他不再抵禦…他刻意承歡…柔情地貼在風的雄渾的胸懷裏任情吞吐…

  吞進的是生猛的空氣,吐出的是他佈圖攝風的真氣,他控制著鵬翅般的風箏,兜迎駕馭著山崖邊緣的勁風,揣摩著風那頑劣不馴的習性,緞練著欲擒欲縱的技巧,記取著運作拿捏的分寸。

  速度在此已經幾乎追上時光流逝,由山巔到山腰好像眨眨眼便已『飛抵』,踏著秋千的他,被拉成與地面平行。指掌間調整風箏如此的得心應手,證明了這次試驗全面的成功。已無世上任何牽力、拉力、吸力可以羈絆住他…

  他自由地飛翔在狂喜的天界…

 

  就在成功狂喜的顛峰,他見到一條金龍突現真身,朝他飛來!隨即一個坼天裂地的霹靂,鯨骨折斷,著火的風箏帶著他流星般朝山腳摔落!

  放掉風箏他猛提真氣,翻一個筋斗,看準半山腰一棵斜伸最靠近的老松粗榦,單足落了上去…

  不料甫一點足,尚未借勢騰身躍起,那老松吃他這一踏,竟拉泥帶石嘩啦啦整棵大樹栽下山去…

  一塊飛起拳大的山石敲上他後腦,砸掉了他頭上戴著的羊角小燈,他真氣頓洩…身子往山下墜落…

  半昏迷中他失去了知覺,眼看立時即將摔得肝腦塗地死於非命,山腳旁一個小屋外突然一個黑影現身,絕頂輕功飛躍迎上半空,放出一條黑帶將他裹住,拉回,然後抱起,並順勢躍落在山腳,救下他一命!

  抱住他的這人身形修長,劍眉星目、英氣逼人,他們落腳處離小屋尚有一大段距離,這人抱著他冒風前行,疾疾向小屋靠近。

  這小屋著實怪異,單獨落荒在此山腳之下,大小幾乎只能算半間,外表黝黑並帶著銹跡,似是鐵質所為。開了門進屋,屋裡卻又全是木質,木門、木牆、木窗,敢情這半間小屋竟是鐵皮包裹的一個木屋!

  屋內燈豆昏黃,一進屋,這人立刻將他放到牆邊一張床上,拉開他領口衣服探查,發現他只是失去知覺而已,鬆了一口氣,這人解下他蒙頭的黑巾,才掀開一半,便迫不及待俯身吻上了他的嘴唇…

  正於此時,又是一個霹靂直擊小屋屋脊!似乎即將塌垮的小屋猛烈震動著…那蒙頭的黑巾亦於此時完全脫開落地…而自然界的靜電反應竟將他散開的一頭長髮絲絲飛開、根根電起…!原來他不是『他』!竟是個『她』!原來在狂風暴雷裏,上山放風箏的,竟是個女子!

  這時熱吻著她的那英俊男子,亦突然感應到而直起身子,而見到了這個雷震電髮的奇景…

  綻露出一個天真的笑容,他愛憐地輕撫著她披散委地的秀髮,嘴裏喃喃地唸著她的名字…

  「媚兒…噢!媚兒…妳真是…趙子龍一身是膽!」

 

  他又去親她,要用灼熱的嘴唇,去暖她給風吹冷的臉頰…

  她呻吟著逐漸轉醒,他更加貪戀地溫存…

  她緩緩睜開眼,推開了埋在她頸間的人…厭煩地…

  當她看清了是他,立刻摑了他一巴掌。

  「媚兒!…是我…」他嚅嚅哀懇。

  在呼嘯的風聲裏,恐怕連他自己都沒聽清楚。

  她推開他起身,沒有理他,卻發現自己長髮披散著。她看到了那頭巾,拾了起來,熟練地挽起長髮,攏在頭巾裏扎住,然後便往小屋門口走去…

  「等風停了再回去…」他急急地說…

  「誰要你多管閒事!」

  「那…我送妳回去…」他跟上一步…

  「不准你跟我!」

  她推開門…強風倒灌,幾乎立刻要將小屋的鐵甲木構連根拔起刮走!

  大群的飛沙走石終於有機會進屋肆虐!

  這時又是一個閃電霹靂,劈開了不遠處一棵大樹!

  運起師門真氣佈滿全身,她飛身投向暴亂的夜空!       

[待續]

本小說每期將同步刊登於我的臉書專頁:  褚天舞之百媚千嬌

( 創作武俠奇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toryTellerPJ&aid=173473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