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百媚千嬌》第二章 金枝銀葉的風車 (一)
2022/04/28 04:27:36瀏覽645|回應0|推薦40

第二章                    金枝銀葉的風車 

他竟不知這風是從哪裏來的?!有意無意地,就在你眼角、鼻尖上,勾一下,抹一把的!好像無數根無形的絲綫,不知要將你牽向何方!

他不由得被引起了興趣,在這條奇特的長廊裏尋找著風的來源…

這兒是北京城的中城,南薰坊唐神仙衚衕,甄媚兒住處… 

自外頭看,這是一座不十分起眼的四合院,可是進了裏頭,卻像迷宮一般的縱橫迴廊,一時之間真令人無所適從!然後在那長廊的另一頭,你就會發現廊柱上繫著兩條輕紗的垂帶,被這風輕輕地向一個方向,稍稍地吹拂了一下,似乎暗示著你,往那兒走去吧…

跟從著這輕風吹帶的指示,於是花星倜就來到了這個樓梯口… 

昨晚他生氣地或可以說『生悶氣地』沒有跟住她。其實,他絕非好色的登徒子,雖然也並不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但想跟住她,完全是保護她回家的用意。他的家教極嚴,他受的禮教束縛是極大的,別說一夜不歸,便是平常的尋花問柳,也是絕不會被允許的!

他的父親花采籬,被武林人尊稱為『藥仙醫』,醫術高明,濟人無數,卻生性正直古板。對三個孩子的管教極嚴,幾乎決不稍假寬貸。 

他大哥花日傑,是水軍的一個武將,刻正在寧波,為剿戰倭寇效力。因此繼承父業的責任就落在他身上不但是父親的醫術,更有父親的武功。花采籬年輕時,因采藥誤入一山谷,而得到不世奇遇,武功早已在高手之列,也因此才在京城的武林中贏得『藥仙醫』的名號。 

可是他父親不苟言笑的個性,使得他有很多事無法與父親溝通!幸好他有一位美麗端莊,又最能善體人意的二姊花月儀,才使他能夠找到一個傾吐心中苦樂真話的對象。所以他對甄媚兒傾心,第一個告訴的便是二姐花月儀。 

他是半個月前,一次,替一位清源巨商的幼兒看病時,見到了她。席姓巨商做的是各類布匹的買賣,當時他以為她是巨商的一個內眷。後來才知她是牙行經紀,並且是由貴州來的水族姑娘,因為她專門代理貴州水族的『九阡青布』。 

正是她那與眾不同的異族風味和特殊氣質,使他神魂顛倒不能自已!她的氣質來自她的眼睛,無邪無隱,全無一般家常閨秀的靦腆!明亮聰慧又媚麗的眼內,充滿了大膽和勇敢的神情,又絕無挑釁或侵犯的意圖!猶疑的人見了,頓時會信心十足!囂張的人見了,竟不免自慚形穢! 

可是他所擔心的,則是怕會遭到父親的反對!因為她是水族!兩人的宗教信仰、生活習慣,在在不同!聽了他的訴說,花月儀答應,如有必要,她會在父親那兒幫他打點。 

之後他去牙行打聽了好幾次,才找到她,才開始交往。對她多了解後,驚異地發現她的武功決不在他之下,而且她師門所傳密功,既神秘又難練, 輕易不給外人窺視。昨晚,為了她的安全,他偷偷跟蹤她到那小鐵屋外 ,於暴風雷中苦苦守候,而且真是幸運救下她一命,不料反遭她責怪,惹她生氣…! 

但實在又關心她可能在暴風雷中練功不慎,因而受到內傷或什麼的,今日他到底偷偷懷帶了祖傳的寶物—一柄專治內傷瘀血的『紫玉藥王鋤』,來到她的香閨。他知道父親的心意,這『紫玉藥王鋤』是一定會傳給他的,因為他也是唯一得傳他父親醫術的人。 

這還是他頭一次來到她的香閨,花星倜站在樓梯口向上看去,連這樓梯的位置都透著奇異!這間四合院的正廳,是個樓房,但樓梯不在正廳裏面,卻在屋外西側,而且夾在相連的一間小屋之間。樓梯口他聞到一種特別的香味,他細細分辨著,是靈香草…還有桂花的香味!他微笑著,對草本植物,他自信是個行家,一些香味是難不倒他的! 

今日,也就是京城發生那場罕見暴風雷的第二天,一早他才踏出門,便發現,一夜風暴後,卻是個分外亮麗的清晨!那時候,日頭才剛冒出東邊的朝陽門城垣,天色便已經覺著特別清晰。 

雖然到處可見被風吹倒吹壞的斷枝殘葉,和各種框架、薄板、紙片等,週遭的氛圍卻是乾淨清爽,好像那風暴帶走了風沙,而不是帶來風沙。空氣中瀰漫著一種松樹林的味道。 

正陽門裏文德牌樓東邊的這個唐神仙衚衕附近,由於就在皇城左右兩邊,所以幾乎都是非常體面的門戶。隔著玉河中橋,有王皇親、錢皇親兩個大宅子。近大明門東側,更羅列有不少政府機構;包括了戶部、禮部、兵部、工部、御藥庫及欽天監、太醫院等。 

不像他自己住的地壇西側,新城中門裏的正南坊柏樹衚衕,那一帶附近就比較混雜了。猪市就在那兒,還有個菜園,好幾個守衛營,一個古佛庵, 一個般若寺,更有養牲所、養羊衚衕和專門批賣牛血的牛血衚衕,幸虧他父親的名氣大,不然,一個醫生住在那裏,會被人誤認為是獸醫! 

但他委實有點摸不清甄媚兒的底細。作為一個貴州名產布業牙行的經紀,又怎能維持這麼一個相當體面的門戶?!

他走上樓梯…而立即又發現,這兒沒有應門的小廝,或守門的老人!那,她有沒有侍侯的丫環呢?難道,就是她一個人,住在這麼一間古怪的四合院裏嗎?難道,她不喜役使他人?或許,她竟是個十分孤獨的人?! 

花星倜輕輕喚著﹕「媚兒!…媚兒!…」

沒有人回應…

二樓的樓梯口轉左,原來是一條樓廊,而且樓廊曲欄正對著一個極其悅目又賞心的後院花園;花園內有洞門、有亭榭、有魚池蓮花、有假山奇石,花卉絢美,綠樹蔥鬱…太令人驚奇了!隱約的桂花清香,又自精雕細鏤的窗門內飄逸出來… 

他看到門上一快匾額,寫著『啐風樓』,如此奇怪的樓名!

「媚兒!…媚兒!…」他更輕柔地喚著…

沒有人回應…

他試著推門,門沒鎖,他推進去… 

是一間佈置雅潔的廳堂,西面牆上一幅氣勢澎湃的金綠山水,畫著隱藏在綿密山巒的雲煙深處,一個仙境似的幽潭,題字寫的是『岫雲峒  皎月涯』,卻不見落款。

掛軸下是一張雕螭紋有屜的長供桌,配兩張六方形南官帽椅。

相對面的牆上是一幅仇英的『吹簫引鳳圖』。其下一張漆面嵌螺鈿畫案,配兩張高束腰帶托泥雕花圈椅。 

『吹簫引鳳圖』旁邊垂一片五色珠簾  是內室的進門處,那必然就是她的香閨了!

五色小珠散出奇幻炫動的彩光,引人遐思…他走近了,才發現幾乎每一顆小珠子的形狀都不同;橢圓、扁圓、圓錐形、三角錐形、小圓棒形,而且這些珠子都是玻璃做的,每一個都是兩種以上色彩混合成,而貫穿珠子的銅絲線,又似乎已和彩珠鎔成一體…竟不知她是如何做到的! 

撩開珠簾,「媚兒!…媚兒!…」他用了稍微大一點的聲音喚著。

沒有人回應…

他大著膽推門進去…桂花香味更濃了… 

一張螺甸大床在她的香閨裏佔去了三分之一的地方。對床一邊是一架通體雕了各式飛天鳳凰的衣櫥。對窗一邊是一副妝鏡台。

櫥旁一座折合式圍屏,其後便是更換衣服的地方了,一個雕花衣架,半露在屏風外,衣架上垂著一件柳黃的綢衫。 

一頂圓蓬紗帳,隱約地顯露著她旖旎的睡姿…她的頭側向一邊,平躺著,一手舉在頭側,另一手攤擱身旁,身上半蓋著一席寶藍緞的錦衾,艷紅色褻衣下的酥胸,平勻地起伏呼吸著… 

他痴痴地看著。

(待續)

( 創作武俠奇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toryTellerPJ&aid=17366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