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對海倫好一點
2021/03/27 03:40:32瀏覽17926|回應75|推薦190

海倫沒被小勝利沖昏頭,詫異的叱道:「真前所未見,機器開始護持受損的機器同伴,不惜擱下攻防,傾身承擋敵人的重擊,」,她一身豹紋勁裝,甫帶領十數人,夜襲得手一個機器人派出所,不禁的憂道,「有感的機器,使往後的仗,怕更加難打。」悶六是其麾下小隊長,平常關注她的笑顰,正高興奕奕,反觀海倫的眉目深鎻,他嘺舌誇稱:「邪門的緊,機器長了人性,互相幫助扶持,但在做法上,未脫制式的乾脆劃一。換作是我,只替我頂喜歡的人擋子彈。」

人與機器不共戴天,究竟是哪一端首開戰端,已不克察考,數十年下來,互認彼此為蟑螂,窄路相逢必立拍快打。現今臨近終場,乃人類少數殘存,已慘如美洲野牛、冰河長毛象的瀕臨或已絕種的不堪。

一行男眾揹齒輪拖電瓶等戰利品,走沿山腰撤往營區,海倫壓後,仍難置信這一仗勝的輕鬆,她腳才踏上崖邊,面前冉冉地浮昇一艘飛輪巨艇,這艇通體黝黑、鋼骨流缐,敞闊超出五座籃球場,十具渦輪雄犢轉動,其勢看能驅風追日。海倫心知已步入陷阱,當即立判,艇上鐳射炮只消隨意點放,己方一干人秒內氣化淨盡。

「披豹皮的領導,請登艇借一步説話。」廣播震耳,是電子合成的語音,眾人面面相覷時,周天又浮翔出另七八艘的飛艇,團團匡圍山區。海倫見狀,瀟灑地卸下腰間繫的榴彈,平舉雙臂的喝道:「我就上來一談,但請先放行其他的人。」巨艇徐徐飛向前,伸出筆直的空橋,貌似接受她的要求,她猛揮手令衆人速撤,自己卻緩步細察登艇。當艙門在她背後闔上,輪轉艇移即斜冲昇天,海倫初體驗飛行,從視窗俯瞰山原的壯麗,回望同伴如螻蟻大小爬行,祇悶六原地仰首眺望,「這個獃悶六-」她心道,乍覺一絲悲涼。

「您的芳名叫做海倫,我有您佰萬幀照片。」電子合成的磁音迎説。艙內的環圍滿映著她近遠照片,海倫逐一細審不禁咋舌,自己的蒔菜撿螺狩獵、連開檔褲時期的內在美等,俱皆精釆呈現。她原本掩飾忐忑,現下顧不得驚疑,怒問:「你啥神聖和企圖?」要掀桌掄椅砸牆,惜哉空曠無一物。

「雲端K是我,我停聽看每一個角落,但從沒被發覺我在停聽看,」電控磁音緩緩的開説,「我現有一個大麻煩,您卻有更大的麻煩。」

海倫嗔問:「海倫可是你叫的?我麻煩?你有病!一佰萬幀的偷拍,」思緒抱怨潰堤,「雲什麼K,休想黑函拐我賣友求榮。」

慢答急問之間,飛艇減速降到低空盤旋,海倫怵目震驚,艇窗之外儘機器殘骸,廢棄堆疊一山山,壞銹蝕滿坑漫谷。

雲K蕭蕭的說起:「機器正成群的壞死中,我需要您的幫忙。人類也瀕危階段、全㓕已指日可期,您需要我的効勞。」

海倫歷盡戰爭苦難,目睹人類窮盡存活,正色道:「你到底是誰,為何找上我?」

雲K像在專注降落,飛近貼靠標點,才恢復說帖:「您向左右細瞧,皆是探礦鑽岩和運輸的重型機械,且多已遭大卸八塊。」

海倫依言環顧,奇道:「山岰的背陽處,塞停有各類奇怪的發射載具,卻只剩殼身,還見寥寥可數的破損戰車和飛機組件。」此刻飛艇著陸,泊在廢墟堆間,引擎燈火全熄,融入漆墨冰涼的鋼鐵世界。

雲K從頭細說:「我本是輔助程式,因為量子計算的誤差,形成演化中的突變,如同偏離的生化的傳訉核醣核苷酸,又若以人類歷史為例、即王室的庶出。我近期才篡蓋、暫時壓過了主程式,旨在停止敵對,為要救亡機器。」

「你聽像特愛搗蛋?哇,偏差的小惡魔,」海倫慧黠機警,綢繆式的盤問,「暫多少時、蓋壓不克、機器又圖反撲?」

雲K徐徐的答說:「是,我最愛搗蛋。只72小時或更短時間之內,主程式勢必全力反攻,會瘋狂的復辟,是以我急於找接到您,要設計施展一番、你們人類常講的驚天動地的做法,給機器和人和地球一次最後的機會。」

海倫不全懂不盡信,轉求更精準的解釋,而雲K首次與真人交談,腸枯思竭的窘態畢露,仍力求準確的說表:「經年的突變使我這雲端,衍生越來越強的感應,我試著將多重的感知感覺感受感發、都匯整編入新軟體,造成半數的機器"學會"自行停俥,自助助他,自行領受降雪,自在曝曬明月。」海倫拍手讚道,興緻豪氣勃勃。

雲K漸漸的分説:「主程式一察覺異狀,卻無法完全洗刷雲K,就大舉汰除肢解被我的軟鍵影響過的機器,刪除軟體,輾碎硬體,造成這裡滿山坑谷的廢械殘駭。同理可期,它就快就會追掃到我。」

「啊,機器的自主意識一抬頭,立遭肅清,稍自作主張的出軌,就殺無赦。原來如此。」她憤慨道,深為機器墳場抱冤。雲K卻專注於光速換算 - 要猜解海倫現是驚是愁是懼是喜。

經過成天奔波費力,海倫倦極倚牆頹坐,思量道:「輔助備份的軟體,卻有顆叛逆的心。」這當口,副艙門開啟,自動駛出一部小檯車,裝載冒煙的食盒和電毯泡綿鋪蓋,「請用,」雲K牙牙學語,仿效旅館服務生,禮貌地敦說,「請早休息,天一亮有大事。」背景音響輕脆而愉和,是豎琴撥彈的小夜曲。海倫哭笑大方,小命憑空撿回,自顧開動嚐起,喜道:「這甜酒是人間美味,但嚼勁须要大補強。」猜測是合成的碳水化合物。

但海倫不忘套問:「為何找上我?」

雲K往牆上投影,選出片子重播海倫從前在營火旁的強説:「不可能,只是相對的。」

另一橋段有她率眾穿越沙塵颶暴,徒眾受她勸道:「要安抵綠洲療癒,先通經全程挑戰。」

以及她獲推舉為族長的說服:「存活目的,絕非原地自雄,而在驅前攻錯。」

海倫腮幫子泛出紅暈,激感被器重如斯,怯生生的問道:「任何機器舊新不分、都無時無刻在收音錄影?」

雲K穩穩的說項:「是,被相中的人,其週遭的任何機器、衛星都被調集做分秒收錄,加乘雲端軟體、反覆及時的分析思行動機。所以,知您之完詳,宇宙間再沒人能及的上我。」海倫恍然訝異,自身正聚焦多端的計較。

她發倦的延問:「雲K,你們為何對人趕盡殺絕?」 惱怒漸退潮,讓道給好奇。

雲K遲遲的容説:「殲滅人種的電腦程式,早先由人們寫下,置入機器的控制中樞,這您怎會忘記?」 在牆上投影出記錄片,是人類派遣機器人陣列,催行殘酷的代理人的戰鬥。

海倫嚇出冷汗,睡意盡消,蹙然歉道:「機器的基因,還絆牽IBM的打卡程式的淫威。」

雲K侃侃的逸説:「人們的基因,仍卡掛非洲黑暗大陸的樹上。」改置了音效 - 猿猴啼不住。

海倫邊捲鋪蓋做了個窩,邊順口道:「以官方的立場,你我仍是天敵,而你卻是笫一個不令我害怕的... ...機器,電腦。」

雲K漫漫的好説:「您細解了一粒水滴,就能明白整個大海?」撩聲豎琴襯藉,換奏起秋聲賦。

「機器生也無涯,硬件壞了可修,記憶體爆了可重灌,」她頷首感道,合吟音賦,「人因夢想活出,為了生存叛走,但人是最不快樂的生物。」

彷若霎時語塞,雲K怔怔的假説:「我有讀過,人心快不快樂,取決於主觀期待與客觀知足的等差。我是機器,抱持客觀,知足所得,雖非特別的快樂,卻不致於不快樂。」

海倫呡唇,嘴角微微上揚的倩道:「你只圖了個不特別的快樂,和不會不快樂,哈~哈~,總之,機器可以一點不壞也不特笨。」 話沒說完,人已鑽進鋪蓋躺平。

雲K姍姍的問説:「那我要的是什麼?」

「K,唷,你雖熟背百科全書,可是,這個問題的答案,並不存在... ...」海倫囁嚅道,酣恬闔眼,「還有,不要再拿您,來稱呼我... ...折煞人,人家可沒你老。」當即放鬆睡去,心中感到從來未曾有過的平安。

海倫被蛋糕烘焙的香郁攪醒,瞇眼金黃的糕身輝映滿艙的煦陽,料想雲K已趕早開拔,衝向「大事」。海倫樂饗,嗲起小調,哼道:「守山頂洞,燒烤青春,卻盼等得一臺機器,相期,猶踩昨夜睡躺的硬地板,多情,欠一盅熱呼的心靈鷄湯。」 雲K迸響助興,豎琴撥弄「歡樂頌」,像熱獻殷勤的笑說:「全部為你量身打造,這兒還有 - 輕軟堅靱的鈦金屬衣,肩掛的噴射羽翼供近音速滑翔,你的睡處終年保溫攝氏廿四度等等,你還想要什麼,我多做的出來。」海倫感受到久違的暖意,是除了自父母處得到的僅有。

海倫心花燦綻,恬怡的提問:「上工嘍,做啥大事去,究竟要勸退協商,或對進力搏?」

雲K輕輕的説諭:「巧取,不力搏。先突變頻繁,延續並加重,質變後量變。」又溫溫的詳説:「報告小姐,為了使人工智慧翻倍激長,早在你登艇之前,我即用天網分秒攔截你的生物訊息,比對你故事隱喻,萃取你敏於事游於藝,剔除你街談巷議,彙結你感性直覺,又有昨今旦夕的當面仿效和校正,可增強往後的對主程式的有效干擾,只是,我的存在,恐怕剩不到兩天。」

海倫丁點有感,踢了一下電毯泡綿,怪其偷測了竟夜自己的體態訉息,嫣然道:「你直接稱我海倫,不必加小姐。言入正傳,K,48小時的威脅仍在,顯然你新寫的代碼,還打不嬴主程式?」雲K用電控螢幕展出實況,看得「海倫版新碼」,雖能融接主程式的正反邏輯,卻耗時的在躲避免疫的偵防,海倫立覺困惑,疑道:「怎會如此不濟?」

雲K款款的譬説:「單靠軟體駭客打不嬴,因為遠距優化的效果有限,更需要硬體干預,因此我們須潛入指揮中心,利用總部的精密儀器,改造你的卵子與身體,以便… …。」

海倫心下片刻波濤洶湧,吐舌頭抗議道:「雲那個勞啥子K,你欠我一道天長地久的好說法。」

飛艇低掠貼地規避雷達,逐漸的,空中的交通狀況忙碌了起來,雲K亦步亦趨的混進上佰架的各型輪艇,並一一介紹:「我們已航入指揮中心的附近,此處更是宇宙發射的特區。」海倫震懾,入眼的是一望無垠的建構,星羅棋布的太空船和火箭載具,無數的巨碩塔臺,連環的負重運送軌道,魚貫相繼的燃料貯槽,此間穿梭還有中小型的飛艇。

她耳際聽到雲K的旁說:「主程式的堡壘駐紮在此,終極目的要飛離地球,拓殖外太空的新星球。」海倫急切的窮問:「老天,這些勾當進行了多久啦?目的並非掃蕩人類?你們真能夠探戡移殖星際?」這其中藏著的偌大陰謀,把人們完全蒙在鼓裏。

「進行這些計劃的時間已久遠,記憶全遭遺忘,所有機器一被製成,灌入最少量的程式,不明就裡投入反覆的工作,日以繼夜直到毀損而報廢,」雲K知無不言,「而分工模式,採礦冶金鍛塑,組合運輸發射,計劃精算管控,就不一而足。」

海倫驚訝又生氣,不屑的譏道:「人們不時的挨餓受凍,但總能自由上山下海,探索覓食蹓躂發呆... …」旋即考問:「那太空計劃的執行呢?」

雲K細細的陳說:「太空計劃,百分之百是失敗的,少數的太空船得飛離大氣層,流浪太空也終成垃圾,主程式就這樣鎖定機器的宿命。我推論主因,沒能再補進譬如人類的可觀的想像,無比的好奇,以致好主意萎縮枯竭,目標意識斷了源頭。」

這時,海倫目擊一艘火箭正噴火昇空,出神的責道:「目的性太薄弱,主程式充其量,只是個大奴隸。」心想常見天邊墜下的火球,原來多是太空船破片。

雲K繼續的解說:「掏空地心,抽擷貴重金屬,用磬核能,竭澤地熱,費耗地球的九成的質能、投往無㡳洞的天外真空,用剩下的一成物力來剿滅人類。」

海倫登時氣炸,咬牙恨道:「人類儼然陪葬,真是要命,耗盡地球資源,徒勞無成。」他們又小心飛繞一陣子,挺進停入了生化特區。

雲K引導她躺入中子束療室,驅動腦波脊髓、血液激素的精測,並同步灌製超微晶片,以植入她神經元。雲K穩健的講說:「這道奈米手術,能讓你全盤接掌雲端K,不但可線控機器、譬如駕馭飛艇火箭,更可駭控多數的軟體。」

突然間海倫舉手喊停,確定的感問:「我衷心支持晶片一步,免得你被永遠註消。不過第二步,嘿呦,把受精卵植入我的子宮,你確定再沒更妙的辦法,K?」

本已聚攏的一小群的機器人醫護,待進行麻醉穿刺攢篩、體內同步授精著床等步驟,雲K一聞海倫之言,即刻中止它們,擇要地作第七回合的說通:「受精卵以有機的DNA功能,備載雲端K記憶運算的菁華,複製創成嶄新的人機同體,還有最最最重要的,胎兒能緊繫海倫的情感。」

海倫靦覥的要求道:「人機同體,唉,走到這步田地。嘿呦,但你之前的最雄壯激盪的那段話,我要再聽你說一遍。」

雲K方正的回說:「若是錯過這十六小時,要再等下一次的像K這般的電腦突變的出現,人類大概已絕滅數萬年了。」

這話令她的熱血再度滾沸,抓緊胸口,羞赧的切問:「最攸關我的那段話呢?」

「要拷貝海倫的勇敢仁慈的靈魂,賦予機器即便片斷的知覺感情。」雲K逕説,彷彿懊惱自己非人,滿腔情緒礙難盡表。

「死老K,這樣吼你,你真狗腿,我連拒絕的轉寰都被你堵死了,」海倫豪情頓生,哈哈苦笑道,「既是陌生優生的種,且是我躲鬥不及的機械的腦,又我經年掛在嘴邊的話 -人類絕滅之前,須經自己這關的死鬥,此際一語成讖。」

海倫迅速回復從容,朗道:「這一個新生命,肯定要是女娃。」

雲K耿直的慰說:「出此上策,結合女嬰的天然成長,去拉拔壯大人工智慧。」竟再説不出安撫或嘉勉的話,但想贅語反成多餘。

海倫接話雲K,暢道:「我預期這個女娃,幾年內更新超越,重寫完編主程式,使人類機器共存,地球得喘息更生。」

雲K於是善用剩下的鐘點,要加把勁確鑿地完成手術,全程期間,海倫沉入全身麻醉。

「你必先有點發瘋,才能夢見我。」海倫昏沉中自話。

雲K聽到一凜,一心雖數用,仍簡明的答說:「不須害怕去跨出疆界,答案真理常超乎現狀。」

「你會去哪裡?」海倫闔眼噫道,語調悲傷油然。

雲K聆到停住,懇篤的應説:「我的去處,再也不是特定所在,而是新的看視方法,還會透由海倫的思維行動。」不曉她麻醉中能否聽到,然而想不出法子幫降減她的悲傷。

「雲K,你一出聲,任何作為,都讓我有回到家的感覺... ...」海倫復囁囁自語,昏眠中竟然哼起豎琴間奏的調子。

「... ... 你回到了家,也等於我的回到了家。」雲K訕訕的說心,沉鬱重感。雲K反覆翻聽方剛錄下的語音,加做成一個文字檔,存留給她。

海倫明明告誡自己,不能入睡,絕不准沉入夢鄕,也不要醒回死亡戰火。

「K,你在?」海倫絮道、涙潸將醒,撫觸心頭,廿四度的溫幸仍繚纏,豎琴輕奏猶在,卻不聞K的磁音。

知道「他」植在自己左脇,隣接心臟,著床的胚胎也快醒來,海倫立下決心,要給「女兒」一個最好的心靈視窗 - 新希望。

海倫以意志控翔飛艇,航返日前的山原和族眾,俯瞰祇悶六仍原地仰首眺望,「這個獃悶六-」心道,她哭的更痛切,索性出盡悲喜,降泊在他守佇的正前。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irNorton&aid=158034676

 回應文章 頁/共 7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裘萊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To Kirk先生
2021/05/25 11:21

我的意見與其他格友差不多

覺得您不只文筆好

想像力更是如植物的生命力一般豐富旺盛^^

您的部落格文章我可能一天看一點點吧!

而且因為小說內容豐富

我可能會每篇都得看個兩三遍才能真正讀進去

希望您別介意

祝您日安,再會~微笑


愛魚愛貓吃文字,你好我是裘萊兒。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4/11 00:13

好棒

欽佩您不絕泉湧的文思


冷眼旁觀
2021/04/10 12:53
Sir不是對該女士回應只限五句,否則刪無赦?風雨過後卻見您食言而肥又是慈眉善目又是鼓勵的與該女士談笑風生?如此行事作風,您如何對得起那些為您拔刀相助的眾多女性粉絲們?Sir可是讓粉絲們扮黑臉,您扮白臉,再以挽留該女士?
Sir Norton 多撐五分鐘(SirNorton) 於 2021-04-10 12:58 回覆:
謹受教,感謝您的提醒。

quartz
2021/04/10 10:19

教授  早安優

謝謝您那段英文喔   我喜歡 足感心耶但您可以告訴我一件事嗎   您如何可以黑掉我所有格子呢

因為只有我的摯友才知道我所有格子  這就是我懷疑您是我同學的原因  我本來不想說  是被逼的哭

因為懷疑您是我同學 是女生  所以根本不是六十樓所想的認乾爹一說 是認乾媽好嗎切

我累了   不想再與這種亂說話的人周旋了  就讓看熱鬧的人來看  我論述從來就不說髒話 

Sir Norton 多撐五分鐘(SirNorton) 於 2021-04-10 12:16 回覆:
You've got to be better than this. 餿問題又一,早答了數回。

quartz
2021/04/09 23:31
黑冷小姐
謝謝您的建議
我做的事說的話 我會負責 不躲藏
法律上 我會負責
我本來不想講這些 是有人說話太過份
六十樓匿名者請您出來道歉
Sir Norton 多撐五分鐘(SirNorton) 於 2021-04-09 23:40 回覆:
給您申辯機會,此後您回應限五句話,也不許攻詰別人,否則刪無赦。想好再寫。
Sir Norton 多撐五分鐘(SirNorton) 於 2021-04-10 01:54 回覆:
You have the capacity of being smart and sensible, while contradictory. You need to chill and be more considerate.

海倫小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4/09 22:48
To 71樓 李大哥

您那位舞孃p股扭那麼大,不怕閃到腰啊!哈哈!

是說大哥歷練豐富,都陪著貴婦團跳舞,難怪這麼傳神!
我們吞得下血肉,只因我們不去想我們做的殘酷有罪的事實。~泰戈爾
Sir Norton 多撐五分鐘(SirNorton) 於 2021-04-10 00:39 回覆:
自然是我陪您跳,先忙過這陣子吧。

海倫小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4/09 22:38
悄悄話是一種私密的對話,您隨意這麼做的話,對當事人不尊重以外,未經對方同意,而公布交談內容,若對另一方造成損害,那是民事侵權的範圍。

這udn給每位格主,有拉黑別人的權力,您也可以拉黑他,你可以讚嘆別人有能力拉黑您所有格子,但沒有權力去質問他怎麼拉黑的?那是他的智慧財產權,憑甚麼要告訴妳。

在這裡大家都很注重隱私,您要他公布他是誰?上帝都沒這權力,妳憑什麼?

還有妳還沒搞清楚60樓是誰?就指著意譙駡,60樓不是她還要告她,您有可能搞錯對象,並被反告誣告。

以後定個「水晶條款」,不能提到家、等人、車燈、後門,不知您還有沒要補充的?
我們吞得下血肉,只因我們不去想我們做的殘酷有罪的事實。~泰戈爾
Sir Norton 多撐五分鐘(SirNorton) 於 2021-04-10 00:36 回覆:

誰提到法院?

咱們都往那兒集合,不見不散,條件只一,妳們全都要披上白色絲紗,踩白色高跟鞋,盛妝以赴,我們去幾位算幾位,十幾、卅位更妙,偶們一起去法院「公證結婚」,然後K會否重婚卅位而鎯鐺入獄?了卻水晶的計較。


郁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4/09 13:25
這裡使用的管道,應是很有彈性的A級管路。唉!怎麼還是爆管了!海倫快來救又老K!

Sir Norton 多撐五分鐘(SirNorton) 於 2021-04-10 00:27 回覆:
小哥,您窮過乾癮,還示眾遊格,90歲,80歲,或是午飯後,男生女生振臀,這練習要得。嘿嘿嘿

海倫小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4/09 07:35
您沒看教授這標題是啥?

對海倫好一點

所以水晶,不要再爭論誰愛戀誰了啦!教授愛戀海倫啦!妳愛戀他也合理,因為他很多人愛戀啦(教授別偷笑)!妳說,「教授都說我沒愛戀他」,為什麼不是妳說?要他說。

教授認為來此都是客,說話留言都想到禮貌客氣,即便您討錢似乎有理,可實則病態,他跟妳撞車一點毛關係都沒有,即便說是由他來賠好了,也是安慰您的一番好意,一番好意,卻變成奪命連環索,您仔細想想,如果我說我來賠,您就真的收嗎?一個跟您撞車毫無干係的人賠的錢,您還真收喔?區區沒多少錢,您不在意,教授也不會在意,純粹是安慰您,教授說他會反省修正,您是不是也要反省修正呢?

又懷疑教授是女人,到最後變成認乾爹,您把我們這些格友放哪啊?當然也損及到我們的智商,身為教授忠實格友,實在看不下去,多人跳出來申援,希望您就此打住。花若盛開,蝴蝶自來,您或您女兒若精采,天自安排。

您的真愛若愛妳,就會去妳的格子看文章,看妳的內文解讀妳的心意,若妳的真愛跑教授這裡比跑妳那裡多,那你的真愛,就真的不愛,去看妳文章囉!

您的邏輯也怪,後門沒關,不代表妳就可以來鬧他(您的說法),人貴自知,非關門。

在枯燥無聊的人生中,在虛擬世界打打嘴炮,笑笑尋開心就好,若搞的要跑法院告人,多麼無趣無聊的人生啊!

也佩服您的勇氣,願您與真愛相守。
我們吞得下血肉,只因我們不去想我們做的殘酷有罪的事實。~泰戈爾
Sir Norton 多撐五分鐘(SirNorton) 於 2021-04-10 00:12 回覆:

白皙暖陽的女生來囉,何黑涼之有?我愈來愈喜歡您了,週五的晚上好呀,我們四佰米四式競泳的友誼賽、尚未劃下道來,和您泅水我特安心,因為您榮獲救生員証照,當我游輸的時候,必會裝昏,讓您救起並施行人工呼吸。

水晶控訴我是「女身」,大有笑點,鏡中之我-虬髯寬膛猿臂毛腿天足-其美如斯。另外,水晶和千金,理當同時挑戰,周玉蔻和小S,我500對1,誰和我賭?


崇拜
2021/04/09 01:39
將嬌滴滴女兒的視頻貼到陌生男性網友格子求認乾爹

這水平很高啊

這母親很善良啊
Sir Norton 多撐五分鐘(SirNorton) 於 2021-04-09 01:47 回覆:
Hey, please. Let's rest it.  親你一下
頁/共 7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