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如果你養兒就是為了防老,那就別說母愛有多偉大了。
2023/12/14 09:17:47瀏覽24|回應0|推薦0

中國資深名演員王志文2006年的一部商劇「天道」,有一場戲是這樣。

父親病重,病危。

王志文:「那我怎麼做才能讓我父親死?」

醫生:「中國沒有安樂死的立法。這裡是醫院,只要病人沒有死亡,只要病人的帳上還有錢,醫院就要繼續治療。」

王志文回到家族後。大哥說:「咱們開個會,看看咱爸這事怎辦?這錢該怎攤?」

王志文起身準備離開。「如果是攤錢的事,我就不參加了。」

大哥生氣的說:「你憑啥不參加。」

王志文說:「我只知道他是我的爹,他還是誰的爹,我不知道。大哥現在說的是攤錢的事。如果我知道咱爹不僅是我爹,也是你們的爹,那就一定會想到分攤責任。否則心裡就會不平衡。我和大哥都在外面,如果秋紅(小妹)在給父親端茶倒水的時候也這麼想,他也是你們的爹,那這碗水就端不下去了。」

老母親一旁哭著。王志文繼續說:「結果就是咱爹喝不上水。」

「秋紅照顧父母,將來遺產都是他的。」大哥看著秋紅說。秋紅不知所措。

「那沒有遺產的父母就該扔在牆上。」王志文嚴肅的說。「講責任本來就已經錯了,說孝順再加個美德就更錯了。那應該是血緣關係的本來本該如此。孝順到底是個甚麼東西?是美德?是非得把所有的乾淨地都弄髒了才踏實的東西。沒錢的子女多了,辦到哪裡是哪裡,盡心盡力是標準,辦到甚麼程度不是標準。爸在病危階段,先搶救生命。如果過了病危階段,確認是植物人了,那就停止繳費,我就把氧氣管拔了。」

大哥生氣了。「這個家輪不到你說話,我們不能讓別人說我們做兒女的不孝順,不能讓人家背後戳脊梁骨」。

老母親哭了。

「如果我孝順的口碑是以我父親的痛苦和尊嚴為條件的話,我就真不知道我是個什麼東西。」王志文看著老母親。

「那可是你爸啊!」老母親難過的說。「拔管子這種絕情的話你也說得出口。養兒防老,他就落那麼個下場。」

「媽。」王志文繼續說,「如果你養兒就是為了防老,那就別說母愛有多偉大了。你養來養去還是為了自己,那是交換。等不等價,還兩說著。碰到我這麼個不孝順的,您就算是賠了。」

不久,父親病逝。葬禮後,小妹與王志文單獨談話。小妹說:「還是老漢心疼你喔,怕你落個不孝子的名聲就自己先走了。我覺得你不該那樣子說媽,養兒防老不都是這樣子過來的嗎?

「養兒防老,那父母就是你天然的債權人。」王志文不疾不徐地說。「而且這種感情比山高比海深,你永遠想的就是還債報恩。所以,這種文化就讓每個人都直不起腰來。」

「如果我們已經砸鍋賣鐵,再也借不來錢了,但是還差一萬塊錢就能救活爸,那你說咱該怎麼辦?

王志文沉默一會兒後說:「那他就死。」

小妹最後說:「哥,你還是一個人過吧!」


我說,我就是這樣原生家庭養大的,父母每天就是養兒防老,道德約束,深怕自己老了,將來無所依。

我們家三兄弟,現在沒有父母身後遺產問題,因為這是他們的籌碼。大哥書讀得多,洋化,早已離家。父親曾經的病危通知,也不曾回來。小弟在異鄉,需要幫手時也無法及時。

母親是個控制狂魔,道德綁架老手。而受傷的永遠就只有希望可以給他們養老送終的二兒子。父母對老二,沒有雪中送炭,更多的是天天畫那錦上添花的大餅。

我早已為人父母,對子女的教育,洋化,養育他們成人,希望他們高飛。希望他們不回頭,往前走。上一輩的封建,就到我們這代吧!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yan1785&aid=180157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