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開明專政與家主政治
2017/12/06 14:07:16瀏覽225|回應0|推薦0

開明專政與家主政治

陳前輩惠鑒!

謝謝指教!

06.12.17

在政治方面,您非專業,在元禧眼中,只能說是半瓶水,書未讀通,所以歪理一堆!元禧這樣無禮說您,全是就事論事,因為學問無所謂長幼,請您海涵!

亞健康是西醫無能,以其有限之知識,無法了解複雜之人體,自然檢查不出病痛,因為西醫只知有線血管與光纖神經,卻不懂無線電經絡,不知通則不痛,痛則不通,您如果給黃老師望診,她能一眼看出經絡氣血是否通暢,當然能夠馬上告知您問題所在,元禧只帶您去見識過一次,您尚需要多了解!

器官雖然慢慢老化,但是只要經絡氣血暢通,仍然可以舒舒服服地活,您沒看見一堆耆老,都活得很好,幾乎無啥病痛,所以不能治病的無能西醫說的病因,如果能信,屎都可以吃!突然倒地瘁死,一定有原因,只是我們有時沒有權力,沒有資訊,所以無從了解,但是任何事情,都必事出有因;至於成為世上最大屠夫殺人魔,則必也有原因,目前了解,除了陰謀與厭世外,精神病藥物常是問題根源,您只要網上搜尋,自然知道,否則改天寄給您資訊!

「人類又異常異常的渺小,懂的事務又太少太少,宇宙又浩瀚浩瀚不可度測……」這都沒錯,所以我們當然主要是針對目前已經知道的事情,去做辯論,否則依造您的邏輯,那我們何必在此廢話,啥都不必談!因為您我都不知道!那有何必要在此發神經,這才是真正的精神病!

甚且,我們不是在談浩瀚,且多數未知之宇宙,我們只是在談目前地球上的政治,人類已經生存了數百萬年,很多事情的研究已經知識充塞,足夠我們去學習與判斷,甚至去創見,這就是元禧家主政治的來源!我們當然就只能在既有的基礎上去明辨是非,人類也就是以此精神,一步一步的去發展,然後再推翻往日的不是,去慢慢進步,不是嗎?要是照您的說法,「談不上誰對誰錯的問題」,哪您我有必要在此浪費時間嗎?

民調不準確是有人做鬼,或是統計方法上需要更進一步,或找出更多的變因,自然就會愈來愈準;川普之所以讓多數媒體跌破眼鏡,原因也非常簡單,因為媒體本來就有立場,有偏見,甚至常常與當權派或財團掛鉤,元禧從事政治這些年來,對此深刻體會,因為既得利益者,不會送大砲給敵手,讓他們來消滅自己!最近朋友告知,川普就是根據大數據瞭解到,因為主流社會對思考較為正確的極右派有偏見,致使川普的支持者,多不願意讓人知曉,以免遭受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多是暗地表態,川普才敢更進一步的去說些建制派不喜歡,但是總有非常多人暗地支持的言論!

元禧對此深有同感,因為元禧所言,常常非是已經走向滅亡的當前主流派所喜,所以如果到主流派的臉書地盤,幾乎少人按讚,可是如果要辯論,卻幾乎找不到敵手,就是同樣原因!因此元禧深刻了解到,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絕世英雄氣概,因為終有一天,真理自會戰勝邪惡,所以川普能夠選上總統,只是他在美帝那裡是明光,但是他知道問題,卻不知病因,是故相對於中國,相對於元禧,在政治方面,那又差了一截,倒底任何事情都是相對的!

「大凡成大功立大業的成功人士,都有不凡的心態和看法,在別人心灰意冷,不看好,準備放棄的時候,他們卻看到了成功的希望,並且更加不斷的努力,朝目標前進,終於獲得最後的成功。」這句話基本上正確,所以毛賊是有他革命打天下的一套,尤其在抵禦外侮克敵制勝上;問題在此廝卻是治國的敗類,尤其是其流氓心態,卑鄙齷齪,面目可憎,缺乏愛心,法家恐佈治國,視人民如草介,讓七八千萬自家同胞命喪黃泉,死不瞑目!

妄說世界上一半的人有精神病,那您自己與家人就有一半之機會,是瘋子;要了解,任何社會之變異,只要有幾趴,就已經問題極為嚴重了,不要說是一半了!真正可能讓大家噤聲的是,類同毛賊在延安對各地來延安的社青搞的恐怖整風運動,以及之後的許多運動,讓幾乎所有人都不敢說真話,這種情況不是大多數人有精神病,反而是大家都很正常,都怕死,所以都想自保!耳東水扁時代之自殺,與家主政治有啥關係?那時有實施家主嗎?社會經濟出問題造成之自殺,與精神病吃西藥之自殺與殺人不同,那也不是因為精神病造成,您寫文章,怎麼可以隨意攪和,這樣如何可能找到社會問題的根源!

元禧已經說過,威權政治甚或開明專政,當然一時會讓社會進步發展,但是民主的主要目的是解決政權轉換的問題,希望以數人頭的方式,取代中國自古皇權與中共獨裁專政的砍人頭悲劇,所以蔣公介石抗戰有功,我們景仰,但是在臺灣的六連任戀棧世襲與白色恐怖,雖不能說不是情有可原,但仍對他的聲名造成一定之影響,這亦是民進黨對他的最嚴重批評之一,不能說沒有道理!

任何事情都是相對的,一個人也不一定一輩子都正確,就像是希特勒,他消除失業復甦經濟有功,但是發動二戰,屠殺猶太人,的確為他換來臭名!但是我們就能因此肯定威權,鄙視民主嗎?甚且專政與民主本就是一體兩面,沒有絕對之好壞,應該是用在不同之場合與時間,就像是作戰前線,可以民主嗎?甚且民主之真正意義,主要在定期改選,任何人再偉大,都要定期接受選民之考驗,而執政當時,當然就是議會專政,基本上只要遵造程序,執政黨人頭多,自然必須以類同一黨專政的方式,實現自己對選民的承諾,哪裡可以像馬桶般,隨便向民進黨之無理議事杯葛投降!

因之專政當然不是完全不好,重點在我們依造歷史經驗知道,明君難求,所以如何平順地讓政權接班,不要造成國家震盪,目前除了元禧的家主政治,尚看不到一種更優於民主政治的方式,雖然大家都明明知道民主有缺點,但總比毫無言論自由,可以隨便驅逐低端人口的中共一黨專政要好!您或您的家人,今天如果是那群被驅趕的低端人口,或是七八千萬被殘殺的人民之一,您還會在此說這些風涼話嗎!

家主政治何時要逼迫家人一起自殺,您懂啥元禧的家主政治,您如果不懂某些學問,應該就閉嘴,否則就要去搞清楚,再來辯論,總比這樣胡言亂語要受人尊重吧!望文生義即知,家主與民主就是不同,家庭與公民更且有異,家主以家庭為國家之基本作主單位,而非西方之公民,因為多數人民,尤其是嬰幼青少女人等等,作主的能力不夠,才會選出耳東馬桶菜蟲這樣的垃圾出來,為何不讓家中最具智慧的成員出來,幫大家投票,代表大家去作主!這樣才更能夠選出真正優異的國家領導人,國家才有未來!因為家中成員的利益大致相同,甚且元禧設計之家庭投票,也不反對家中公民自行出來投票!只是這樣就較難處理家中兒童的投票權罷了!

民主程序當然重要,如有議員立委,類如邱議瑩不遵照會議程序作怪,當然就要譴責處罰之,中國目前如果這方面有問題,當然也要改善,您可以批評,但不適合為一點問題,就完全否定中國之較對岸為進步的民主,這總比中共十九大中,全無一人反對之會議程序強,試想天下會有多少事情,讓所有人都無不同意見的嗎?

本黨目前的確尚不成氣候,無財、無權、無兵,不過在中國也有其一定之地位,至少曾為第七大黨,所以為何不能貿然否定,甚且批評執政黨,對社會問題給予建議,本即在野黨之天職,元禧難道要對所有的事情都鄉愿的贊成,元禧如有機會執政,當然也有可能犯錯,這就是家主政治較一黨專政可貴的地方,除了彈劾、司法、不信任投票、解散國會等等制裁方式外,尚有定期改選,可以讓人家決定元禧是否能夠繼續執政,您支持的一黨專政,做得到嗎?您不去批評它,反來質疑主張家主政治的元禧,您是昏頭了嗎?

各國對物種之態度不一,中國目前的動物法律也有,對不同物種也有不同之作法,蟑螂老鼠螞蟻蜜蜂牛豬羊雞魚蝦等等,甚至不同的人,都有不同之對待方式,我們倒底對牠們一黨專政在哪裡?加上中國目前是兩黨分贓,也只比一黨專政強一點,五十步笑百步罷了,歐洲之多黨政治,才是真正值得學習的體制!

元禧從來就反對絕對平等,更反對所謂之物我平等,元禧有自己發明的低坡度階段平等說,認為與其講絕對平等,而根本就做不到,甚至常常兩重或三重甚至多重標準,不如乾脆就學習印度之種姓制度,先承認大家本來就不平等,但是在原有之階級中,一定不能再有不同標準,必須絕對平等,這種階級也必須多元用在各個身份與領域,例如,身份在賤民階級的年輕健康女人,在車船上就有不同之消費待遇層次,那裡就再不能大小眼,必須完全公平,否則就是違法!但是又同時允許,在適時的情況審核後,給予適度之身份與階級流動,只要到了新階級,就依造那個階級的規則行事,這樣是否不再虛偽,而較為可能做到!我們更要朝拉近階級的差距努力,慢慢讓實質平等更有可能接近;元禧甚至認為,連資本主義,社會民主主義與共產主義,都當適用在不同之階級,倒底人類情況複雜,怎能均服從於一個標準的意識形態!

您的話充滿矛盾,「不用擔心政權、制度不能永久存在,反正這種不存在時,就會有另外一種的出現。」那您何有必要在此比較制度之優劣,甚且一再強調一黨專政之好處!您說:「這種事自有後人們自己去擔心,不用今人操心!」先不說我們當先天下之憂而憂,目前我們早就已經面臨這種抉擇,您自己非常清楚,此即中國兩黨分贓,中共一黨專政,歐日多黨政治,因此如何分析各種制度之優劣,以作為自家學習的對象,在各個學術機關與政治團體等等,大家都在研究,您老真是已經不知今夕何夕了,盡講些莫名其妙之渾話!

您說的民主制度缺點,好像在說中共的一黨專政,習王已經處理了一百五十多萬的中共貪腐分子,您的眼睛是哪裡模糊了,竟然看不到,反而將這種現象歸罪在民主國家中,請您告知到底是哪一個民主國家有您說的這種現象之普遍存在,而較之中共更嚴重?您之偏頗已經是難以讓人容忍!

民主政治即使再爛,都要定期改選,這樣就有修正之機會,沒有制度百分之百健全,重點在改善,一個一黨專政之獨裁政權,國家是黨掌控,黨爛國家必爛,別的黨無法插手,這樣的政權有可能完全無法轉變,除非革命,此時就常常要殺人,這樣有比民主之數人頭轉變政權,改變制度要好嗎?技不如人鬥爭輸掉就非去坐牢或送死嗎?您這麼想要看這些殘暴的行為嗎?如果今天發生在您家,薄熙來是您的兒子,您會高興嗎?所以請不要再說這些好像事不關己的風涼話!

獎懲分明與政權之專制或民主關係不大,兩種政權都有賞罰,也都各有優缺點,甚且專政常常更殘暴,因為欠缺制衡,民主政治或有討民歡喜之缺失,但是專制政體亦有眼睛只看主子的缺點,相較起來,還是民主較適合人家之需求,否則中共不會一大堆人流離失所,用腳投票,散居全世界,您又何時看過民主國家有類同中共這樣的遷徙潮?甚至一大堆民運份子有家歸不得!家國是大家的,為何參政權要受到限制,這有道理嗎!您如果那麼喜歡一黨專政,幹嘛躲在美帝民主土壤,卻去叫囂一黨專政之美,美帝沒有綁您!中共也歡迎您去給他專政!您為何不全家馬上都搬過去?非常奇怪!

民主政治是有問題,但那只需要慢慢修正,而元禧的家主政治,就是最好的典範,未來中國與世界之明燈!

晚輩說話直接,如有不敬,尚請前輩海涵!

元禧 謹敬

中華民國一〇六年十二月二日

https://www.facebook.com/MeiFengNorway/posts/10209225029177788

陳於民國一〇六年十二月二日寫道:

元禧世兄 平安

敬賜惠教!

不知您聼過「亞健康」這個詞否?它的意思是説在醫學上檢查不出人身體有任何毛病,一切科學檢查反應指標都正常,但卻實好像又有裏那不對勁,病人有時全身乏力,睡眠不好,飲食無味或異常,全身疼痛痠麻,耳鳴眼花,排洩無力不順暢,有時卻又精神亢奮,坐息顛倒,喜怒無常,延醫診治不見效果……

但是此類人能應付日常工作,人際關好像也不錯,看不出有任何問題 ,從表面看,好像是個正常人。家人、同事、朋友、同學、上司、下屬沒人發覺有何不對不妥,但有一天,突然倒地瘁死,或成為世上最大屠夫殺人魔,幹出驚天動地的大事也都說不定……

人類又異常異常的渺小,懂的事務又太少太少,宇宙又浩瀚浩瀚不可度測……

對宇宙,其實人類都在瞎子摸象,天底下沒有幾乎沒有人知其全貎。

我們都在做一個哲理上的推論,談不上誰對誰錯的問題…………您不是不信西方醫學對某些疾病的分析邏輯推論嗎?他們也是有對有錯。就像民調也不是百分之百凖確,就像二〇一六美總統大選,絶大數的媒體都跌破了眼鏡,包括空心小菜,不是嗎?……

信教的、不信教的,事實上都無法以今天科學凖則來斷論上帝、神是否存在或不存在,也許或許人類永遠都不能得到「確切」答案…,那「確切」又是什麼呢?科學證據就是真的「確切」嗎?顯然不是!在二〇一五年五月前,我們都以為魚類是冷血動物,顯然,以前的知識需要修正…表示科學存在不確定性……

你說我武斷推測:「不正常人超過一半多」[大約您是根據科學統計數字來說話(有否您自己以前的說法自相矛盾?),別忘了統計數字也僅祗是一種表象而已,也有錯的可能性,因為亞健康的人至今都沒有確切的數據……]

宇宙的可愛處,就在人類永遠測不準,算不定;所以説算命卜卦也有算不到測不準的時候;所以説:「千算萬算,不如老天一算!」

記的朝鮮戰爭嗎?當時中共內部有不少人都不看好,尤其是民盟份子,集體晉見勸阻老毛出兵朝鮮抗美援朝要三思,連戰神林彪都以身體有病理由推卻,試想當時放眼全世界有那個國家膽敢叫板以美國為首的朝聯合國(間接直接參戰至少廿一國)軍隊(不論人員、武器、訓練、裝備、素質、打國際大仗的經驗,在在都勝過土八路軍隊甚多甚多,結果僅打了一個平手,客觀上,路人皆知,是輸掉了!)?

大凡成大功立大功的成功人士,都有不凡的心態和看法,在別人心灰意冷,不看好,準備放棄的時候,他們卻看到了成功的希望,並且更加不斷的努力,朝目標前進,終於獲的最後的成功;阿里巴巴的馬雲就是如此說:「當大家都看好時,成功也輪不到您了!」

我說過:「超過一半多的人不正常,有精神病。」不是瞎說,早晚有事實證明,如今事實已很明顯,只是多數人看不到而已;可能尙是略為保守的估計,也許是大部分的人類都有;阿修伯,劉添財先生,臺灣歷史政治評論家,生前曾說過:「世界上每個人多多少少,精神都有點不正常!」

家主有精神病的多了去!您沒有看到槍殺全家的悲劇到處都有,三不五時,一再上演,阿扁時代,每年自殺的人數超過兩萬人次,有許多是因債臺高築,還不起高利貸,結果逼的全家燒炭自殺,死者中小孩僅祇有兩參歲的,真慘;反到在老蔣專制獨裁的時期,台灣人民枉死的很少,那時候,很少聼到人們自殺,全家主動的自殺根本沒有,什麼謀殺,強姦殺人,搶刧,殺人,鬪毆,高利貸等等案件都極少,沒有空氣污染,不擔心飲食含有來自日本核污染食物食品、餵食瘦肉精的豬隻,這樣的一黨專政有何不好?

家主政治中逼迫家中成員跟着主人自殺,這與專制獨裁有何本質的不同?民盡黨邱議瑩招委強力通過議案,完全不顧在野黨的反對,這不是一黨專政專制獨裁,是什麼?

閣下,如今貴為「 家主黨大總管 」,目前尚不成氣候,無財、無權、無兵,就已經對不同的看法意見者,持有冒然否定的作法,萬一不幸,那天閣下真成了氣候,統領天下,唯我獨尊的時候,誰敢保證?您不會比暴君還要暴君,偶語棄市,億萬人頭落地,荒淫無道掠奪竊取佔有,無所不用其極?

On Nov 30, 2017, chen wrote:

「文章自己的好,誰也不服誰」這句話也不是我發明的,有句俗話:「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既然是文章是自己的好,當然就是「誰也不服誰」(這句話是我加上去的,不錯。)

人類對其他物種不也是採取一黨專政,専制獨裁叢林法則,達爾文主義,適者生存說?總不能滿嘴嚼著鷄鴨魚肉,而滿口物我平等,仁義道德?

佛家不是有:成、住、壞、空的說法?宇宙中只要有存在,就會有不存在,宇宙中沒有永恆存在不變的事!沒有永遠存在的事,唯一的永遠存在就是「變」或是「不存在。」

所以不用擔心政權、制度不能永久存在,反正這種不存在時,就會有另外一種的出現。

反倒是中國古代周朝的封建制度存在了八佰多年,算是很長久的一種制度。

這種事自有後人們自己去擔心,不用今人操心!

簿娃子,技不如人,競技場上敗下陣來,沒啥好怨的,能夠進秦城,不落人頭,已經算是好的了;看看克魯西亞的軍頭,被國際法庭判處廿年,他不願老死獄中,公開在荷蘭國際法庭中公開喝毒藥自殺(懷疑是事先安排好的,否則毒藥怎麽運進來的?身旁沒有警衛?也沒帶手銬腳鐐?事情有點蹊蹺!)

當然,我也想到那些想搞民主的人,存心就是想吃喝玩樂大貪特貪,做壞了事也不用負責任,頂多一走了之,下臺鞠躬,仍然腰纏萬貫,照樣吃香喝辣過他的流亡寓公生活,倒霉的是治下人民,管她娘!不會人頭落地,怪不的,如今有那麼政客不管阿狗阿貓想來競選一下。

所以說,民主制度比不過專制度,民主制度擺明是來騙人唬人耍人鬧着玩賺大錢謀大利的,做壞了也不打緊,所以那些政客心理沒有羞恥心,沒有負擔,張口閉口寡廉鮮恥,整個社會就是在比誰的臉皮更厚心更黑,坑人騙人,無所不用其極,到處盜匪橫行,坑矇拐騙,貧富差距愈來愈懸殊,增中產階級的稅,去養窮人,卻對百分之一人口已經是最富有的超上層(佔有全國總財富九成的富人減稅)將更多中產階級逼向了無產階級。

您的「家主政治」,跟現在的民主似乎沒有不同,有權有錢又不用負責,難怪菜小英時時在演練如何在戰時跑路上航母。

看起來克魯西亞軍頭尚知道廉恥氣節,果然有其軍人的氣魄模樣,不算給其祖國丟人現眼!

https://www.nbcnews.com/…/war-crimes-suspect-slobodan-pralj…

您的論點:不能自理的人交給教會、慈善機構照顧?

看看這則消息就知不可行,因為沒有一個有力專制政府管理,反正做了壞事也沒關係,就算罰了也是很輕,結果壞人愈來愈多,因為付出的代價太小,而獲利很大,附合資本主義經商原則,社會笑貧不笑娼,結果只要有錢就可成為上等人,享受減稅的福利,結果中產階級愈來愈少,無產階級愈來愈多,貧富差距大,社會不穩定,結果改朝換代。

On Nov 28, 2017, at 21:02, 梅峰 <meifengnorway@gmail.com> wrote:

陳前輩惠鑒!

謝謝指教!

投票當然是問題,所以西方民主走向滅絕,但是一黨專政沒有問題嗎?

中國歷代專制政權,有哪一個可以存活,更不要說目前中共問題一堆,習近平十九大剛結束,馬上清除北京低端人口,您喜歡嗎?

人民較無法作主,所以元禧一直提倡家庭作主,一家之主總比公民判斷力強,可以幫女人小孩殘疾者代言!

我們有時也不需要一直有太強的君主,這樣社會至少不會不平順,不要庸弱無能殘虐暴躁的君主當權,就是萬幸!

「現今社會有超過一半的人都有精神病。」如果是這樣,您家有幾口人?是否至少有一位?這樣說話太過武斷,毫無根據!

即使是這樣,一家之主總不會是精神病吧!他來投票也不會有問題吧!

「文章自己的好,誰也不服誰」這句話是您說的,所以只有讓每個家庭來做選擇,才有可能讓往日殺人頭決定帝王的情形,改為數人頭,這就是家主的可貴,不會造成薄熙鈴鐺入獄這樣的情況,不是嗎?

開明專政當然很好,問題在歷史上就是無法保證這樣的政權會持續,一直維持強大,繼承人的接班,從來就是問題所在!

晚輩淺見,尚請指教!

敬祝 安祺

梅峯(元禧) 謹敬

From: chen
Date: November 28, 2017 at 14:19:22 EST
Subject: Re: 【健保免費連線 暨中華家國黨】 基本收入與共產主義

投票本身就是個大問題。投票選不出賢德人才。中國古代所謂“選賢與能”並非全民投票;是在上位當權者來推選拔擢各地方各種人才,安插在適合的位置上貢獻所長。

還有一個重要問題必須要考慮的:現今社會有超過一半的人都有精神病。

精神病的人就是一顆未爆彈,社會最大的隱憂,誰都不知他們何時爆炸?

碰上了精神病的,無論何種制度都無解無效……………………………………

有句話叫「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文章自己的好,誰也不服誰,要評定誰是第一實在很難。誰是武功第一?祇要上擂臺一試便知,絕無口舌爭論,乾淨俐落,沒有拖泥帶水,人人服氣。

世界如今業已有超過一半人口不常正,精神錯亂,再加上宗教、種族、文化、人種、學識、財富……因素種種差距,讓這個世界變的益形錯綜複雜難辦……

在歷史上「一語成讖」在所多有,例如:佛陀時代,二仟五佰多年前印度阿育王曾經設計過一面三隻雄獅面向三個方向旗幟的故事,一般有知識印度人都知道的典故:印度在獨立後分裂成了:印度、巴基斯坦、東孟迦共和國等三個國家。

三國演義陳壽的:「今天下三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沙俄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戰爭與和平相互交替,與上述分合之論有異曲同工之妙。

老共的制度如今是世上,僅有的,最好的制度,原因如下:

在擂臺上的勝利者,其技術能力不容懷疑,那些詬病者都是些寄人籬下落敗者,酸葡萄的心理作祟而已,…………

…………其成就有目共睹,無需爭辯,中華偉大復興靠的是他們……成功指日可待…………

On Nov 25, 2017, at 01:34, 梅峰 <meifengnorway@gmail.com> wrote:

基本收入與共產主義

梅元禧(中華家國黨 總管家)

元禧先前主張基本收入每個人都有份,到卻一定要交給一家之主的媽媽保管,這篇文章(基本收入:至於那些不負責任的人呢?)讓元禧想到要將家的概念擴大,此即大家庭,對這些遊民酗酒嗑藥殘障等等弱勢者,可以將他們的基本收入交給庇護所或教會等等慈善公益機關,讓機關大家庭來照顧他們,直到他們回家!他們的基本收入甚至應該是雙倍或三倍,這可讓他們以讓渡投票權的方式賦予之,因為他們甚至無法自理生活,要投票權何用!

元禧曾跟徐萍說,基本收入與共產主義有關係,因為曾經讓這麼多的人心嚮往之,甚至階級鬥爭殺人無數的共產主義本就有其優點,問題只是在其實施之範圍與方式罷了!元禧之前有個朋友,已經過世,姓陳,他就主張三趴共產,這是有道理的,對這些弱勢同胞,讓他們住進人民公社,同住同吃,共同生活,按需分配,這不就是共產社會!

資本主義社會同樣也只適合人類三趴的人,所以我們只應該對他們開放,給予他們一定之遊戲規則,並且以增加投票權的方式鼓勵他們,例如讓渡自己的基本收入,就增加一票,如果能再多捐一份甚至更多份出來,就再增加一或數票!一般人多只是在過日子,討生活,家庭安逸為重,尤其是女人,根本就不適合這樣激烈算計的社會,這是基本人性,西方個人主義講絕對平等,是當今最大的問題所在,已經完全證明要失敗!

元禧早就認為印度之種姓制度有其道理,能夠減少競爭,因爲階級流動本就太難,與其一輩子爭個頭破血流,而仍然常常落空失望,這樣還不如安分守己,敬業樂群,不要失去家庭溫暖!中國自古的科舉考試,有助於階級的流動與國家的強盛,但卻造成儒家社會中日韓等國考試過於激烈的競爭,以至於許多失敗者鬱鬱終生的悲劇,所以我們應當結合種性與科舉的優點,避免兩者缺點,創造一個理想幸福的新環境,因為時代總要繼續更進一步!

這就是元禧的低坡度階段平等,此即以種姓制度為根基,務必讓各階級在其原本之階級內儘量作到實質的平等,不能再讓,例如在原本的賤民階級中,還有不平等,就像是在頭等艙中,還有國王宰相的大小眼,然後以類如科舉職業或納稅消費多寡或是否讓渡基本收入等等的方式,允許階級之適度流動,只要到了新的階級,就按造該階級的權利義務行事,這樣既讓實質平等較可達到,也解決了激烈競爭的問題,國家能夠發展,家庭更能幸福!

種姓制度更要多元,此即在各個領域,類如職業、男女、宗教、種族與黨派等等,都可以依法設定,甚至類於政治、教育、運動、消費、監獄等等,都有其種姓制度存在,都分成不同的階級,給予不同之處遇,但容許依造在一定程序後的改變與流動,這事實上在今天社會上本即存在,如運動分級,車機船分消費等級,都是例子,只是大家不知其理論基礎。

這樣上層資本主義,中間社會民主主義,下層共產主義分別適用在不同之種姓階級家庭上,並且讓百家可以適度流動,自必解決往日意識形態胡亂適用不同階級的缺點。方法之一即為讓基本收入可以讓渡,也可以雙倍甚至三倍增加,不要老是想用西方個人主義的絕對平等概念發放,這樣不就能夠在有限的國家資源中,不必用不現實之直升機撒錢,就能讓真正需要的人獲得之,而鼓勵不需要的人讓渡之,大家各取所需,問題不就全然解決,瑞士公投如果這樣做,還會有四分之三的人反對嗎?

民國一〇六年十一月廿五日

https://www.facebook.com/MeiFengNorway/posts/10209183060288592

基本收入:至於那些不負責任的人呢?

民國一〇六年十一月廿日

原文/Tyler Prochazka

日前我詢問了美國企業研究院院長亞瑟.布魯克斯(Arthur Brooks),有關他對「基本收入保障」(Basic Income Guarantee / BIG)的想法。他不贊成這個構想,因為社會中有些人並不會善用這筆得來的金錢。

值得注意的是,布魯克斯是一位具有影響力的保守派人士,並提倡社會安全網的概念。基本收入保障(BIG)的簡單架構,便是其吸引保守派與自由派的原因,這些支持者也包含布魯克斯的同事查爾斯.穆雷(Charles Murray)。

許多美國人反對基本收入保障的普及化,因此現階段最重要的應是正視這個議題,選擇捍衛普及化的概念,或至少提出能夠調解這個議題的建議方案。

在基本收入保障的議題下,其中一個常見的反對原因即是認為有些人會領取這些收入,並退出勞動市場。

經濟學家艾德.多蘭(Ed Dolan)表示,事實顯示這往往和我們所想的大相徑庭。他以住在船上,一整年打零工的布魯斯為例。當布魯斯享有基本收入保障,他選擇投入較少時間工作,並將這些時間拿來彈吉他和賞鳥。

雖然像布魯斯這樣的人確實存在,多蘭提供可靠的研究證明其佔少之又少的比例。大多數的人在擁有基本收入保障後,會更加投入在工作上,而非更少;這是因為如果基本收入取代現行的福利權制(entitlement system)(註:政府對於各項福利設定一定的標準,達到標準方能有權力得到該項福利),人們會有更強烈的工作動機,因為當收入提高,大部分的福利會隨之減少。

然而,布魯斯的案例還不是最該感到擔心的。社會中仍有些長期處於貧窮的人民,他們不了解該如何開源節流,而將其所獲得的基本收入浪費在不良嗜好上,如嚴重的藥物或酒精成癮,或是因為精神疾病而影響決策能力。

從政治面或實務面檢視基本收入保障會發現,「不負責任使用」基本收入,可能會是無條件收入這種理念的一項挑戰。

政治面言之,無論好壞,家長式的觀念深植於美國選民心中。這也是為什麼一九九〇年代美國通過帶有工作要求的福利改革;也是為什麼食品券禁止購買酒精類飲料。

因此,基本收入保障的主要特色 — 簡單性,可能也是成為其政治面垮臺的原因。

另一方面,這個社會也應正視並協助那些所謂「不負責任」的人們。

美國賓州大學的研究顯示,被安置在庇護所的無業遊民之中,有八成五的人在兩年之後依然住在庇護所,且不太可能再跌入無家可歸的地步。事實上,這項研究表示,這類型的援助方式比其他管理無業遊民的措施,如急診照護和監獄,更節省成本。

這可能並不全然是協助不負責任的人,畢竟這是一個具體安置住所的援助案例。然而,這確實說明了即使無家可歸的人-這群社會上最脆弱的族群,也不會浪費這些援助,而最終又流浪於街頭。

美國的「十萬家庭行動」主要針對極有可能亡於街頭的無業遊民。這項行動也成功安置絕大多數無家可歸的人。從這當中所學到的一課,即是應透過社會工作者定期檢查,確保這些受助對象沒有偏離正軌。

這點是基本收入保障可以改進的地方。在許多權益的行政成本都能因為基本收入保障而省下,這個計畫的一小部分即可包含社會工作,提供給這些弱勢族群免費的檢查及援助。社會工作者可以協助個案銀行開戶、就業、取得醫療健保等服務。

在審核基本收入資格時所填的表格中,即可制定相關的問題,決定其是否能享有社會工作者定期檢查的服務。

在極端的案例下,當警察或社會工作者發現有人將基本收入保障的補助,花費在酗酒或毒品時,其是否還能繼續獲得基本收入保障可以視個案是否接受治療而定。這並不意味著每個基本收入的受領者都需經過像是隨機藥物測試這種失敗的政策。相反地,在某些情況下,基本收入保障對於有不良嗜好的人反而是種激勵因素,鼓勵其接受治療。

在其他情況下,對於因罹患重度心理疾病或其他因素,而無法透過基本收入保障以獲取如居住、食物等基本需求的人們而言,社會工作者應幫其找到照護者,並由這些照護者代為運用其基本收入保障所得之金額。這類型的情況應密切觀察金錢運用的情形,是否真的花費在這些受助對象上,並給予這些照護者一定額度的照護費。

無論如何,會完全浪費 BIG 的受領者大概微乎其微。即使沒有進一步修改基本收入保障的內容,以防止不負責任的行為產生,BIG 仍適合改善現狀。沒有一個旨在減少貧困的政府制度是完美的;但是,基本收入保障大概是最接近完美的。

譯者/Joey Wei 魏庭劭

校稿.編輯/Enzo Guo 郭子鴻

http://www.ubiasia.org/home/zh/blog/2017/11/20/766/

分享自戴芷儀與 Michael Wu 

種姓平等與科舉流動

梅元禧(中華家國黨 總管家)

謝謝學妹回應,不過學妹要了解,為何目前老公無法賺很大!

首先,就是很多優秀女人,受西方個人主義男女平權之影響,努力讀書,尋覓高層職位,佔了男人的工作,所以造成貧富不均,有些家庭夫妻都佔高位,類如馬桶,有些家庭,甚至夫妻都沒有工作!所以希特勒主要的婦女回家政策,在六年內讓德國六百萬失業者,降為卅萬人,讓德國克服一戰的衰頹與一九二九年的全球經濟大恐慌,強大到復興,甚至可以打二戰!

所以妳要了解事情因由,不是老公無法賺很多,而是工作被女人拿走,造成家庭經濟出問題,再就是社會因此消費投資不振,所以百業蕭條,這是惡性循環,以至於少子化,人口老化,青壯失業,經濟困頓!因此解決之道為何?很簡單,就是先讓婦女回家,問題自然慢慢解決!

解決老公賺不夠的問題也很簡單,就是我們要想辦法讓婦女都可以安心回家,也就是讓家庭開銷減少,老公賺的夠多。中華家國黨早即有解決的政策,此即「主婦津貼,健保免費;市地公有,教育免費」,因為健康、教育與住房是家庭最重的三樣開銷,再讓回家婦女亦有國家發的薪水,這樣不是皆大歡喜,大家都有工作,也都在工作,只是內外分工!

至於子女教育的問題,也有很多方式解決,除了階級、男女與業別等等之不同適性教育外,研究簡易學習方式,就是重要的一種,各位要知道愈好的學校,老師愈強,學得愈快,就是這個道理,學生教不好,是老師的問題,學生聽不懂,是老師自己也不懂。而元禧的漢字發明,就可讓學子只花往日三分之一的時間,即能輕易運用漢字;其他英數理化都一樣,只要高手教導,就能輕鬆學會,這就是消滅補習班最好的方式,豈不能讓家庭更減輕了負擔。

還有就是不要讓社會過於競爭,讓大家各安其業,只要貧富不要過於懸殊,大家都可以滿足的安份守己,有何必要爭得頭破血流,其實印度人口這麼多,理當競爭更激烈,可是為何能夠數千年來還算安穩,種性制度其實就是降低競爭的好方法,因爲階級流動本就太難,與其一輩子爭個頭破血流,而仍然常常落空失望,這樣還不如安分守己,敬業樂群,好好過日子,不要失去家庭溫暖!

社會本就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多數有錢有勢的帝王貴族資本家,多是世襲,因為他們有此家庭淵源,自然就佔了這個便宜,哪有啥太多狗屁興趣,先能安家持家最重要;家道中落,必定兄弟分家,妻離子散,還談啥世襲,這是很難改變的事情。中國自古的科舉考試,有助於階級的流動與國家的強盛,但卻造成儒家社會中日韓等國考試過於激烈的競爭,以至於許多失敗者鬱鬱終生的悲劇,所以我們應當結合種性與科舉的優點,避免兩者缺點,創造一個理想幸福的新環境,因為時代總要繼續更進一步!

這就是元禧的低坡度階段平等,此即以種姓制度為根基,務必讓各階級在其原本之階級內儘量作到實質的平等,不能再讓,例如原本的賤民階級中,還有不平等,就像是在頭等艙中,還有國王宰相的大小眼,然後以類如科舉職業或納稅消費多寡等等的方式,允許階級之適度流動,只要到了新的階級,就按造該階級的權利義務行事,這樣既讓實質平等較可達到,也解決了適度競爭的問題,國家能夠發展,家庭更能幸福!

種姓制度更要多元,此即在各個領域,類如職業、男女、宗教、種族與黨派等等,都可以依法設定,甚至類於政治、教育、運動、消費、監獄等等,都有其種姓制度存在,都分成不同的階級,給予不同之處遇,但容許依造在一定程序後的改變與流動,這事實上在今天社會上本即存在,如運動分級,車機船分消費等級,都是例子,只是大家不知其理論基礎。

這甚至完全不需要修憲,因為《中華民國憲法》第七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中的「在『法律』上」即代表是依造實質條件,在法律上做到實質平等,這才是真正的平等,因為絕對平等是完全的天方夜譚,男女絕對平權,是絕對的不可能!

社會的進化總是慢慢的來的,從一步一步的經驗學習而來,就像文一與林毅夫對工業發展國家進程的解釋,必須循序漸進,各階段可以快速,但無法越級;這就像數學,從算數、代數與級數,進而至微積分,元禧目前是推展到級數,爾後的超越就是各階段慢慢變小,斜率變低,甚至到達各階段趨近於零的無窮多階段的微積分,結論還是不可能絕對平等,只能降低貧富差距!

這些都是元禧慢慢領悟出的結論,雖早即提出,但也慢慢連想歸納分析,這次再因為學妹的提問,在此說的更為詳細之,要感謝妳的再度啟發,咱們誠正國小就是不一樣!

中華民國一〇六年八月廿七日

哈哈哈!!梅先生若老公賺很大!!老婆就能在家顧小孩了!!就無須雙薪!!有時候錢是萬能的!!沒有錢萬萬不能!!教育需要時間也須請老師!!只要有錢有閒!!小孩願意!!這些根本不是問題!!畢竟一種米養百種人!!!

憶緣(抱歉,後來得知是學弟)

https://www.facebook.com/MeiFengNorway/posts/10208658451333696

窮養兒富養女與家庭基本收入

梅元禧(中華家國黨 總管家)

由『李開復:在「全民基本收入」方面到底做錯了什麼?https://www.facebook.com/kaifulee/posts/1832319816795328』這篇文章,我們可以證明了,無條件基本收入之「無條件或全民」,是錯誤歸因下的失策,「基本收入」保障《中華民國憲法》第十五條的生存權正確,但是倒非是機器人搶了工作,因為自古生產自動化,都會幫助文明進步,增加更多新的職種,大家只要能夠接受更進一步教育與職訓,自然能夠轉換職業,更輕鬆的就業!

商人的腦筋多半只想賺錢,是很少會替社會大眾著想的,矽谷企業家們之所以未經專業之研究,就率爾支持「全民基本收入」,不過是要政府為他們的發展,此即未來即將有的大量或任意的裁員,甚或造成社會嚴重失業的前景找推託與靠山,讓他們可以不受到譴責,可以為所欲為,這其實反而讓他們的職工更加無保障!

因此大家要了解,青壯失業的真正原因,是佔人口一半的婦女勞參率大幅度增加所致,只有鼓勵媽媽回家,這樣才不會殺雞取卵,竭澤而漁,讓我們失去正常之下一代。甚且給女性機會成本極高之不適當就業教育,除了讓她們無效吸收外,只會讓她們延遲婚生年齡,讓婚嫁成家更為困難,反而讓真正需要受到職訓的青壯男人,在資源有限的教育大餅上,更加匱乏,造成全民皆輸!

所以元禧一直說,基本收入不能無條件,雖然應該每個人都有份,但是要發給每家每世代的成年未外役戶長——媽媽!三代同堂或同鄰可以算是兩家,但最好算是一家,此時公婆這兩份加權,金額至少要增加三分之一,使媳婦願意照顧公婆,這樣還需要托育或長照嗎!掌握家中經濟大權,自然就鼓勵媽媽回家相夫教子,因為女主內,家庭中當然應該媽媽是老大!

除非媽媽意外過世等等特殊狀況,需要父盡母職外,如果家中沒有女主人,或者成年男女獨居,要各自獨立領取,那麼金額至少要減掉三分之一,甚至減半,以鼓勵家國之基礎——家庭,能夠正常建立並發展。斷袖蕾絲或許可以考慮讓他們同居立案,甚或享有一些必要醫療或委任權利,但完全不能領取,因為他們不能自然傳承,老時是社會的嚴重負擔!

這樣對症下藥,會有啥偉大政策效果呢?幾乎現今在個人主義講男女平權,造成陰陽分工失調,所造成之社會所有問題,基本上多能大致解決,類如青壯失業,經濟蕭條,單親貧窮,托育長照,斷袖蕾絲,家庭解體,憂鬱失眠,毒品酗酒,青少胡來,少子老化,不孕晚生等等,等等!

至於單薪是否夠用,以讓媽媽專心回家,除家庭基本收入,及其附加乘數效果之開源外,則尚需節流,慢慢減輕家庭中之負擔。中華家國黨之政策即是:「市地公有,醫教免費」,這樣就能減輕家庭中最主要的住房、教育與醫療負擔,讓媽媽更願意逐步,在政策的鼓勵下回家。

希特勒非常成功,給予各家新娘八個月薪資之婚姻貸款,如能生育四個小孩,即可免還,我們也要學習,鼓勵大家成家,此時可以改成三位,這樣還會有少子化或人口老化的顧慮嗎?所以希特勒不但讓德國嚴重之六百萬失業人口幾乎滅絕,尚且一下子讓「阿道夫」的小孩多了不少,這項功德,對其屠殺之罪惡,多少補救了一些!

民國一〇六年十月廿九日

https://www.facebook.com/MeiFengNorway/posts/10209021734135539

( 時事評論社會萬象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iFeng&aid=109323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