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看蘭陵王[柳絮如雪般飛舞]
2013/09/11 21:19:36瀏覽10128|回應3|推薦28

(請先容我用崇拜的口氣說一句:蜷川實花拍的海報,真是她的特色又美又華麗呀~深吸氣~)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
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
見漁人,乃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還家,設酒、殺雞、作食。村中聞有此人,咸來問訊。自云:「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此人一一為具言所聞,皆嘆惋。餘人各復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數日,辭去。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處處志之。及郡下,詣太守,說如此。太守即遣人隨其往,尋向所志,遂迷,不復得路。
南陽劉子驥,高尚士也,聞之,欣然規往。未果,尋病終。後遂無問津者。
              ----桃花源記/陶淵明/晉。永初二年(西元421年)作

官網人物介紹-楊雪舞(林依晨 飾演)
  擁有預知能力的巫咸後人,與奶奶及族人隱居在如桃花源般的深林村落-白山村。奶奶是族人中唯一還有著祖先遺留的先知能力之人,為了避免禍端,奶奶刻意不讓雪舞學會這種特殊能力,即使知道雪舞就是命定傳承這能力的唯一人選,她還是固執地不肯傳授這種能力給雪舞。

  奶奶刻意要把雪舞當普通女孩一樣教養,但滿腦子鬼靈精怪的想法,一舉一動總讓同族的村人頭痛。雪舞意外捲入周齊兩國的戰亂,成為北周皇帝宇文邕及北齊戰將蘭陵王相爭的天女,甚至因此害得村落慘遭屠村,被迫一夜長大,與蘭陵王和宇文邕兩個未來王者,有了難以切斷的牽絆!
  儘管奶奶早已預言北朝未來命運,但雪舞終究還是因為無法割捨這份情緣,而決心改變奶奶預言的未來,用盡一切辦法,也要挽救蘭陵王和宇文邕兵戎廝殺的命運…

桃花源白山村,遺世獨立的仙境,蘭陵王劇以楊堅尋白山村開場,以楊堅接北周立隋朝收尾。一位杜撰出來的女子牽起北周北齊兩處,為隋朝的統一拉出前奏。 

因為沒看過原創故事小說,所以這篇寫楊雪舞的文是完全依照我自己看劇下來的觀點,未來看到原創的話,有想補充的就再補充吧~(不過我通常都是寫完就完了很少回頭改的)

一個擁有天女身分的女孩,沒有承襲族裡預知的能力,倒是對『發明、研究、探索』充滿好奇。我蠻喜歡這個安排的,對比出『相信命定』和『創造未來』兩個對生命的心態。奶奶在占卜中只看到蘭陵王早逝於兄弟之爭,卻也卜不出孫女最後的犧牲。而劇中楊雪舞,叛逆地不想照奶奶的安排,學習女紅再找個族裡的男子嫁了,玩一些男生玩意兒,也多次幫助她的男性友人們脫難,比一般女子都有勇氣和巧計,卻因為不姓鄭就拖拖拉拉閃避感情,還必須由皇太后的睿智給一個說法,讓她能用『鄭姓』與高長恭結褵,這又宿命論了。

所謂『天女』,除了提到巫咸族人有占卜預測能力,其他表現的章節都很薄弱。對於楊雪舞會用石頭過濾清水法、酒精消毒、硝石製炮、火樹銀花是煙火這些,都比較類似步步驚心裡張曉化身馬爾泰若曦,只是現代人回到過去使用一些現代人所知的科學技術,並沒有完全凸顯出天女『神奇的力量』。想想我小時候看到『萬能的天神,賜給我神奇的力量』那時有多大的感動和振奮阿~編劇之弱,無法烘托這隱世獨立出身的小女孩的特別,每次出招都讓我有『就這樣?』的失落感。但這也澄清了人類是平凡的,大多的怪力亂神是渲染出來的。

多角愛情是這劇的主軸,而楊雪舞就是貫穿這幾個男人愛情的軸心。她像老師一樣把失足少年韓曉冬拉回正途;像心理醫師般治療邊緣性人格宇文邕;與其說她是蘭陵王的妻,還不如說她是高長恭的革命伴侶,一起為理想國度奮鬥。
楊雪舞有天生的領導魅力和說服力,這種說服力另一個說法也可以說是條直的盧(條直是台語啦,認真又耿直的意思)。高長恭死腦筋是隻剛毅木訥的牛,但是遇到楊雪舞卻還要變出花樣來瞞她引導她;宇文邕是霸到不行堅持到底的狼,也可以因為楊雪舞以正義公理為立場不停地盧而軟化;其他更別說像段太師、宇文神舉或楊士深這些配角,都讓她的盧盧盧給轉變到支持她配合她。如果在現代,楊雪舞不但可以當老師或傳道人,更是一個超級業務的模範。

關於楊雪舞與蘭陵,有一位主修南北朝歷史的朋友提供了資料:

楊阿五(573年-604年),隋朝蘭陵公主,隋文帝楊堅五女,母親是獨孤皇后。先嫁給王奉孝,奉孝死後又改嫁給柳述。
公主姿色秀麗,儀容端莊,個性溫柔和順,而且喜好讀書,因此為隋文帝最疼愛的女兒。起初嫁給儀同王奉孝,但是奉孝早死,公主便在十八歲時又改嫁給河東柳述。公主的姊姊們嫁人後都因身份高貴而顯得驕傲,唯獨公主在夫家恪守婦道,侍奉公婆相當謹慎。公婆若生病,公主必定親自侍奉湯藥。文帝聽說此事,相當高興,柳述以因此得到文帝的寵信與禮遇。
起初公主新寡時,晉王楊廣想將公主嫁給蕭妃的弟弟蕭瑒,而文帝也答應了,後來卻又安排嫁給柳述,楊廣因此不悅。等到柳述得到文帝的任用後,楊廣更厭惡他了。後來文帝才剛過世,楊廣就立刻將柳述流放到龍川,並命令公主與他離婚,要她改嫁。公主以死自誓,不再朝見煬帝,並上表請求廢除她公主的封號,希望與柳述一同被流放。煬帝大怒曰:「天下是沒有男人了嗎?為何要和柳述一起被流放?」公主回答:「先皇將臣妾嫁到柳家,今天柳家有罪,臣妾應當隨從,不希望陛下枉法對臣妾開恩。」煬帝沒有答應她的請求。
公主最後幽憤而死,年僅三十二歲。臨死前上表:「昔共姜自誓,著美前詩;息媯不言,傳芳往誥。妾雖負罪,竊慕古人。既不得從夫,死乞葬於柳氏。」煬帝讀完後更加憤怒,對於公主之死竟然毫不哀傷,並下令把公主草草葬在洪瀆川,朝野都為公主的遭遇感到悲傷。(截自維基百科)

不知道編劇是不是看到這個史料才生出楊雪舞這個腳色,因為這位蘭陵公主的癡情和風骨,不貪榮華的格調,真像附身在楊雪舞這個腳色上(柳述柳樹?柳取音留,留在身邊,這個比喻也寫在高長恭與楊雪舞的對話裡)。德行如風,看似無痕,卻可傳世千古。
楊雪舞最後一場與鄭兒說的話,也該是給所有耽溺在愛情中不願意起身的人的忠告
『四爺最愛的是百姓,他無論投身沙場,還是行俠仗義,都是為了百姓。他寧可讓我痛苦思念,也不與我相認,還是為了百姓。但是你,卻與他為敵,一直傷害他最愛的百姓,當我來到這裡,我就贏你了,因為我是為了讓四爺能夠繼續愛百姓。你的愛如此自私,四爺他是永遠不會愛這樣的你的。』

最後也來說說林依晨吧。看到網路裏對楊雪舞這腳色比較負面的評論都是覺得林依晨的語氣和扮像不適合古裝(會嗎?比射鵰美阿),說起台詞怪腔怪調的。但我想,腳色介紹裡面已說明這個女孩不是在當代正常的環境下成長的,又酷愛讀書,個性也中性,所以選擇依晨我認為很適合。林依晨演戲的特點並不是她演誰就像誰,而是她演了誰,就很難再有人能超越她所演的,如惡作劇之吻袁湘琴,或我可能不會愛你程又青。如果過了十年蘭陵王重演,可能高長恭和鄭兒這兩者都還找得到適當的人重新演繹,但是宇文邕和楊雪舞就不太容易換掉現在留存的印象。

2003年,蔡岳勳執導/名揚四海

2011年,瞿友寧執導/我可能不會愛你

 

有一篇在FB上面流傳的文章是在支持像林依晨這樣用功的表演者的,我節錄一小段貼上:『前幾天在等捷運的時候,我聽到了一段讓我深感震驚的對話。一群衣著得當的女孩子,目測大概不超過25歲,對著林依晨的口紅宣傳照品頭論足:「我超討厭她的!」「對呀,我覺得她真的假到爆!」「要去唸書就趕快滾啊,唸政大了不起喔?」和我一樣狐疑嗎?林依晨應該算是臺灣形象非常良好的演員,得過許多獎項,沒有吸毒酒駕,感情生活低調不張揚(我不懂為什麼這在亞洲文化裡可以算是一種被讚揚的價值)。但為什麼,為什麼有人會這麼討厭她?前幾天偶然聽見的對話,讓我想到四個多月前的這篇報導:「我們真的討厭安海瑟薇嗎?」 ......點進來繼續閱讀』對於認真為自己奮鬥,並且帶給社會光明面的人,批評是杜絕不掉的,但是支持的力量絕對會比批評多又廣大。

 
( 休閒生活影視戲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Dreamer Alice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0/11 15:15
好喜歡看你的介紹的內容,讓我受益良多。
謝謝。
Dreamer Artist
EdithYang(EdithYang) 於 2013-10-11 22:11 回覆:

謝謝你阿愛麗絲
我不用功但是個好奇鬼
所以會去找資料,常常越找越多搞得自己很累~

喔~耶!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9/12 11:42

對於用心於工作

且形象正面的公眾人物

應該支持而給予掌聲

EdithYang(EdithYang) 於 2013-09-12 21:22 回覆:
這裡有蘭陵王劇集的連結喔
http://v.qq.com/cover/t/twt6ahdnsy0uqdd/s0012wq3ol1.html 
EdithYang(EdithYang) 於 2013-09-12 18:43 回覆:
那就看她的戲吧,這是最直接又最有力的支持方法

Kitti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9/12 09:28
由於我都沒有看這些劇集所以沒有辦法發表評論意見,可是第一張照片深深吸引我的注意力,右邊那男,手放的地方有點奇怪呀---------------尖叫
EdithYang(EdithYang) 於 2013-09-12 18:45 回覆:
他們因為湊不出時間同時拍照,所以人是key上去的,女生手有屈起來所以男生的手是放在她的袖子上啦
(我也知道很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