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看蘭陵王[面具之下的我們]
2013/09/24 11:29:08瀏覽4370|回應1|推薦21

前面寫了三篇蘭陵王停了很久,因為最後一篇是主角高長恭,國內出了九月政爭,照著本來鋪陳好的大綱寫下來可能會沾到馬王事件的口水,我對政治並不冷感,但是看過格友們應戰不同意見的狀況後,想想還是換種寫法好了。


其實這齣戲裡面,最沒什麼寫頭的就是高長恭先生了。剛正不阿的性格拖太長的忠臣好長官劇情可以當軍隊的宣導短片;跟女朋友談戀愛時講的還是國家大事,就類似男生被女生拖去看文藝片時只會注意音響效果好不好;還好他的老婆跟他個性超搭,連在家宴請親友聚餐的話題都還是皇上怎麼辦,活像公司尾牙後董事長對員工心戰喊話來年繼續努力,董娘也在旁邊說加油一樣。頗無趣的男人呀!但也是有他這種專一忠誠的心靈指標,才能只對一個女孩死心,這是千古以來的女性最想得到的感情歸屬了吧。


一個從小就被帶離母親身邊,只有一個臣子(段太師)能依靠的小孩,沒有憤世嫉俗,不會為了出身低下(母親連名字都沒被記載)而求榮華富貴,反而時時只想報國,只想輔佐堂弟,對部屬極好,仁慈寬厚,比他那些皇室兄弟的人格更高貴。除了因為貌美要戴上猙獰面具用以威嚇敵軍之外,這樣謙恭自省何嘗不是在汲汲危危的環境裡必須戴上的『面具』呢?
蘭陵王生平可參考北齊書:http://www.sidneyluo.net/a/a11/a11.htm

蘭陵王編劇不忍這麼老實的他笨笨地因為皇帝叫他死就直接喝毒酒死了,於是用了羅密歐茱麗葉的橋段,喝下的是假死藥,讓暗戀他的鄭兒密藏他到醒來,重生的他完全對高氏皇族切心了,所以再挪用羅賓漢的戲碼,成為蒙面義士解救苦難同胞。

官逼民反,只能說編劇也是很憂國憂民的(雖然這是大陸出品的戲,但是整個幕後團隊都是台灣製作人陳玉珊的春雷文創組成的,編劇組也是台灣土生土長的小孩喔),古時候是君要臣死臣無二話,有了民主觀念,就會加進很多自由意識的思考題,自由沒有尺度就會變成自高,上位者自高則貪婪,平民自高而起義,想爭取到的能力範圍不一定對共同環境有益處。


《北齊書》書載:「芒山之敗,長恭為中軍,率五百騎再入周軍,遂至金墉之下,被圍甚急,城上人弗識,長恭免冑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於是大捷。武士共歌謠之,為《蘭陵王入陣曲》是也。」
根據唐代崔令欽的《教坊記》記載,起源於北齊,盛行於唐代,又稱《代面》、《大面》。此舞是表現北齊蘭陵王高長恭作戰的勇猛英姿,為帶有簡單情節的男子獨舞。

這是2013年五月天的入陣曲,我個人覺得比較像是給F1賽車的加油歌,哈哈。

真正的入陣曲。以下是不知轉幾手的網路資料,對原作者致歉無法直接貼出本名:
『早在漢魏時期,日本文化已與中國文化先有接觸。隋唐時代中日交流達到頂峰,日本向中國陸續派出20多次遣唐使團,每次人數多者可達200至500人,其中的文化使者就將唐代的許多樂舞學了回去。
《蘭陵王入陣曲》在日本受到相當重視,舉凡民間各種比賽,宮中的重大慶典,甚至天皇即位都演奏此曲。當今的日本奈良,在正月15日年度古典舞表演時,仍以《蘭陵王入陣曲》的獨舞開場。日本《舞樂圖》中繪有《蘭陵王》舞姿,題記:「蘭陵王,唐朝準大曲,一人舞。」(下方為蘭陵王入陣曲雅樂, 點三角形可聽)

1992年9月,日本京都奈良大學由30多人組成的《蘭陵王入陣曲》雅樂團,去到位於河北省邯鄲市磁縣的北朝墓群,在蘭陵王墓前參拜,表達崇敬悼慰之意。他們身穿唐代宮庭樂師服飾,手持齊鼓、羯鼓、鉦、龍笛、篳篥、笙等中國古典樂器,以「坐部伎」形式坐於一側。
在滄涼而沉悶的龍笛聲中,戴著惡獸假面的「蘭陵王」手持短棒,從遠處威風沉穩地緩步走來,鼓、笛、笙、篳篥聲漸起,猶如千軍萬馬奔騰。蘭陵王以柔中見剛之姿,沉著地執短棒當劍,指揮十萬大軍衝鋒陷陣。鼓樂大作,驚天震地,呈現兩軍激戰之勢,爾後樂聲漸減,終至結束。
1400多年前中國古典樂舞《蘭陵王入陣曲》的雄渾、古樸、蒼勁之勢,就在蘭陵王墓之前,對著天地淋漓盡緻地展現出來。這份對於神傳文化的禮敬,堪可告慰蘭陵王在天之靈。』

這篇介紹了魏晉南北朝的面具: http://www2.nacta.edu.cn/site/syxq/index.phpindex.html?q=node/4

 
上圖是唐代傳到日本的面具,無法考證是否為高長恭作戰所用,但算是最接近蘭陵王的時代。蘭陵王劇中台詞:「戴上面具,就是逼我自己變成另一個人,藏起仁慈,變成為了保家衛國必須殺無赦的武將!」。我們誰不是這樣呢?帶上隱形的面具,面對不能吐真言的對象,不同的對象就有不同的面具,這些面具也因親疏遠近而有厚薄的差別。


蘭陵王之後一千多年,有一位瑞士的心理學家榮格,以『人格面具』解釋了這個人與人交際上的轉換。容格之後,台灣第一個業餘的實驗小劇場,取其義改變舞台劇結構,以實驗精神啟發觀眾的思考能力,連接傳統戲劇到現代劇場,創始成員開枝散葉,培植了台灣藝術的樹蔭,這是取高長恭面具之義為名的蘭陵劇坊

 
因應劇情設計了三種面具。
1/根據史實設計的木頭猙獰面具。2/為保護楊雪舞假扮北周禁衛軍的皮面具(那個有胸肌的鎧甲是客製化的嗎?)。3/死而復生後自己打的鐵面具。

對於面具我有極大的疑問,這種能見度到底可以殺多少敵,右後方有人超車會看得到嗎?
從為了遮掩美貌而戴的完全不像自己的面具,到最後是貼臉的面具,也顯示編劇在劇中讓高長恭慢慢地將隱藏的自己顯化,如果說第一個面具是「戴上面具,就是逼我自己變成另一個人,藏起仁慈』那最後照著臉型打出來的面具就等於是對外展現了他本我的樣子。 

北齊書只紀錄高長恭飲毒藥而死,夫人出家,直到1999年八月,在洛陽龍門石窟的考古學者發現了唐代以「蘭陵王孫高元簡」題名為祖宗祈福所塑的佛像群,才證實了高長恭有子嗣並存活到唐代以後,『死而復生』的劇情才能延展。無論是愛國的忠臣,或愛民的王公,用現代人的觀點來看,高長恭的人格崇高清亮,亂世中最希望有這種拯救者,即使是強調民主自由的環境。但是在人人都可發言評論的時代,價值觀必會變化,如高長恭者,適合在這時代生存嗎?

位於中國河北省邯鄲市磁縣境內北朝墓群中的蘭陵王墓。 

( 休閒生活影視戲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9/25 10:37

人的一生

在不同的角色扮演

往往也不自覺地

戴著形形色色的面具

EdithYang(EdithYang) 於 2013-10-06 11:43 回覆:

不好意思晚回覆了。

其實嬰兒就會戴面具,如果有仔細觀察自家小孩的話,就可以發現小孩對人也有親疏遠近的分類,所以,面具是天生的,只是厚薄釐清出關係的類別。

心端正,為了保護自己所戴的面具,也不會跟自己的面貌差太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