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打不死的小強
2020/12/16 04:30:51瀏覽216|回應0|推薦4

打不死的小強              姚遙崤

     有一種昆蟲人們一見就非要把它打死不可,大家都知道這就是綽號是「小強」的蟑螂。 然而我們也常説蟑螂有十條命,即使把它的頭切斷,也不會立刻死亡,因為它可以用身體呼吸氧氣來苟延殘喘許多天,直到無頭不能吸取養分和水分才力竭而亡。

        在今天的美國政壇我們也發現有一個極為厲害的人,恐怕也十分符合這個特徵,他有廣大的死忠鐵粉,無論任何情況下都誓死擁護他,即使在今年的總統大選落敗,他也絕不會承認輸掉,非得運用一切想得到甚至光怪陸離的手段來扳回劣勢。 我們當然知道這個人就是川大王川普。

        許多人對川普人品如此的低劣,卻仍然擁有成千上萬的鐵粉甚為不解,我最近讀了一篇分析這個謎題的文章,節錄如下。

        老川的支持者大致可以歸納為五類。

1)數目眾多的中底層白人,由於信息革新和全球化,損害了他們的生存的權益,鐵銹帶一些州如賓西法尼亞、密西根、俄亥俄、和威士康辛等州工廠的關閉及工作遷移到海外,造成這群人滑落谷底,失去希望。 他們長期以來被民主及共和兩黨忽視,老川對他們招手,讓這些人覺得終於有人聽到了他們的呼聲。 豈不知川大王只是給他們灌糖水,根本卻是把他們當螞蟻一樣不在乎。 其實真正在乎這些人的是民主黨的極左派的桑德斯、楊安澤和AOC那樣的人,要給全國人民提供最基本的保障,比如醫療、大學教育、養老等等,在歐洲的大部分國家這些都已實現,可惜在美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這些在川普眼中的螞蟻看不到其實最能代表自己利益的人是左派中的左派,反而誤把極右派代表億萬富豪利益的老川看成了自己的救星,於是命運決定他們只會又一次地被無恥的政客利用和忘記。

2)這批可以被虐稱為蒼蠅的人們,經濟往往不是他們選舉中的主要考量,而是像一些對移民的恐懼,對搶枝的捍衛,對墮胎的反對等。 不過由於老川的經濟政策,這些人在股票市場賺到不少錢,加上減稅條例也少交了許多所得稅,於是漠視川大王的人格缺陷,為自己的所得利益極力挺他。 他們會整天把自己重視的一兩件事掛在嘴上,像蒼蠅一樣嗡嗡嗡嗡。 還有一些人喜歡傳播甚至主動製造假新聞,斷章取義,故弄玄虛,以誤導四周的人。 還有一些的逢中國必反的老中或老外,都是屬於這一類。

3)第三類是所謂的羔羊,大部分的基督教徒屬於此類唯牧師的話是從的老好人。 於是他們常常以正義化身自居,竟然會找到證據説川普是神派來的,你一旦不同意他們的説法,他們就立馬會説:“願神的光輝可以照亮你的內心,”假如你反駁説中古時候哲學家也對備受壓迫的基督徒説過類似的話:“願智慧可以照耀到你的內心,”那他們立刻翻臉友盡,認為你已經無可救藥。 這些人在他們的行為中有一個巨大的悖論,因為他們站立在道德的制高點上,然而對老川的道德要求卻又是最低的,居然能夠非常輕易地容忍了川大王的種種基本道德缺陷,還把他當作是基督教的大救星。 這些人的特點就是極端地執迷及狂熱,是非不分,如果要走出荒野,應該找個會帶路的摩西對不對? 他們不,偏要找一個地痞無賴。

4)這類的人是鯊魚,流氓本性,以欺侮人為樂。 他們喜歡幹架,動不動就扛著槍,要不就在家門口揮槍保衛家園,不然就是帶槍去市中心耀武揚威,或者就是浩浩蕩蕩聚集車隊為老川叫囂,一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架式。 這個群體的最大的特點就是像鯊魚一般,喜歡血腥味,對弱勢族群沒有絲毫的同情心,他們崇敬兇狠的大哥,覺得那樣很爺們。

5)第五類的是狐狸,例如德州和佛州的參議員Ted Cruz/Marco Rubio,他們在2016年跟川普初選時對他的評價絕對經典而中肯,然而當川大王登基後,跟著大王有好處可得,他們立刻就藏起尾巴,對川大王馬首是瞻。 還有許多想撈個官位的搖尾份子,寧可拋棄以往辛勤建立起來的聲譽,拚命大拍馬屁,還大力昧著良心替老川圓謊,例如法務部長Bill Barr及前紐約市市長Rudi Giuliani之流。 可悲的是在這類人中,全是所謂的白人精英,華人川粉裡找不出一個來,在此最高階的白人至上的情形之下,仍然有許多的華人支持老川,這説明了一個事實,歷史上有很多奴隸,他們從來不想打破奴隸制,甚至連自己翻身做奴隸主也不奢望,只願意做奴隸主的幫凶,跟隨奴隸主一起壓迫其他的奴隸,而自己可以分點肉湯。

以上是簡介我在網路上讀到的署名「鐵木」所作的對川普鐵粉的精闢分析。 最近又在網上看到一篇署名「茶狐」所描述的保守白人最後的吶喊,也就是鐵木所説的第一類螞蟻和第三類的羔羊們的苦痛,趁便也抄錄一些如下:

川大王的支持者如同是一個金字塔,頂端有一小撮美國土豪,他們在乎的不是價值或理念,而是投資回報,支持老川就像做風險投資,贏了一本萬利,輸了下次再來。 中層是保守的傳統白人,例如虔誠的基督徒、農場主、小生意人等,他們的經濟條件還不錯,挺老川不是為了回報,而是要捍衛傳統的美國價值。 在金字塔的底層是數量龐大的被全球化拋棄和淘汰的人們。

        在文章裡作者提到了一個他住在俄亥俄州當水管工(廣東人叫他們水龍鬼)的白人朋友,沒有受過高等教育,但是經過培訓和實踐,從學徒幹起,拿到了“水管工執照”。 他是個最典型的金字塔中層份子,擁有一間四個房間的屋子,還有一個遊艇碼頭,夏天他就住在他碼頭的居處住屋,和朋友釣魚玩水,其他時間他最喜歡的就是騎哈雷摩托車,生活相當單純,重視親情及友情,娛樂生活非常簡單,幾乎沒有夜生活。 但在全世界的人民眼中,他的生命就是典型的美國夢,雖然沒有唸過大學,但通過了自己的勤勞奮鬥,達到了理想的生活。

        他是個老川的鐵桿粉絲,對他來説只有兩個信仰牢不可破,就是上帝和美國,如今的美國政壇,僅有老川給他帶來希望,哪怕只是一個幻想,那也比沒有好。 於是川大王講的話都被他奉為圭臬,對於現在大流行的新冠病毒,他當然和大多數的共和黨人一樣不當一回事,從不戴口罩,還在臉書上讽刺那些戴口罩的人。 他經常去有群體感染的教堂做禮拜,結果染上了病毒,住院了一星期,幾天後送進加護病房,很快人就沒了。

在金字塔的底層是數量龐大的被全球化拋棄和淘汰的人們,原來他們是在工廠工作的驕傲美國人,就像有一部反越戰電影「獵鹿人 The Deer Hunter)」裡面的那批工人,有房有車,每年還可以全家出外度假。 但是全球化了以後,工作沒了,驕傲沒了,體面也沒了,以致酗酒、嗑藥成了他們的精神寄托,如今聽到了川大王告訴他們要反全球化,反移民,把工作搬回美國,讓美國再次偉大,就仿佛看到了生命盡頭最後的一縷亮光。

        老實説,許多川粉都是心地善良,有些天真和“憨厚呼呼”的,熱情大方,富有人情味,是俗稱的「紅脖子」。 我的隔壁鄰居就是這樣的人,然而我們相處極佳,逢年過節都邀請我們全家去他那裡聚餐,當然我們也會帶幾個家鄉菜和他們共享。 每年一次他會邀請許多紅脖子們到他家舉行鄉村音樂會,大家帶了樂器一起彈彈唱唱,最有意思的是他們會攜帶自家釀製的俗稱“Moon Shine”的烈酒,讓我除了可以聆聽優美的美國民歌以外,還常常地喝得醉醺醺的回家。

        在老中裡面也有非常多的川粉,除了上面提到的幾大類以外,大致還可以加上兩類。 一種是極端厭惡中國共產黨的人,也包括那些希望台灣獨立的人士,可以説是逢中必反,因為老川開始對中國大加壓力,採取種種措施,讓這些人感覺很爽,因此大力挺川。 另一類人的理念恰恰相反,是絕對支持祖國強大的“厲害了,我的國”如此的一批人。 我們也許會感到奇怪他們怎麼也會支持川大王呢? 他們的論點是老川在美國國內亂搞一通,削弱了人民的向心力,也減低了美國的國力,再說對中國施壓,反而會聚集中國人民的護國心,對祖國的興旺大大有利,於是還給老川取了一個「川建國」的綽號,意為他老兄的一切作為事實上是在幫助中國變得更強大。

        回到川大王,在他的字典裡是根本沒有「輸」這個字的,無論在任何環境之下他都要用盡方法,即使欺騙扯謊的招數對他來説都是正當可用的,目標就是為了「贏」可以不擇手段。 這次大選到目前(116 晚上)的情況是白登在四個最後的搖擺州都領先,川大王翻盤的機率非常小,所以他已宣稱對方陣營選票作弊,預算花六千萬美元組成了一個龐大的律師團,準備打官司直到聯邦最高法院。 老川的算盤是在他任內他任命了三位大法官,尤其在金斯伯格大法官在九月突然去世後,指示了共和黨控制下的參議院迅雷不及掩耳地通過了任命一位極為保守的女法官,造成了現在63共和黨佔絕對多數的局面。 因此他期望這幾位大法官會欠他的情而站在他一邊。 問題是法院一定要看證據,不會講人情,只有在獨裁或假民主的社會法官們才會為個人服務,因此他的律師團一定要找到有確實的大批作票的證據,一層層上訴打官司,最後才會由最高法院審理。 目前充分的證據根本缺乏,假如大法官們會無視欠缺證據的現實而做出對老川有利的判決的話,美國這個國家一定會鬧得天翻地覆起來的。

        我們可以説現在蟑螂王川巴佬的頭已經被切斷,不過他還是會繼續作無頭無腦的折騰,一直掙扎到氣絕為止,不信的話大家等著瞧吧!

 

                                              202011月於華盛頓DC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4d36f0e9&aid=154637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