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如何寫布萊克伍德式文章
2017/04/17 21:11:48瀏覽375|回應1|推薦0

1.<如何寫布萊克伍德式文章>  2017年雜記

 

忘了多久前曾讀過愛倫坡,最深刻記得的是最後分別兩地飲毒酒相隨墜入死亡深谷的情人,及死後藉他人的屍身還魂的妻子(他擅長描述那種誇張神秘詭異迷離又驚悚的情境)。愛倫坡筆下的人物常是神經質的感受性異常細膩的,且似乎會讓人以為多少罹患精神分裂(是否因為感受性異常敏感之故呢?)?現在回想起少女時愛看的漫畫”惡魔的新娘”裡面就充滿愛倫坡筆下人物與情節的影子。(例如挖開墳土吃屍體;殺了虐待自己的老人,埋在牆後,牆面上卻出現了她吊死老翁時的情狀,且如何也抹不去,只得接連砌牆,她殺人的罪行仍以同樣的情境一一曝光。哈,當然,我不能說是作者參考了愛倫坡,畢竟很多創意不過就是一種重疊的巧合,有時絕非必然的抄襲,這種事有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說愛上愛倫坡的荒謬(荒謬且殘酷的人性),我最愛他筆下擁有自我意志力的死人。會自己操筆說話,描述故事的死人(描述自己是怎麼死去的過程),是我現在這麼認真打字的主要動力--如何寫布萊克伍德式文章--都是他啦,讓我想到就會笑的布萊克伍德式風格,這下好了,又讓我想起魯迅先生筆下也荒謬性十足的那個誰呢(孔乙己雖荒謬卻是讓我覺得很悲哀的小人物,每回讀他都很酸,根本上笑不出來,而阿Q呢?阿Q是反喻大時代裡那些自大狂妄遮掩內心深窮底自悲且胸無點墨又讓人無法正眼瞧他的某些人物嘴臉的一面借鏡?大抵魯先生筆下的時代人物都帶著極大酸諷味,被困在大環境思維下的悲劇性格,我自以為是的想法^^,都非我要說的那篇,我一直找不到那篇文,當時書是借來的,魯先生寫過的可不只小說而已,但那篇文確是令我印象最深的,描述小人物的荒謬無事忙及看定他人瓦上霜的旁觀者心態,既是旁觀者,又禁不住要插嘴來諢飾自己盲從的能耐。)?哈,趕緊翻書去,叫錯名字可是失禮的大事兒,記憶力差是我個人的計較(可我跟誰計較去?),別人掉書袋是有譜的,我若”掉書袋”則是笑話了,不行不行,那,還不快去,還一堆廢!哎呀,就說你懂個屁啊,人家我啊正學著那布萊克伍德式……文章的寫法,雖然我也不是很懂的說,又怎樣?但就是好玩^ ^

 

甚麼是布萊克伍德式文章呢?我假定設想啊,首要取個有能深刻切入靈魂的名字,如此,以死人這個身分來說話會更有說服力的。而且要記住,通篇的主要闡述絕不離開自己(記住強調自己切入靈魂的名,這代表血統是他人無法取代的純然高貴性),其餘人都可當作是蘿蔔(這裡權充對手;此說藉喻於小說內說主角壞話的人,泰貝莎.特尼普小姐)。啊,我發現,現在的大環境氛圍十分恰當的適用--布萊克伍德式文章—來使其光 大 ^ ^,所以啊,成立一個協會或社團(名稱最好叫做—“讓蘿蔔流血,並將他幹掉做肥料—之純文學宇宙實驗總部”…若叫反式脂肪…應也不錯,就算根本沒有蘿蔔也沒關係,蘿蔔是可以製造的。毫無意義也沒關係,因為意義是隨人做解的),並招募純種蘿蔔……哈,不是不是,是對藉以打擊蘿蔔(蘿蔔是標籤,而且現代流行死道友不死貧道,人大可躲在螢幕後,利用監視器,甚至在蘿蔔身上植入晶片來監控蘿蔔的舉動,再加以複寫)來奮發圖強,有著志同道合的夥伴們,但記住,你們也需取個能深刻切入靈魂的名字,並保證讓人沒齒難忘(或需要時可上演打落牙齒和血吞的戲碼,嗯,這很有可塑性),因為這個協會或團體打著純種,他明示著就是無人可取代的優異性(別遺落了這條;人因自大而偉大>)

 

仔細讀布萊克伍德式文章,就會發現在此”複刻”有多重要(別忘了時常潛入他人著作裡汲取養分,看到適合地喜歡的絕對可以拿來大剪刀,整個剪走,但要記住分散風險,不要塞到一塊去,小心人家要告你的),不要害怕插科打諢,而是要插科打諢到透徹見長讓人霧裡晒花,只聞花影不見花香……嗯……最重要的是,文章需充滿步步高潮的危險性,就是製造戲劇張力。時代果然不同了,如前頭說的,現代流行死道友不死貧道,各位根本無須自己去死給自己看,就讓蘿蔔去做實驗品,然後自己只要坐在螢幕前敲下鍵盤,保證打出來的字體每個都一樣,且不會發生墨色不均的事,還可大肆渲染,罵人不用嘴,殺人不用刀,瞎掰掰到爽,反正死的不是自己,不僅藉機出了大鳥氣,還能賺到人氣點閱率,何樂不為(說真的,布萊克伍德式……在這個網路社會真的屢見不鮮,且更上道,真的可以用兩個字做註解;暗爽,無須負任何責任,無須出頭面,還能罵到撐死自己的程度,無須刀刃就能叫人去死-布萊克伍德式真髓,真死了又無需負擔法律責任。別問良心這鬼影,早跟著下地獄去了)

 

說真的,我其實非常非常佩服愛倫坡先生,雖說我讀的是翻譯文(也佩服翻譯者),他真是一位(我想他寫這篇或是要嘲諷當代某些只會跟屁模仿的書寫者?或諷喻甚麼的吧,寫得真好,也是我最喜歡的一篇),令我認為至今猶原走在尖端不墜的一朵奇葩,希望我能做一名跟隨者,注目著他底影子,隨性但認真(我認真嗎?有!)的從事廢言思考的書寫最有趣了(廢言說的是我自己喔,這一定要補充;絕不是說指誰喔^^汗…)

 

我說了一堆無聊卻實在不荒誕的廢話是嘛,哈哈,有蝦米關係呢,一片葉子在凋敝後從樹枝幹上落下來,都會發出一聲窸窣的譙嘆,更何況人生了這張嘴,語言系統天生發達,從這張嘴說出來的廢話多到地球無法負荷,只能請國王新衣的裁縫重新出山,幫地球縫製新的超級大拉鍊,這樣肯定能讓嘴巴閉上……(我掰的有理吧—這句是腹語;並且,看吧,通篇的敘述都沒離開我自己,而且無須負任何責任喔,因為都是廢話嘛—腹語/ 竊笑……記住,千萬別讓自己有任何成為蘿蔔的機會,更要小心他人將你雕塑成蘿蔔)

 

2017/03/10

 

PS;隔兩天終於讓我翻到了這篇文,”示眾”。這是魯先生小說裡我個人最喜歡印象最深的一篇文章,對於小人物的刻畫描述實在太活靈活現了。

https://youtu.be/NjWv4rnr_vk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4455799&aid=100811940

 回應文章

喵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4/18 11:06

還是台灣好。^.^ (布達佩斯)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4455799) 於 2017-04-18 22:07 回覆:

晚安,喵大哥^^

當然是自家好,不過有機會出去見見世界也很難得^^

向您貼的這裡,您在這裡時有沒感受風藍天還有雲有沒有甚麼不一樣的呢

謝謝您分享

真像風景明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