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專制與民主孰優孰劣? 〈下〉
2017/11/30 14:43:15瀏覽1931|回應6|推薦65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抱持這樣理念的伏爾泰,他那個時代西方百家爭鳴,大家都是認認真真討論知識與信仰的學問,單純表達見仁見智的內心看法。這句話僅是絕對支持言論自由的就事論事,知無不言的各抒己見,反對舊思想壓制新觀念,以及相異相左的新觀念彼此之間的打壓,他根本料不到後世說謊造謠的政治宣傳以及假新聞的氾濫。

抹黑、栽贓、竄改真相的政治宣傳,就是空話、假話、謊言,難道我們對別人的空話、假話、謊言,都要誓死捍衛他們可說的權利?伏爾泰這個理念已經過時,決不適用於現代謊言遍地的政治情況,這句話反而成了說謊造謠的護身符,今天許多政治宣傳的不實輿論,就都是以言論自由的名義,利用這句名言要求尊重他們的發言權,得以灌輸假相,欺惑大眾。

有時事實的真相有不同的說法,真偽難明,那也應當同時陳列,如果片面地僅僅只提出合於自己觀點的說法,以誤導視聽,這也等於是一種變相的說謊造謠。而有政治立場的民眾,他們幾乎都是偏聽偏信,只聽只看合於自己立場的媒體,因此雖然是在民主政治百家爭鳴的言論自由之下,只偏聽偏信一方媒體,事實上使得自己受著一言堂的媒體控制而不自知,更加深信不疑,結果愚民洗腦的深重,更勝於專制之下的一言堂。

並且,由於伏爾泰這句經典名言有著主張言論自由的高尚精神,使得許多死讀書的人不加慎思明辨,死守這句已經不合時宜的觀點,劃地自限不敢逾越,連說謊造謠的政治宣傳都尊重包容,成了是非不分的鄉愿爛好人,就像我們小學模範生等級的民主乖寶寶,糊塗蟲馬英九那樣,縱容說謊造謠的宣傳禍亂國家社會。顯而易見,只有根據事實的看法和主張以及新聞報導,才有資格受到尊重包容,這樣的新聞與言論的自由才有意義。

是到了定立言論自由與新聞報導,要以事實為基礎的準則或法例了!這才是真正的伏爾泰精神!
---------------------
「民主是最壞的政府形式,但是其他已經試驗過的制度比民主更壞。」?

說這句話的邱吉爾是無知的,在西方人的腦中根本沒有德治仁政、天下為公的民本觀念。西方的議會政治先是貴族,後加上中產階級,重點是固守自身階級的利益,傳統上西方一直是階級壓制極為深重的國家社會,他們實質上的「民主」制度本意並非為人民,不離「既得利益者保障自身權益」的利己本質。而選舉機制的的少數服從多數,其實就是「強凌弱,眾暴寡」,民主政治普及全民之後,由於民智不足用,「民意是條狗,輿論牽著走」,極易受操弄,這樣的政治能夠【不壞】,就不錯了,要想好?難矣!!

我們中國遠在孔子之前,記錄夏、商、西周君臣講話為主的《尚書》,就有「民之所欲,天必從之」的說法。中國的宋朝文明遙遙領先全世界,社會有了今日現代化的雛形,王安石、程伊川講學,還力爭道統,自己坐著講要皇帝站著聽。宋朝的皇帝雖不是英明有為,但是宋朝的政治風氣和精神是奉行民本公天下的儒家之道,皇帝的行政也被框限在內,不願或不敢逾越,文明空前發達。不幸的是,蒙古亡宋後,實行的是分種族高低的階級壓迫,基本上是主奴關係的殖民統治,宋朝的法令與體制幾乎全盤被改換,中國崇德愛民的孔孟道統就蕩然無存了。

元朝不僅中斷了儒家民本公天下的治國理念,還使中國文明倒回野蠻。自漢文帝廢除肉刑之後,黥(刺面)、劓(割鼻)、刖(斬足)、宮(去勢)等肉刑已基本上不用,宋代承五代之舊,僅留刺面黥刑。元朝則重將肉刑入律,如「盜牛馬者劓」,凌遲等慘烈的酷刑在元朝則正式編入法典,代替絞刑成為元代死刑的兩種執行方式之一,之後凌遲開始泛濫化,延至明清。

痞子混混朱元璋建立明朝,對中國典章舊制一竅不通,對當上皇帝成了全天下流氓老大的朱元璋來說,元朝主奴關係的政治體制,十分合他的口味,天下是老子自己九死一生打下的,為民服務老子會出來拼命?天下臣民當然要對我效忠服務,明朝基本上沿襲元制,不同的是將殖民統治的主奴關係轉成家天下的主奴關係。朱元璋當了皇帝之後才開始讀書,讀到孟子書中有「民為貴君為輕」這句,勃然大怒,肝火大動厲聲怒罵:「使此老在今日,寧得免焉?(免我之誅)」,認為怎麼可以把君王放在百姓之下!於是下令拆除孔廟中所有孟子的塑像和畫像,刪除孟子書中所有尊民貶君的章句。

漢朝分內外朝,宰相負起真正之政務,皇帝無為而治,他的責任只在任用一個好宰相,皇帝不得隨便干涉官吏的任用陞遷,以及百姓的生活,其後的唐朝宋朝大體上都是如此。朱元璋廢除宰相職,大權獨攬以利於家天下,清朝又是滿漢主奴關係,自然因襲元明體制,乾隆讀到宋朝人說「宰相以天下為己任」這句話,心中大生反感,他認為天下是由皇帝專管,豈容宰相如此擅為,明清兩朝都變成皇帝極權,天下之公徹頭徹尾變成皇帝一家之私。

傳統的儒家文化並非五四時期盲目崇洋,打倒孔家店的人士所稱的吃人的禮教、君尊臣卑的奴性忠誠、封建專制的幫兇。儒家文化實是擺脫神道設教,超脫階級壓制,人本理性的真道文化,只是先受秦火,後受元蠻的兩度中斷,接著明清兩朝的家天下,致使中國民本理念的真道逆轉,基因畸變,淪為落後文明。

而西方一直是神道設教,階級壓制的國家社會,即使是先前民主的源頭古代雅典,人民之下仍有奴隸這一階層。階級壓制一直是西方政治的主軸,間中還發生君王有權可以剝削壓榨人民的「君權神授」之說,荒誕到讓我們覺得無知可笑。制衡君主專政成為現代民主憲政濫觴的1215年英國大憲章,當初也只不過是封建貴族為了確保與君王分食農奴膏血的權益,逼迫君王所立下的一份自身權利保障書。

後來工商發達,中產階級興起,為了抵制貴族的壓制保障自身的權益,中產階級財雄勢大擠進議會,同貴族一樣有了制定法律的權力,上以限制封建領主和教堂徵稅徵伕,下以剝削勞苦的工農大眾,中以協調中產階級內部各種團體的利害衝突,他們加上原先的貴族,即是所謂的「資產階級民主」。西方由議會憲政所形成的「民主」制度,本意並非為全民,不離「既得利益者保障自身權益」的本質,由於主要是「保障自身權益」,並非赤裸裸地從別人手中爭權奪利據為己有,所以能夠相對地和平進行,不致演成「革命」的奪權,這種性質被美稱為「民主有自我修正、自我改良、自我修復」的機制,我們更是頌揚有加。

西方壓根兒沒有民本的理念,他們的民主根本沒有我們對他們的想像中:「還政於民,讓人民做國家的主人」「建設一個自由、公正、人道的社會」這些美好的宗旨。所以才會出現馬克思主張要將資產階級的既得利益分享於民,擴大民主的範圍,建立無產階級民主制度的設想,西方二十世紀才出現的普遍民主,說這是馬克思間接促生出來的,也不為過。

馬克思階級鬥爭的理論,與中國無關,我們是燒錯香、拜錯廟,請錯了神。我們中國文化早已進化到天下為公、眾生平等的境界,只是不幸亡於蒙古,正統文化中斷倒逆。

邱吉爾根本不知道中國宋朝出現過民本的政治成就,比之西方民主只有過之並無不及,至少是不遑多讓,邱吉爾「民主是最不壞的政治」只是井蛙之見。由於近代中國的科技不如人,國勢衰弱,我們中國人竟然喪失文化自信,認為真理在西方,人云亦云把邱吉爾這句話當作政治寶典的金句真言,忘本崇洋引為政治指南。

當然不是說我們要回復到宋朝那樣的統治,時代在前進,西方的憲政、議會、行政中立、司法獨立、‧ ‧ ‧ 等等都可以用來參考借鑑,揉合創立更加有效的新體制。現代人民的民權意識已經滋生和牢固,資訊傳播的發達和迅速,都對政府具有強大的監視力量,可以善加利用,以使我們中國傳統的天下為公的民本政治,更臻完善。現代的開放與古代的閉塞已是天差地別,今日已經有足夠的社會條件,能夠有效地制衡專制,防止人亡政息了。
------------------------------------------
當然,專制與民主孰優孰劣?這是很難做出結論的大哉問,因為兩者都可以與時俱進,通過改革不斷完善,向優質化前進發展。然而無論專制或民主,民本才是真正價值,為國為民還是民主與專制的最高宗旨,揉合兩者的優點創立新體制,應該才是最理想的解決方式。表面上看來,民主與專制相互對立矛盾,難以融合,但是我們中國有與世不同的獨特政治文化,就是以民為本,天下為公走向世界大同的政治理念,與民主並無牴觸,甚至中國傳統政治的價值與理念更加超乎西方民主。

所謂的「從專制轉成民主已是大勢所趨,浩浩蕩蕩的世界潮流,歷史巨輪的走向」,這就是因為世界上其他國家都沒有民本、公天下的觀念,專制對他們來講就只是剝削和壓榨,至多只能守株待兔期待明君英主,我們中國昧於自身民本政治的史實,也抱持這種看法,民主成了唯一出路,所以也就浩浩蕩蕩一頭栽進所謂的「普世價值」的陷阱。

西方民主的選舉本質是保障與維護自身的權益,大家相互爭利,因此對立的思想與衝突的利益很難在民主政治中包容共存,民主實是分裂與紛爭的亂源,跟著西方走民主化的國家,幾乎都是使國家陷入各派力量無休止的紛爭之中,難以走上和諧統一。

西方不同的政黨就是有很高的同質性,西方民主並非表面所見的多元包容、五花八門、兼容並蓄,實際上仍是以他們的價值觀為主流,他們的多元化其實是一元化的多樣化,也就是在共識之下的多元化。我們的民主人士不明就裡,把他們進行順利的自由民主,美之為「理性的民主素養」,說甚麼「民主就是包容妥協的藝術」,一廂情願地想像出「民主制度的真諦是在不同的聲音中找到共識」,所見幼稚無知,緣木求魚,走到了西方民主的實際本質的反面而不自知。

與西方文化的階級壓制迥然不同,我們的民本理念,是扶助最弱小的底層大眾階級,初始的本意雖是為了鞏固自身王權的統治地位,明白「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然而發展下來逐漸昇華到「從道不從君、從義不從父」,進化到追求天下為公、世界大同,可說儒家政治就是十足地蘊含有人權和自由,以及公平的意義在內,問題只是我們該當如何貫徹民本的理念,避免人亡政息而已。因此除了專制與民主之外,我們還有一條揉合兩者優點的中間路線可走,並且這才是最佳選項。

退一步來說,改良中國專制這條路走不通,我們必須選擇民主,這等到國家富強穩定之後轉成民主也不遲,我們中國在孫中山革命之後,早就已經吃了民主的大苦頭。從世界上學習西方民主的所有國家來看,民主絕非一蹴而就,需要實行民主的條件和基礎才行,否則民主是不可能存在的,付出的學習代價決不是暫時的、過渡的,國家的動盪和衰亂會無盡無期。西方就是經過數百年長期的政治、經濟和文化制度的發展,到了他們的國情到達適合民主的程度,民主制度才實現,才確立。

即使學習民主是像學習游泳一樣,要下水去游才能學會,但是也得找個平靜的淺水處練習游泳,一個國家實行民主的基礎和條件若不足,冒然實行民主以學習民主,就像不會游泳的人跳入怒海巨濤中學游泳一樣。因此營建民主的條件和基礎才是首務之急,只要走向民主的信念和方向不變,軍政、訓政、憲政還是轉化成民主的正確道路。

何況西方民主政治的缺陷與弊端已經顯現,在大家還沒尋出解決方案之前跳入民主,更是不智。然而我們就是有一大票接著一大票民主鬥士,中了「自由民主是普世價值」的蠱毒,認定民主是歷史的趨勢無可置疑,死心眼相信民主是終極絕對的必行之道。民主有自我矯正的自新機制,西方目前出現的錯誤和偏差是可以克服的,反正中國最終肯定是要實現民主,所以學習的代價是必須付出的,早實行早實現民主。

這些民主人士從表面事實得出對民主的的片面認知,結合空洞與幼稚的民主教條,重演淺薄輕率、思想迷誤的五四運動,把西方民主神聖化看做絕對至上。意識定型化、思維機械化、信念殭屍化,做出簡單對比,專制就是暴政、恐怖和腐敗,民主就是理性、人權和良心。後浪推前浪,前仆後繼延續五四淺薄輕率的精神,高喊「專制萬惡,民主萬歲」的民主僵屍大軍,於焉而生。

這些民主僵屍思想固化,滿腦子民主八股,他們總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反對民主而支持專制?專制就是當權者為了自身權勢和利益,維護統治地位,力保江山永固,而民主就是保障人權和自由,你願意過著沒有人權和自由的生活嗎?民主是最人性的政治,其理至明,為何不支持民主?

於是民主人士的僵屍腦袋毫無進一步討論和思考民主的空間,絲毫不允許別人懷疑和批評民主。擁護專制就是中國文化的奴性思維,不然就是情緒支配理性的義和團思想,再不然就是腦袋壞掉了。民主是真理,民主是聖經,以民主作為絕對的尺度來檢驗政治,對民主有半點差池,有一點違逆,就是民主罪人,連我們的民主之父孫中山都被視為民主叛徒,更別說對民主有深刻體驗和反思,厲行軍政、訓政、憲政的蔣介石了。

中共已經改邪歸正,皈返中華文化正統,共產主義名存實亡。中國今日的崛起復興,主因是百年國恥的激勵,不是出自那隻披著革命羊皮,妄圖成就個人驚世帝王霸業的野心狼毛澤東的指引。毛澤東不學無術,那點政治與軍事的著作僅是垃圾,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鵰,他只有騷人墨客的文采充學問,胡搞瞎搞誤國三十年,三十年!整整一代渴望民族復興人士的青壯歲月虛耗浪費掉!!土法煉鋼、消滅麻雀、‧ ‧ ‧ 、漢字拉丁化(搞了一半才知道搞不下去,留下了現今不倫不類,當時作為過渡之用的第三版的簡體字),舉著光榮的旗幟,只是把民族復興的奮鬥目標引到了倒退破壞的絕境。中共現在該做的,是把馬、列、毛這幾面禍國殃民、邪門毒道的神主牌扔入歷史灰燼,換掉那面漢奸標誌的刀斧黨旗,中共就更接近完美了。

清末以來,由於我們救亡心切,急切求成,以至於近代中國的主流思想淺薄簡陋。亂抓藥方,見樹不見林,從表面形式的空頭理論,盲煉救國仙丹,瞎賣治國膏藥,一下子自由民主,一下子共產主義。主義至上、主義崇拜、主義是從,思想僵屍化,簡直就是科舉取士以來,死記死背四書五經,不求甚解,經書至上、經書崇拜、經書是從,思想八股化的再版。古代讀書人為了求取功名參加科舉,至少還用功讀書,近代關心國家民族的讀書人,幾乎不讀書,選擇了主義之後,緊跟主義、高舉主義、宣揚主義,搞政治活動就夠了。

看來問題的源頭是出在一千五百年來,科舉制度產生的那套背誦四書五經,照八股制式做文章的學習方式,使得我們死記死背死讀書的填鴨式教育根深蒂固,從四書五經的八股僵屍,轉成現代的主義僵屍。西方有其宗教迷信,階級壓制,低劣落後違反人權和自由的歷史背景,我們中國超越他們至少兩三千年了,西方的哲學和主義其實沒甚麼可學的,有些成份值得借鑒參考而已。我們最需要學習的是他們近代發展出來的啟發式教育,不受經典課本的的羈絆,超越思想籓籬,培育自主思考的習性,不至於成為思想僵屍,文明才會進步。

      ----------------------------------------------------------------
          敝人所有文章歡迎轉載以及文章聯結,無需經過我本人同意。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57&aid=109246005

 回應文章

呆丸哈哈哈
2018/04/04 22:17
人權館「噤聲的日常」展 黨外人士被噤聲?
2018-04-03 聯合晚報

【記者徐偉真/台北報導】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昨天舉行戒嚴時期「噤聲的日常」文物特展。受邀的禁書藏書家石文傑表示,原本他受邀上台致詞,要請蔡英文總統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為兩岸展開永久和平,要為郭冠英爭公道,卻在最後一刻被取消,他感到不解及感嘆;捐書對他來說就像嫁女兒,結果沒讓他講話,好可惜。
4月7日是言論自由日,文化部舉辦「噤聲的日常」特展,捐贈過去競選傳單和禁書展出的石文傑表示。他從小就熱衷收集戒嚴時期禁書,年輕時投入黨外民主運動,曾因印了被國民黨政府貼上「赴匪學人」標籤的顧頡剛所寫的《當代中國史學》給大學同學參考,被警總約談。後來進入學校教書,課餘時常到省議會旁聽,結識張俊宏、林義雄、姚嘉文等人,雖沒參與美麗島事件,但事件隔天卻被調查局人員約談。
石文傑說,昨天應邀出席致詞,他很早就接到邀請函;人權博物館口頭邀約,希望他當天能提早抵達,詢問致詞內容。
石文傑表示,他原本要講的內容包括:請蔡總統務必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為2300萬台灣同胞爭福祉、為兩岸開永久和平;請趕快給台大一位稱職的校長;請文化部鄭麗君部長展現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傳統台灣精神,多一點文化,少一點政治。
石文傑上午在臉書貼文說,人權館與他聯繫時可能有認知落差,人權館稱並無臨時取消他演說。他原認為理所當然應把捐贈始末說明交待,突然未能開口,難免落漠失望。昨天記者會的確倉促,縱使安排也無法盡情暢所欲言。希望將來另行安排較充裕時間,詳述戒嚴時期的言論管制和禁書故事。
石文傑說,他討厭國民黨,但對民進黨很失望。他和許多黨外人士都認為,民進黨墮落了、沉淪了,修勞基法讓國家動盪、對在野黨趕盡殺絕,不夠厚道。黨產是歷史產物,國民黨當初是列寧式政黨;就好像封建社會有一妻多妾,難道進入民國就要把妾全部趕出去?
石文傑說,蔡英文執政偏差,上台後民調往下掉;現在的民進黨是割稻尾,當年他們黨外人士打拼時,這些人都不知在哪,以為把台灣弄成深綠就能生存。中國大陸是超級大國,台灣怎麼可能只往東看、不看西邊;若蔡政府真的要獨立,盡快正名制憲、改國號、國旗。
【記者何定照/台北報導】作家史為鑑(石文傑)抗議昨天在國家人權館的演講被取消。國家人權館館長陳俊宏今天表示,這是誤會,人權館一開始就沒規畫邀請史為鑑演講,只有請他和其他貴賓一樣在台下參與出席,流程也都沒有安排他上台致詞。
陳俊宏說,館方人員已致電給史為鑑解釋,史為鑑也已接受。
徐百川(157) 於 2018-04-15 07:48 回覆:
感謝分享資訊,因事忙,遲覆為欠。

呆丸哈哈哈
2018/03/11 10:42

價值觀悖論困擾歐美政治
2017-02-27 北京日報 楊光斌(中國人民大學政治學教授)

伴隨著柏林圍牆倒塌、蘇聯解體,鼓吹西方「普世價值」的「歷史終結論」一度讓西方人相信西方的代議制民主就是人類最好的也是最終的政府形式,很多非西方國家的精英階層也在心理上徹底臣服。然而,在還不到一代人的時間內,以輸出「普世價值」為宗旨的民主推廣活動不但給很多非西方國家製造了災難,「普世價值」最終也禍害了西方國家自身。在此情形下,務實的西方政治家們又開始實行有違「普世價值」的價值觀,從而形成了明顯的價值觀悖論現象,全世界為此轉向而愕然。......

(全文網址: http://www.bjd.com.cn/sy/llzk/201702/27/t20170227_11053617.html)

徐百川(157) 於 2018-03-16 12:58 回覆:
感謝分享資訊!

呆丸哈哈哈
2018/03/10 22:17

意大利学者认为西方民主出现“结构性衰落”
2018-03-09 新华社记者王星桥 罗马3月9日电

在刚刚结束的意大利议会选举中,反建制的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成为得票率最高的单一政党。近些年,五星运动没有同其他政党组建联盟参与中央政府执政,但在执掌地方政府方面不断“攻城略地”。意大利有学者认为,这充分说明,越来越多的选民对传统政治力量不信任,对现行政治制度不满意。
意大利地缘政治专家法布里齐奥·弗兰乔西指出,本世纪以来,西方社会深受经济和安全双重冲击,许多发达国家内部治理陷入危机,既有矛盾激化。民众对传统政治精英普遍缺乏信任,对其感到不满甚至愤怒。
他说:“在许多西方民主体制国家中,我们发现一种令人担忧的现象,那就是民主正‘退化’为所谓的‘直接民主’,全民公投就是其中的一种形式。而历史经验和常识已然表明,过度的‘民主’其实是在扼杀民主。”
意大利不少政治学者对近年来发生的重大政治经济事件进行分析后认为,西方民主制度面临重大危机,制度根基已经动摇,需要彻底反思并选择改革方案。
意大利国际关系专家皮亚路易萨·比安科说,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曾令西方世界非常乐观,认为西方民主制度高枕无忧。但随着“9·11”事件发生和国际金融危机的到来,这种情绪已消失殆尽,对世界现行秩序的警钟已经敲响。
比安科说,西方民主制度已经进入关键拐点,二战后一度稳固的模式已经终结。目前,民众普遍对西方民主制度失望,政治精英也开始反思西方民主弊端。由于政府脱离民众,政治不接地气,许多国家出现抗议浪潮。究其原因,还是政治人物的承诺无法兑现,人民感到受到欺骗。这就是西方世界当今面临的普遍现实。
她说,西方民主体系出现了自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的“结构性衰落”。一系列所谓“黑天鹅”事件表明,民众对传统的西方民主制度已经失去信心和耐心。
比安科说,民众把这些归结为西方民主制度的弊端,因为他们坚信欧洲的政治人物“在黑箱中操作他们完全不明白的交易”。这种欧洲精英脱离基层群众的现象被归结为“民主赤字”。
比安科表示,西方国家原本希望其民主制度可以不断向全球扩张,但这样的一厢情愿被证明是徒劳的。人们必须清楚,任何模式都不能照搬,只有走自己的路才是正确的。

徐百川(157) 於 2018-03-16 12:57 回覆:
感謝分享資訊!

呆丸哈哈哈
2018/02/20 19:08

民主將精準無誤地摧毀所有的文明
2018-02-08 元毓

「The democracy will infallibly destroy all civilization. (民主將精準無誤地摧毀所有的文明)」~John Adams(美國開國元勛、第二任總統)
John Adams是美國開國元勛中強力反對民主政治的一位先知。與之相對的Thomas Jefferson雖然是力主民主制度且對民主有著浪漫信仰(romantic faith),Jefferson的民主卻有著「限定上流人士才有投票權」的前提。
也就是說,台灣一堆腦袋空空跟著高舉民主價值的覺青,其實壓根有大部分根本不曉得民主有多少缺點。真正的民主先驅深知其弊病,所以對民主制度是有諸多限制前提的,這些是台灣覺青所渾然不知。
我認為,民主制度在多數時間只會選出作秀小丑,很難選出明君;萬一有幸選出明君,也會因為短短的任期制,使其租值難以累積與持續。
民主制度是個天生有缺陷且必然走上合法貪污制度的遊戲規則,而拯救民主制度所需要的:1.限制投票資格(我建議繳稅者方可投票,且每票權重應該與所繳稅額掛勾)與2.選票可自由買賣。此二點卻與主流看法大相徑庭。因此,台灣只會走上越來越內耗衰敗,終至苦求中國好心收留的下場。

徐百川(157) 於 2018-02-20 19:14 回覆:
💎💎✨✨✨✨💎💎
讚‼

戈 筆 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16 21:20

大哉论!!!只是现在要,实行德治仁政,返回民本,何其不易!能有何人?

徐百川(157) 於 2017-12-17 08:36 回覆:

主要還是恢復對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的儒家政治理念的自信,就像我們現在相信民主政治是普世價值這樣。

宋朝的皇帝,除了宋仁宗外,其他幾乎都是庸庸碌碌。但是宋朝的政治風氣和精神是框限在民本公天下的儒家之道,所以宋朝的治績基本上還是實現了儒家的理念,不必期待明君英主,或是擔心人亡政息。

況且時代在前進,西方的憲政、議會、行政中立、司法獨立、‧ ‧ ‧ 等等都可以用來參考借鑑,揉合創立更加有效的新體制。現代人民的民權意識已經滋生和牢固,資訊傳播的發達和迅速,都對政府具有強大的監視力量,可以善加利用,以使我們中國傳統的天下為公的民本政治,更臻完善。現代的開放與古代的閉塞已是天差地別,今日已經有足夠的社會條件,進行民本的專制。

實行德治仁政,返回民本,應該是不難吧?

中共目前的政治看來,是朝著這條路在走。


Rockwell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13 17:00
有人錯認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是取自西方的民主制度,其實三民主義是改良自共產主義。1924年的一場演說就直接了當的說: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又名共產主義、即大同主義。孫中山雖然批評馬克思主義思想,但主要是駁斥階級鬥爭論和無產階級專政,主張政府應該當資本家和勞工的協調人,而不是參與階級鬥爭鬥垮另一個階級,但在民生制度卻幾乎是改良自社會主義,平均地權就是相當典型的思想範例。
徐百川(157) 於 2017-12-13 20:33 回覆:
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