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排隊等著用電腦的辛酸回憶
2015/07/17 05:25:15瀏覽1029|回應2|推薦27

我這個人大概天生有些反骨,雖然我的學生都和我很好,我自己卻與某些老師處得不太好。很多小故事以前覺得不方便說,但是現在年深日久,我連教授都不當了,應該也不敏感了,就回憶一下吧?

剛剛進博士班時指導教授先是希望我研究海底沉積物的超音波性質,但是那需要很昂貴的設備,購置實驗設備的時間遙遙無期,所以稍後他又安排我研究當時剛剛萌芽的GIS系統。雖然我比較熟悉電腦,但是當時的理解是GIS不過是一堆資料的讀寫與繪製,不像是博士班的「研究」比較像助理做的事情。當然我現在承認當時是低估GIS了,甚至後來我研究地形辨識之後,在某個角度被定義為GIS的專家。

至於我自己想研究的東西,從報考博士班起就很堅定,我想研究聲納探勘的原理技術甚至製作聲納系統!當時的指導教授就有一台當年算是很先進的側掃聲納(Sidescan Sonar),就是可以用來找沈船與失事飛機的那種儀器,我愛死那種東西了!聲波與電磁波是有共通性,但究竟物理性質差異還是很大,要用聲波來「拍攝」出海底影像,其中的物理過程非常吸引讀過物理系的我。

但是在地質背景的老師眼中,那就不過是一部「看海底」的儀器,還很自豪自己有豐富的「經驗」可以在模糊的影像中看出別人看不出的目標。我的角度則是「看得清楚的影像不必老經驗」人人都會一看就懂!要讓聲納影像變得清楚就是要做數位資料處理。當時國外的幾個知名海洋研究中心都在努力做這些事,國內的海洋專家則只是專心等著買國外研究出來的聲納產品。心態上有如國軍等著買法國的幻象戰機,而且還是國內號稱研究水準頂尖的台灣大學!

其實要研究聲納資料的處理成本不高,就是要很懂物理還要會寫程式將資料根據物理過程加以正確的計算,讓海底聲波的反射訊號正確的拼接為類似空照圖的影像。我剛好都會,所以很堅持要研究那個東西,事實上我的堅持一直延續到博士畢業之後,也因此先後和兩位指導教授都有摩擦甚至決裂!

第一位指導教授就是堅持不讓我研究那個議題,他的脾氣也不好,我最終算是被逐出師門的逆徒,他直接拍桌怒斥,說不指導我了!我只能試圖換指導教授,但是第一時間沒人肯收留我,可能是大家都不願意得罪資深教授吧?他可是毫不保留的公開宣揚對我的不滿。當時我也在台大造船所某教授門下修水下聲學的課,連兩學期都是全班最高分,表現勝過號稱物理數學都比我們理學院海洋所更優的工學院研究生。那位教授聽到我的事也非常錯愕,但是我有口難言,難道要我指責老師嗎?那位教授始終很欣賞我,或許我當時就應該改讀造船所吧?

那是我的博士班二年級中段的事情,我沒有被退學,即使想回中學教書也必須再等半年,所以有一個學期我是在所內流浪沒有研究室,沒有指導教授的研究生,處境之悽慘尷尬很難形容。反正我還是要上課,還是必須排班做研究報告(Seminar),老師與題目都沒有,我就自訂!我就是要研究側掃聲納的數位化資料處理,自己指導自己,看論文之外還努力向另一位老師間接的取得了一筆數位化的側掃聲納原始資料,並開始寫程式做實驗。

難過的是我根本沒有可以用的電腦!當時的PC還不足以應付我的研究(以我現在的功力或許可以),每個研究室都會至少有一個工作站電腦可用,但我不屬於任何研究室,只能尷尬地四處「乞討」,看到哪個研究室的工作站閒置時就靠與學弟妹的交情借用一下。研究所內也有一個小電算中心,裡面也有可用的電腦,但是必須有指導教授簽名的單子才能優先使用!我沒有教授的條子,所以還是必須排在一堆學弟妹們的後面,在夾縫中「伺機」使用電腦。

那是電腦科技剛剛在海洋領域起飛的年代,我進去研究所時所有儀器都是類比式的,畢業時全都變成數位式了!所以當時的教授乃至博士班學生多數是不常用電腦的,會跟我搶電腦的都是年輕的碩士生與助理,年紀都跟我教過的國中生差不多。我三十歲才開始讀博士,當時32歲已婚,常常守在小朋友旁邊,等待他們完成工作,有時候終於等到他們完工,管理員就來說要下班,小電算中心要關門了!一天也就這樣在無謂的等待中過去了,回家太太問我在學校還好嗎?真是情何以堪,好想哭啊?

即使如此,我還是順利完成我的目標,一學期內我將所有已發表論文上的側掃聲納資料處理程序都寫程式實作出來了!對我來說,當時我已經認定學期結束後反正沒老師要我,我的海洋博士之路就會自然結束了,所以那一個學期的研究,對我來說只是希望給自己一個交代,證明我的堅持不是幻想,我真的可以作聲納資料處理!老師信不信是他們的事情,我就是要做出來,不然我會覺得自己是只會說大話的魯蛇!這比失去博士學位讓我覺得更難堪。

我的報告其實讓所有老師都很錯愕,連問問題都很困難,那是他們認定只有美國的先進研究中心才能碰的議題,卻又無法質疑我的成果,最終我也因此得到我的第二任指導老師青睞,讓我可以繼續博士班的學業,但是必須改做他的議題:數位地形資料處理及地質意義解釋,難度低於側掃聲納研究,但是我已經不敢堅持了,能做的就做吧!

辛酸往事說完,我也必須感恩那時還是有很多幫助我的好人!包括幫我找到數位資料的劉家瑄教授,以及幾位常常熱心私下幫我找電腦,以及各種設備使用時段的學弟妹與助理們。甚至有位交情好的助理,刻意晚上加班避開教授的視線,只為了幫我製作聲納影像處理結果的幻燈片。他是說覺得我的研究很好玩啦!但是他甘冒被教授責罵的風險,趁著大家都下班時將所有他的研究室裡的家私都搬出來幫我,我真的非常感激!不然我找外面的公司做這些事,光是錢就不知道要多花多少!

( 心情隨筆校園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ccsonar&aid=26054645

 回應文章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19 14:22

人生多貴人,

受挫亦感恩,

今朝現才華,

雨露惠眾生。

鄉下老師(yccsonar) 於 2015-07-20 20:28 回覆:

是啊!希望別人記得我的都是好事,對我來說人生就算圓滿了!


雲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17 22:38
回憶總是越挖越多,一幕幕泉湧而出,那個獨行勇往的年輕人真的是自己嗎?會不會這樣想?
鄉下老師(yccsonar) 於 2015-07-18 03:24 回覆:

常常有這種感覺,也激勵自己不必改變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