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暢快淋漓
2011/10/02 23:46:15瀏覽1459|回應2|推薦41










1962年颶風溫黛襲港,這是風災過後嘉道里農場在進行災後調查救濟時拍的照片。

這是風災後殘破的家園!


那天黃昏時分,見雲低天暗,比較涼快,趁老妻煮飯的時候,到社區的環湖步道慢跑,跑著跑著天空竟下起雨來,開始是淅淅瀝瀝的小雨,接著便越下越大,雨若傾盤。原本熙熙攘攘的湖邊步道,一下子只剩我一個人,在雨中,沁涼的雨水,從頭頸順流而下,一身的熱氣頓消,步履也顯得輕快多了。

暮色漸合,一個鬢髮俱白的中年人,在雨中獨自奔跑,腦海中千回百轉,雨中的記憶歷歷如新的湧現。

那一年,外面下著大雨,父母下田未返,我們幾個不識愁滋味的小孩躲在木板床上,看著泥土地上冒著水,我們撕了舊作業薄摺小船放在水中,讓它們順流而下,從門口流出去。

那一年,颶風溫黛襲港,暴風雨狂怒了一夜,瀝青紙的屋頂被掀得支離破碎,稻草糊泥巴的牆壁逐漸融化,房子只剩細細瘦瘦疏疏落落的框架,我們瑟縮在一角,看父親茫然站在雨中!

那一年,仍在讀國小,記憶中大雨滂沱,田中農作被掩沒在滾滾洪流中,大大小小的冬瓜隨水飄去,姐姐與我及母親站在水中,水及腰,淋著雨,無語問天!

那一年,颱風忽然來襲,在香港天文台高懸9號風球下,與母親趕送雨衣給在紗廠工作的大姐,我與母親匍匐著通過兩座小山之間的風口,風雨暴烈得令人震慄,母親緊抓著我的手,那一段數十公尺的路,感覺上好長好長!

那一年,在椰林大道上,迎著小雨,逆著風,在冷冷的寒冬,鬢髮俱揚,苦思追尋著歷史的印記,探尋自己究竟是遺民還是志士,在歷史的煙瘴與現實的迷霧中,找不到出口!

那一年,與老妻在擎天崗的雨中,駕機車奔向金山,蜿蜒的陽金公路,在霧氣騰飛中,如虛如幻,那是我們第一次的約會!

那一年……….

已好久沒有這麼痛快淋漓了,這場雨洗掉覆蓋在記憶上的塵土,生命中所有來自雨的感動與感觸清晰的再流遍全身,每一步踏出去,都感到生命的真實。蒼茫暮色,踽踽獨行,在雨中,是我,從年少到白頭!

跑著跑著已漸見萬家燈火,雨稍歇,行人漸次又熙攘起來,濕透的衣衫冒著熱氣,再轉一圈,已是8公里了,人跑得暢快,雨淋得暢快。

老妻已熟的飯香正濃,家中已掌起燈。





1962年颶風溫黛襲港,這是風災過後嘉道里農場在進行災後調查救濟時拍的照片。

這是風災後豬舍的景象!



          yaduo






《同時在「年輕的五月」及「心之界」發表》

被遺忘的時光 / 胡琴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duo&aid=5696616

 回應文章

孔明車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心神盪漾
2011/10/17 18:51
您暢快淋漓之際,我倒是讀得心神盪漾。加上少見的輕佻的胡琴音樂,更是讓人沈醉在過往的時光裡。
yaduo(yaduo) 於 2011-11-10 19:07 回覆:
孔兄大駕光臨,有失遠迎!

在歷史時空的風雨中,只以胡琴待客,罪過!罪過!

           yaduo

yadu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有關嘉道里農場
2011/10/12 22:37
在圖片說明中提到的嘉道里農場,不是香港新界的農民,大慨不太了解它是什麼組織,但新界的農民或多或少都受過它的幫助,每逢風災或雨災之後,它會協助農民復耕,發放救助金,並向農民推廣農業技術。
我記得那時候我們養豬,嘉道里農場免費推廣一種高品質的豬種,以人工受精取代傳統的牽豬哥,在60年代,可說是創舉,農民也普遍能接受,唯一有意見的就是牽豬哥的人,因為他的生計減少了。

                yaduo


下面是維基百科有關嘉道里農場的介紹:
1949年,大量中國難民湧入當時的英國殖民地香港。猶太裔的羅蘭士勳爵及賀理士爵士兄弟在1951年聯同胡禮先生(Mr. Norman Wright)和胡挺生先生攜手創立「嘉道理農業輔助會」(簡稱「KAAA」),研究及開發農業技術,讓這些中國難民務農維生。
維基百科有關嘉道里農場

這是現在嘉道里農場的網址:
http://www.kfbg.org.hk/kfb/text2image2.xml?fid=163

野渡 / 原鄉人客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