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西風殘照(廿三)
2007/08/14 00:36:44瀏覽483|回應2|推薦29

貧是苦,病更苦,產後的秋妹,身體虛弱得形消骨瘦,仍得勉強下床張羅著,更要奶那剛出生的娃子。

阿平一早到工人市場等著工頭派工票,放工把票九折賣了買米回家,只勉強僅僅夠一日的糧,平日檢一些別人不要的菜葉子醃起來,切碎了拌著飯吃。

一天阿平回到那鐵皮屋子,在門口沒看見秋妹,有點納悶,也有點心慌,進得屋來見秋妹躺在床上,氣若游絲,娃子靜靜的偎在她身旁,小拳頭往嘴裡塞。

「阿平哥,你去煮糊仔給阿妹食,我無奶餵渠食囉!」她的聲音低得幾乎聽不見。

阿平看著秋妹,眼淚不禁自眼角滴下,他走到灶下,生了火,拿個小鐵鍋,放了些水,自洋鐵罐中將緊餘的糙米磿的粉倒進鍋中,用杓子拌和在一起,一邊煮,一邊用杓子攪拌,直到水開了,米糊慢慢濃稠,他換上另一口大鐵鍋,倒了大半鍋水,擱在灶上,利用那些餘燼溫熱鍋中的水。

他盛了半碗擱在一邊淌涼,把餘下的小半碗盛在另一個碗中,端到床邊,望著雙眼微闔的秋妹,淚水又不自禁的由眼角滲下。「秋妹!」他輕輕的喚著。

她微微的張開眼,虛弱的道:「你先餵阿妹食糊仔!」

「這半碗給你食!」

「我怕阿妹唔夠食!」

「我留開太半碗給阿妹,淌涼一下正餵渠食!」

「我扶你坐起來食!」他把娃子擱一邊,扶起秋妹,用湯匙慢慢的餵她,她吃著吃著也掉下了眼淚。

「唔知道我還會唔會好?」她幽幽的緩緩說著。

「你傻的,兩邊都會好的啊!」他放下碗,輕輕的拍著她的背。

「我唔想拖累你,但係無辦法,我行都行唔得。」她輕輕的抓著她的手。

「想恁多做嘜個,好好養好身子!」

屋子裡已昏暗得面容難辨,他點上了一盞小小的煤油燈,掛在壁上,渾黃的燈火,照得屋子一片矇矇矓矓。

yaduo

客家用語選註:

(1)恁多:這麼多

(2)做嘜個:做什麼

(3)行唔得:走不動

(4)糊仔:米磿的粉煮成的糊

(5)唔夠食:不夠吃

背景音樂:江河水 / 二胡曲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duo&aid=1157879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酸澀!
2007/08/18 23:22

看到千千心裡酸酸的!

這故事是你寫的嗎?

你賺到千千的眼淚了!.......


yaduo(yaduo) 於 2007-08-20 22:51 回覆:

首先謝謝的的光臨及回應,故事當然是我寫的囉!

害你憂傷了!你的淚是為那一個時代的人流的!

畢竟那是一個蒼茫的時代,能活著已是最大幸福!

yaduo


二媳婦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讓我想到...
2007/08/14 08:13
外婆....
yaduo(yaduo) 於 2007-08-15 01:54 回覆:

你外婆及我們父母那一代,經歷了我們沒有經歷過的苦痛,能活下來就是一種幸福!我寫的故事,是在寫她們那一代!

yad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