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罕旱記 Rare Draught exposed long drowned Relics
2021/12/31 23:56:36瀏覽908|回應4|推薦0

任憑是資深行山領隊或發燒友,相信也認不出上下兩圖是哪路線。余很高興機緣巧合下拍到本誌兩處難得一見的景色,與看官分享。


2021年在10月之前是異常的干旱,天文台資料顯示截至4月底的總雨量只達正常的三分之一,去到 5月底,更只有正常雨量的28%30/04/2021在獅子頭山俯瞰,從未見過石壁水塘咁低水位。



岔開一下,解釋上圖。大小鴉洲屬香港索罟群島,余今年8月兩次登臨。香港水域就在索罟群島最南的頭顱洲(地圖查看經緯度,原來比一般人稱為香港南極的蒲台島更南一點點),一水之隔的大小蜘洲乃屬於珠海市桂山鎮。下圖為頭顱洲一景。

石壁環塘
14/05/2021原本路線是登狗牙嶺,早上九龍天色很好,巴士到大嶼山見到密雲。甫在東涌上11號,下了20分鐘大雨。到石壁,雨停了,但層約在450m490m高度獅子頭山籠罩在中。登山入了雲霧中,啥也看不到,等如白行了。臨時決定來一次石壁環塘。下面相片大致是順序從壩的西端順時針綑到壩的東端,所見景色。


相片中的鳳凰山,不是聰明人才見得到,該日行了接近 6小時,550m以上的山頭,一直看不到。而且,有白濛濛看來像雨霧的一陣陣吹過,與背景的黑雲光差對比太大,爆光全白一片。




在興建船灣淡水湖之前石壁曾經是香港最大水塘,容量 24.46百萬立方米,今天排名第三。不計壩的長度,繞塘一周逾 8km



石壁水塘三面環山,西邊是羗及觀音(鳳凰徑5),北邊是獅子頭及木魚(可參看拙作佛法無邊說大漁 ),東邊是鳳凰山的西南坡,即是著名的西狗牙及中狗牙嶺。


像很多的水塘一样,溪谷下游盆地原本都是村莊。可惜維基百科只記載四條被水塘淹沒村莊的名字:石壁大村、墳背村、崗貝村、坑仔村,卻沒有描述相對位置。







手表高度計顯示水位比樹線低 10m,田埂及村屋的地基皆露出來,見到數條村落。拜讀已故香港行山泰斗李君毅先生(1918-2009)傳世之作“登山臨水篇”,內有珍貴手繪地圖。昔年跟隨李先生行山的包括盧瑋鑾教授(筆名小思)。該書是2019年歲杪由李君毅先生之徒弟徒孫把其 1961-1964原刊於海光地理雜誌之文章合集出版。李先生所記載只有3條村,墳背村最西,從手繪地圖猜測似乎接近羗山東坑流入水塘位置,但該處只見到平地,卻不見村落遺跡。如果是接近獅子頭南坑流入處,則可能是上面幾幅相片。



行經其上,明顯是犁過的田。

過了鳳壁石澗流入位后,根據李先生手繪地圖,就是石壁圍古村,日寇領時被毀。




這村面積很大,田裡有很多奇怪的石砌圓環,大小高矮不一,高的有兩三米高。希望有識之士不吝賜教。









相距不足半公里,過了西狗牙坑流入位,是一大片平地。相信水位退了很久,已經綠草如茵。之后再沒見到平地或村落遺跡,這里可能是李先生及維基都有說的石壁村。中國地方分級,縣下面是鎮,其下是鄉,最小是村。李先生說石壁鄉有三村。水塘以鄉命名。正苦水務署或古跡辦,有關興建水塘前的資料一概闕如!




走到水塘東端,見到面積達一萬多平方呎的光伏板。石壁是正苦 2017年在水塘設置浮動太陽能板發電系統的首個試點https://www.wsd.gov.hk/tc/media-corner/hot-topics/index_id_403.html 當年經常一起行山的一位朋友曾經代老朽報名參加水務署的導賞團,可惜參觀當日掛了風球,活動取消。事隔四年多,這個聲稱可以提供石壁竪井塔內的抽水泵 25%電力的設施,規模依然故我,沒有寸進。是試驗效果不符預期,抑或其它原因,不得而知?


這年罕見的干旱,原本浮動裝置差不多有三分一擱淺。

在光伏板的東端,有幾棵見不到花朵的草本植物,有逾百只美麗的蝴蝶仆在其上。



走到光伏板的西南角见到手臂粗的電線連著長方形白色箱子沿石屎級向上,就是綑邊旅程完結。

綑邊須知
溫馨提示一下,不論是海岸或水塘綑邊,必需有經驗者帶領。與一般山線最大的分別是完全沒有路,連路胎也沒有。隨時會走到無法前進之處,可選擇回頭覓路,或闖林,或下水。水塘當然不應下水。海岸多是石,長了苔會很滑。水塘壁則多是泥土,有松軟的,也有干涸泥漿非常脆,一踩就大幅塌下,如下圖中的坑。

在水邊則有浮泥,外表完全看不出來。同伴間應該保持距離,才不會一起泥足深陷,可及時施以援手,拖一把出來。浮泥相當危險,甫一踏上,已陷到腳踝。50多年前,今天的賽西湖大廈仍然是太古集團的私家水塘,老朽第一次陷入浮泥就在那里。可參閱另一篇拙作重上寶馬山 Siu Ma Shan






相距海拔2-3m。因为路况,同伴越行越上到了樹線,余則走落水邊,海拔相差了10m

除了經過村莊外,大部分時間在30°70°的水塘壁上艱苦行進,不論泥土或石頭都很容易塌方或滑坡,保持身體平衡極之費勁,腳踝尤其累。

城門環塘
在網上搜尋“石壁環塘”,可說絕無僅有。原因是水位至少廿年沒試過這低,環塘既困難也沒景可看。“船灣下環湖”則很多人分享,余在 20154月也玩了一次,見到“船灣六村”遺址。7小時行程大半要側著腳踝走,極之艱辛。城門水塘整個東岸有湖濱緩跑徑,西北端白千層林下邊有一小片平地,近十多年成為婚紗拍攝熱點。



城門是余帶初級行友遠足的幾條路線之一,不知來了多少次。20216月底見到是罕見的低水位。6月因打風,雨量不少。但 1月至6月上半年雨量仍只及正常的73%,而且頗不平均,大嶼山及香港島下雨大幅高於其他地區。7月初又到大嶼行山,石壁水塘已滿溢。該次行程原本安排在 25/6/2021,因當日早上大雨而取消,下午市區沒雨,臨時決定走容易的短線--城門水塘,即使要打傘行也輕松。婚紗拍攝熱點的平地比以前枯水期所見過的大了多倍,一直向對岸延申。


見到谷底大面積的平地以及新界鄉村很普遍用打鑿為平面的大石鋪出來的村路。這類連接村與村或村與市區之間由當年村民自建的步道,今天叫作古道。例如上苗田與三椏村的苗三古道、慈雲山與沙田的慈沙古道。最為人所知的肯定是游人如鰂的元荃古道,可惜近十多年正苦大幅度鋪設石屎甚或像五星級度假酒店的園林步道,古道意境差不多徹底消失掉!



這大石右下方很多時候都已是水面。


也見到面積不太大的梯田。
香港九大石澗之一的大城(大霧山-城門)石澗,沖下來的石河,平常也浸在水中見不到。

順時針綑邊一直到半亭以東,一向熟悉的城門景色變得頗有新意。





反常天氣稀有機緣

前不久美帝數個州在隆冬遭受只在暑熱天氣才有的龍捲風吹襲,夏天歐洲多國及河南鄭州“數百年一遇”大暴雨,都是死傷慘重,滿目瘡痍。香港10月的雨量是正常的 5倍多,終於追平了之前 9個月一直落後的總雨量。城門水塘 10月滿溢,吸引了大批拍友。一個甲子前李君毅先生所拍相片,香港鄉村很多梯田,近四分一世紀,余也走遍香港郊野,梯田或痕跡幾可說未之見也。2021年初的干旱,在石壁水塘底驚喜發現大面積梯田。反常天氣造就稀有機緣,且到年底香港及廣東省未有旱災,福地也。

後記
1. 
本文寫於202112月下旬,與另一篇推薦讀資中筠先生文集的拙作同時投稿明報。余預期後者獲接納機會高,因題材類近明報副刊一般內容。果不其然,投稿後差不多立刻接到編輯垂詢,電郵來回兩三次後,說會於3/1/2022刊出。而本文則要遲些才考慮。哪知在最後一刻說要押後。在20/1再把有關資先生的稿件退回,轉而討論本文一些相片細節。並於2022215日刊登在明報副刊 C6頁世紀版。明報鏈接:

https://news.mingpao.com/pns/作家專欄/article/20220215/s00018/1644861159853/世紀-二元對坐-罕旱環塘記
點擊下圖可讀到原圖(再點擊右上方放大鏡)

2. 213日無線翡翠台的星期日檔案說三個水塘的興建歷史,分別為大潭篤、船灣及萬宜。原來除了香港最後一個水塘萬宜之外,其餘在興建時皆把所有村落的房屋徹底拆毀。這解釋了上文在石壁及城門水塘,只見到梯田田埂,見不到任何村舍。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xingwanlilu&aid=171058554

 回應文章

Dominic
2022/02/27 23:02
William ,
對我,水塘綑邊真是另類行山活動。這篇遊記就像揭秘之旅。
William 的圖文記述,巨細無遺,令讀者有親歷其境之感。
欣賞William 對行山的熱忱,和細膩的筆觸。

Dominic (Dominictot@gmail.com)
zhangWL(xingwanlilu) 於 2022-02-28 22:35 回覆:
Dominic,
谢谢你再次捧场、谬赞

Bevis
放下營役,游山玩水
2022/02/22 22:42
近日由於瑣事繁多,所以今日才能一口氣看完你整篇遊記,請見諒。
整篇文章就一如你的性格,直接、誠意、堅持,我喜歡看、喜歡讀,謝謝你。
文章描寫行程見聞細密,令人容易明白,如身歷其境,令人躍躍欲去走一趟。我年輕時有幸走過石壁一帶,看後令我想起走過的路。
若你可添加你在走過每段路時的感受思維,加上人與環境的互動情感交流,相信更容易令那些未曾到訪的人看後有所共鳴,情感互通,讓讀者與你更多隔空交誼,相信可讀趣味會更高更佳。
此外,編輯或可加入更多精僻小題,畫龍點睛,引出文章重點,增加吸引力。
真心羡慕你可以放下營役,游山玩水,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優悠自在。
希望日後能看到你更多更精彩的遊記!
zhangWL(xingwanlilu) 於 2022-02-23 22:47 回覆:
Bevis,
谢谢你捧场、谬赞!
墨水有限,写议论文、记叙文,勉力为之。要抒发情感,未够班啊尷尬
若果有兴趣,无任欢迎你来一起行山

阿鵬
2022/02/17 20:20
張兄,你也是行山泰斗啊!
能環遊石壁,真是罕有;謝謝分享詳實的好文章,令弟可以把杯神遊!
👍👍🙏🙏🙏😊
zhangWL(xingwanlilu) 於 2022-02-17 21:29 回覆:
Leo兄,被你所属的达人队踢出来,连“达人”都够不上,遑称“泰斗”無奈
你氹得我很开心,一定要请你饮茶!

Dan
2022/02/17 13:10
刊登在明报的大作拜读过了,原来是讲的这两个地方!似乎两次我都有参加(希望沒记錯🤣),很榮幸又难得,现在再看张爺以流畅的文笔娓娓道來,勾起了我的回忆,当日情景又历历在目。不得不赞美张爺不仅记性超強,对香港地理环境熟识,好像前景的是哪些溪流,背景是什么山嶺全部了如指掌(我觉得群內的张爺和YM Sir都好像脑子里藏了张全港立体地图🤔)。此外资料搜集详尽,对我来讲,游览时只知道是一些废村遗跡,经过就算了,哪里知道它们的名字和历史渊源,真心佩服!希望其他山友阅后也能感受到那些罕有珍貴的瞬间🙏😃(cksodanhk@gmail.com)
zhangWL(xingwanlilu) 於 2022-02-17 21:32 回覆:
结伴同行,也多谢部分相片是你所拍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