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代理人《原載聯合報副刊》
2017/03/14 15:20:15瀏覽2006|回應0|推薦29

憑良心說,這個年輕的司儀做得不錯,值得給個大紅包。原本家人商量好請那個已經當了縣政府科長的學生來擔綱,結果他陪縣長出國了。

其實,連著這兩任縣長和幾個議員、立委,還有一位部長級官員,都是我教過甚至擰過耳朵的學生。我說這些話的目的,不在炫耀自己。主要是告訴你,我這個當了一輩子老師的老朽,雖然沒拿過什麼師鐸獎,可我教過罵過的學生有些個真不賴,早已成為政壇上響叮噹的人物。

我想到自己從學校退休已經那麼多年,便再三交代家人,凡事低調點處理,省得兒孫欠下太多人情債,否則相信這公祭場面,絕對不輸我那幾個輪番當了好幾個學校校長的老牌友。

當司儀高喊著,某某部部長某某某向恩師致祭時,我趕緊把僵硬多時的脖子儘量伸長,設法從一捆紙錢枕頭上微微撐起。未料司儀突然追加一句,某某部長因為公務在身未能到場,特派秘書某某某代表致祭。

接下來就不用說幾個立委和議員了,他們派來那些個服務處主任什麼的,全是些陌生面孔。只有色彩鮮艷的背心上所繡的大大頭銜和學生姓名,我還認得。

現任縣長出國,前一任的則官司纏身不便露臉,到場的同樣是代理人。

唉,看來只能說自己躺下來的時機不對。如果提早在他們尚未飛黃騰達之前走掉,大伙兒說不定還能夠靠過來跟我這個老師敘敘舊哩!

要不然,早先應該想到花錢僱個代理人替代我躺在這兒,讓代理人悼念代理人,當可免掉彼此尷尬呀!

──原載20161118《聯合報副刊》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um330&aid=96199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