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許章潤: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3)(上篇:誤入歧途的潛在勢能)
2021/11/16 22:08:10瀏覽273|回應0|推薦3

2019年元月6日,定稿於清華無齋

進而言之,縱便可見未來中國轉型落定,匯入世界民主國家主流,卻依然會因自己的超大規模及其浩瀚勢能,而於國家利益與全球政治層面,難免齟齬,多有衝突,也是可以預期者也。此為國際政治的現實主義本性所決定,一天未曾實現人類的永久和平,就一天如此。回瞰曾經的英美角力,靜觀當下的德美猜忌,以及從未停止過的日美較勁,便一目瞭然。但因同處體系,分享立國價值,並有極權政制作為他者反觀,則矛盾的可控性與解決方案的可協商性,以及循沿程序的可欲性,絕非同日而語,也是可以預言者也。

其次,帝國情結發作。曾經的大型帝國,作為逝去的輝煌,總會在民族歷史文化心理中烙下深重印記。它們可能如落霞殘照,攪不動死水微瀾,也可能翻轉為近代民族主義,而鼓盪起滔天大波。從博魯布魯斯海峽至廣袤深邃的俄羅斯大地,再到幽曲疊嶂的中亞西亞和印度半島,而迄太平洋兩岸,均有帝國情結發作的鬼哭狼嚎。逮至今日,早已隕落而彷彿慣看滄桑、對於一切均雲淡風輕的不列顛,尚圖再跨瀚海,「所有作為」,正說明此間文化歷史記憶轉化為政治衝動的深重勢能,不可小覷。正是在此背景下,中國三十多年來的現代化進程指向大國崛起與文明復興,至此時刻,彷彿正好坐實呼應了這一波發作,也真的就有這種跡象。逢迎學人與無良官媒不明所以的鼓譟,大言炎炎,推波助瀾,於黨國或有功,於國族為罪人。而心智低劣,心性窳劣,就此暴露無遺。有意思的是,東亞諸邦近代均遭西洋東洋勢力欺凌,因而都有屈辱歷史記憶,除開扶桑一枝獨秀,其所引發的民族情緒,均未因國家獨立繁盛而消隱,卻反而益且僨張。每有風吹草動,便暗流洶湧,明浪滔天。其間,高麗民族表現奇葩,尤為凸顯。值此情形下,現代中國的成長至此時段,彷彿濡有帝國情結色彩,而且偏偏就是華麗酷烈的大紅大紫,怎不叫人生疑。更何況就有幸災樂禍望船翻的,遂致情勢雪上加霜矣。 

再次,基於時代錯誤的毛式公子哥天下圖景。如前所述,「人文化成」是文教理想,強調的是基於普遍人性的普世價值分享性,而帝國霸業或者所謂「要讓世界一片紅」,則為霸力囂張。德力兩端,彼此風馬牛。近年立國之道對此彷彿不甚了了,完全罔顧內政升級換代的急迫性與經濟社會繼續轉型的必要性,蓋在恰如筆者前文所述,雖號曰「將改革進行到底」,實則以為大轉型已然完結,則模式既成,手上有倆錢,遂眼光向外,鋪展鴻圖。殊不知,「胸懷七億三十億」的時代已然不再,從「祖國山河一片紅」進展至「要讓世界一片紅」,更是痴人說夢。世界體系維續於霸權秩序與條約秩序的交纏糾結,意味着參與其中,縱橫捭闔,憑恃的是國家理性與文明勁道,表現為邦國的政治感召力與道義吸引力的博弈,哪裏是多買賣點兒貨品就能擺平的事,更非迎來送往的隆重接待所可奏效也。於此可見毛氏天下圖景為底色的世界想像,經由公子哥式發酵,頓時成為一個犯有時代錯誤的低能幻覺,不成體統,而荒腔走板矣。 

最後,更為主要的在於,超大規模極權國家崛起的後患與隱憂,引發全球震盪,而首先是四鄰憂懼。超逾一個半世紀的「三波改革開放」,浴血打拼,層累之下,造就了刻下中國的綜合稟賦巍峨,卻因極權政體而與現代世界高階政治文明離心離德,形同孤家寡人。時以「一戰」前英德關係比譬刻下中美角力,又或以蘇俄聯想華夏,非因吾族吾民秉有德俄蠻力。——其實,中國的「戰國時代」早已結束,其勢能,其衝動,於隋唐揮灑殆盡,此後漸成內斂式文教共同體,惟靠邊疆入主中原保持張力,而終究於近代淪為一味捱打的主兒。文明論上雖有復興求存之意,間有兼善天下的普世願景,政治意志上卻早無帝國壯志矣。毋寧,實因極權政體性質固在,而又擁此稟賦,這才令大家多所憂懼。畢竟,其勢能浩瀚,其初心怪誕,若果擁此勢能以恪此初心,將大家的罈罈罐罐打個稀巴爛,老天爺,那還怎麼過日子。如此這般,擔憂後患,而戒懼生焉。放眼全球,揆諸四鄰,很顯然大家未必願意看到中國乃一貧弱動亂之邦,那不符合全球利益;但更不願遭逢一個強悍紅色帝國,那首先是有違自家的安危。凡此利害,都是明擺着的事兒,雖世相迷惘,修辭紋飾,說白了,不過如此。

而一言以蔽之,就在於一個超大規模極權國家,不思政改,無意建設立憲民主政體,不禁令人恐懼。一旦坐大,難防不測,而有紅色帝國崛起的預設和預期。其所挑戰的是「二戰」後奠立、「蘇東波」後最終成型的普世良政典範。因而,既非什麼南海的軍事化與「帶路」擴張,亦非「2025」或者「新殖民主義」就引發憂懼,事實上,凡此雖多紕漏,卻為一個成長大國基於國家理性的應有布局。毋寧,恰在於內政之紅色極權政治赤裸裸的加速度,這才真正令世界不安,引發出內外一併產生的根本憂懼。 既然如此,為國族利益計,為生民福祉計,為何不能正面迎應呢?以立憲民主政治融匯於世界主流體系而和平共處,於己於人,均為福也,何樂而不為呢?看官,坐吃江山,好不舒坦,豈肯放手。於是,罹患下列三項「代際盲點」之蔽,進而犯下「四大低估」之錯也。 (許章潤,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eddy5422&aid=170513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