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許章潤: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1)(上篇:誤入歧途的潛在勢能)
2021/11/16 21:38:03瀏覽257|回應0|推薦2

2019年元月6日,定稿於清華無齋

曾幾何時,大國崛起,文明復興,一手好牌,勢不可擋。時惟戊戌,情勢逆轉,彷彿國運不再,開始走下坡路了,遂致人心惶惶。表諸現實,便是「一手好牌打成爛牌」,而內外交困。「要準備過苦日子」與「軍事鬥爭」之輿議紛紛,堪為晴雨表。原因何在?為何走到這一步?拋開大國博弈、權勢轉移所引發的世界體系震盪等外在因素,追根究源,就在於近年來的立國之道指向「紅色帝國」,或者,予人「紅色帝國」的公眾印象,四面樹敵,八方開懟,以至於聲勢日甚,而聲譽日窳。 一方面,既有體制的騰挪空間已盡,無法揮灑進一步讓步協商的紅利,毋寧,因恐懼散夥而日益收緊;另一方面,維續既有統治萬世一系的初心不改,奠立於超級元首集權的黨國體制日益僭政化。由此矛盾日烈,已到臨界,不欲突破,遂掉頭回轉,不惟導致內政日益嚴重之黨國極權,同時更加強化、坐實了紅色帝國的大眾形象。對此,體制內外,朝野上下,心知肚明,此乃不歸路也。 中國的現代進程走到這一步,雖非始料所及,卻也未出大歷史框架。

筆者判斷,中國是一個超大規模極權國家,不曾、不必、不該也不可能是一個紅色帝國。但因其超大規模,確有走到這一步的潛在勢能。因而,基於建設「現代中國」這一大歷史進程,破解紅色帝國之道,撥轉華夏邦國重歸「立憲民主、人民共和」這一近代中國的主流歷史意識和政治意志,既為邦國公義所在,而為全體國民的集體自救,也就是在為世界永久和平出力,須臾不能再拖了。 

一、紅色帝國?還是超大規模極權國家?

二十世紀的美蘇爭霸,是兩種絕對主義的對壘,也是兩種源自現代性的普世理念的決戰,根本演繹的還是王道自由善政與霸道極權惡政的殊死搏鬥。其間,蘇俄一脈,承繼沙俄的擴張衝動,以霸蠻勢能和不義戰爭,建立起一個橫跨歐亞的超級帝國。一方面,就內政來看,其以黨國統御,領袖君臨,尊奉惟一意識形態為聖經,而以殘酷鬥爭與坐寇邏輯開道,將國家征服收編。超級元首駕馭克格勃統轄政黨,再以政黨機器制御官僚體制,然後複用由此紐結一體的黨國體制吞噬社會,最終形成一個層層下轄、騎在國民頭頂的龐大鎮壓機器。在此進程中,秉持歷史鐵律和國家至上的扭曲定位,將謊言治國與祛除信仰推到極致。由此,國家消隱民族變成黨國,再變為專政黨的殖民地,最終形成的是基於君民統治觀而非整體國家觀的超大規模、變本加厲的極權政制。 另一方面,在國家間政治與世界體系中,蘇俄不折不扣奉行傳統帝國邏輯,恃征服和顛覆為手段,建立起東西縱貫的龐大紅色集團,而以華約為中樞,形成中心—邊緣的全球制轄體系。1949年後的中國一度不幸裹挾於這一體系的邊緣地帶,終因文明傳統、領導人性格和地緣政治衝突等原因,而分道揚鑣,其實開啟了1972年中美走近的歷史機緣,未始非福也。凡此兩項疊加,則此超級帝國蔚為龐然紅色帝國,最為邪惡恐怖,塗炭生靈,危害人類,首先是自己的國民遭殃,而終究生於不義,死於恥辱。至今想起,依舊令人不寒而慄也。  蘇俄既終,則當世惟剩美帝一霸獨強,以隱蔽帝國的霸權秩序維繫世界體系,歷經「二戰」後又一個十來年輝煌小週期,直至雙子塔轟然倒塌。

不論其為紅色帝國還是自由帝國,與此兩霸比勘,吾人可得斷言者,則現代中國不曾、不必、不該也不可能是一個紅色帝國。

首先,現代中國不曾是一個紅色帝國。辛亥以還,中華帝國蜕轉為民族國家。不僅華夏帝國賴以伸展的傳統東亞中華世界早已煙消雲散,而且,既有疆域亦多流失。四十年裏,左右拉鋸,一路逶迤,滿目瘡痍。至紅朝當政,重歸一統,對內奉行階級鬥爭,厲行專政,建構起酷烈極權體制。對外與蘇修鬧翻,往東南亞輸出革命,在亞非拉灑金出力。但是,雖竭盡民力,卻受勢能囿限,終究只是在兩霸縫隙間討生存。連第一島鏈都出不去,西北邊疆亦且封鎖得嚴絲合縫,雖有霸王之志,也想伸展手腳,耽溺於「世界一片紅」的南柯綺夢,奈何無霸王之力,只能以「三個世界」劃分過過乾癮。最後不得已,「撥亂反正」,還得以四個「低頭致意」,收拾殘局,死裏逃生,哪裏談得上什麼帝國。毋寧,乃陷萬民於苦難之極權政制的鐵桶也。逮至今日,「一帶一路」水陸並進,「亞投行」早已隆重開張,實為固守舊制不思更張,以至於因其異數而為主流所拒後的另起爐灶,則看似熱鬧,其實依舊不過是第二大經濟體求生存的不得不然,距離挑肩全球治理的紅色帝國之境,還差得遠呢。再說了,其所凸顯的是帝力揮發而保衞政權之戰,內政考量遠高於全球鋪展訴求,既非純然國族利益的伸展,政黨理由遠高於國家理性,更與公民理性無關,則縱便有心插柳,也難能綠樹成蔭,同樣談不上什麼帝國經緯也。

其次,現代中國不必是一個紅色帝國。古今帝國成長多半仰仗地利天時,蠱惑於宏大敘事,為利益驅動所主導。羅馬奧斯曼如此,英帝國如此,美帝國同樣如此。唯有蘇俄帝國,倒彷彿更多地基於意識形態的衝動,大肆搜刮的同時還賠錢做買賣,終於在癲狂中把自己作死。就此而言,今日中國牟利無需恃帝國之身,毋寧,更多地以匯入自由經濟的世界體系,在自由而公平的貿易中取長補短。前此幾十年,就是這麼「低頭致意」做的,賺了不少血汗錢呢。否則,反倒授人以柄,招致八方敵意,何苦來哉。而且,帝國意味着責任,故有「帝國負擔」一說。以中國尚未完成現代化之身,尤其是優良政體尚付闕如,而背承重負,有如毛時代之外援與近年之大撒幣,實在是打腫臉充胖子,不僅背離國家理性,也違迕公民理性,不智不祥,同樣何苦來哉。大撒幣招致全民反感與舉國異議,隨着經濟下滑必將有所收斂,也是預料中事。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eddy5422&aid=170513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