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認得我是誰嗎?
2017/12/06 03:57:52瀏覽3520|回應14|推薦65

人凝氣聚形得來這世間一遭,但終將化為微塵粒子歸還八方。

這次返台,主要是想陪娘家媽媽幾日,但事前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陪法。

週五晚上回到彰化,周六一早就趕回娘家。我知道媽媽失智的狀況愈嚴重,弟媳LINE上寫:【老媽可能見面認不出妳了】。

台北的大姊也返家相聚,媽媽倒還說得出我們的名字。雖然有些遲疑。但接下來的對話,她神智明滅不定,有時還能循著家常瑣事講,但一下子又跳脫現況,分不清人時地。

媽媽無法辨識日夜、作息全亂。她會半夜下樓、想要開門出去。弟媳說已經很久沒能睡個好覺,因為一點聲響就驚醒她,怕一個腿腳無力的失智老人會從樓梯上方滾下去。又在門上媽媽搆不到的高處加鎖,以免她出門走失。但結果她打開窗戶大聲呼救,還引來鄰居電話關切,怕有老人受虐。

弟弟問驚惶的媽媽怎麼了她說自己被綁架,【你沒看到我全身被殺得都是血】。

幻覺嚴重的媽媽已經帶給家人很大的困擾,弟弟擔心將來病況進一步惡化,發展到長期臥床、失禁,就不是居家他處理得來的事。所以他當日帶我們倆姊妹參觀一處安養院,算是徵求我們的同意,若那一天到來,他可以送媽媽去一個專業機構安養。

我們贊成這樣的安排。安養院新穎設備好、綠草庭院有樹如公園,對媽媽而言,24小時有人協助日常需求,是較自家還理想的照護環境。

週六晚大嫂和弟媳合力準備一大桌菜餚,家人吃喝談笑如昔,老媽媽也較平日多吃了些。

週日一早我進門,才知道昨夜又出事了。媽媽半夜要上廁所,起床腿軟跌坐,弄得糞便滿地是小事,等睡鄰房的大姊聽見異響趕過來,媽媽的腳已經壓得發紫,自己無法行動。趕緊幫媽媽沖澡、擦地,忙過一陣,大姊才躺在媽媽身側,好好安撫她再睡一會兒。

這一夜可以如此應付過去,但接下來怎麼辦

既然送媽媽進安養院是早晚的事,大姊和我認為,就趁兩個女兒在家的時候陪她進去。弟弟和弟媳這段日子照顧媽媽非常辛苦,我們很感激。至少,這件事就讓我們幫忙來做吧。

雖然整個早上、下午說得口乾舌燥,一再嘗試用媽媽能理解的話語,希望她能覺得住安養院不錯。有那麼一刻,她似乎被說動了,要我們幫忙收拾衣物,她要去住很漂亮的宿舍。我簡直鬆了一口氣

但時間真到了,我和大姊一人扶她一邊從沙發站起,媽媽又反悔了,說她要住家裡,不住宿舍。甫出家門,她可能誤以為自己被硬架著,開始大喊救人。我心怦怦跳,腦子 一片混亂,也驚慌,好像自己真的大逆不道。弟弟事後說,當時他躲在門後,怕得不敢露臉。

安養院有個氣派漂亮的大廳,我們忙著指東指西要媽媽看,【像個高級旅館呀,我們都沒住過這麼好的】。弟弟也請兩位有空的舅舅趕過來。二舅說:【阿姐啊妳就安心好好住這裡。我以後都不知有沒有能力住這麼好的地方呢】。小舅聊他們姊弟小時候街坊,說:【阿姐好好療養,等妳身體好一點,開車載妳去看看老鄰居】。媽媽文文笑聽著,不再喊要回家。我猜想她好面子的理智,暫時戰勝想像中被遺棄的害怕。

接下來幾日我只能白天陪她適應新環境,安養院規定家屬不能陪過夜。媽媽還是常說要回家。轉移她注意力的最好方式,就是一直推她輪椅散步,邊問她小時候的事。那些事她記得片段,也有興味說。

幻覺容易見到已經辭世的人。她每天對我說,【妳阿爸剛來過】。我就順勢回答,【是呀他足關心妳。妳要聽醫生護士的話,好好養病】。她和伯母妯娌感情好,常對空喊【阿嫂,妳吃飯沒】。

或許這就是一個過渡期,人將從這個世界,慢慢移轉到另一個世界。

我知道失能老人一住進安養院,就出不來了。媽媽已經走到最後階段,離人生閉幕謝台的時間不遠。那幾天只有尋空能到鹿港廟裡一會兒。我不是真有宗教信仰的人,但也忍不住在神明面前祝禱,希望媽媽這最後時日,身體能舒適一些,心裡能平安一些。

弟弟會每天午晚兩次到安養院探視媽媽。她已經偶而誤認自己的兒子是他人,不久的將來,或許會完全忘了他。【認得我是誰嗎?】竟然變成每個人見到媽媽時,說的第一句話。

Amy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unshinemaple&aid=109318583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悅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1/28 18:22
還好,愛美的媽媽最後願意去安養院
我媽是絕對不去的,而我們全家六個小孩都在國外
她又拒絕去國外跟任何一個人住
也不願意有外勞
真是很固執,我們現在也是焦頭爛額呢!
溫哥華 千里傳音(sunshinemaple) 於 2018-01-29 14:45 回覆:

悅己的媽媽雖高壽90了,但身體精神都很好,她當然自覺能獨立生活。

但人到最後總有段時間得依賴他人的協助,才能處理生活基本需求。我是希望自己的"那段時間"愈短愈好!


Flying Eagl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11 00:31

令堂是有福的,兒女盡心照顧。妳的弟媳不容易,為了婆婆很久未能好好睡覺,我只要連續幾天睡不好就感覺要崩潰了!


溫哥華 千里傳音(sunshinemaple) 於 2017-12-12 06:35 回覆:

長期沒睡好很傷身心,很多照顧者自己因而倒下。

尤其在這高齡社會,有些時候是老人照顧老人,那更是不堪負荷的重擔。


simm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8 14:34

年老總有一天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只是會是怎麼一個狀況??!!

智能~或許是在娘胎就已經形成的演化

不能控制未知的衰退

至少把自己身體保持得堅強一些, 行動能力多一天的自如就讓家人的辛苦減少一天

我是這麼想~~~~

溫哥華 千里傳音(sunshinemaple) 於 2017-12-12 06:40 回覆:

對呀!照顧好自己的身心健康,是給子女最好的禮物!

8年前加入UDN,當時寫文很快很容易,好像一點都不費力。現在明顯遲緩,要成句成篇都得想一陣。

怕是老之將至的徵兆呀!無奈


Gioi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7 21:15

感人的內容.母親失智後我每天午休及下班後去護理之家看她兩次,她總是開口笑,我也一直不知道她是否知道我是誰,因為她沒再叫過我的名字,說的都是年輕時的事,給她看我們幼時的照片,她記得...唉,我們只要她快樂就好.不論如何,妳回來看她是對的.

溫哥華 千里傳音(sunshinemaple) 於 2017-12-08 01:55 回覆:

有妳這樣的女兒每天探視,伯母是很幸運的!我媽有三個女兒,但沒有一個能做到這樣。

在老病的人生最後階段,能減少痛苦是最重要的。【遺忘】或許也是一種方式。


沙漠之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7 08:19
往另一個方面想,伯母很有福氣,兒女都關心他~
溫哥華 千里傳音(sunshinemaple) 於 2017-12-07 09:02 回覆:

我很贊成【往另一個方面想】的處世態度,那是給自己一個心情出口,遇事不鑽牛角尖。

我們還算幸運,有能力做選擇。社會角落一些孤苦貧病的老人,他們更不幸,更令人同情。


賈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還好你們手足情深
2017/12/06 23:00

我當初在安養院常見,女兒、兒子、媳婦互相推託、責怪

  

失智之後,通常會伴隨某個臟器衰竭的情形

如果你們是在醫院附設的安養中心,那還好

不然,像我老媽當初胃、肝、胰臟、皮膚,一個一個出現問題

我都得趕到安養中心,陪著坐救護車到醫院

溫哥華 千里傳音(sunshinemaple) 於 2017-12-07 00:23 回覆:

安養中心離家不很遠,弟弟騎腳踏車可達,當每天的運動。午晚兩次,主要是照顧媽媽吃飯。

不是醫院附設,但有簽約醫師每周到院檢查住民身體狀況、開藥。真有大病,還是得坐救護車到醫院(也在附近)。

去了幾天安養院,跟其他家屬聊開。有位93高齡老婆婆拒絕在家接受外勞照護,因為當初她老公每次接受外勞幫忙,必客氣說謝謝。老婆婆看在眼裡頗氣憤,說自己服侍老頭子幾十年,沒聽他說過一個謝字。自此,對外勞心存芥蒂。

她媳婦如是說。我聞言大笑。


見素 - 與癌偕老 (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6 20:43
照顧年老長者實在很辛苦,尤其如你文中所述,照顧失智老人更是非個別親人所能力逮。我岳丈99歲,接來我家由妻照顧已進入第九個月,個中辛苦我全看在眼裡。多給在台的弟妹們一些鼓勵吧!微笑
溫哥華 千里傳音(sunshinemaple) 於 2017-12-07 00:07 回覆:

見素兄願意接納高壽岳丈來家常住,真是有情有義之人。家裡有需服侍的老人,您日常生活一定也受影響。

子女居家照護老人要夠樂觀堅強,因為不小心,會把自己的生活跟著賠掉。該歡暢快樂的場合就要大聲笑,不能因為家裡有病苦的人,就覺得自己不該如此。

我想,這樣才能持久打這場硬仗。


小肉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6 14:40

真辛苦令弟 -- 尤其是令弟媳了! 

AMY僅為返台蜻蜓點水, 他們卻一直天天面對及處理.

送她老人家去安養院是正確的決定, 是時候了.

溫哥華 千里傳音(sunshinemaple) 於 2017-12-06 23:25 回覆:

姑奶奶說得對,家人長期日夜無止盡照顧失智老人,的確是非常損耗身心、累極了的工作。我很感謝他們的付出,也尊重、認同他們的決定。

安養院裡有護理員、照服員,他們輪班工作,雖然辛苦,但至少有下班的時候。下了班,完全不必掛心病人種種,沒有情緒上的糾結。休息夠了再上班,又能滿臉笑容應付新的一天。

幫父母找到理想的安養院入住,是現代工商社會的新孝道。


隨寫人◆糾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6 14:26

失智

確實是棘手的問題

但最可悲是

六親不認的痛苦


溫哥華 千里傳音(sunshinemaple) 於 2017-12-06 22:20 回覆:

在安養院看到有些住民完全木然沒表情,身上安插著導尿管、鼻胃管,對他們而言,魂已經飛了,身處何方大概無所謂了。

這是【生有何歡、死有何懼】的現實註解。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2/06 14:03
我好怕我老的時候會失智,所以不祈求長壽,只希望未來能'"好死"。失智是折磨子孫的功課。
溫哥華 千里傳音(sunshinemaple) 於 2017-12-06 22:07 回覆: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不會變成別人的負擔,尤其是不要添加後輩子孫的苦惱。

老病死的過程很無奈,真得"好命"才能減輕受苦的程度呢!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