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自由
2008/11/19 02:52:03瀏覽801|回應4|推薦25

好久以前一個朋友轉述一篇十歲小女孩的文章,小女孩一身火燒傷疤,她描述有一天騎馬奔馳的經驗,“好自由”,她寫著,“好像穿著露背裝一樣的自由。”


有個同性戀好友,十年前告訴我,她與女友同遊舊金山卡斯楚街(Castro Street)。在溫和的秋初,與所愛的人牽手時沒有人駐足給你批判性的一眼,那份空氣裡的自由,是纖弱而珍貴。聽說幾年前在中國,同性戀是可以判死刑的,是真的嗎?


八歲遊美兩年後,時時吵著要來,連自己都覺得奇怪。自此一直想著為什麼有這個執著。我想大概永遠也找不到最終的答案。倒是有個啓蒙的經驗。受台灣教育下的我,蔣介石是我心中的偉人,而毛澤東是罪大惡極的壞人。在美有一天我跟媽媽這樣說。媽媽拉著我的手坐下,認真嚴肅地告訴我,他們都是人,他們是敵對的兩個凡人。我震驚不已。母親的一句話劃破了我的懵懂。在此之前我不知道對書上說的、對老師講的、對政府宣說的,有置疑的自由。回台灣後,爸媽嚴禁我們說政治,我們也乖乖聽話。但言論與思想自由已在心中生根。


自由是多層面的。有一些自由被剝奪時一時感覺不到。但內心裡什麼時候有,什麼時候沒了,事後是明瞭的。如果不是這樣走一遭,我怎在回台灣後,時時央求著再來美國。沒有感受過就不知道它的存在。(台灣現在已是一個具有言論思想自由的土地了。)


當自己剝奪自己的自由時(如面子)要靠內心的力量突破。

當社會加與不同族群或個人壓力時,我盡可能寬容與我不同的生活方式與思想,更站穩自己。

當國家施加我不同意的束縛時,我去投票。


那個燒傷的小女孩如今也三十多了,願她不再在意她獨特的身軀。那同性戀的好友,願她在定居的紐約與女友牽手漫步時,是沐浴在寬容的空氣裡。若非如此,那希望她不要在意心胸狹義人們的眼光。當社會無法到位前,只能靠自我內心的力量與智慧去發光。


寫於2006冬,譯於2008秋。祭加州Proposition 8。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uninn&aid=2397497

 回應文章

寄居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那麼,是什麼樣的「自由」
2008/11/20 10:15

造成這些悲劇呢?

陽光驛站(suninn) 於 2008-11-20 12:50 回覆:
那麼,是什麼樣的「不自由」,造成這些悲劇呢?1 與 3 只有當事的人與家庭才能解鈴,而這兩種悲劇異性戀也時常聽說,不僅是同性戀才有的問題。而我盡可能不加諸第2種悲劇,你呢?
陽光驛站(suninn) 於 2008-11-20 15:35 回覆:
突然想用另一個角度看你的問題,我一直以為我們是在討論同性戀的自由。但如果你是在問,普遍的自由(freedom in general),例如,有沒有闖紅燈的自由,有沒有殺人的自由,那我的答案可能就與你相符了,自由的限度,限度在那?這又是一篇長篇大論。如果這是你的問題,沒有力氣去寫,就用美國憲法回答好了。裡頭除了槍械自由外,其他的自由我都贊成。

寄居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如果你看了這位先生自述的故事
2008/11/19 16:00

http://blog.udn.com/johnson0823168/2363630

看到了這個所謂的「自由」,對他的人、婚姻、和家庭的毀滅性影響,也許你的答案會有所改變。
陽光驛站(suninn) 於 2008-11-20 02:49 回覆:
這樣的故事,有好幾個悲劇。1、兩人之間感情的問題,那是異性戀也有的。2、社會環境不寬容的壓力。3、家庭不諒解的壓力。在社會和家庭未到位之前,是真的好辛苦。因為我的好友,我看到好多在這樣的辛苦裡走出來的人們。在 3 裡,有的家庭走得過來,有的便此解散。而我,只有更加站穩自己,不在 2 裡加與負面的壓力。

寄居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正在作壞事的人
2008/11/19 13:53

都不喜歡別人批判性的眼光。

自由,不是作自己想做的事,而是作自己該做的事。

如果每個人都作自己想做的事,而不作自己該做的事,這個世界保證馬上失去「自由」。


陽光驛站(suninn) 於 2008-11-19 14:31 回覆:
如果傑與我活在不遠的過去,公然牽手,就會有批判性的眼光。黑人坐公車前坐會有批判性的眼光。如果女人想投票,會有批判性的眼光。什麼是該做的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在這個答案成“Of Course”之前,都是一份社會的掙扎。你在此留言,為你心中那份答案。我在此開筆,為我心中那份答案。

米珶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No on 8
2008/11/19 09:42
八號提案沒通過,令人扼腕. 仔細看看加州的投票分布圖,bay area 其實都是no的.只是central CA和南加傾向yes.

http://blog.roodo.com/ssays/archives/7527309.html

 







陽光驛站(suninn) 於 2008-11-19 14:35 回覆:
我被這個提案嚇倒了。不想竟是活在這樣封閉的觀點裡。我媽是基督徒,在一個教會的壓力下站住NO!的聲音,我實在引她為傲。可惜時間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