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寂岩。
2019/10/14 20:41:07瀏覽693|回應0|推薦13

  覺得最近又稍稍能想開了一點。

  時間能抹平的,從來都只有自以為是。

  流過去的成千上百個小時,心頭始終顫著某些事,知道那是不可能修補的過去,有遺憾也有失落,無論怎樣,選擇之後就得面㨃新的呼吸,每個人都是這樣,也總有些時候,會在午夜夢迴想起沒有做到的曾經,如果那個當口沒怎樣、如今是怎樣?瞥見的那些人都還是那樣生活著,沒有意外,得要正視的這些人也這樣日復一日,同樣不意外。

  如果有一些些不可思議,或許就是改變吧。


  人都是孤獨的,這句話,好像不知說過幾次了,以為擁有了什麼東西,其實只是揣著失去的計數,最後沒人帶得走什麼,在乎的,也就是人情而已。因為某些狀況而失控的韁繩並不會自動拴住馬兒,如果不瞄準拋出去,只有跌落,這條路上就是如此,跌落的人天天都有,有沒有被看見?有沒有遇到?

  或許那是不堪,但沒有誰能體會與了解別人心底當時的不堪。

  人是孤獨,同時,誰也不認得誰。


  或許那可以稱作同溫層吧,某些時候,習慣了某個人在眼前的模樣,未必真識得對方,有可能認識的永遠只是在自己面前的那一面,殊不知真相早就離自己很遠了,遠到,有時還以為自己掌握了一切。那與時間有關連了,可能與相識的時間有連結了,甚至,與自以為是的時間有很深的聯繫。

  偏偏流得夠久了,也能把真實的河床裸露出來,雖然絕大多數都沒有機會瞧見底下的那一面。

  是啊,嚴肅殘酷的岩面不若似水柔情,誰想看呢?

  那又是多麼鬱悶的永恆,明明知道了一切,卻沒有任何機會向空氣訴說。

  於是我不是真的認識你,你也未必真見過我;我只看過你的一面,你或許也僅瞧過我的側臉。忽然發覺那是個功課,煩躁的生活裡必然遇見的功課,只是未必有需要去弄懂,因為見識到彼此的真實,從來也不是人生當中的必要。


  我忍不住會想,或許很多年前的鬆手才形塑了對方如今的模樣,只是當時彼此都不能接受,最不能接受的是,為何得要屈服在現實之下?為何得要說得自己有多寬心?為何要表現得那般大方落落?然而,內心只有自私與自以為是,從來。

  也就是個選擇,從新的路口開啟新的距離。

  本來該要往西的,突然轉東邊去了,於是與西方的一切漸漸遠了,曾經畫過的圖案只能灰白,東方的天空則逐漸迎向陽光,不管別人說三道四什麼,如何真誠面對自己始終是最困難的課題,也是不會停歇的戰爭。

  或許從來也想不開,那當下,你想什麼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iow&aid=130084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