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鸞(卅九)夫妻攤牌
2010/05/22 10:09:11瀏覽582|回應2|推薦47

「碰」的一聲,彷彿是從地獄深處發出的悶響,從遙遠的地方傳了過來。

我知道,那是周圓和我的孩子死去的聲音。

就在這一瞬間,我跪倒在地,只覺得渾身癱軟,那陣撞擊的可怕聲音還在耳邊嗡嗡作響,耳鳴一般地迴盪在我的腦海。

「阿鏡……」

聽到這聲呼喚,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著,那溫柔的嗓音,使我不住冒冷汗。

「你都看到了,但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青鸞走到我旁邊,蹲了下來,抱住我僵直的身軀,柔聲說道:「你要諒解我——」

「諒解……什麼?」

「是她逼我的,我也不想這麼做,全部都是那個女人的錯。」

我抬起頭來,望著這個美麗女子的臉,青鸞的表情顯得十分誠懇,然而,那偏執到極致、冷鶩與狂亂的目光,交織在她眼中深不見底的黑淵。

淚水從我眼中落下,我難以置信地看著她,問道:「周圓犯了什麼錯,妳非得……非得這樣對她?」

青鸞摟著我,將頭歇放在我的肩窩,緩緩說道:「雖然沒有證據,可是我敢確定,一定是周圓害死了我爸。」

原來周圓被她虐打,卻沒有供出我所做的一切?

我的胸口猛地怦怦跳著,按照青鸞的邏輯,她既然知道了周圓對我的感情,那麼猜測她與我有染,想要幹掉劉羈賓,自然是為了我,這樣推理也無可厚非。

於是,我忍不住說道:「爸爸他……是自然死亡的啊……」

青鸞低語道:「就算不是她殺的,可是周圓有了你的孩子,肯定會下手。」

我一愣,呆呆望著她,一時說不出話來。

「你以為我不知道麼?」青鸞澀聲笑了:「光看她瞧你的眼神,我就明白了。」

我眼眶一熱:「可那也是我的孩子——」

青鸞憤怒地冷哼:「那又怎麼樣?以後要孩子,跟我生不是更好?你是我老公,怎麼可以背叛我?」

「妳——」

凝滯的氣息,慢慢地彌漫開,我雖然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卻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青鸞恨恨推開我,惱火地說:「都是你!招惹了一個又一個,這樣還不知足?非要我捅破一切麼?」

我愣愣地看著她,只見青鸞從旁邊的外套之中掏出一只手機,隨手按下一個號碼,而我發現自己手中仍然握著的手機,倏地震動起來。

但是,在她手裡的,並非是周圓的手機,而是我見過何菲以前隨身帶著的那只。

我仔細一瞧,那上面顯示的兩次來電的記錄,都是何菲的號碼。

驚駭之下,我忍不住顫抖起來:「她的手機……原來妳故意要我聽見那些……」

見我難以為繼的模樣,青鸞哂笑道:「上回在酒吧,我在善後收拾的時候,偶然發現這只手機,放火之後纔發現,後門竟然是開著的,所以乾脆將計就計,看你會不會上鉤。」

我傻在當場,幾乎說不出話來:「那妳打電話故意讓我過來,是想——」

青鸞點點頭:「我也是想試探一下,只是沒料到,你會來得這麼快,直接證實了我的猜測。」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竟讓這女人設計了自己,我坐倒在那兒,心中思緒混亂不堪。

青鸞足夠冷酷,或許早已失去人性,根本不管誰會死,她既然能預料到我的舉措,想必早就有了更深一層的盤算。

我把臉埋在雙腿之間,苦笑了一下,悶聲問道:「假如我死了,就神不知鬼不覺了,是不是?」

「你想太多了,」青鸞的唇邊綻放出豔絕妖冶的微笑,一如顛倒眾生的惡魔。「我們是夫妻,我誰都可以傷害,唯獨不會害我的阿鏡。」

明明是夫妻相見,此刻卻如同陌路,我們隔著短短的距離,相看笑眼。

青鸞低垂的臉,我血紅哭腫的眼,都是對這個不公世界和她種種犯行的控訴。

許久,我瞥見她搖了搖頭,許是她已經饜足了自己那顆惡趣味的心,又或者是貓捉老鼠的遊戲玩膩了,總之,她只是笑,笑得那樣美,又那麼讓我恐懼。

「那……妳想怎麼樣?」

「我這麼做,全都是為了你,那些勾引你的女人,我會一個一個解決掉,就是不讓你背負太多,只是你……你怎麼忘記自己做過什麼了呢?」青鸞歎了口氣,唇瓣居然多了抹哀傷的笑,我從未見她這樣笑過,但是現在她卻笑得萬分慘澹。

為了我?

青鸞殺了何菲和周圓,藉口竟然就是我?

所有的臆測都不對了,原來害死她們的是我,這樣的結論使我眼前霎時一片黑暗,但是腦海中卻依舊徘徊著那句低啞的話語:「你忘記自己做過什麼了……」

「我做過什麼?」我怒意一上來,忍不住問道:「妳到底隱瞞了我什麼?」

我想嚇唬她,再帶點威脅的口吻,可惜青鸞軟硬不吃,還是保持那副雷打不動的詭異微笑。

我凝視著她的臉,她和劉羈賓並不很像,斯文秀氣得很,一看就是個聰明柔弱的女人,以前怎麼也想像不出,有朝一日她會動用這樣深沉的心機,結婚七年、失憶期間共處半年,可是我對她究竟瞭解多少?難道一切都是她步步為營,為了對付自己而做的嗎?

看來這個世界上,真正單純的,恐怕只有自己啊!

「阿鏡,我應允你成為我的男人,可我替你賣命之後,你卻給我一個眾多女人爭搶的位置,讓我和那些寂寞春閨的情婦一樣,悄悄守候在你身邊?」

「所以這就是妳恨我,打算報復我的主因?」

青鸞又搖了搖頭,雙眼也紅了:「若我仍恨你,為何無法止住這些鹹澀的淚水?」

看見她驀地哭了,我感覺很是詭異。

「這究竟是怎麽回事?妳到底在說什麼?」我大聲地質問著,青鸞站在我對面,臉頰滴著淚珠,緘默地望著我。

「妳爲什麽要這樣?是因爲王表妹嗎?那妳爲什麽要和她老公搞在一起?」

面對我的質問,青鸞的表情很是苦澀:「這事豈非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楚?」

「那妳到底還瞞了我什麼?」我吼了出來,忍不住問道:「妳和池金獅都幹了些什麽,是不是妳指示他去殺何菲?」

青鸞的臉色一變:「你還有臉問何菲和裕美的事?」

「妳別以爲我不知道妳和池金獅幹了些什麽醜事!把殺人的事情都嫁禍給他,又是安得什麼好心?」

青鸞的臉色鎮定了下來:「……原來你都知道了。」

到了這個時候,我也不怕撕破臉,索性全都挑明:「說什麼一切都是為了我云云,妳不也對池金獅動手了?我有女人,妳就把所有的事都推到我頭上,那妳自己呢?不也有了別的男人?既然欺我失憶,那乾脆一點,大家今天就把話給說個通透!」

「你爲什麽那麽執著的要刨根問底?以後我們重新開始新生活,忘記這些過去的事,難道不好嗎?」

想起她的出軌情史,我恨恨地說:「好什麽?妳和那個吳影的事,我還沒提呢!」

「吳影?」青鸞的態度突然激烈了起來:「你知不知道我爲了保護你,究竟費了多少心思?你沒想起以前的事,我也不願意主動說明,全都是爲了你好!」

「什麽?這怎麽是爲我好?」我情緒激動,忿然站了起來。

「好,你好。想知道你在失憶前都幹了什麽嗎?我告訴你,你殺了人!知道嗎?你殺了吳影!」

這句話猶如石破天驚,我當下又楞住了。

「我殺了吳影?妳在胡說些什麽?我怎麽可能會殺一個開車的司機?他不是在上次車禍的時候給撞死了?既然如此,我什麽時候害死吳影了?」

「你當然想不起來,因為那天,是你把吳影給殺了!」

青鸞的話好像是一道閃電,在我腦海塵封的記憶中,巨雷般地劈出了一道裂縫。

吳影,我能清晰回想起他的長相,一連串的畫面浮現出來,這樣的刺激讓我頭上一陣劇痛,我彷彿能看到沾滿鮮血的雙手,趴在地上的屍體……我禁不住抱住了頭,呻吟出聲。

「想起來了麼?」

良久,我喘著氣搖了搖頭,喃喃問道:「那究竟是怎麽回事?」

青鸞慢慢對我說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來,我在失憶前就和何菲有了婚外情,青鸞對此早有不滿,所以也紅杏出墻,和何菲的前男友搞在一起,這和我從王表妹那兒聽過的完全符合。

青鸞早就認識吳影,沒想到我為了得到何菲,設計調走了吳影,又聽說何菲很崇拜我,所以跟相貌臉型和身材都與我有些相像的吳影交往,卻不自禁對我情有獨鍾,所以藉機和他分手,當了我的「小蜜」兼「小三」,青鸞氣不過,乾脆在一夜情的基礎上,找他擔任自己的司機,發展成了固定情人的關係。

在車禍出事那天,我本來在外出差,她和吳影在家裡幽會,結果我提早回到家,正巧撞破兩人的奸情。

出於激憤,我失手殺死了吳影,結果驚慌失措之下,我載著屍體駕車逃跑,本想毀屍滅跡,沒想到在高速公路上遭遇車禍,然後因此失憶。

「之所以不希望你回憶起從前的事,就是害怕這事情曝光,你知道嗎?這件事本來沒人知道,倘若就這樣過去,大家相安無事,然後我們繼續過活,不是更好嗎?」

我呆住了,卻覺得這和池金獅的情況驚人地相似。

怎麽可能?我殺了吳影?

但是,回憶起來的殺人片斷,我拿著一把刀刺入人體的感覺,卻又證實了這件兇案的確發生過。

「那池金獅……」

「池經理得知這回事,家裡的女傭田蜜跟他有一腿,所以他脅迫我就範,又幫忙壓制公安對車禍遺體的解剖調查,我也害怕吳影的死會引起別人的懷疑,所以我纔屈服於他的勒索,不得已跟他上了床。」

原來如此……

我把臉深深埋入雙手之中,一切的真相,原來如此齷齪。

「他威脅我,其實我也很掙扎。」青鸞的聲音低沉而帶著痛苦:「你跟何菲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出車禍的時候還和吳影在一起,致命傷能瞞得了警方?我能不跟他虛與尾蛇嗎?他一直在找機會報復你,主要就是裕美和你的關係,早在一開始就被他隱隱察覺,只是你一直沒有發現到,後來他纔藉機把報復目標,全都轉移到我身上。」

「所以妳完全是被迫的?」

「嗯,他們夫妻就住在樓下,或許是近水樓台,他跟田蜜好上了,又暗中窺伺我,還發現你無法恢復記憶,就找上門來以此事要挾我,我不敢讓你知道,就想給他點遮口費,誰知道他得寸進尺,就……」

青鸞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但我知道那是什麽意思。

「他常常來騷擾我,我原本不想理他,誰知他竟然在賓館偷拍了我的裸照,我沒辦法,只好一再就範。」

我明白了,那傢伙明白的就是在報復我,但是說起來這也是我咎由自取,我給別人戴了綠帽子,別人自然也給我戴一頂。

「何菲是老何的人,平常因為你的關係,也對他不假辭色,所以他懷恨在心,那天我也不知道他要下手,早知道他想殺人,我也不會和他打交道……」

聽了她的話,我仍有些顧慮。

說起殺人,我和青鸞也一樣,都是殺過人的主兒,爲什麽她從前膽小如鼠,面對了周圓就不怕呢?

不過,我的這些疑惑,全都埋在心底沒問出口。

現在不是考慮這些事的時候,既然我知道自己從前幹過什麽,那麽就有必要考慮一下未來的事情了。

「現在事情發展成這樣,妳打算怎麼辦?」

青鸞的眼淚掉了下來:「你是我老公,就是再不好,我們也是夫妻。周圓可能看出我跟池金獅有些什麼……我不得不殺了她,因為我心裡真的不好受,她又那樣拿孩子來嘲弄我,你竟然還護著那個害死爸爸的黑寡婦,能怪我不生氣麼?」

我能感受到青鸞對我的感情,說起來彼此都有錯,或許重新開始是個不錯的契機。

我對青鸞還是不討厭的,即使恨過她,但是她頂多算是個幫兇,動手殺人的是池金獅,既然話都說清楚了,爲啥不給自己和她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呢?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B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正反題材
2010/05/23 15:30
其實妳說的也沒錯:小說雖是杜撰的,畢竟多來自真實人生。

裸照?現任法國總統的夫人,她年輕時拍的裸照(以夫為貴後)一一再次問世。。。
這在中國怎麼得了?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24 11:03 回覆:

昨天上不來,字也還沒打完,希望中午以前可以修改完畢,我會盡快貼上。

至於裸照,說真的,現任法國總統的妻子長得很美,也是個非常不一樣的第一夫人,從她的開放與情史就看得出來,這樣一個女子的人生經歷必然出人意表。不覺得法國總統過去的戀情也相當惹人注目?

除了台商威脅閏鳳嬌(還有另外幾名女模特兒)事件,前一陣子還有許多「XX門」,看得人目不暇給,有前男友為報復公布裸照的,還有被偷拍的。

社會八卦太多了,害得我們都得告誡身邊的小孩子:謹言慎行,防範被壞人騙,不要為錢脫衣或賣身,未成年就避免發生性關係(我都建議他們不要在監視器拍得到的地方接吻,因為有「校園門」的熱吻事件,也鬧得很大)。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25 01:15 回覆:

對不起,今天一定打完,這兩天力不從心,我想辦法在早上七點半之前貼出來,兩點前得睡覺了。

原諒我的打字速度吧!


B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性?
2010/05/22 13:52
唉。。。殺害了那麼多的人,各自的心靈如何平靜?他們之間又如何能重新開始?
幸好這只是小說的情節!?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22 23:18 回覆:

這個嘛,下一章就會寫了,有的時候主角想得太過天真,這也沒辦法(因為我就是他),明天包準能讓B滿意(或是驚嚇?我不確定)。

說是小說情節,其實最近正巧發生了一些社會案件,即使不太一樣,但是仍讓我很感慨。

有個內地女明星叫閏鳳嬌,她的裸照大量流出,又稱為「廁所門」,就是宣稱有一個台商以錢為要脅,而她想當模特兒,就被利用拍攝全裸照片,網上還到處兜售。

這年頭,很多事情都匪夷所思,人跟人的相遇,有時都讓人感覺:小說或許還不如現實的荒謬與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