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叔本華,習於争辯的作家
2006/08/16 03:19:12瀏覽1354|回應2|推薦31

你是生命之中的暮鼓,總是想要與他人認定的格言晨鐘互相擊打,敲出巨響;關於發怒的争辯,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還沒有你唆皂,所有的文字,不過是為了成就攻擊他人的工具。

争辯大多來自於太多的概念與公式,例如康德(Immanuel Kant)的著述,要人如同數學方程式一般進行著嚴密的運算和探討;結論也可以根源於對於相近理念的修飾和註解,如果說一個人反覆詰問自己是否有思考,能不能在人生之中成就什麼學問,不該去閱讀你的著作,因為相關的論述,從蒙田(Michel Eyquem Montaigne)的散文就可以概括全貌。

那麼我們還能在你的反覆論說之下發現什麼?

關於憤世嫉俗的想法,還有埋怨人性的論點,凡是讀過這個時期的作品,幾乎所有的哲學家都寫出了林林總總的生活本質,要一窺蹊徑,除了展現理智的自主,還得大量地書寫屬於自己獨創的概念。

可是你始終拒絕閱讀,認為過多的閱讀會減少心靈創造的空間,或許崇高的道德最偉大的一種犧牲,就是書寫生活的悲苦,於是你的門徒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向莎翁(William Shakespear)致敬,盛讚不可改變的宿命,因為他不啻將布魯特斯(Brutus)的歷史情懷帶入戲劇,並且將這個謀殺凱撒(Gaius Lulius Caesar)的兇手,從主犯變為趨向理想境界的從犯。

爭辯多半來自於對於言詞和形式化的熱衷,你始終如此,所有出現的情緒性文字,永遠不會在歌德(Johann W. Goethe)的《少年維特之煩惱》(The Sorrows of Young Werther)之中出現,也決不會在卡萊爾(Thomas Carlyle)的敘述裡面發現任何類似的端倪,只因為當卡萊爾寫出歷史軌跡與自然世界中無處不見上帝的存在,或者歌德描繪愛情破滅的景象時,你只能單調地重複意志的重要,卻也承認在慾念和死亡的陰影之下,永遠無法跳脫出去,掌握身為人類真正的意志。 

你缺乏古典,缺乏浪漫,甚至缺乏理性主義和唯心主義所有的脈絡與條理。

那你還能留下什麼?

或許只有莫名所以的辯論念頭了。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Ros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覆B:
2006/08/17 23:06
  化簡為繁?化繁為簡?是說我嗎?

B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06/08/17 16:42
化繁為簡.....以靜克動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