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藍色的神話-3
2006/06/14 00:16:35瀏覽918|回應2|推薦8

雨停了,在下午兩、三點的時候,天色卻猶如黃昏,滿天烏雲,看起來陰沈沈的。

狹路塵間黯將暮,王懷楚把車停放路邊,不住望著眼前的景象,回顧著往日的記憶;宋屋的眷村多半已改建,平房漸漸少了,轉而為新的公寓、樓房,硬生生地矗立在他眼前。

走著走著,他憑印象繞過老榕樹,再拐個彎,轉進巷子;這巷子彎彎曲曲,像是前幾年去過的北京胡同,又窄又深,一直繞不出來。

他記不清到底該往哪兒走,踅了好半天,終於走到一棟破落宅子前面。

這斲雕為樸的老舊眷村房子,讓他逐漸回憶起以前的事情,他知道,自己所看到的那些景象,會繼續縈繞於懷,歷歷在目:竹籬笆內的矮小房舍、竹籬笆外的貧困農村、嘻笑於街頭的孩童、滿是泥濘的道路,以及在路上騎腳踏車吹著口哨的年輕學生。

這次回到宋屋,是廿多年後的第一次,值時雨新霽,臨睨於故鄉,總教人不勝唏噓;他撐著雨傘走過狹窄的巷弄,終於看見一棟滿目瘡痍的破舊磚房,這房子早已無人居住,似乎荒廢多時,簡直破爛得要命。

木製的朱漆大門壞掉了,只半扇門掛在一邊,外圍的磚牆半傾半頹,斑駁塌陷;鐵欄杆都生了鏽,屋頂的石棉瓦碎片散落一地,院子裡一叢叢雜草長得比人還高。

「這裡竟變成這樣了……」他看到門上生鏽的門牌,禁不住伸手用力抹掉上面厚厚一層銅綠,門牌的字跡纔慢慢浮現出來;那上面斗大寫著「巫寓」,教他怔了好一會兒。

「當年在這兒住過一段時日,大學開始,有四年左右吧。」他半懷念半感慨,推開腐朽的大門,跨步走了進去。

走進陰暗的主屋,裡面一如所料,空空蕩蕩,沒有家具,沒有留下任何東西,甚至沒有人存在過的氣息,也沒留下一絲他青春的痕跡,有的只是久積經年的灰塵和蜘蛛網。

大約廿年前,由於唸書的關係,他借住在父親好友的家裡,巫伯伯和巫伯母一向很照顧他;大學時代,他跟巫家的女兒交往四年,畢業前突如其來分手了。

人散了,年紀大了,頭髮白了、稀疏了,記憶力變差了,印象也淡了。啊,還依稀記得,她叫作……

「朝雲,」他喃喃,「昭昭朝時日,皎皎雲間月……朝雲。」

對於自己還記得這個名字,雖感到詫異,但回首前塵往事,他開始一點一滴憶起更多。

都廿多年啦,巫瑤和巫朝雲,他怎麼會忘了呢?

他的懷念化為一股無奈的嘆息:「阿瑤和朝雲……唉,時光荏冉,他們早就不在了。」

巫家原是平房,巫伯伯在樓頂用鐵皮圍了間小房子,為了這間大違章建築,還特地搭了道鐵梯接著後院,裡面沒幾樣家具,只放有滿櫃滿箱的書;他借宿巫家,時常待在閣樓看書,最後索性住在那兒。

近鄉情怯,王懷楚依著記憶走到後院,自那搖搖欲墜的鏽蝕鐵梯,小心翼翼往上走;待他上得樓去,纔發覺鐵皮屋還屹立在那兒,屋簷上爬滿了綠藤和雜草,鐵皮上裂紋處處,鏽蝕嚴重,他只輕輕一扳,閂緊的鐵門就「呀」的一聲打開了。

果如其然,鐵皮屋裡什麼也沒有,空洞破爛,甚且連張紙也沒留下。

只曉得唸書的學生時代,四年的國立大學生活,然後是充滿希望地邁向未來社會精英的康莊大道……他到底……他到底是做錯了什麼呢?

現在的自己,懷憂喪志、一事無成,渾渾噩噩地過活,根本毫無人生況味可尋,也沒有個方向;這,就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人情懷舊鄉,客鳥思故林,每個人都像是不斷隨著季節移動的鳥兒,雖然在人生之中必須面對許多轉折,最後還是會想念曾經待過的地方;流波戀舊浦,行雲思故人,這流轉不定的人生啊,總是能夠在生命的某個片段發現值得回憶的頓號……懷著哀愁與詩意,王懷楚又嘆了口氣,當他從前廳逛到裡面,看著那些腐朽的家具,除了懷念,他知道自己呼吸困難的原因,不只是突然的感慨,同時還有著內心的緊張。

這裡有著他曾經不想回憶的過去,或者,他已經規避了那些不願留住的記憶,他不明白自己在期待什麼,亦或是愁悵什麼;對於這裡,這棟屋子,這番景象,彷彿該有著什麼過去,讓他無法寬慰於重遊此地……他實在想不起來。

逝者已矣,朝雲早不知哪兒去了。

思遊觀而無路,情壅隔而靡通,人生吶,哀莫哀於永絕,悲莫悲於生離,他還記得赤裸裸的腳心踩過石子路的疼痛,小時後總是光著腳上下學,但現在失去厚繭的腳,讓他無法重新回憶起早年沒有鞋子穿的日子;或許文明的便利,就是使人軟弱的主因,有了錢,有了鞋子,有的自己的房子,卻失去了回憶,這是一種相對付出的報酬,往日的愁恨情思,幾乎都堙沒在時光之流中,記憶全淡了。

王懷楚就地坐了下來,脫下領帶,鬆開領口,帶著憐憫的目光抬頭望著這歪了的屋頂;石綿瓦做成一邊傾斜,上面兩扇天窗還在,雖說破了個洞,但他還隱約記得,就在這兒,他曾經不只一次仰望夜空的星星,數著冬天的星座和夏季的落葉。

只有這裡是無法完全被歲月侵蝕的,但是,這並不表示他的時間沒有停止,微風吹動那扇天窗,破掉的窗框不停顫抖著,好像跟著那被歲月催促的肉身一起遮蓋了記憶,在腦中產生了許多無法連貫的裂痕;流雲清越待涼風,天窗南開向明月,在這兒看書,曾經是他人生最大的享受,現在這傾斜的破爛屋頂,也曾經是他閒暇時的一種寄託。

而今,回風起幽闥,良辰美景永乖別,奈何星流光景絕;他難抑地望著天窗外灰暗的暮靄,想著那些夏日長恨,悶夜無眠的日子。

時過境遷,在某個時空的斷面,可能有著某些浪漫純真的念頭,如何記得曾經年少時做了哪些事,變為一種困難的回溯,許多許多美好的追憶都慢慢浮現出來,他明白,人們其實活在反方向的歲月,尤其是到了半百的年紀,所有的思念,在薄怯的聲音裡,只因感動的心漸冷,所以那些往事全都被埋藏在容易麻木的腦海之中了。

「朝雲已逝,但見閽暮……」王懷楚閉上雙眼,試圖回憶往事,卻始終不可得。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Ros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作者回覆:
2006/06/14 23:17
  您的留言真的讓我很開心,讀者的稱讚永遠是我繼續寫作的動力。

琇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06/06/14 21:42

人情懷舊鄉,客鳥思故林,每個人都像是不斷隨著季節移動的鳥兒,雖然在人生之中必須面對許多轉折,最後還是會想念曾經待過的地方;流波戀舊浦,行雲思故人,這流轉不定的人生啊,總是能夠在生命的某個片段發現值得回憶的頓號…

寫的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