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日,兩樣心境
2009/02/01 23:56:21瀏覽1211|回應1|推薦46

春節過後的第七日,是人的生日,也開工利市。

夜幕降下了,台北高級住宅區,富人宅邸大廈內的燈火,漸次輝煌起來。

大公司的資產家,豪門的貴婦名媛,胸口的珠寶閃閃發亮,手上和耳間的翡翠鑽石,更晃亮了人們眼前,老闆抽起了稀有的古巴雪茄,迎接貴客、銀行家、各種有力人士和股市大亨,服侍的外籍女佣,則垂手鵠立在一邊恭候著。

音樂響起,紳士淑女們從四面八方來到此處,開著積架和寶馬,一身華美地來到這座宮殿,微風拂過他們渾身的香氣,而在銅臭的搭配下,他們拖曳著昂貴的衣袍,足蹬高價的鞋履,進入上流社會的轟趴世界。

桌上陳列著精致的佳餚,奢華的美饌也讓人咋舌,酒杯裡注滿了鮮紅的汁液,血腥瑪麗挑逗著每一個人的感官,衣香鬢影之中,男男女女笑鬧嬉戲,興奮地參與各種過年期間應該進行的活動。

小賭怡情,麻將方城搭起了戰爭的序幕,對於鈔票和撲克牌之間的關聯,上帝給骰子機會,佛祖給荷包機會,人們的運氣在暗暗賭咒的滿天神佛、魑魅魍魎之間流轉,這座堂皇的大廳成了五顏六色的花園,當賭神造訪的同時,罪惡的旋律在其間醞釀,所有的來賓都對五彩的塑膠籌碼低頭俯首。

讓人驚詫的不是奢華的場景,也非川流不息的賭客與醉茫茫的人群,無聊的男女玩起了國王遊戲,在隨興低俗的命令與服從過程中,嬉鬧的人們忘了道德及世俗,當禮法成了屋外的擺設,歡樂的場合就是禽獸的饗宴。

這裡沒有星光,有的是扭動糾纏的男女,有的是沉迷博弈的賭徒,還有一些人暈眩於一片霧色迷茫中,粉白的細末一道道排列,大麻的煙氣氤氳著,當人們用吸管吸入那些詭異的白粉,世界就在面前被顛覆了。

黎明終於到來,該當清醒的客人們,卻惺忪著浮腫的茫然神情,一個個緩步離開,然後各自分散。

衣衫不整的上流人士,經過一整夜的放浪,他們已經嬉戲得疲乏,又為餘韻所陶醉,更因狂歡而倦怠,從那一雙雙發紅迷醉的無神雙眼,可以看出轟趴所耗費的精力,以及永不再回的純白時光。

當夕陽緩緩落到地平線底下,人們也由天堂跌入地獄,有些人的地獄是他們狂歡的天堂,也有些人的天堂,只是經過地獄的一個落差過程。

在跑車經過引起一片煙塵的台北街頭,一名藍領工人不住咳嗽著,晃了晃他滿是汗水的頭,走過行人穿越道,倦極地拖著疲軟的雙腿,往家的方向緩緩走去。

從大馬路朝狹窄的街道走,接著轉向小巷,狹隘的小路盡頭,是一幢幢破舊的國民公寓,他勉力爬著樓梯,憂慮的臉上顯得有些灰敗。

這是他的家,生鏽的鐵門外面,貼著手寫的便宜紅紙,寫了兩串老套的賀喜春聯佳句:「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門」,說真的,這兩聯年年如此,這年頭要是能換成:「錢多事少有工作,鈔票金銀滿荷包」,感覺上更俗得吉利。

門開了,憂愁的工人振奮起精神,抖擻地走了進去,他臉上是難掩的歡欣,家的溫暖是最後的庇護所。

侷促狹小的出租公寓裡,他的妻子正把年菜端上桌,這些一再加熱的食物,和今年的年夜飯並沒有差別,雖然是簡單的兩樣菜色,全家人圍著一張木桌吃飯,氣氛也顯得十足溫馨。

當他們都吃飽了以後,在昏黃的燈光下,他與家人在一起,電視機播放著無聊的春節特別節目,做父親的補發除夕沒能準備的紅包,因為年終獎金要交給太太採買和貼補家用,到了開工日老闆發紅包,他纔能補給家人遲來的壓歲錢,孩子們歡樂的笑臉,驅散了降臨四周的黑暗。

當他們都入睡後,工人望著躺在身邊的老妻,又看看另一邊進入夢鄉的兒女,在靜悄悄的深夜裡,他無奈地蜷起身子,像個孩子一般無助,忍不住沉默地啜泣。

黎明來了,工人從床上起身,迅速而有效率地梳洗,正如他過去十幾年一樣,時間一到就要醒來,然後同妻兒一起享用中式早餐:稀飯、醬瓜、麵筋,以及只有過年纔得以拌進粥裡的肉鬆。

吃完早餐,工人和妻子無聲地作別,粗糙的手猶豫地拿起午餐的愛妻便當,踩著沉重的腳步,邁向門外明亮的晨光。

他陰鬱的雙眼盛滿哀愁,躑躅地站在街頭的十字路口上,絕望地懷疑自己該往何處去,在這樣難堪悲慘的早上,他竟然腦中一片空白。

在今天以前,他在工廠裡,肩負沉重的麻布袋,或者扛著出貨的瓦楞紙箱,以便拿微薄的薪水供養家庭;他的工作粗重而繁忙,需要體力活的藍領生涯,讓他身體結實健康,並且安於當個勞動階級。

他總是揮汗在大太陽底下工作,用血汗來報答雇主,換來應得的報酬,多年來一直如此,過著安分守己的生活;繁忙的生活跟常規的加班,一早往往天沒亮就出門,晚上三更半夜趕訂單出貨也是常事。

他起床時,那些富人們還賴在床上沒醒;他回家時,老闆與主管們皆早已昏沉入眠。

這就是勞動者的艱苦,是窮人家的沉重擔負,是一個工人階級的深沉哀傷:失業了,在資本主義舞台上演的一幕悲劇,在貧富差距金字塔底層的種種厄運,在悲劇及厄運中面臨的真實考驗。

哀嘆悲劇的旁觀者很多,憐憫厄運的慈善者很少,上天給了人各種不同的命運,卻只能在每齣戲謝幕時,等待人們稀稀落落的鼓掌,更多的時候則是無情的噓聲,亦或是悲憤的無聲吶喊。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天天天藍
大年初七人過生日
2009/02/03 14:58
是何典故?可否賜教!TKS!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9-02-03 16:40 回覆:

這種說法來自女媧七日造人的傳說,七日造人的神話,使得中國人從商周以降,民間都普遍吃七種食物來過全體中國人的生日,內地蠻多人會吃生菜、芥菜、芹菜、菠菜、韭菜、蔥、蒜來慶祝。

文獻可參考初三了,唱一段《卡門》,順便反省一下。第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