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鏡射-2(完)
2006/03/22 20:42:39瀏覽1285|回應0|推薦14

早晨的雨幕推移到灰濛濛的窗口,寒冷的雨釘鎖死了所有想要甦醒的生物,叮叮咚咚,一串串屋檐下的淚珠滴著,男人堅硬的表情開始融化。

「她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應該是記憶喪失。」精神醫師分析:「經歷創傷的人,總是想要把痛苦的記憶抹去,可惜他們總是不幸地連帶把一切的記憶都抹去了。」

「記憶喪失?你當她演韓劇啊!我沒聽過她說自己有什麼創傷。」

「要走向未來的人,只有接受自己的過去和現在。」

何照虛帶著妻子回到家,她看著玄關的鏡子,繼續發呆。

遺忘是最殘酷的事,就算最後回憶起來,也無法彌補心痛的感覺。如果沒有什麼可以證明自己存在過,是不是會變得可悲?

她突然開口:「這裡不是監獄,但我卻覺得很適合自己。」

「妳也不能奢求它是天堂。」

「你可曾做過讓自己覺得最有意義、覺得此生最值得做的一件事?」

何照虛看著她,覺得她和實驗室的小周一樣煩。「『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我覺得與其『跟人說鬼話』或是『跟鬼說人話』,實在很沒有意義。」

「如果能夠只活在當下,其實算是一種幸運﹔因為不必隨時去追溯過去,或者是預測不可知的未來,只存在於不斷流逝的現在,真的讓人感到很充實。」

他看著她說:「妳跟以前確實不太一樣了。」

「就算我到了卅歲,人格也不會改變啊!」

「呿,相親時妳給我的都是假資料。」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妳以前根本就是個騙子,」何照虛忿忿地說,「婚友社的資料全是假的,我調查過了,妳大學時當過酒店公關,還跟別的男人同居過!」

「無論另一個我做過什麼,我們現在都是夫妻了。」喪失記憶的石映真說。「既然如此,讓我們一起活下去吧?」

何照虛冷哼了聲。「即使在虛構的故事裡,我也沒辦法喜歡上妳。」

石映真的表情變得冷硬。一個春之冬的氣候是什麼驅動的?一個永遠準備到達的永恆,永遠地沒有到達的可能;一個夢被描繪得多麼完美,就留下一個多麼醜陋的陰影。

夜不再迷失,人找到了誰的腳印,撿拾夢的碎片 。

萊布尼茲說了:「每一項活著的物質,永遠都是宇宙活生生的一面鏡子。」究竟,在那面鏡子曾經掩映的時空中,有過怎樣的一片情景?

然後,過了一會兒,痛苦就會來到,除了時間,沒有解藥;那些鏡子就像一個空間巡訪系統中含有一個或多個的鏡射表面,它所顯像的,都是些迷幻的影子。

最孤獨的靈魂不能安眠,點夜作燈。


當一個人必須拿起鏡子的時候,並不表示會喜歡鏡中的影像。

這間佈滿鏡子的公寓套房,沒有人曉得它是間凶宅──丈夫在睡前殺害了新婚妻子,然後自殺──每晚都能聽見咒罵、挑剔、埋怨啃嚙的聲音,彷彿是從一個黑洞的孔隙穿來,而討論、吶喊、哭泣,自言自語的嗦皂,由另一段時光的蟲洞中蠕蠕穿出,停頓在那些古董鏡中……奢華的一切能是免費的?沒有一點不受污染的心思?沒有來得及考慮,那種完美的反照,是否就是上天的刻意設計?

大樓管理員看著這間房,站在其中一面鏡子前,不管是正對或背對,呈現的只是個人的鏡像;那些人面對或逃避的,終究只是自已。 

一個孤獨旋轉的反射劇場,照出了一個時間和光的夢幻,一道陰影閃過,一切匆匆開始。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212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