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咫尺(十二)辦公室「軍爭」的菜鳥,可能還是個沒破殼的笨蛋!(下)狐狸兄弟、鯊魚老闆…
2021/08/05 17:43:42瀏覽1079|回應1|推薦19

咫尺(十二)辦公室「軍爭」的菜鳥,可能還是個沒破殼的笨蛋!(下)狐狸兄弟、鯊魚老闆、貓頭鷹夫妻、烏龜上班族們和工程師熊孩子們

作為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勞方體驗對象,趙鑫是很有感觸的。

為了避免搬運樣品、送文件、裁切紙箱尺寸會弄傷自己,加上她的食指被鋒利的無人機體刮破一道傷痕,因此後來隔日上班的時候,她立即去庶務處申請了兩雙全新的棉麻厚款手套。

在她一早將申請單放在聞暝桌面時,這位明顯不好相處的邋遢業務工程師耙過一頭油光糾結的亂髮,問道:「幹嘛的?」

趙鑫趕緊給上司瞧了瞧食指貼的OK繃:「聞先生,我有工傷需求。」

聞暝冷哼:「看來菜鳥還不蠢嘛……妳一個人申請兩雙?」

「一雙我用的,另一雙留給您備用。」

「呃?」

聞暝抻了抻自己粗糙、滿是傷痕的指頭,真是工程師常見、飽受摧殘、歷盡滄桑的老手啊。

他懶散地瞥了眼趙鑫,暗忖:這種家境優渥的乖乖女,有一雙漂亮乾淨的手,粉色自然的指甲修剪圓潤,膚光滑膩、雅緻修長,那兩只手的纖纖玉指蔥白而細嫩,一看什麼風浪都應該沒經歷過,就是個養尊處優的千金小姐,只有那突兀的一條OK繃,暫時造成了白玉有瑕。

然而,在他準備簽名時,瞄到底下一串文字和兩張單據,再度蹙眉:「收據申報公帳……這什麼鬼?」

趙鑫正色道:「公私要分明,聞先生,您昨天下午叫的外賣有珍珠奶茶、炸雞排、五香茶葉蛋、快餐便當,一共370元整,超過公司的加班或出勤誤餐費200元,所以我墊付之後幫您請款,有經理、人資、總務、會計部門會簽,收悉時,差額請撥宂還給我,謝謝。」

聞暝的濃眉皺成兩坨毛蟲樣,他暗啐:不吃排頭也不給佔便宜啊,打工妹的「乖乖牌」要收回來!就是個會算計的小滑頭!

嘴裡卻囁嚅著:「外賣的錢現在全部補給妳,以後我會先準備好。」

趙鑫道了謝,又說:「那我把申請單請款的地方改掉,再拿給您簽署。」

聞暝又「嗯」了聲,徑自扭頭回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支援業務一部,代墊外賣僅僅是小插曲,後來的事情纔開始繁雜。

HRBP朴晟恭組長,把夾著醫師證明的「職務代理單」放在她前面,只說:「小吳請病假,妳代理她的工作,簽名。」

「那我——」

「自然會有人把該做的事情交辦給妳。」朴晟恭拿了她簽妥的文件,直接轉身就走。

早前,由於吳安珄臨時請假,HRBP朴晟恭也「貌似」忙裡忙外的樣子,業務一部的另一位工程師賈柏司,跑來安排她做一份內部會議加急文案,樓下業務二部銷售組長曾凡譊,卻還拿來一大堆紙質手寫的潛在客戶名單,要求她盡快做成excel電子表格,說是下午開會要用。

「這並非業務一部的事務……」

「妳不是吳安珄的職務代理人嗎?」曾凡譊不耐煩地說:「我們二部推銷的是高端、精密的高價項目,跟一部主打的平價攝像頭、小型無人機是有區別的,以前就有支援業務的慣例,助理當然要幫忙跟進,更何況是妳這個工讀生吶!」

趙鑫見無人可以幫襯自己,正準備反駁時,不想那位業務二部的曾組長就把一堆手寫資料和名片扔她桌上了。

這是三個月前在台北市貿中心展覽時,現場推廣讓參觀者留資料的原始文件,縱然有名片對照,可惜有些客戶字迹潦草敷衍,很難用軟體掃描識别,必須一個個手動輸入,至少得一整天纔能做完。

趙鑫瞄一眼,這下明白了日昨吳安珄被罵「軟弱」和「被推卸責任」的緣故了。

四周工座上的同事們,有的正忙碌著,有的假裝忙碌著,也有人想看好戲卻噤口不幫腔的,更多的則是龜縮在電腦前的助理群、事不關己的各單位組員,還有一臉熊樣的業務工程師們。

趙鑫瞟了下聞暝,見他無意管閒事;又轉向辦公室裡煲電話的HRBP朴晟恭組長,那別開的神情分明就是有意不管事。

她暗暗為吳安珄不值。

這本來是二部的工作,卻被轉嫁到業務一部,全部撇給了吳安珄,其他很多助理都得做類似的工作,有人為此熬過不少夜,有人沒得過多少表揚,有人受了不少閒氣——甚至於,如吳安珄那樣忍耐,為某人做錯事背了黑鍋。

趙鑫覺得,客訴問題推卸到吳安珄一個小助理頭上,就算裝病不上班、把該請的年假在月底離職前休完,也無可厚非。

偏偏,吳安珄真的病了。

趙鑫拿起那堆字迹模糊、甚至留錯號碼、貼錯名片的文件,不打算把問題攬在手裡,也不懼誰想將罪過都怪在她頭上。

誰讓她有那些叔伯們可以庇護?

於是,她禮貌地拒絕了:「不好意思,我要做一份緊急文案,幫不了您。」

「什麼幫不幫?搞清楚,這不一直都是助理的工作?」

「我只是個工讀生,暫且代理吳小姐的助理工作。」級别的差距讓趙鑫心中發憷,可她還是堅守底線,微笑道:「對不起,曾組長,二部的工作真的不是一部助理或工讀生的職責範圍,您回二部找對應的相關職工吧。」

曾凡譊有些惱羞成怒,叱道:「以前這些工作都是吳安珄做的,妳現在推拒,是想仗著誰的主意怠工、坐領乾薪?趙小姐,打工不是打混,不能不負責任,要是高端項目出了岔,妳扛得起嗎?」

趙鑫氣得六神無主,她顧不上被倒打一耙的憋屈憤懑,就要開口頂嘴。

沒想到,路過的經理朱富裕恰好聽到了那句威脅,他停下腳步,轉身走了過來。

「小曾,無事不登三寶殿,給誰下馬威啊?」

「朱經理——」

朱富裕摸了摸胖嘟嘟的啤酒肚,露出彌勒佛似的笑容,用指節叩了趙鑫桌面上散落的文件:「業務二部曾組長,你哪來的權力,給我們一部員工下命令?」

曾凡譊見是他,瞬間呆若木雞。「我——」

朱富裕目光一凜,正色道:「業有專精,如果二部有需要一部馳援的業務,請你們饒經理寫簽呈上去,胡總命令下來,HR自會協調人員,輪不到誰指手畫腳,大家都要按公司規矩來。」

朱經理口氣平穩,言辭有條不紊,眼神中透出的無形威壓,卻讓曾凡譊如芒在背,他點頭如搗蒜,拿起自己那堆文件,落慌而逃。

旁觀者清,人人都暗自在衡量這番對峙背後的意義。

吳安珄一個沒有後台的小助理,性格如龜,人人欺壓。

業務工程師聞暝、HRBP朴組長不說話,大家以為又來了個受氣包。

趙副總的姪女,肯定有交代下來,所以朱經理底氣硬了。

聽語氣,還有胡總?

打工妹的靠山確鑿,決不能惹!

自那以後,不僅誰再沒讓趙鑫無故打雜,業務二部其他人在項目合作中,也對一部的員工們客氣了許多。

趙鑫卻想:吳安珄應該不會離職了。

中午近十二點,吳安珄的手機打了進來,說她退燒後會回公司上班。

趙鑫接到電話,忍不住問:「妳都去醫院吊點滴了,為什麼不直接回去休息,還要趕來辦公室?」

吳安珄咳嗽了下,小聲回道:「剛剛朴組長打手機給我,說是我請假會讓朱經理和業務一部的同仁為難,現在人力緊縮,離職前少請幾小時的假,朱經理叫他幫我折合成薪資……」

趙鑫愣愣聽著,這纔把前因後果釐清。

下午進辦公室銷假時,吳安珄先後去對聞暝、朴晟恭致意,朱經理的臉上則露出了寬慰。

趙鑫私底下問:「業務二部時常來刁難一部的人嗎?」

「是啊,饒經理是HR禤經理的連襟,老臣的親戚沒人敢惹。」

「噢。」

吳安珄現在想起,還感激得不行:「朱經理要求很高,管理很嚴,誰犯錯就罰誰,可我們部門員工被欺負,他也經常護著,所以我不能給大家惹麻煩。」

被人保護的滋味是什麼樣的,廿多年來在小職員的生命中從未有過。

若說之前趙鑫還告訴自己,她是因爲代理吳安珄遺留的職務和情緒,纔會對公司的人和與這裡的人事産生各種想法,現在她卻是打心底的想理解眼前這個企業的體質和發展方向。

中午用餐的時候,難得叔姪二人一起聊天,趁著空檔,小趙翊傑還帶小姪女去逛了大樓限制進入的最新產品展示處,待電梯到層,趙翊傑領著趙鑫走了出來。

展示中心燈光暈氤,空氣中浮動著一層淡淡的木香,二百七十度的落地窗景前設立了大大小小的黑檀展示台,各種最新型的無人機樣品被放置一邊,一架低空衛星模型背靠星霓滿布的探照燈光輝,被室内照明映得閃爍銀芒。

展示中心的AI播放著《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G大調第一樂章第一號曲》,曲調雅致悠揚。

趙翊傑從小就愛自製模型,長大後又一直和精密器械打交道,對角度的掌控能精準到毫釐粗細的誤差,所以從事了精密的機械科技,甚至於航太行業。

趙鑫望見碩大的低空衛星模型,不住讚嘆:「真美,那是公司最尖端的新產品嗎?」

「衛星監控模型只有仿品,真正完整的好東西在內地實驗室,是真的可以發射到太空的,那纔是華麗壯觀;這種小兒科,在台灣展示給客戶炫耀一二,只有外殼嘛,要什麼有什麼,組裝一艘太空戰艦也可以。」

叔姪兩人欣賞了片刻,默契地等待對方開口。

趙鑫忍不住問了趙翊傑:「為何業務一部和二部有權責不分的問題?」

「因為有階級鬥爭,人人都想擠兌別人往上爬。」

趙翊傑解釋,每個圈子都有鄙視鏈,生來高貴的趙家人看似金字塔頂層,而她這個富二代,其實在旁人眼裡頂多算是會投胎,所以運氣好,擠進了這個圈圈,但也就是鄙視鏈底層的人,自己是井底之蛙,蠢得看不清狀況。

「當公司的主管在搞鬥爭的時候,我們一定要選邊站嗎?」

「鑫鑫呀,咫尺之間,妳只要自己這邊站穩妥了,剩下的交給叔叔們選擇就好。」

趙鑫心想:朱經理是小叔叔和胡伯伯的人馬,饒經理是HR禤經理的親戚,HR禤經理是椽叔叔的大哥,椽叔叔是小叔叔與胡伯伯共同創業的夥伴……

那她被人針對,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有人想藉機打臉她背後的小叔叔?

是誰呢?

她如果捋清楚各種對應關係,在公司隱約的鬥爭中,意外影響了小叔叔的決斷,還讓其他員工覺得自己不合群、愛惹是生非怎麼辦?

當她私下提出疑慮,趙翊傑卻笑了。

他說:「鑫鑫,合群是平庸的開始,妳不要聽那些人的,只看叔伯們的臉色行事就好。」

一路堅持自己的想法,看似出於本能就夠了,其實還挺難。

趙鑫覺得,她可也許會遭到別人的不理解,有時也會懷疑自我,有時候卻可能會主動放棄、迎合主流。

趙翊傑問她:「出來學習大人的世界,妳有怎樣的感覺?感覺世界愈來愈大,還是感覺自己愈來愈小?龐大的世界和渺小的自己,終究是這咫尺的抉擇。」

工作,是做自己的事,還是做合群的事?

是利己,還是利己也利公司?

都有的吧?

合群是人的本能。

趙鑫認為,職場對於初出茅廬的年輕人來說,真的陷阱太多,縱使合群不等於從眾,合群就是跟大家在大方向上保持一致,古人講「君子和而不同」就是這個道理。

趙翊傑告訴她:「叔伯們沒有讓妳不合群啊!從眾就是跟隨他人的態度,沒有自己的思考;但是鑫鑫妳要記住,經過思考後得到的態度跟別人一樣,並不是從眾,而是盲目。」

趙鑫還聽到小叔叔疾言厲色打手機給朴晟恭:「作爲HRBP,是離業務最近的人資管理者,你為什麼不給出詳盡的建議?」

朴晟恭不知彙報業務四個部門,或者HR內部會議的什麼事情,稍後,趙翊傑臉色陰沉,打電話給HR經理禤檐:「你的意思,還是他的意思?」

「是胡總的意思。」

「那你的態度呢?」

「我們都是給老胡打工的職員,上面安排什麼,底下的人照做就是。」

「大家都是勞方啊,老禤。」

「我們HR堅決執行領導安排的一切職務。」

「很好。」趙翊傑嘴角浮現滿意的笑,他沒再多說,痛快地掛上電話。

卻聽小叔叔啐道:「在辦公室搞鬥爭的菜鳥,可能都是些沒破殼的笨蛋!」

趙鑫隱約覺得被影射了,問道:「……我也是個笨蛋嗎?」

趙翊傑怔住,連忙否認:「當然不是!」

然後,他開始解說TKI,意即《湯瑪斯與基爾曼的衝突管理模型》(Kennith W. Thomas& Ralph H. Kilmann)的主要內涵。

「湯瑪斯與基爾曼的衝突管理模型,簡稱TKI,把人分爲五種,其中一種就是競争意識主導的鲨魚型,他們對人際關繫不屑一顧,習慣於說服甚至強迫對方接受自己的方案,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像胡總那樣的?」

「沒錯,」趙翊傑讚許地摸摸她的頭,「老胡性格強悍,明顯是條典型的鲨魚。」

「業務一部的朱經理像哪種?」

「老朱是貓頭鷹,兼顧公司利益和人情世故,當高管、鬥爭、協調的箇中好手;妳接手工作的那個哭哭啼啼的助理呢,樣子就像隻可憐的小烏龜,遇到事情不敢冒頭、縮手縮腳;至於一群聽任發號施令、有一套沒一套、過一天是一天的工程師們,就像憊懶的狗熊,沒事裝死,有事躺屍。」

「椽叔呢?」

「阿椽像隻狐狸,可是他大哥禤檐更像是隻油鹽不進的老狐狸,狐狸兄弟嘛,有事妥協,沒事找事。」

「那小叔叔您呢?」

趙翊傑自得地說:「我啊?聰明智慧兼備,英偉不凡,才高八斗,妳猜猜是哪種?」

「狐狸?」

「哼哼,妳雖然資曆太淺,缺乏實戰,目前並非完全勝任哪個崗位,但天賦超群,智商絕頂,可塑性極強,未來前途無量……」

「所以,小叔叔設計讓我進公司,假公濟私的背後,目的是對付別人?」

「老胡認為他搞不定業務部那群胡攪蠻纏的高管,我就建議他安插妳進去,有我們罩著妳,很多問題不是迎刃而解……」

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啊?

趙鑫心如死灰卻笑靨如花,禮貌地宣告:「原來給我空間獨立生活是假,要當棋子去搞鬥爭是真?」

叔姪兩人緘默片刻。

趙鑫表情複雜有些複雜:「小叔叔都沒和我說過,您是我親叔叔嗎?」

趙翊傑忙不迭解釋:「鑫鑫妳聽我說啊!叔伯們沒有利用妳的意思,只是怕妳打工不愉快,所以纔……」

「是啊。」趙鑫微笑道,「叔伯們眼裡,我是來幫忙的,不適合這些勾心鬥角。」

趙翊傑不語,這不僅僅是勾心鬥角,老胡讓他們玩權術去搞掉不好好幹活的員工,就算是在幹活了。

趙鑫半懂不懂,事情半明半昧,她有種不真實感,卻也懶得多想。

趙翊傑有些理虧,打哈哈地矇混過去,還熱情地把小姪女送到電梯間,說是「休息時間結束,工作排程開始」。

電梯一關,她就蔫了,人生的大驚大喜簡直不要太刺激。

不管小叔叔是什麼態度,讓她那麽高強度地踩盤摸底,好像用一個工讀生教訓業務二部,對付高管鬥法,都是志在必得。

趙鑫可不想表態站隊,她垂頭喪氣地坐回位置。

在此同時,業務一部的HRBP朴晟恭,發了封模棱兩可的評估結果給HR禤經理,並C.C.給遠在深的副總胡東征:【……趙副總有意整理業務一部,我的層級無法妄下論斷,請各位領導評估定奪。】

(待續)

TKI圖片,引用自Kenith W. Thomas《工業和公司心理學手冊》(The Handbook of Industrial and 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66117827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那個翹起來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08 17:38

我喜歡您寫的短篇和心文,不喜歡您愛秀的探店吃飯。

我一誠實的讀者的留言,因您不回覆不回訪,令我感到您的傲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