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咫尺(十)辦公室「軍爭」的菜鳥,可能還是個沒破殼的笨蛋(上)關於策劃和鬥爭
2021/07/28 00:48:05瀏覽1091|回應0|推薦23

咫尺(十)辦公室「軍爭」的菜鳥,可能還是個沒破殼的笨蛋!(上)

人生第一個月的職場生涯,為自己拚搏出酬勞,以微薄的薪俸償付生活中的食衣住行,會讓人分外有成就感。

因為每一塊錢都是自己勞心勞力掙來的。

然,幾乎每個人出了社會,皆要經歷這麼一遭,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趙鑫覺得挑選工作性質、公司,與自己將要在怎樣的業務環境、和哪些人員共事、進行哪一類的活動差不離了,好像在台灣施打新冠肺炎的疫苗卻沒得挑一般,疫苗數量少,沒病也沒得跑,自由選項真的趨近零,也近乎那種類似於參加考試的無奈感。

誠如接種近期發展的mRNA技術的莫德納及復必泰疫苗,在疫情擴散的嚴峻挑戰中,是拿模擬考題去參加考試;而超過百年研究的滅活技術疫苗,則是閱讀完整本書然後去參加考試;試想:要拿高分當然是mRNA莫德納及復必泰,保護力整體超過九成以上,但是要面對各種變化題,還想維持保守的基本分數,力求保有七成的成功率,還不會出任何紕漏,肯定是滅活技術的國藥或科興疫苗為首選。

無奈與有效之間,如何讓自己在世道變化莫測之際,能夠倖存下來,這就是一門判斷與決策上的學問。

清晨,六點整。

天還沒亮,路燈蒼白的光打在冷清到幾乎靜止的街道上,等風一過,纔有落葉被晨霧帶起,舞出幾分靈動縹緲的亂影。

趙鑫很早就起床了,她沒有吃早餐,手中搜尋著網路資料,對照著自己那天開會的會議手寫草稿,迫切地想要明白那些專有名詞。

公司的幾份資料、相關報導、產品目錄、各工廠位址、主管簡介等,她已經花費不少時間上網站流覽過了,項目雖多,卻還難不倒她。 畢竟,趙家人最自豪的幾個特質,除了專出美人(小叔叔的說法),就是記憶力超乎常人。

研讀了一遍的產品manual,她可以記得八成以上;見過的幾張臉,她還能識別個九成九。

進了公司,小叔叔也不過是表面疏離的「副總」,趙鑫知道只能憑著自己的認知去學習,趙翊傑忙著很多企劃案和標案,除了統籌人事,還全面負責品牌策劃工作,企業内部也折騰得再厲害,他權當看熱鬧,可一旦涉及對外口碑,就得慎之又慎,沒有太多時間留給她。

上班的早上刷卡高峰宛如地獄,人人都怕遲到,也擔心十點開鑼的每週例會的檢討已成定局,趕報告的打報告,有藉口的編藉口,能報備的忙報備,人人繃緊了神經,鍵盤敲擊「噼啪」響連綿不絕,電話手機鈴聲和簡訊提示音也「叮叮咚咚」個沒完。

八點整打卡進公司,趙鑫步伐極輕,努力扮演透明人。

電梯經過樓下的業務一部,人群剛往電梯門和刷卡機移動,距離自動門最近的對面工位就「嘭」的一聲,會計長李雙荃正把幾頁文件甩上某人的辦公桌,左手拎起座機聽筒,右手撥號碼的動作又急又重。

她的語氣難掩憤怒:「朱經理,你是吳安珄的直屬上司,她上個月給客戶出貨帳目錯誤連連,你有仔細審批嗎?」

趙鑫望見業務一部的經理朱富裕,從辦公室臭著張臉出現,而電梯內外的員工們大氣都不喘一下,氣氛僵硬而凝滯。

電梯門闔上,很快到達樓頂的秘書處,正巧羅秘書已經上班,趙鑫忍不住提問。

「型錄有上千種內容,公司主打的產品是什麼?」

「我們公司規模雖說不大,也有三萬名員工分布在美歐和內地,至於產品型錄要如何理解,就要看各部門的業務內容。」

羅林不急不徐地娓娓道來,解釋公司設有四個主要業務部,從製成到出貨售後「一條龍」全包,一部以拓展基本款產品業務爲主,二部以諮詢策劃高級款產品或特殊設計系統為主,三部提供系統工程服務,四部做全球出貨調節各式新舊庫存品和物業營運。

又說,公司最早行銷各種錄影的成品和半成品,從一般幾百上千塊錢徵信社調查使用的小型監控、隱藏式攝像頭,到幾萬至百萬元空拍的無人機,甚至於上千萬低空監控衛星的太空攝影器材,所在多有。

趙鑫垂著眼睫,咬著嘴唇,似是拿不定主意,羅林也不催她。

「不急,多看產品,多瞭解一些。」

樓下業務晨會已經準備開場,按部就班地推進流程,趙鑫除了看檔案便無事可做,見羅林正與一名年輕男子討論國外展示會的內容聊得起勁,又忍不住湊耳旁聽。

他們先是聊了一些公司內部網上都能查到的消息動態,然後把話題轉向不久後的新品展覽會。

羅林說,簽呈還沒确定下來,不肯多透露。

明知道對方是在擺譜,但該說的漂亮話還是得說,所以那人把海外展銷量拚命往上加,說是花一點錢,就能增長銷售額云云。

他表示,自己在沒有副手和秘書的情況下,單槍匹馬做了整整一星期的企劃,對自己的工作評量和勤勉十分滿意而自豪。

眼前這個廿好幾的青年,雙眸黑如點漆,長眉斜飛入鬓,一身藍灰雙色的拼接西裝,休閑時髦,藍寶石袖扣和L型鑽石領針搭配得張揚至極。

原來這人是孫仁顓,業務二部的HRBP(Human Resource Business Partner,即人力資源業務夥伴,也就是人力資源部門派來協助業務單位主管的人員,隸屬業務部門,專責溝通各類業務和人事的渠道)。

孫仁顓見了趙鑫,和羅林的閒談也變成了對她時不時的搭腔:「聽說妳是趙副總的姪女?」

「是的。」

「來公司打工還習慣嗎?要不要我帶妳瞭解一下最新產品?」

清純小美人坐在旁邊局促不安的樣子,孫仁顓覺得我見猶憐,公司前輩的同情心泛濫,幫打工妹說兩句話,似乎也可以緩和氣氛。

孫仁顓瞥了眼和他隔了一張辦公桌的趙鑫:「妳成年了沒有?」

眼前這個男人不笑時英俊的臉龐上總帶著幾分冷傲,靠著鄰桌翹起二郎腿的樣子鬆懶而矜貴,她被問話時,心中不禁有點懊惱。

「上個月剛滿十九。」

孫仁顓皮笑肉不笑:「挺年輕啊。」

趙鑫心生厭煩,正琢磨要如何打發他的攀談企圖,一個人影從半路殺出,攔住了孫仁顓的去路。

她眸子一亮,這感覺,彷彿撕破迷幕看見了晨星。

禤椽從總經理辦公室走了出來,微笑道:「例會要開了,小孫還能閒逛到秘書處?」

孫仁顓愣了愣,半仰起頭纔看清了對方的臉,身高和氣場的絕對劣勢,讓他說話音量都弱了幾分。

「禤總監,我在跟羅秘書匯報西雅圖策展的計劃……」

「那活動是你策劃的?」

禤椽雖說滿面微笑,過分好看的五官銳意逼人,帶著股肆無忌憚的跋扈,讓孫仁顓有種迎接長官大駕的錯覺。

「是。」

「去美國開發新市場的展示會啊?市場部真的該向你致敬。」

孫仁顓立馬恭敬禮貌地笑道:「禤總監說笑了,目標受眾還在觀察中……」

「挺好,你還知道『目標受眾』這個詞。那我問你,我司的產品定位是什麼,又有幾種類型?專利權有幾項?」

禤椽的態度太過於理所當然,遣詞用句也非常專業,孫仁顓不敢怠慢,他小心翼翼地斟酌用詞:「我司的展出產品是變焦高端監控儀和改良C型聯亞平流層無人機,目標受眾是……」

說到這兒,瞬間卡殼。

公司近期主打的是低空衛星監控儀,和這兩款今年的新產品有部分相近之處,去年纔在大陸申請專利,前者內地生產、簽約、獨家設計,但後者是申請時在內地搭便車般的改良型專利,沒有專家評估、專利權掐在內地法律規範之下,有沒有可能在美國販售,都是很難判斷的問題。

「年底的西雅圖新品展示會,預估費用是美金12,300元,參與人主要是美國買家,針對專利權扞格和中美貿易壁壘,有購買能力的應該不超過三個買家,至多可分攤6,150,而在不排除更多人事和物流因素,平均獲利僅有40多美金。」禤椽白了孫仁顓一眼:「真是太了不起了,一場展覽的有效獲利之低和耗費成本之高,最少是同行的百倍以上,約為137%。不過,賠本生意能否在西雅圖做得,貨櫃出不出得了太平洋,還是未定之數吧?」

費用預估準確得太驚人,難不成看過企劃草案?

眼前這位領導,讓孫仁顓窘迫得無話可說,他惱羞成怒地扭曲了一張臉。

「這番提點,並非希望小孫你心存感激,而是勸你趕緊去修正企劃案,免得稍後的週一例會被胡總刮鬍子。」禤椽傲然一笑,姿態依舊高高在上。「與其耗在這裡發傻,不如想想怎樣善後,畢竟這麼致命的錯誤,智商85的黑猩猩都不會犯。」

他懶得再瞧孫仁顓,轉身把手頭的文件遞給羅秘書。

孫仁顓臉上精采紛呈,又紅又白,心如亂麻,眼下沒時間回去業務二部修改文件了,只怕上頭問責起來怎麼辦?

要不要推卸責任給底下的策劃師?

想著想著,他又慌亂又著惱地走了,腳步都顯得分外凌亂。

圍觀了全程,趙鑫聽得雲裡霧裡,又激情澎湃,商場的門道好深,正想請教羅秘書,卻發現羅林恍著神,視線緊緊盯著禤椽。

「近期新人培訓的事先放著,把業務三部和業務四部幾個工程師的JD(job description,工作內容條列)下班前發給我和胡總。」

「開完會我就盡快C.C.過去。」

「辛苦你了,老胡本打算開會時就檢討JD,你把合併兩個業務部門的擬稿也做一份出來。」

羅林一震,「三、四部要合併?」

禤檐把手邊的業務JD隨手翻閱,目光咄咄逼人,煩躁地說:「業務成績不如預期,公司人事成本過高,業務二部的七成職責都和市場部重複,幾個經理搞出這種設置,是爲了讓高管階層在內部爭權奪利、自相殘殺嗎?」

這種送命題,誰答誰傻。

羅林裝作沒聽清楚,為難地說:「胡總還沒表態,合併部門也不是可以,但現在提出,是不是沒有必要?」

「想提高工作效率,降低人事成本,其他部門會被逼得騎虎難下,也是沒辦法的抉擇。你看著擬稿吧!」

基本上,傳統配置都是總經理、副總、總監盯緊業務部門,不合併嘛,在業績的高低襯托下,多餘的人力會顯得官僚臃腫、進度滯礙;合併部門吧,涉及的人事變動太大,總有誰要調職或失業,人人的工作量也會大幅度增加,導致訂單和出貨量下滑。

最終的結果,極有可能是高層內鬥。

羅秘書的大腦也在高速運轉著,一個個解決方案出現,又瞬間被他否定掉,因為不是每個決策都適合做plan B(腹案)。

自己僅僅負責支援處理高管的一些雜事,後續帳務或高層人士的想法,羅林能揣測,卻不打算想得太遠或太多,畢竟這些都要觀察上面的態度。

然而,旁人眼裡看著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趙鑫覺得公司的麻煩事很多,她纔讀了幾篇內測報告,就眼睛乾澀、肩膀痠疼、情緒煩躁,試想:小叔叔或羅秘書等人,每日處理那麽多文牘,定然更累,還要抽出時間陪自己的家人,真不知這些職場菁英都是鐵打的,還是有用不完的精力。

見她坐在旁邊,臉色有些鬱結,禤椽忍不住問道:「等一下要開會,妳有什麼在忙的事情嗎?」

趙鑫一愣,連忙站起來:「我沒有在忙,只是看不懂……」

禤椽伸手輕按她肩膀,讓她坐回去,又覷向那幾份檔案夾。

「不是很明白嗎?這裡有兩條記得不對,我特別讓羅秘書給妳找錯的。」

「哪兒有錯?」

趙鑫面露茫然。

她於課本和長相能過目不忘,對著這堆公司資料卻實在瞧不進去,左眼看了右眼出,實在沒留意哪裡有出入。

禤椽遂躬身翻開文件騎縫指給她瞧。

兩人離得極近,他右手撐着椅子靠背,左手觸到檔案夾時,幾乎是将趙鑫攬在懷裡的姿勢。

趙鑫臉上頗熱,男人的氣息落在脖頸,暖乎乎的有些癢,無端令她心頭微跳,又心虛地看了看羅秘書,發覺羅林早已回到座位,正對著電腦打字忙碌中。

慣常清冷的聲音在此時似乎摻了溫和,他的手指修長而骨節分明,襯得那白紙黑字都似是悅目了起來。

趙鑫摒開雜念,按他指點的算了,果真數目有出入。

「但凡算術或微積分,我總推懶不肯學,如今是惡果自食了,讓椽叔見笑。」她面露赧然。

「妳算術不差,只是缺了點用用,公司帳目駁雜,得有竅門。」

她眨了眨眼睛,目露求助。

父親也曾教過她看投資的報表,不過畢竟台灣股市式微虛浮,給她的入門教育雖有資產負債表之類,卻多是小額的投資內容,不像這幾天當工讀生後得知的這些真實情況,事類極雜。

因小叔叔或羅秘書瑣事忙碌,她也沒敢打攪請教,這陣子看文件時,确實沒瞭解竅門。

禤椽一眼窺破,唇角微挑,拉了張椅子過來。

如今他開口問她話,聲音像是小石子落入水潭,激起酥麻的水花。

「我教妳,包妳兩三日讀懂。」

趙鑫聽他說過那麽多話,只有這句,聽在耳中好似久旱逢甘霖,如同天籁。

禤椽開始口述公式:「T.C.O.是Total Cost of Ownership,即『總擁有成本』,完整TCO計算為:初始投資成本(初始投資成本 = 淨價 + 其他費用如:運費、手續費、保險費等)+ 營運成本(營運成本 = 安裝費 + 測試費 + 電費 + 作業員訓練費等)+ 維修費用(維修費用 = 主動式維護,如:檢查、清理、潤滑、微調等 + 被動式維護,如:故障排除等)+停機成本(停機成本 = 停機期間的人工成本,如:作業員、主管等+ 生產損失 + 因延遲交貨而流失客戶)–剩餘價值(剩餘價值 = 機器滿5年或10年後的價值)就得出來了。」

趙鑫見他修長漂亮的手,握住鋼筆在白紙上「唰唰」書寫著解釋,忍不住道:「看著真複雜……」

「複雜卻也不難,」禤椽笑著說,「妳想像自己這個月有多少零用錢,買保養品、化妝品、新衣新鞋、買零食,然後要找同學聊天聚餐、上網咖打怪刷分,或者還要去看電影、逛百貨公司、網上淘寶,最後錢不夠了得節衣縮食、苛扣度日……公司帳目收支管理和妳個人財務管理都一個道理。」

有人耐心指點,趙鑫學起來很快。

掌握竅門後,那些高堆的賬冊和單據瞧著也沒那麼嚇唬誰了,腦袋不再犯懶罷工,也能瞧得進去,半個小時後如有神助,她又學習了新知。

趙鑫心滿意足,禤椽也暫時打住,準備去大會議室開主管級的週一例會去了。

總經理辦公室那兒,趙翊傑正走出來。

「要開會了,阿椽你在這兒等著我們啊?」

「嗯,你跟老胡聊過了?」

「例會之後再提唄,星期一就不要鬧得員工們無心上班嘛!」話鋒一轉,趙翊傑湊到禤椽的身側:「焦筱婕那犟驢,我說話從來都沒用,倒是孫仁顓那個小白臉,從HRBP的角度勸了兩句,就給她脾氣捋順了,讓幹嘛幹嘛;那個姓孫的也真是,我老覺得他那雙眼睛不老實,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上次開會老往你前妻那邊瞥。」

這事倒是有趣,但更有趣的,反而是趙翊傑這會兒這眉飛色舞的模樣。

禤椽不禁笑了起來。

旁邊的胡琣賚沒有說話,只咳了兩聲清清喉嚨,示意他們扯淡也要看場合。

趙翊傑拿眼角去睃他,語氣不陰不陽地提醒:「陳老闆說要我請賚哥過去一趟,還是莫推辭了,總不過我們現在還在為應收帳款的事情磨合著,最好還是給客戶行個方便。」

想起近期的客訴風暴,趙翊傑說話聲也随意了些,直接向禤椽發難:「你們市場營銷怎麼回事啊?簽約的日子設得這麽緊,我最近都忙瘋了,想衝擊K.P.I.(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指示『關鍵績效指標』,是一套用來評估團隊或企業是否達到預期目標的度量標準)嗎?」

禤椽淡然說道:「這是賚哥要和客戶共同商議的時間,如果有疑問,你不妨現在直接問他。」

「阿椽,你或阿傑看情況去進行,這個訂單我不打算過問。」

胡琣賚對這種客戶邀約沒抱絲毫期待,更何況,那些沒營養的寒暄應酬交給趙翊傑或禤椽就行了。

胡琣賚走出辦公室時,忍不住瞥一眼側廳,越過洞開的窗扇,可看到少女安靜站在高摞的紙堆文件旁,一頁一頁翻看得認真。

清風拂入窗檻,悄悄撩動耳畔碎髮,她亦渾然不覺,只就著櫃檯翻閱檔案夾,像是名家繪就的美人圖,不顯山不露水,卻靈動悅目。

她來應聘實習,小心翼翼地自我介紹時,眼神純淨,宛如剛吐蕊的鮮花,不沾塵泥。

俗話說得好,「少女無醜女」,年方十九的小姪女白嫩嬌美,自身玻尿酸、膠原蛋白充足,面部不鬆垮,皮膚的質感和精氣神自然顯得極好。

那樣專注的姿態,輕易印在心上。

有那麽一瞬,胡琣賚甚至覺得,陰差陽錯之下,被趙翊傑勉強塞來的小姪女,其實也挺有眼緣的。

(待續)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65828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