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耶誕夜的奇蹟》-13
2008/01/07 23:29:04瀏覽737|回應0|推薦17

繼續回到不堪回首的第一現場。

我的滿月酒喝完了,只見一群柯家的女人湊了過去,似乎是擺好了周歲的活動陣勢,「葦葦」被安置在一張大廳正中央的嶄新紅桌巾上,大紅色的桌巾上則排排放了許多東西,因為衣服濕掉而穿著四姐褲裙的光頭小蘿莉,一臉興奮地看著那些新奇有趣的東西。

傳統的抓周又稱為度晬,只見桌上有一本雜誌、一個印章、一支毛筆、一個計算機、一張千元鈔票、一桶肯德基雞腿、一支尺、一條口紅、一把拆信刀、還有若干雜物,由於是表舅來我們家合辦午宴,小柯搞不清楚要準備什麼,臨時從書房摸了一些還像樣的東西出來充場面。

古人說,小孩週歲這天最重要的儀式就是選才,抓周等於是中華文化最古老的性向測驗,洋派的小柯似乎沒有多少概念,便由柯家老爺爺開始祭拜祖先,上百根香插完了爐子,再讓「葦葦」坐在一堆東西中央,任意抓取桌面上的什物,用以預測將來會從事的行業。

一般人家重男輕女,從剃髮、彌月到收涎、度晬,本來是不為女孩子辦這類活動的,由於「葦葦」是表舅的第一個小孩,巧的是跟我的彌月同一天,所以特別把抓周一起進行,既可增添閤家的趣味,又可為兩個小寶寶共同討個好兆頭。

擺在桌上的東西,其實樣樣都有點相關的涵義:拿了書本,會成為有學問的人;拿了毛筆,能成為書法家或畫家;取了印章,能掌權當官;拿了計算機或鈔票,將來會當老闆賺大錢;拿了雞腿,以後不愁吃穿;拿了尺,可以當設計師;拿了菜,會勤勞務農;拿了口紅,長大會變成美女,或者從事美容業;取了刀,能當巾幗女軍官……以此類推。

表舅媽很是高興,但還不及娟娟來得興致高昂:「抓了!抓了!」

我被娟娟抱在手上,忍不住好奇,也跟著瞧瞧那小屁孩自己選擇的命運。

只見「葦葦」伸手抓起那支沒用過的毛筆,愣愣地在手上把玩。

又聽漂亮的表舅媽對娟娟咬耳朵:「真巧吶,那是用葦葦的頭髮做成的胎毛筆呢!」

娟娟微笑道:「嗯,難得你們送給我們一支,家裡什麼也沒有,要不然抓周就得開天窗了。」

我看了看坐在桌上一下又扔開胎毛筆的「葦葦」,原來是臨時被人剃頭了,這纔明白為何她會變成這個不男不女的光禿模樣。

眾人發現這娃娃很快改變了主意,便繼續瞧瞧她接著會拿什麼東西,只見「葦葦」呵呵傻笑,左手抓一樣,右手馬上又拋出去,換了好幾件東西,終於決定拿起那本被翻得有些舊的《Time》雜誌。

小柯說:「好啊,萎萎和我一樣喜歡外語,以後一定會精通英文,像我這樣成為一個學歷高、頭腦好又聰明的人!」

大家皆沉默以示同意,沒想到就在這當兒,「葦葦」將那本雜誌攤開在桌上,明明是《Time》的封面,裡頭卻有著《Playboy》的字樣,一時在場的成年女性全都變了臉,因為上面赫然出現一幅跨頁的裸體女郎,張開兩腿三點全露的金髮尤物實在淫蕩誘人,看得眾家老少為之驚愕萬分。

在娟娟的怒瞪之下,小柯乾笑兩聲:「嘿嘿……拿錯了……這個不算,重來一次。」然後尷尬地把那本雜誌抽走,隨手換上旁邊一本電話簿。

那麼厚的東西,「葦葦」自然不會選,只見她迅速往炸雞的方向爬去,這也無可厚非,抓周在正午時分,她應該是餓了吧!

柯家外婆原本忐忑不安,這下可放心得多了:「……以後有吃有喝就好。」

等大家的寒暄接著進行後,柯家的色阿公拉著小柯到旁邊:「那本雜誌能不能借來看看啊?」

娟娟和表舅媽也似乎鬆了口氣,我和「葦葦」被一起放在牆角的嬰兒床內,表舅媽塞了個奶瓶給她,娟娟檢查了我的尿布,兩個女人就收拾桌子去了。

「葦葦」又見到我,看起來相當高興,她呵呵笑著爬了過來,白嫩嫩的小臉蛋靠在我旁邊,一雙勾人的大眼睛亮晶晶地瞧著我,我還在懷疑她想做什麼時,這小光頭就把奶瓶往我嘴裡一頂,示意我嚐一口。

有人送禮我能不收嗎?眼前小蘿莉秋波陣陣,最難消受美人恩吶,我就吸了口那溫潤潤的牛奶當回禮。

表舅媽手藝不錯啊,這奶好喝,雖然還是比娟娟的人奶差了一些口感和觸感。

我咧嘴表示感謝,然後把小奶瓶塞回去給她,只見「葦葦」接著吸著奶,躺在旁邊瞧著我,臉上是甜甜的笑。

想起被她偷親的事,剛剛洗尿片、洗頭、洗澡澡,現在彌月加抓周午宴的陪吃、陪玩、陪睡的三洗、三陪,加上在二樓親嘴、親臉、親密三貼的三親關係都做足了,見她仿佛喝飽了,把奶瓶放在一邊,盯著我呵呵笑,小小的嘴角又開始流口水,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納悶地看著小蘿莉:美眉啊,都直接、間接吻過摟過了,妳還想怎麼樣?

忽然聽見一個不悅的哼聲打擾了我們的良好互動,抬頭一看,阿如抱著肖肖,說道:「這衣服是爸爸買給四妹的,怎麼會穿在她身上?」

另一邊是同仇敵愾的小正,手裡牽著已經會走路的思思:「對嘛!肖肖過年的新衣,不可以給別人穿!」

思思還是只會說三個字,但已足夠表達四姐妹同心同德的想法:「……不可以!」

發現這四個小惡魔的目光,我頓覺不妙,深怕這可愛的光頭小蘿莉會被她們欺負,連忙想要尋找幫手前來助陣。

怎麼辦啊?我只打得過還不滿兩歲的肖肖,上面那三個虎姑婆要如何對付?

心裡著急得要命,想著該讓哪個有空的來幫忙,只見小柯和老柯兩個在一邊偷看色情雜誌,娟娟又和表舅媽忙得不可開交,我幾乎渾身冒出冷汗,只能愣在當場,思索那四個小屁孩到底想幹什麼,然後如何拆招接招……

「哇哈……」所謂初生牛犢不畏虎,一歲「葦葦」不懼魔,小娃娃一看見四個小姐妹準備伸出爪子,立刻對眼前的我失了興趣,只是傻呵呵地望著幾個姐姐笑了。

笑有個屁用?如果傻笑可以趕走四個小惡魔,我這個月會活得生不如死嗎?

正當我焦頭爛額想著該如何應付難題時,沒想到又酷又帥的表舅走了過來,四個姐妹見狀連忙一哄而散,我望著帥哥心想:這下終於有救了!

「葦葦」呵呵笑出聲,帥哥魅力無法擋,更何況是她親爹?美女變心跟翻書一樣,只見她扭著身子,就向表舅張著小手要抱抱……

這小不要臉的,這麽快就在面前和別人搞劈腿,就算這人是她爸爸,我心裡也有些不愉快。

剛剛不是還看著我笑嗎?剛剛不是跟我三洗、三陪、三親了嗎?女兒差點被四個小惡魔摧殘,抓周時一眼也沒來瞧過的臭爹,哼,再帥也沒用,我不能被男色誘惑。

男色算什麼?以後去看電影就有了,帥哥可多著呢!劉德華等四大老天王,還有金城武等四大舊天王,現在流行的花美男也可以,水果報和綜藝節目天天都有俊男,好像冬天纔把帥哥埋下去,春天一來四處都可以瞄得到,再讓她見識一下什麼纔叫台北帥哥滿地走,保證立刻讓小蘿莉口水橫流,連自己姓什麼都不記得了……

表舅看著他的女兒,表情還是一樣嚴肅,我只覺得這男人似乎不像他女兒那般愛笑,眉頭還打結似地聚攏起來,看得一邊的我觸目驚心,膽戰心驚,心驚肉跳,毛骨悚然,卻在下一瞬,仿佛開花似地舒展了,綻放得一邊的我張大嘴巴,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冷汗直流……

這是前一陣子流行的四川變臉嗎?我望著那個翻臉比小柯翻書還快的表舅,這麽劇烈的轉變,竟然可以變得濃情似水,溫柔體貼,纏綿悱惻,舐犢情深……奇蹟啊!

原來這就是親情的魅力嗎?原來這就是家庭的和樂嗎?原來這就是我和小柯永遠都無法達到的境界嗎?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