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消失的森林-65
2007/07/02 23:59:46瀏覽973|回應0|推薦29

 從巴黎搭子彈列車的感覺,就像是衝出一個過於現實的惡夢一般,或許沒有人會相信,方東旭會如此想要離開這個城市,就像逃離逝去的失戀情懷。

或許,幫助他調適過來的,是車窗外那大自然不可忽略的景色,法國的森林一片綠油油的,和德國那幽深朦朧的黑森林全然不同,這美好的大自然不會欺騙人,當他望見那連綿不斷的森林,就感到自己又快樂起來。

綠意、紓解,不論身在鄉間何處,都能使人感到悠閒自適,在那裡,日常的煩惱不會折磨人,彷彿鄉村的每棵樹都在對著自己說話。

大自然成為他心靈的安慰。

還記得,前不久去了羅亞爾河的古堡之旅,在圍繞著密林的古老城堡中,一到深夜,整個森林便從沉睡中蘇醒過來了,各種植物迎風發出沙沙的聲響,有夜行動物踩在草葉上的腳步聲,有夜狼的嗥月聲,鴟梟的低吼聲,聲聲不息。

如果說巴黎無法帶給他這樣的領會,或者根本就沒有這樣屬於美妙的幻想,確實是一種悲哀的現實。
位於巴黎東南方三百多公里處,從巴黎里昂車站(Gare de Lyon)搭乘TGV高速火車,火車在將進兩個小時的奔馳之後,抵達了巴黎東南邊的Dijon(第戎),這座城市是如此清新自然,既保有古樸的風味,也不乏現代化的建築,舊城區和新市鎮,融合在酒香和宗教氣息之中,顯得那麼獨特而純粹。

「Bonjour Dijon!(日安,第戎!)」

懷著快意,方東旭拖著行李箱從車站踱了出來,這座城市早在十五世紀就已經興起,伴隨著世界從中世紀的黑夜進入人文主義的黎明,十五世紀的結束也帶來了遠方的文藝復興;對知識、對世界起源和對人類根源的探索,讓人類在釀酒和祈禱中,感受對經驗、對各種發現的結果敞開胸懷。
恐怖和迷信之牆,逐漸被雅致的露台和小小的花園所取代,數百年來,人類一直寄希望於天堂,或者忘塵世於醉鄉,現在轉而尋求塵世之中可見的幸福,有位哲學家便說了:「L'ideal faisait placeau desir.(俗世之慾取代了理想主義。)」

隨著冶金街上的指標,走過一個細長通道,就到了第戎旅客中心,具有歷史價值的「內侍宅邸(L'hotel Chambellan)」,外為火焰哥德形式,內有螺旋階梯和木造迴廊,五個世紀之前建立起來的遺跡,就連四周那古老的壁爐和壁爐架,都顯示此處正是數百年前內侍宅邸和原來的廚房。
第戎(Dijon)位於勃艮地區域,向來是宗教信仰中心,也因葡萄酒鄉而為富庶之地,保留了許多舊時貴族的豪華宮殿和遺跡,市內的七座博物館,藏有眾多藝術品及宗教聖物,車站距離市中心很近,加上主要觀光點十分集中,跟著地圖上的景點按圖索驥,一天就可以徒步走完。

不過,方東旭並沒有繼續他在市區的閒逛,他先去學校附近租了空房,然後纔在下午時分到學務處報到;法國人的悠閒,從下午兩點的報到手續就看得出來,懶洋洋的作風,還有那些簡化的手續,法國人除了享樂以外的任何活動,都採取漠不關心的態度。

報名手續十分鐘就結束了,方東旭把行李一扔,只帶了些錢,就到市區亂逛起來。
Grey Poupon(芥末店)在Rue Liberte(自由路)上,由於芥末是第戎的特產,高級的芥末子,加上當地葡萄酒與未成熟葡萄發酵調製而成,通常有顆粒狀和糊狀兩種,除了當地人在調理魚類使用,出口外銷到了日本,更是大受歡迎,兩百多年的製造歷史更讓顧客始終絡繹不絕,含有葡萄酒的Au Vin Blanc(白酒芥末),口味非常特別,用來裝芥末的陶瓷瓶,也可以當成藝術品收藏,有的手功製品甚至比芥末本身還要貴上百倍。

他買了些芥末,一路朝著廣場Place Francois Rude走去,廣場中心的噴水池和Bareuzai雕像,似乎是當地青年男女約會碰面的地點,許多男男女女大著膽,當街就摟抱親吻起來,方東旭覺得有些尷尬,便又抬頭看像一邊的雕像;Bareuzai以腳踩葡萄的傳統姿態,表現了第戎以及整個勃艮第葡萄酒產業的地位,他在Au Moulin A Vent(風之磨坊)餐廳外頭的露天咖啡座,喝了一杯摻了酒香的白蘭地咖啡,愉快地享受著午後的愜意。

從Rude廣場轉進冶金街(Rue des Forges),沿途都是值得慢慢欣賞的特色建築古街道,名為冶金是因到十八世紀時,這條街上遍佈著許多金匠和珠寶店面,專門處理原礦的冶鍊和鍛製,以便製造純度較高的金幣和金塊,又有一說,是與當時的鍊金術風行有關,彌勒桑古宅(Maison Milsand)是其中之最,與Aubriot古宅比鄰而居,採取十六世紀的文藝復興建築,據說舊的院落可以上溯至十三世紀,工匠主要在一樓工作,主要大門和另一側的邊門之間有兩個小窗戶,引導光線到地下室,也就是用來儲藏寶物的地方。

再過去一些,則是每座法國城市裡面都設有的聖母院(Notre Dame),不能說第戎的聖母院很普通,因為受空間所限,這間聖母院是整個勃艮第地區最小的哥德式教堂,然而將近十八公尺高的教堂中殿,技巧性地運用挑高牆面設計,讓聖母院得以展現莊嚴的宗教氣氛,同時維持穩固平衡的建築本體;聖母院正面裝飾有怪獸出水口、敲擊報時鐘,教堂內著名的「Black Virgin(黑聖母)」雕像,則是為了紀念第戎在一五一三年突破瑞士軍隊圍城所建立,而在巷子的轉角處,有一個貓頭鹰的小型雕像嵌在外牆上,據說摸了可以增長智慧,方東旭雖非一個迷信的人,只是為了好玩又好奇的想法,也忍不住去摸了一把那隻已經被數百年來的遊客摸禿了的雕像。

那天傍晚,他逛得累了,一回去出租公寓,洗了個澡,昏昏沉沉就躺在床上睡了,連晚飯也沒吃。
第二天早上,他肚子餓得很,就早早去了學校裡面的餐廳買早點吃,當他尋到一個無人的角落坐下的當兒,遠遠瞧見一個金髮女子飄然走過,她個頭嬌小,穿著合身的牛仔褲和當時正流行的高領T恤,雖然只是背影,這窈窕的姿態卻讓他覺得有些眼熟,他驀然間想起幾個月前自己曾經見過的某個女孩,不禁失笑。

法比安.貝亞瓊(Fabienne Baillargeon)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已經很久沒有再想起那個女孩了,方東旭邊吞嚥著起司邊想,不知她現在怎麼樣了?
還記得,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他覺得這是一個多麼神秘的法國女子,後來發生言語爭執,又頓覺自己之前的想法太過於無聊,還有些自找麻煩,幸虧兩人之間沒有什麼交集,只記得她訴說著古堡故事的模樣,還有曾經幾度出現過的迷惑神情。

或許,這本就是個不公平的世界,無論是種族膚色,無論是戀愛友誼,過了一個晚上,經過幾句對話,馬上就能全然質變,無論是變得更好,或者是殘酷地變得更糟糕。

將近兩個月了,他沒必要再去回憶以前,現在是新的開始,無論是念書,還是度過未知的日子。

上課的鐘聲響起,方東旭找到教室裡面,隨性走到一個空位置上,忽然覺得有一道目光從旁邊直直射來,他一轉過頭,就驚訝得屏息注視著眼前的女子;一切都那麼熟悉,又是多麼讓人詫異的巧遇:濃密的睫毛、深邃的綠色眸子、細緻的臉部線條、溫潤的唇,他愕然看著那個怔怔瞧著他的金髮女子,原來法比安.貝亞瓊此時正坐在他旁邊。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