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COSMOS RADIO愛的穿越式…
2018/11/28 01:06:04瀏覽536|回應1|推薦34

COSMOS RADIO愛的穿越式…

哈囉!歡迎收聽COSMOS RADIO!我是主持人房純輝!

愛的力量,可以跨越時空,穿越宇宙!但是看不見又摸不著。漂浮在宇宙中的COSMOS RADIO空間站,專門為您搜羅各個宇宙中的愛情故事,在浩瀚滄海中取一粟!今晚「愛的穿越式…」會跟您分享什麼故事呢? 首先,這是來自一位…噢!三十五歲單身女性建築設計師Olivia所提供的親身經歷,故事的名字叫做「握壽司」…

COSMOS RADIO愛的穿越式01 握壽司

「我太太小甄…」 他微微皺著眉頭,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似酸似甜。 我點點頭,看著他,希望他繼續往下說。

「我太太小甄,她是個很熱情的女人。」他雙手插在口袋裡,打開了話匣子:「像是一直在陽光下奔跑,活力十足的女孩子。」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而且,鬼點子很多。」

「是嗎?」我側著頭問。

他點點頭。我看見他咬了咬下唇,然後說出一段他印象深刻的事情。而他的神情,也跟著開始發亮了…

「今年的夏天,真是特別特別的熱!前兩天,我們下班回家的那個晚上,真是太熱了!濕度又高,已經沒有心情再吃些熱的。」他對我說:「我們趕忙到浴室,一起沖了個涼水澡!我邊洗頭,邊問她『等一下吃什麼?』我太太那雙勾人的大眼睛,就一副可愛又機巧地溜轉!」

「嗯嗯。」我知道自己臉上帶著鼓勵他說下去的笑意,點點頭。

他指著我身後:「妳後面的拉門打開,就是客廳!」

我側著頭跟著他的指引,還轉頭往後看:「嗯!我後面就是客廳!」

「『我安排,你乖乖配合!』她用故意用一頭濕透了的烏黑長髮,甩得我一臉的水珠。」

 「『等我一下噢!把落地窗打開!透透氣!』」他再次模仿了一段妻子的說話的語調,接著對我說:「小甄套進一件連身裙,魚骨夾夾住她半乾不濕的頭髮,從廚房朝我這兒喊。我們特意租了這一樓的房子,地板是木頭一條一條鋪起來的。落地窗打開是個小院子。看見沒?小甄就想住在有院子的地方,我們找了挺久才找到這裡的。」

我知道他說的小院子:「看見啦!打理得挺好。」

「我打開電視,屁股就放在棉布坐墊上,上班一天的疲累,沖個澡之後,人就放鬆了!」他一面興奮地比劃著,一面對我說:「然後,小甄從廚房出來,左手端了一個大盤子,裏面有握壽司用的魚片食材、已經拌好的小半桶醋飯、一大片竹葉,還有一塊小砧板、醬油、芥末。右手抓著一瓶冰涼的啤酒,啤酒瓶上還倒扣著兩個玻璃杯。」

我看著他的眼睛,意示他往下說。

「我幫忙接過了大盤子,看到已經切好準備著的握壽司食材,有鮪魚、鯛魚、鮭魚子。還有…章魚、蝦子、煎蛋。真是沒想到,小甄可以準備出這麼多豐富的食材呀!然後她跟我說:『讓我來讓我來!你給我躺好!』」 他露出不理解的表情:「躺好?」

「『我要吃人體壽司全餐!嘻嘻嘻嘻!』她說話時,臉上的表情,真的就是一副很稀鬆平常的樣子呀!我實在不明白,這種鬼點子是從哪裡來的?」

我搖搖頭,笑著對他說:「這可不是一般小夫妻家裡會有的情趣呀!」

「妳知道嗎?」他將那動作做出來:「我真的被她說服,乖乖的躺在木頭地板上,然後眼睜睜地看著她把那一片青綠色的大竹葉片,放在我的肚子上!還跟我說『別亂動喔!』」

我看著他,真的就邊說邊一股腦兒的躺在地上!

「我的肚子,成了餐桌,真的!小甄她很投入,整個人感覺很專業吶!」他記得自己妻子的每一個動作:「小甄一手拿著魚片,然後掌心翻過來,在魚片上沾一點青綠色的芥末,然後填上一口捏成團的醋飯,另一手的食指中指就這樣併著!輕輕壓上來,」

他在我面前,學著妻子做握壽司的動作:「然後掌心收攏,再翻過來,一個握壽司就做好啦!小甄得意的神情,嘴角露著笑,將握壽司放在我肚子上面那一片當做盤子用的青綠色大竹葉當中。」 「『先生,有什麼特別想吃的嗎?』我太太在玩一場家家酒,而且她是來真的!那個手勢、動作、神情!真的跟壽司師傅一模一樣!」說到這兒,他笑得特別大聲!

「我就裝作客人,粗聲粗氣的對她說:『老闆娘!給我來一份鮭魚子握壽司!』你知道嗎,我太太有模有樣的捏了兩個,先放在葉片上,然後用筷子夾起來,餵到我嘴裡。我還得把頭抬起來,小心翼翼地不把肚子上其他捏好的握壽司翻倒,才能勉強配合著吃下去!這個,還不是最難的!」

他對著我比出食指,表示他要說到重點了!

「最難的是什麼?」左邊眉毛挑起的我,好奇地問。

「最難的,是妳聽到她問:『帥哥,要喝杯酒嗎?』哈哈哈!我整個人躺在木頭地板,肚子上全是捏好地握壽司,我都這個樣子了,還要被她灌啤酒?哈哈哈!」

一對平凡小夫妻的日常,也能過得這麼有趣呀…我心裡這麼想,卻也很羨慕!我也能像這對小夫妻一樣,過過這種只有自己跟另一半能獨有的「日常」嗎?印象中,我沒跟前夫有過這麼「趣味」的晚餐呀!

他的笑臉,說到這裡,沈寂了下來。彷彿接續在剛剛所訴說的甜蜜之後,是無盡的痛苦…

「小甄忘了。」他低下頭來,用很小很小的聲音說:「小甄忘了…她想不起來我們才吃過這一頓夏夜的晚餐。」

我的表情顯露出同情。

「後來…她連我是誰,都忘了…我一直提醒她,她一直記不起來…」他對我說。

我明白這種心情。 有些時候,無論你做再多的努力,會失去的,還是會失去。但是,不能因為這樣,就放棄努力了!然而,讓人心酸苦笑的是,也正因為不曾放棄努力,失望與傷心,或許會一次次的重複出現,就這麼一來一去的拉扯…活像是場無止盡的拔河比賽呀!

「但是,你記得呢!你通通都記得。」我拍拍他的肩膀。

他疲憊地點點頭。

下雨了。

其實,我跟他,並不在他租的房子,那位於一樓,落地窗打開有個小院子的家。

我們在一座墓園裡。 他跟我的年紀,差了三十多歲。 所以,他說的那頓握壽司晚餐,是距離現在大約四十年前的一個夏夜。

「我…我幹嘛來這裡?」他現在已經是七十歲的老先生了。

「我們來掃墓,你剛剛說握壽司的事兒之前,還記得的。」我對他說:「看見那照片了嗎?」

他順著我的引導,看著翠玉罈子前的一張照片,那是他的妻子小甄年輕時的照片。可是他的神情,卻是陌生的。

「爸,我們今天是來看媽媽的。」我先讓自己心情平靜,然後才能用平靜的語氣,跟我父親這麼說。

「爸爸?」他看著我,一臉的莫名奇妙:「我是你…爸爸?」

我點點頭。這一次,我沒有讓自己的眼淚溢出眼眶。

朋友、同事們會關心我父親的情況。

他們會問:「盧伯伯還好嗎?」 「盧伯伯常忘掉很多事情嗎?」 「老人家是阿滋海默症的關係吧?」

其實,我知道朋友們真正想問的,是我是不是也有父親、母親有著這樣的基因缺陷?

我有。 我有同樣的基因缺陷,但是我不會忘記任何一件大小事。 我已經安排好量子儲存。工程師們會記錄我所有的記憶與意識。當我出現症狀時,我可以「重覆下載」自己的一切一切…

對於朋友、同事們的關心,我通常笑著回答,用另一個角度,去對應這些關心,也讓自己比較釋然。 我說:「他還好。他不是阿滋海默症,也不是失憶,我父親是腦子越來越瀟灑,越來越有個性,盧伯伯只願意記得美好的事情!」

這裡是COSMOS RADIO!我是主持人房純輝!說到愛的回憶呀,總有一段旁人看起來平凡無奇的小日常,讓人永生難忘! 好的,接下來又是一段什麼樣的故事呢?喔喔!這是一段跨越數百光年時空,來自直隸一家武館的第三代館長平爺,所提供的故事,叫做「雷音」! 什麼是「雷音」呢?請大家跟著我們COSMOS RADIO「愛的穿越式」節目,突破宇宙次元,回到民初時代去吧?

COSMOS RADIO愛的穿越式02 雷音

「師姐,啥是『雷音』呀?」一個童稚的聲音,約莫十來歲的小男孩兒,在武館的廣場邊兒,問出這句話。

師姐也不過大了小男孩兒近兩歲。

「『雷音』,」師姐兩邊臉頰紅通通地,像是個小大人似的對師弟說道:「就是你功夫真到了頂尖兒,身子裡會由內發出來的聲音!」

小男孩兒看著比她大兩歲的師姐。他喜歡看她,喜歡師姐後腦上綁著的那條長長馬尾辮子。

「跟打雷的聲音像不像呢?」那小男孩還問著師姐…

我這是…過了多少年月呢?

這精壯漢子左臂由胸口向前一送一鑽!左拳像鑽子似地的嚴嚴實實打中了面前這不知名的年輕拳師下巴!只聽得「磕啦」一聲,他面前這位拳師,下巴脫臼,整個人向後便倒!

「還有誰?」精壯漢子略一調息,身形略略往後一定,聲音低沈而冷酷:「上來。」

在他昂立身軀的背後,襯著一抹夕陽紅映。

圍住這個叫「趙雷音」的老少及中年拳師,約莫有十七、八位。他們就在這曬穀場上,直盯著這個聽聞從東北關外一路殺到直隸這兒來的硬手!

這傢伙!真是夠張揚的啦!晌午過後不久到,就在這曬穀場上,立了一對直條幅,上面濃黑墨字寫著:「直隸武師趙雷音,奉讓天下三招先!」 這對直條幅,白底大黑字兒,四圍還鑲縫了紅綢邊。看著也用了一段時間,有些邊角也皺了破了,還染上些已經黑沉變色的血跡似的!

「我來領教!」 說話的是這地方上出名的武館師傅之一,白鶴拳鄭九!

今年四十歲的趙雷音,眼皮子似張非張,一臉的鬍渣子,一身灰棉布衣褲,幾經風霜的模樣。左手向前一伸,四指往內一曲:「請指教。」

「『雷音』不是這樣的呀!你是吼啥呀?」師父又好氣又好笑地看著趙志敬的二師弟。這個二師弟,邊行拳,嘴裡還「喝喝、呼呼」地發著聲音。 年紀還小的趙志敬,在一旁聽著師傅這麼說,心裡想著:「雷音」,不是從嘴裡發出來的聲音嗎?還能從哪兒發出「雷音」呀?

趙雷音接過了白鶴拳鄭九的「搧」、「碾」、「鎚」三招,已經知曉對方的功底高低。這練白鶴拳的,身上一點兒「雷音」都沒有!

鄭九一矮身,右手作刀形,右腿向趙雷音身前一溜,手刀由下往上一撩,動作迅辣,直取中宮!

他從小就明白,自己跟二師弟不一樣,二師弟挺能討師父喜歡。逢年過節,二師弟家裡總差人送大禮到武館來給師父、師姐、師兄弟們。自己的性子也很收沉,除了師父以外,就屬跟師姐說的話比較多。他那時似懂非懂的明白,自己其實對師父的獨生女是喜歡的。可師姐是師父的掌上明珠,誰也不讓近身!

趙雷音丹田一縮!身形後坐右腿,左手由內向外一搭一帶,鄭九的撩手就給帶偏,接著右手巨掌一翻一落,正好摁在鄭九腦門上!趙雷音一吐氣,勁道一送,鄭九兩眼驚然俱紅,七竅冒血!當下就暈了!

趙雷音這名字,是在趙志敬領悟啥叫「雷音」之後才改的。 當年師父知曉趙志敬練功練得緊又勤,但是在人和上,就是輸他二師弟一截。若要將武館發揚光大,不是功夫好便成的。江湖不能只靠打,還得靠笑。

「拳練萬遍,神理自現!」這是師父少數對他說過的話。

「爹爹說萬遍,就是萬遍!到時『雷音』就有啦!」這是師姐對他說過的話。

一十九歲的趙志敬,還是沒聽見自己身上的「雷音」。他聽到的,是師姐要下嫁給二師弟!趙志敬不明白,二師弟對師父、師姐說了什麼話?二師弟是做了啥?讓師父與師姐如此滿意,才讓這門親事給定下來?

想到這兒!趙雷音將暈過去的鄭九,一手從後領上拉起,往曬穀場旁邊一甩!他冷眼盯著圍在四周的武師們,咬牙說道:「天黑啦!各位師父一起上吧?」

站在趙雷音左側的一光頭武師,看上去近三十歲年紀。八字鬍下的闊嘴喝道:「好你個趙雷音!從東北關外打回直隸,就從來沒聽過直隸有你這號人物!我們一起上,你討不了便宜!」

趙雷音眼睛像是看穿了這光頭武師,直盯著他身後的一條窄窄泥路。那是通往小時候武館的方向啊…

「齊門形意」,是趙雷音小時候天天生活的武館。他記得,黑沈沈的上好木料,加上特意從縣城裡請了一流匠工,描金的行書,讓「齊門形意」這塊匾,成了地方上所有武館裏,最威風的一塊匾!

師姐大婚的前一晚,趙志敬喝得酩酊大醉!幾個師兄弟過去關心,都被他得連踢帶打的給轟走!師姐那時聽聞趙志敬在鬧事。她或許明白,這個平時不多話,練拳勤快的大師弟,對自己有著愛慕之情。師姐邀即將成為夫婿的二師弟陪著,特來探望趙志敬。 可師姐沒想到,喝得醉醺醺的趙志敬突然出手,將多年習來的形意拳,儘往準新郎官兒身上招呼!

「你一輩子也到不了『雷音』的地步!」趙志敬對著二師弟大吼!

這一動手,週邊人都瞧出了端倪,知道趙志敬是因為師姐要大婚了,心裡頭不樂意!不樂意到了極處!

自個兒怎麼就不能說出對師姐的愛戀呢?他悔的、恨的、氣憤自己的,是這個!

趙志敬那晚,不等師父責罵,他酒一醒,就一人一包袱,踏上一條「無人知道去向」的路途…

「嘶」地一聲!趙雷音的右膀袖子整條被拉下!他眼角一瞟,知道這是「鷹爪門」的路數,差點兒就卸脫了他的右肩!圍在身邊兒的武師,一共剩七位!直到這條衣袖給撕了,趙雷音才覺得有些比武的滋味兒!

那年冬天,他與遼東八極門的掌門館主王震交手,右肩被當時武藝拔尖兒,正值盛年的王震,一個發勁給打得脫臼!卻也因著這一挨,王震反而露出破綻,被趙雷音的左砲拳給打趴下!

趙雷音負傷離開,在一戶農家借宿養傷。 隆冬大雪天裏,趙雷音幫著農婦燒柴生水,農家的小兒子在茅磚宅的灶邊兒逗貓玩兒。他聽見了那黑白花貓,喉嚨裡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讓這小孩兒抓搔肚皮,舒服得很!

趙雷音當下頓悟!

原來,這貓兒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就是「雷音」!

打拳打到無比舒服的境界,身子自然丹田足氣,任督二脈因著內氣運轉不歇,氣海裏藏著的伏虎向上一蒸騰,膻中隨著內氣一起一伏,自然透過十二重樓,發出振鳴!直到三十多歲,他才真正悟了。

趙志敬在茅磚宅後,朝天拜謝了岳飛祖師,改名叫「趙雷音」…

七個圍著趙雷音的武師,都聽見了這大漢身上發出了隱隱的轟鳴聲!沒想到此人的形意拳,已經達到如此至高境界?這便是「雷音鳴動」了!

為啥這人從東北關外一路打回直隸呢?鷹爪門的金環師父,使出渾身解數與趙雷音交手,他滿身大汗,猜不出這答案!

七個月前。

趙雷音在東北一家旅店,聽聞了隔桌恰巧從直隸家鄉來批人蔘的商客,無意中說起了「齊門形意」的事兒! 那時趙雷音聽到這三個商客,聊著當年「齊門形意」的館主,練不出「雷音」!東西不到頂!接連敗了好幾場,手底下的徒弟幾乎散了伙!這館主一失志,日子就剩花天酒地,放著武館不理。一場三天三夜的大賭,不光是自己本家輸得乾淨,連武館地皮賠出去都不夠!已經跑了快十年,留個當年老館主的女兒,幫村裡縫縫補補的打雜活兒,苦過著日子!

「哪兒有什麼『雷音』啊?」一名商客邊啜著酒,邊搖頭:「這館主!以前聽說在武館排行老二!很得老館主的心。沒想到,老館主走了,他也就把武館給敗啦!」

當時的趙雷音聽到這兒,心中一股激動,將手上的酒杯給捏了個碎!

他自覺心底裂了一道口子。那是自己從少年時期就夯實了的口子,今兒卻裂了? 當年單騎走天涯,以為可以放下那無緣的「情」字。其實,從來就沒放下過呀!

說到「武」字,趙雷音從沒怕過誰!說到「情」字,這又迴避了多少年月呢?

他深深吸了口氣,自知又悟了一次。這回悟的,並非武學上的「雷音」,而是心底的「雷音」。

有些事,遲早得辦,有個人,終究得見!

趙雷音走出旅店,他的眼裡,燃著異樣的芒火…

「在這兒!在這兒!找著啦!」從曬穀場西邊傳來一陣人聲呼喝!趁著月光滿盈,數數約莫三十來位年輕漢子!有的還舉著亮晃晃的火把。他們這票人,個個兒臉上帶著興奮!

「趙師父在這兒吶!」、「真教咱們好找!」、「皇天不負苦心人呀!」

先前敗下陣來,趙雷音家鄉武館的師父們莫名其妙!有的還以為來了幫手!

「你們是來為我們助拳的嗎?」光頭武師的徒弟發問!

「我們是跟著趙師父,一路從東北來的!誰幫你助拳?你們乾脆搭著咱們一塊兒拜師吧?」一名滿臉汗珠的小伙兒說得直白!

趙雷音身上發出轟鳴,完全不理會這些人的交談。他腰身一轉,右臂半伸不屈地,將前臂往這練太極拳的光頭師父右肩一擱!跟著左腳往曬穀場地上一蹬,身體微微前坐,一個發力,只用右前臂,就將這兩百斤重的光頭師父給掀了出去!

趙雷音攻勢未歇,左腳蹬完,身子重心右移,勁力轉到左腿,猛地迴身橫掃,兩位武館師父的腰間像是被鐵條重重掃到似的!又辣又痛的倒地!趙雷音雙臂同時格開剩下兩位師父攻來的一手一腳,雙掌閃電似地朝這倆師父貼著胸口,自上而下一抹!倆師父立馬感覺從膻中到氣海,像給掏空了一般,倏地渾身癱軟,直接坐倒!

「我,趙雷音!」 月光像一疋巨大的銀綢緞子,鋪滿了曬穀場。趙雷音說出了自小深埋心底,隱而未發的「雷音」!

「我就是當年『齊門形意』的大弟子!我的心,就向著我師姐!誰也甭想瞧低了『齊門形意』!」 此時這些被趙雷音給打敗了的師父們,才真正明白了這漢子的來歷。

趙雷音為了自小愛戀的師姐,為了重振師門,刻意製了一對直條幅:「直隸武師趙雷音,奉讓天下三招先!」,從東北關外,一路打回家鄉,戰無不勝!

他心裡頭的「雷音」,一直說不出來,一直憋著,直至現在…

月光下,趙雷音見到一個身影,瘦瘦的,從那條小泥路行來。

他見到的,不是年過四十,穿著舊棉布衣褲的婦人,而是當年,那個後腦紮著長長漂亮烏黑馬尾辮子,倆臉頰紅通通的師姐…

呵呵!…什麼是愛?愛就是你心中的「雷音」!這股「雷音」告訴你,為了所愛,你可以毫無畏懼!勇往直前! 這裡是COSMOS RADIO,我是主持人房純輝!最後一段「愛的穿越式」,是由一位…這是一位新娘秘書Kate所分享的故事,叫做「婚禮致詞」…

COSMOS RADIO愛的穿越式03 婚禮致詞

新娘羅蓓穎穿著一席純白鑲銀絲,作工精緻無比的新娘禮服,站在舞台上。他的臉上滿是笑意,而且心頭暖暖的!這一天,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蓓穎兩眼看著左上方,深呼吸,竭力控制自己,不想眼眶裡的淚珠,這麼輕易地溢出… 夫婿是交往了四年,鑽研程式設計的丁強。他和幾個大學時期的同窗一起創業,是目前業界小有名氣的新創執行長。 美麗的新娘子蓓穎左邊,是她的夫婿。

「站在蓓穎右邊的老先生,就是她的父親嗎?比丁強還高一個頭呀!」蓓穎公司的雪生,邊看著台上,邊向身邊的女同事提問。

「真的!好高大!」身邊同事附和說:「父女倆都是大眼睛!有遺傳到喔!媽媽怎麼沒來?」

「蓓穎的媽媽在她念小學的時候就過世了。」雪生回答。

司儀將麥克風交給老先生。 老先生臉上的皺紋深刻,一頭銀髮整齊地向後梳攏。整身黑色的三件式呢毛西裝,讓他看起來就像上世紀一部經典黑幫電影裡的「教父」,有著老獅王般的氣質。

「謝謝!」老獅王說話了,氣足而歡喜。他看著喜宴廳裡滿滿是人,看得出來老獅王的欣慰!

「謝謝大家來參加蓓穎跟丁強先生的婚禮,見證一段幸福婚姻的開始!」 喜宴廳裡盡是掌聲!丁強公司那兩桌還不斷地叫嚷賀喜! 這位滿頭銀髮,像老獅王氣勢的長者,看著身邊搭著他手臂的新娘子蓓穎,他抿嘴笑了笑。蓓穎摟著老獅王的手臂,她握緊了一下!傳達的是一份無比的欣喜。

老獅王看向台下賓客:「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開心,這麼驕傲過!能牽著蓓穎的手,將她交給此生最愛她的男人!」 台下又響起熱烈的掌聲!老獅王看著丁強:「你從今天起,要設計出一個全新的程式,叫做『幸福』。這個程式,我希望很完美。但要是不夠完美,你要不斷地,很有耐心,很有愛的為這個『幸福』的程式除錯!」

丁強同事那兩桌爆出笑聲!

老獅王接著說:「不要忘了,今天是因為愛,才結合在一起。今天以後,是為了『幸福』,而共同努力!」

丁強邊聽,不住地點頭!台下眾人看得出他的嘴型,知道他在說:「我知道!」、「我一定會!」

「羅爸爸說得太好了!」、「羅伯伯最棒!」、「羅爸帥呀!」台下四分之三的賓客站了起來,又是拍手,又是喝彩!還有的拿起手機開始錄影、直播! 老獅王看著這些熱情的年輕男女賓客,他一笑,臉上的皺紋更深了!

「我很榮幸,能站在這裡。」老獅王繼續說:「不瞞各位,我退休前的生活,是在水深火熱中度過,但沒有一次,是比現在更緊張的!我也從來沒有這麼感到榮幸的時刻!」

十多位賓客,聽到這兒都笑開了!

老獅王靦腆了一陣,然後看著台下眾人:「其實,我並不是蓓潁的父親。」

「啊?」剛剛那位誇讚父女倆都有一雙大眼睛的女同事張大了嘴巴!

老獅王拍了一下胸口:「但是,蓓穎的父親…我帶來了。」

蓓穎聽到這句話,她的眼淚,再也無法控制,當場嘩啦啦地流下!連身旁的丁強,也雙眼濕潤!他的手,與蓓穎的手,緊緊交握!

「我在十年前…」老獅王看著旁邊哭成淚人兒似的新娘子,他強自鎮定的繼續往下說:「我在十年前,被醫生診斷出嚴重的心臟病,需要進行心臟移植。我以為…這是件幾乎辦不到的事。我當時想呀,我是應該從人生的戰場,退下來了…」 老獅王似的長者,兩眼看著蓓穎,眼神充滿感謝、充滿關心:「我今天能站在這裡,全都是因為妳的父親。我謝謝老天爺,讓我可以來到這裡,參加妳的婚禮。我真的無比榮幸!蓓穎,」

他也眼眶泛淚地看著新娘子:「我要對妳說,在我胸前的西裝底下,你的父親,此刻有多麼的興高采烈!他的心臟,強而有力地跳著、跳著!你的父親,現在…現在真的很高興!」

蓓穎的手,微微顫抖地抬起,放在老獅王的胸口,感受自己父親的心跳… 爸爸的心跳,一下,一下,又一下!強而有勁… 「爸…爸爸!」蓓穎幾乎哭花了臉!但那不是傷心,而是欣慰!是開心!她的父親,今天並沒有缺席自己的婚禮呀…

整個喜宴廳裡的賓客,看見新娘子將手放在老獅王胸口的這一幕,全都感動得哭了!

老獅王看著新娘子,他也止不住自己的眼淚了! 但畢竟是頭曾經在人生風浪裡長嘯向天的獅王。他掏出手帕,將臉上的淚痕揩乾:「我的餘生,多了一件要辦的事。」 老獅王對這對新人說:「就是看著你們幸福!」

賓客們又是感動,又是鼓掌,久久不歇! 可就在這時候,新郎丁強兩桌的同事,爆出了訝異聲!

「哇喔喔?這太巧合啦!」、「天吶?這哪是巧合?根本是奇蹟呀!」、「怎麼會是這樣?」、「打死我也不信!太扯了!」 其餘的賓客紛紛轉頭看向這兩桌,有些人的眼神裡還透出「你們是在鬧什麼場?」的厭惡神情!

新郎丁強其中一位頭髮一邊翹起來,像是剛睡醒似的男同事,發現了自己這兩桌遭了其他賓客的白眼!他連忙揮手:「不好意思!抱歉抱歉!對不起!」 站在台上的丁強看著頭髮一邊翹起來的同事竟然往台上跑?他的眉頭也因為好奇心使然而皺起。

「我真的不是…」這男同事上了台,一手拿了麥克風,對著台下:「我們真的忍不住了!」

新娘子蓓穎、老獅王及新郎丁強,完全不明白這人冒冒失失,急急忙忙衝上台來是為了什麼?

頭髮翹一邊的男同事臉上冒汗,開口就問老獅王:「你…不是!您!您之前說,您退休前的生活是在『水深火熱』裡度過的,是不是?」

老獅王微笑點點頭:「我是。」

「您是范中威先生?對不對?」

老獅王愣了一下:「沒錯。」

「您退休前,是消防隊員沒錯吧?」頭髮翹一邊的男同事繼續追問。

「沒錯,我是消防員。」老獅王拿著另一支麥克風回答。

頭髮翹一邊的男同事大口吐出一口氣,對著所有人朗聲說出:「那就對啦!」 他將手機拿出來,對著台下眾男女賓客說:「各位!各位,稍安勿躁!我要問新娘子一個問題!」

蓓頴眼睛眨呀眨的,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

「妳…你念小學的時候,家裡是不是曾經失火過?有沒有?」頭髮翹一邊的丁強同事問!

新娘子點點頭:「有…」

頭髮翹一邊的男同事一拍大腿!又是激動,又是興奮:「那就全對啦!我不會講了!我不知道怎麼講了?大家用看的!」

他將手機裡的圖檔資料,直接用手指一滑,拋上了舞台正中央,原先放映著新郎新娘結婚照的大屏幕!

這時候,大屏幕上出現一張舊時的新聞剪報,是一位消防員,手抱著一個昏迷的小女孩兒跑出火場的照片! 頭髮翹一邊的男同事大聲說:「這…這讓人太意外了!我剛剛只是用手機,拍下范老先生致詞的畫面,不小心觸動了手機裡連接公司最強版本的大數據人臉辨識系統!結果…一次認出兩個人!」他指著大屏幕上的照片:「這位范老先生,就是當年把妳救出火場的消防員呀!」

蓓穎驚訝得用手摀住了嘴,才不讓自己當場叫出聲來!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想了…

從消防員崗位退休的范中威老先生也僵在當場,這實在令他意料不到呀!照片上的自己,年過四十,距離現在也是快二十年前的事了!火場裡來來去去多少年多少次,他如何能記得自己手上救過的每一個人呢?

頭髮翹一邊的男同事渾身顫動地指著丁強喊道:「你知道嗎?二十年前,他救了你的新娘!然後,蓓穎爸爸的心臟,又救了范老先生!這…太巧!太不可思議了!根本是巧合到了奇蹟的地步,所以你們今天才能夠一起站在這裡呀!」

台下賓客此時恍然大悟!沒有人能夠相信自己竟然可以見證到這種奇妙的因緣!大家只能驚呼!不可置信,卻又千真萬確!

新娘蓓穎激動地在范老先生的懷裡大哭!老獅王般的范中威雙臂一攏,淚流滿面地將新娘新郎摟在胸前,三個人都感受到那難以言明的因緣巧合,如此激盪在心頭!只能說這真是個難以意料的…「奇蹟」!

而這三人之中,最想不到事情會變成如此這般的,就是新郎丁強! 他在婚禮舉行的半年前,走進器官捐贈中心服務處時,絕對想不到今日居然是這樣的情況…

「不好意思,打攪了。」當時的丁強對著器官捐贈中心服務處櫃檯的接待人員微笑說道:「我要結婚了,我想送給我的妻子,一份驚喜…」

丁強那時沒把握這份「驚喜」,是否能夠達成?他站在櫃檯前,一心只想著,能不能為蓓穎找到老丈人十年前的心臟受贈人是誰?

這裡是COSMOS RADIO,我是主持人房純輝。每一段愛情,都是一個奇蹟!要不然,在這三千大千世界,無邊無數無量眾生裡,相愛的人,要怎麼相遇呢? COSMOS RADIO「愛的穿越式」,到這裡要先告一段落囉!最後為所有宇宙的聽眾朋友們點播一首由「黑洞叉燒」樂團所帶來的老歌新唱:SUGAR!送給大家!

咱們下回見,SEE YOU NEXT TIME!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20564269

 回應文章

ynn600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11/29 10:03

這電台有趣精彩, 可以常來聽聽(看看?), 感動一番. ^-^

ynn

房純輝(robby1278) 於 2018-11-29 10:21 回覆:

呵呵,謝謝鼓勵呀~要是有想法,我就會繼續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