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靈媒與執照
2017/12/01 13:50:07瀏覽266|回應0|推薦4
靈媒可以跟死人溝通,前提是人有靈魂;肉體雖死,靈魂不滅。

死人有靈魂,活人更有靈魂;既然可以跟死人的靈魂溝通,照理講應該也可以跟活人的靈魂溝通才是。

於是,一個小測驗誕生了:

測試者A在隔音的房間裡睡覺。在A熟睡的同時,靈媒B在另一個房間觀看樂透開獎的實況轉播,B把頭彩號碼背下來後,以靈媒的方法,將號碼說給A的靈魂「聽」。等B醒來後,讓不知情的C去問A,如果A能說出號碼,證明靈媒有真本事。

甚至還可以建立對照組,讓不同的人來擔任A、B、C的角色,大量測試下來,只有靈媒參與的情況A才能準確說出號碼,把「運氣」的因素都排除掉,那就更加鐵證如山了。

當然還可以想出其他的測試方法。

據說有很多人對包括靈媒在內的「超能力」現象做過各種實驗,證明超能力真的存在。他們繪聲繪色的說,彷彿真有其事,然後信者恆信,不信者不屑,製造出各說各話眾說紛紜的局面。然後自以為立場公正客觀的人,會說我們尊重各種看法,保持開放的態度,不要輕易否定誰。

這樣好嗎?

舉個例子,假設我是個開車技術很好的人,我想到一個賺錢的法子,就是開車載客人,以里程長短收費。對,就是開計程車。可是客人上路前並不知道我的技術好,而社會上有許多技術不好的傢伙也開計程車,大家一起分食這塊大餅。

但我是個聰明的人,我想出一套測驗法,通過這個測驗才能證明技術好。於是我找來許多同業,有些人通過測驗,有些人沒通過,通過的人可以得到一張「證明書」,也就是執照。

過了一段時間,有執照的人愈來愈多,漸漸民眾就不再接受沒執照的計程車,那些技術不好拿不到執照的人,就再也不能分食我們的餅了。

可惜的是,在我國這種測試不是民間自己弄,而是政府公辦的。測試愈難,取得執照的人就愈少,而有執照的人就愈能賺錢;相反的,測試愈簡單,執照發的愈多,大家賺的就愈少。然而政府要發多少執照,不是單純考量技術多好才夠資格開計程車,更多的是考量社會上需要多少計程車───假如把測試弄得太難,全國只有一千人能拿到執照,那麼計程車司機的技術能比美戰鬥機駕駛員,可這麼一來,民眾就很不方便了,因為要叫個計程車你得三個月前預約。

在國外,有許多專業證照是民間自己搞的,由同業組成公會,公會開辦測驗與認證。這樣一來,公會就能以執照發出的數量來維持從業者的職業水平,從而控制市場,確保每個從業者的收入。等於用執照或認證的制度,讓這群人關起門來發財。

這招不是每個行業都適用的,有些職業很難用一套客觀標準測試其水平。比方流行音樂歌手,根本找不到客觀的評審機制。現在有很多歌唱比賽節目,找幾個評委給參賽者評分排名,贏得比賽者會有唱片公司簽約。然而消費大眾並不會以這位歌手在比賽中得第幾名,來決定是否買他的專輯,因為聽眾的口味與選擇太過複雜。

但是靈媒可以。靈媒或者其他超能力者,測驗標準只有一個,就是「真實性」,完全可以用科學上早已建立的雙盲、隨機、對照、大樣本等原則,來設計測驗方法。例如我前面舉例的猜號碼試驗。

試想,有一群靈媒建立「靈媒公會」,設計出公開公正、有公信力的測驗,凡通過者,許可加入公會取得執照。時間一長,那些招搖撞騙的就沒生意可做,讓有真材實料的靈媒關起門來發財。不需要信者恆信,不需要各說各話,把執照亮出來便知真假。

為何到今天還沒有一個這樣的執照呢?靈媒執照、讀心術執照、算命執照、預言執照......一個都沒有。很簡單的結論就是,根本沒有一個是真的,把招搖撞騙之徒排除掉,等於把整個行業排除掉了。

曾有人對我說:「你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證照制度就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打翻一船不夠格的人。如果有個密醫說,我沒執照但我醫術高明,你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你信嗎?你會說:「有本事為甚麼考不上醫師執照?」

如果其中有真有假,為甚麼不建立分辨真假的制度?明明可以,卻不去建立制度,讓所有人都在一艘不能打翻的船上,一起混水摸魚。

不去分辨真假,唯一的理由就是,全都是假的。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rinz1972&aid=10925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