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八0年代大學聯招之隨想
2005/07/01 19:02:14瀏覽2460|回應12|推薦38

回想起二十多年前,在聯招的升學主義制度下,每逢七月份考季來臨時,舉凡家中有考生的家庭(不管要考大學﹑考高中﹑五專…),幾乎全家總動員「集體備戰」,過去大學聯招分為甲﹑乙﹑丙﹑丁四組,除乙組是社會組外,其他皆屬自然組,準備日間部大學聯考自然組的應屆畢業生或重考生全都在七月一日正式上場應戰,而七月二日則是社會組上場,同時也是所有組別的共通科目(國文﹑英文﹑三民主義)考試。一般而言,自然組7/1﹑7/2考完,社會組7/2﹑7/3考完,最辛苦的是就屬要連考三天的跨組生了。

當年,我參加的是社會組聯招,記得考試前一天,老爹就開車載我去看考場位置,家人也不斷提醒我檢查應考的必備物(准考證﹑2B鉛筆﹑原子筆﹑橡皮擦…),隔天提早出門以防塞車,老爹帶著弟妹前來陪考(我覺得好丟臉喔,考高中時我都獨自赴考),但抵達考場時見到許多和我相似的陪考狀況,有的全家出動(連阿公﹑阿嬤都加入)陣容浩大,讓我感到輕鬆有趣不少,也就不太介意有家人陪考了。

在考試休息中間,試場外好熱鬧,有不少家長手忙腳亂,盡可能替考生分憂解勞,一個擦汗扇風﹑一個遞水喝,我那個天才老爹可是有備而來,不僅帶了武俠小說,也準備了棋盤和老弟較勁(下圍棋或五子棋),以打發無聊的等待時間。好不容易終於熬到7/3全部考完,不管考試的結果如何(雖不理想仍可接受,心裡有數國立上不了,但私立有得讀),老爹就帶我和弟妹(母親忙生意沒空陪考)一起去大吃一頓,接著又陪著我們到時下最流行的連鎖娛樂場「金萬年冰宮」溜冰,讓我暫時拋開一切聯考的壓力與束縛,亦使我得到在尼姑班三年來從未有過的解放感,簡直太開心了﹗

說實話,我很慶幸自己的父母並沒有像其他家長一樣,成天逼著我們三個小鬼頭唸書﹑唸書還是唸書,好像除了讀書外,其他事情都可以不用學似的,我父母很注重小孩的日常生活教育與基本生活禮節及學習態度,他們總認為如果我們只是個會讀書的書呆子,卻缺乏最基本的做人處事原則,就算空有再高的學位,書都白讀了。所以,我和弟妹都有個挺愉快的童年時光,三個人都念距離家最近的國小﹑國中,雖有升學壓力也是前段班,只參加學校的輔導課,也從未補習過,我和妹考上省女(男女有別,當時家住桃竹苗地區,母親只准女生報考桃聯或竹聯,女孩子不能離家外宿),而老弟卻能報考北聯且順利上第一志願建中(他們班共考上三個建中,其他附中﹑成功有十多人,母校還貼紅榜,放鞭炮﹗),社區的左鄰右舍及親友們的道賀聲不絕於耳,我雖為老弟高興,說真的,心中也真有點吃味呢(沒辦法,我和弟弟只差兩歲都是五年級生,年紀尚輕時有愛比較的心態作祟吧﹗)

我上私立大學後,終於也有「陪考」(陪烤)的經驗,由於老弟在建中三年都住校外,每次回家總會帶不少髒衣服讓老媽洗(每當看到電視上出現的某牌子洗衣粉廣告時,我立即想起老弟當年的樣子,不禁莞爾),為了家中唯一的獨子大考,老媽命令我隨著她提前一天到台北陪考並下榻於考場較近的旅館,以方便照顧老弟(我老爹則覺得男生要獨立,根本不需要家人陪),但老媽心疼寶貝兒子,所以我這做姐姐的也只有陪公子少爺聯考了,老弟是丙組又加考生物,挺辛苦的。

我在陪考等候的空檔,做了許多有趣的觀察,老弟的考場設在台北市中心的精華地段,許多陪考者都是前三志願考生的家屬,我無意間聽到所佔位置附近的陌生女性家長們的對話,不是炫耀老公職業有多好或子女就讀名校或親人如何優秀…,其中還有一個醫生娘生了四個子女…,非常有趣囉。 當時,台灣出國旅遊的機會還不普遍,民風仍純樸踏實,社會上的奢華風並不盛行,否則,我可能就會聽到類似家住豪宅﹑吃過一碗三千元牛肉麵或陪考完打算遠赴歐洲做頂級的美容spa療程等誇耀式的閒談內容了唷。

「陪考」真的很累人(我想有過親身體驗者都會認同吧)﹗七月份的台灣天氣簡直要人命,既悶熱又會令人心浮氣躁,為了讓老弟有較舒適的休息位子,一早就和老媽挑了有樹蔭好乘涼的地方,一到休息時刻,考場上人聲鼎沸,由於「考生最大」身旁的孝子孝女成群,我也像個貼身小丫嬛般,隨時恭候「主子」差遣,老弟可威風了,一下要這,一下要那,我只得忍著一肚子氣,忙著跑腿,只因若是影響考生心情,如果老弟考壞了,我就成了罪人也會良心不安的。幸好,順利完成三天的重大使命,雖然,後來老弟沒考上心目中的第一志願科系,但還是進入了最高學府台灣大學就讀。(想當年姑娘考聯招時,老爹和弟妹陪考是出自好玩或想體會考場熱鬧的氣氛吧﹗當然也希望能出現我們家第一個大學生囉﹗)

雖然,過去傳統的聯考制度下會有「一試定終身」的缺點,但在同樣的壓力下,同樣的生活環境背景(除極少數家境特別富裕,絕大多數屬於小康家庭,貧富差距不大),透過聯考的機制來評斷一個人三年的學習成果,雖非絕對公平,但我覺得每個高中應屆畢業生或高四重考生,大家都是在相同聯考條件下來分出勝負,不受任何家庭背景限制,因此也讓許多貧苦的學子們,透過聯招進入第一志願,為自己和家人揚眉吐氣,大家不管認識與否都會為苦學有成的人喝采,阿扁也是因為會讀書,才有機會翻身,甚至還坐上大位,他應該感謝當年的聯考制度給他較為公平的機會(倘若阿扁生在現今的環境下,他絕對沒有如此好的機會和際遇)。

台灣經過十年教改催殘,雖說入學多元化,但一綱多本,父母子女及老師的壓力都比過去大得多,而今,台灣的大環境變了,貧富差距一年比一年嚴重,「新貧階級」或「青貧族」等名詞也應運而生,經濟絕佳的家庭,父母親的社經地位高,為了讓孩子贏在起跑點,從小就安排孩子念貴族雙語幼稚園﹑讀私立國小及國中部或直升高中部,平常也排滿各種才藝班或輔導課程,暑假計畫讓孩子出國旅遊見識或參加海外遊學體驗營,學習國際化的生活方式;而父母是工薪階級,對目前失業率極高且動輒被裁員減薪的家長來說,生活壓力真的很重,要花更多教育費在孩子身上或讓孩子有更好的受教環境似乎頗為困難。

反觀,現在的九年一貫的教改制度,不但孩子的壓力沒減輕,而推甄﹑保甄等制度設定更讓許多經濟力較弱的家庭,無法讓孩子有機會到名校就讀(過去只重視聯考成績,不管才藝或家庭條件如何,凡分數到標準就錄取,還挺合理公平的),而大學錄取資格也有同樣現象,只要是經由「人為」評選的方式,主觀意識就會產生,或許,推甄(保甄)對於某些學生的特別科目有優異表現(數理﹑音樂﹑美術﹑體育…),可以找到了很好發揮的學校,但我覺得對更多的學生而言,會比過去傳統聯招制度更加不公平。

姑娘本身也算是聯考的受益者,雖然過去只考上私立大學,但當時國內的公私立大專院校並不多(同時也能報考大學或三專夜間部),而各校名字都很清楚,大學畢業就有好幾份工作等著挑,而現在,學士高中化(學士多如狗),碩士大學化(碩士滿街跑),我才疏學淺,目前在台灣有許多聽都沒聽過的學校,而文憑不根本值錢(除幾所知名大學外),「實力」最重要,看到現在許多失業或待業中的人,有時覺得政府到底替人民做了啥事,一天到晚嘴巴拼經濟,但正事都沒做,只會浪費我們百姓的稅款,養一群會做官不會做事的飯桶。民眾打開電視﹑報紙或電腦,總會看到許多黑心食品﹑黑心貨充斥在我們生活四周,治安不佳﹑百姓普遍痛苦指數都大大提高,官員們似乎毫無知覺,一點都不瞭解民生疾苦。

有時,我真的有點怨那些再三投票給阿扁的人(我贊成政黨輪替,也肯定阿扁任台北市長時的表現),但看到現在台灣許多支持扁的中南部朋友們日子難熬,卻始終替扁說話,心裡真的為他們難過,我曾和朋友私下閒談,阿扁雖是台灣總統,但可不是我選出來的,民主政治本就得少數服從多數,一切都要「概括承受」,我也得認了。

總之,期待仍需參加大學指考的莘莘學子們,祝大家考試順利﹗加油﹑加油﹑再加油﹗

而陪考的家長們,您們辛苦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nxie&aid=21705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大學高中化..
2006/08/10 10:58

現在連看醫生也都怕怕的..因為現在每年從醫科畢業的學生那麼多..真不知道他們的水準是否平均..!希望他們要加油ㄛ!..


尋夢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天哪﹗九成的大學錄取率﹗
2006/08/09 19:38

一早我聽廣播才得知今天大學放榜,令人吃驚的是錄取率高達90%,再創新紀錄,十個考生上九個,考不上比考上還難,這可稱得上「台灣奇蹟」。 真不知超低分錄取的學子們,若程度不夠,畢業後又如何有足夠實力和他人競爭?   或許,教育當局得正視大學院校供過於求的問題嚴重性,唯有透過篩選,嚴格把關,提升學生素質,台灣下一代將來才有競爭力,不是嗎?


蕾波特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也考過
2005/12/25 00:38
喚起許多記憶~大學聯考,離我好遠了。

尋夢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大學錄取率再創歷史新高?
2005/08/10 11:55

實在太誇張了﹗今年台灣的大學率取率又創聯考史上的新紀錄,竟高達89.08%。簡直到了考不上大學才是鳳毛麟角﹑罕見的西奇怪事呢?﹗

父親節剛過,看到台灣出現「五慘爸爸」的新名詞,我心中無限感慨。目前社會上的貧富差距愈來愈懸殊。菁英份子的家庭所培育出的子女幾乎都能進入高學府,享受較多且低學費的教育資源;而社經地位較弱勢的家庭,子女就算考上私立大學(不少是不名見經傳的「學店」),許多父母根本無法負擔孩子的高昂學雜費用,這種家庭不但得花更多教育經費,孩子所受的教育資源又少,真的非常不公平﹗

近年來,台灣考上大學的比率逐年增高,但大學生平均程度及素質卻逐年遞減。或許是太容易上大學且學校太多,因而導致企業界在用人時,逼著傾向「菁英」的篩選策略,甚至比早期更重視學校﹑風評﹑學生的教育養成…

我個人並不認為,每個人都要上大學,而終生學習或社會大學進修是卻必要的。在許多先進國家(瑞士﹑荷蘭﹑美國…)的大學生比重也沒台灣多,只要本身有興趣投入某種技術或技藝,具備工匠精神的專研,讓自己更加專業,自然便受到他人的重視,即使沒有高學歷,依然能開創自己的一片天。

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固然是好事,但要完全能「學以致用」並不太容易,除非本身早已設定未來的目標,否則大一新鮮人真應善加利用在校四年時間努力將基本的語文及本科所延伸的應用知識好好強化,以便將來出社會具有「競爭力」,否則落到「畢業即失業」或一直延畢也非好方法,千萬別讓父母親的辛苦白費囉﹗


尋夢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佩服不已
2005/07/15 15:25

看了影子秀才的「願望」,不但酷斃了也讓我由衷地佩服不已。我就毫無勇氣暫時體驗去過個「女流浪漢」或「無業遊民」的生活,只因家庭教育或從小便背負許多師長的期待下,我根本無法逃脫世俗的眼光與自我的虛榮要求﹗

我也曾有過當個自由作家或心理諮商師的念頭,但過去所接觸的行業往往都得和人群建立良好的互動及交流,幾年前才終於脫離受薪族和幾個志同道合友人共組了公司,成了合夥人又是大股東,不僅已陸續投入千萬資金,並將觸角伸展到海外,目前雖然尚未損益兩平,但有倒吃甘蔗漸入佳境之感,我覺得創業真的很辛苦,壓力遠比當員工大的多,唯有抱持著堅定信念,盡最大心力把本身角色扮演好罷了。

我目前已有身不由己的苦衷,一定要替公司打拼,某些決定將影響公司的前途與存續,不得不謹慎小心,唯獨,值得慶幸的是其他伙伴(全是男性,只有我一個女的)每個人的能力﹑資歷都比我強,有兩位年紀比我大十多歲,給我不少協助。

我過去享有太多的幸運,除了感情較坎坷外,工作﹑投資理財都挺如意的,但創業後,煩惱真的很多,連白頭髮都出現幾根,讓自己頗心疼的,幸好公司在同仁全力以赴下已逐漸上軌道,但預計還得撐兩年才會有成果。

我的期待是四十八歲退而不休,把退休養老金存好,公司交給專業經理人經營,自己到處遊山玩水(尤其是,我熱愛西方文明及中國悠久的歷史文化,想多走走看看),做個自由的文字工作者或業餘旅遊作家,不為生計只為實現興趣罷了。

聯考制度的確限制了許多學子們的創意,但若是家長老師和社會大眾能改變觀念,消除「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傳統思維,我相信具備有專業的「一技之長」比空有碩士﹑博士頭銜卻找不到理想工作而怨天尤人還難能可貴,我絕非學歷無用論的遵行者,因為我一直做終身學習的準備,畢竟校園所學只是基礎概念,唯有不斷在職場中在進修才能跟上時代的潮流並掌握整個國際趨勢的脈動,不是嗎?


elvisme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願望
2005/07/15 13:15

聯考是一個夢魘, 雖然它創造了公平, 可是也扼殺了創意. 每個人生來都有屬於他自己的獨特氣質, 就像一朵花一樣, 不在乎別人如何看待, 而是一個尊重. 聯考讓我選擇了一個我並不喜歡的行業, 但是我仍然在這行業上走啊走的. 曾經我多希望唸乙組, 卻選擇了甲組. 大學時, 一個老美英文老師問我, 將來我的夢想是什麼, 我很快回答: 小說家. 這答案把班上裡工科的同學笑翻了. 或許對他們而言太意外了.

如今你問我最希望做什麼, 我想想: 流浪漢. 很Cool吧?


尋夢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洋娃娃
2005/07/15 11:17

洋娃娃:

我非常能體會妳考音樂系的辛苦,我也曾有過幾個中學時代的朋友,不管是考音樂系或美術等科系,除了基本的學科得準備外,術科更是考上與否的最大關鍵,我非常佩服妳選擇音樂這條路,不但要從小就得培養興趣,還要經過長時間的苦練,才有好成績,真的很不容易。

我就是沒有毅力與耐性,從小學起便參加國樂團﹑合唱團也唸過音樂班卻一技無成,小四就啟蒙學習古典吉他(每天也花數小時彈練),還曾在小六時開過獨奏會但到國中因升學壓力便放棄了,甚至有二十多年都不敢碰吉他(國中﹑高中時因校園民歌流行偶爾會替同學伴唱合音),但正統的古典吉他部份,我再也沒碰觸,偶然間聽到古典吉他的樂曲播放,心中仍有份悸動,但我就是沒有勇氣再重拾小時候苦練的精神。

我很羨慕你能把興趣與工作結合,而我只是世俗地選擇了與現實及金錢遊戲為伍的行業,雖然遠景不錯,但我更期待早日能作真正的自我。


洋娃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一直是陪考啦
2005/07/12 16:38

TO:追夢人

我一直是考徵試考試所以一直在陪考

但是我的考試好麻煩哦

因為我是考音樂系

要準備的東西又更多啦!好麻煩哦!

但是今日的小孩要分好多次考試我就覺得更麻煩家人要跟著陪考

由其是在如此炎熱的夏天哦!我希望台灣的教育要改啦!


尋夢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scooby
2005/07/08 11:31

我完全同意你的見解,過去的聯考錄取率非常低,特別是社會組,因報考的人數比自然組多很多,所以競爭壓力更大,錄取率偏低。記得我當年聯招時好像也才20%左右,而現在台灣的大考慮取率高達近九成,考不上的簡直是太稀奇了﹗

看到前幾天還有集體舞弊的現象出現,讓我大為訝異,實在不能理解,學校這麼多還怕沒得唸嗎?就算求好心切或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也要憑靠「真本事」,否則年紀輕輕就會投機取巧,往後畢業出社會,要如何面對更多的競爭力呢?


coolbe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心有戚戚焉
2005/07/07 20:26

看了你的文章,真是心有戚戚焉。

我的年代比你早幾年,我記得乙丁兩組都是社會組,

尤其是丁組錄取率只有18%,超難錄取的。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