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elected poems:奧克塔維奧‧帕斯的《太陽石》
2022/01/27 05:41:54瀏覽371|回應0|推薦6

Selected poems:奧克塔維奧‧帕斯的《太陽石》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4768572
太陽石
作者:奧克塔維奧帕斯
譯者:趙振江
出版社:北京燕山出版社
出版日:2014/10/01

【內容簡介】
《太陽石》,收入了帕斯最重要的詩篇《太陽石》《白》《在你清晰的影子下》及詩歌集《假釋的自由》《火蠑螈》《東山坡》《回歸》《心中之樹》等作品。
帕斯的創作道路充滿異彩,涉及過超現實主義、理想主義、存在主義、象征主義、結構主義。他的詩歌,既有深刻的民族性,又有廣泛的世界性;既有熾熱的激情和豐富的想象,又有冷靜的思考和獨到的見解;他將古老的印第安傳說和西方的現代文明融為一爐;將敘事、抒情、明志、詠史、感時、議政等各種素材有機地結合在一起,又不時將東方宗教和玄學的閃光體鑲嵌在字里行間,從而形成了色彩斑斕的獨特風格。無論在內容的深度和廣度還是在形式的繼承與創新方面,帕斯都超過了他的同輩詩人。

【作者簡介】
奧克塔維奧帕斯(Octavio Paz1914—1998),墨西哥作家、詩人、文學藝術批評家、社會活動家和外交家,在當代拉美和世界文壇享有盛譽。以杰出的文學成就獲塞萬提斯文學獎、國家文學獎和法國文學藝術勛章等國內外20多個重要獎項。1990年以充滿激情,視野開闊,滲透著感悟的智慧并體現了完美的人道主義的作品而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湖〉

一切都為了眼睛,而並非為了耳朵。
CH.B.

在荒涼的群山之間
被囚禁的水恬然,
波光閃閃
宛若跌落的藍天。

只有陽光和群山
籠罩在雲霧間;
水天同安息
胸貼胸,一眼望不到邊。

像纖細的手指,
像一縷涼風。
撫摸著乳房、腹部,
使水面震動。

隱約的樂聲,
顫動著寂靜,
誰見它傳到耳朵,
只是為了眼睛。

這陽光和水面
只是為了雙眼,
這珍珠睡得安詳
幾乎沒有閃光。

一切為了眼睛。
眼中有一種旋律,
一種逃離的色彩,
一種形體的陰影,
一陣襲來的風
和一場無休止的災情。

Lake

All for the Eye,
nothing for the ears?
Charles Baudelaire

Between arid mountain
the imprisoned waters
rest, sparkle,
like a fallen sky.

One half violet,
the other silver, a fish-scale,
a lazy glittering,
drowsing in mother-of-pearl.

Nothing but mountains
and the light in the mist;
water and sky rest,
breast to breast, infinite.

Like a finger brushing against
breasts, a belly,
a thin, cold breath
shivers the waters.

The silence vibrates, vapor
of presaged music,
invisible to the hearing,
only for the eyes.

Only for the eye
this light and these waters,
this sleeping pearl
that barely gleams.

All for the eyes!
And in the eyes a rhythm
the shadow of a form,
a sudden wind
and an infinite shipwreck.

trans. Rachel Benson


〈詩人的墓誌銘〉

他要歌唱,
為了忘卻
真實生活的虛偽,
為了記住
虛偽生活的真實。

Poets epitaph

He tried to sing, singing
not to remember
his true life of lies
and to remember
his lying life of truths.


〈日子〉

不速之客啊,
時間波浪中靜止的孤獨者,
你從什麼樣的天空降落?
你是持續,是在
漫長的一瞬中
成熟、透明的時光:
空中的箭,
令人癡迷的靶
和失去了箭之記憶的空間。
時間和虛無構成的日子:
你將我趕出居所
並抹去我的名字和我的全部,
使我充滿了你:光,虛無

我在飄浮,失去自身,純粹的生存。


〈夏夜〉

吹落繁星的輕風
沐浴在河中的夏季
泥土的嘴唇
呼出的氣息,
請你摸一摸夜的軀體。

嘴唇的土地,
垂死的地獄在口裡喘氣,
天在嘴唇上降雨,
水在歌唱,誕生了天堂。

黑夜之樹烈火熊熊,
木片碎成星星,
是小鳥,又是眼睛。
夢遊的河水在流動,
白熾鹽水的舌頭
向黑暗的海灘進攻。

一切都在呼吸、生活、奔流,
光芒在於顫抖,
眼睛在於空間,
心臟在於跳動,
夜在於無有止境。

一個黑暗的起源,無邊無涯
在夏夜誕生。
在你的瞳孔上出現了整個天空。


[
補充資料]

〈巴黎之夢〉

——給康斯但丁

這麼恐怖的風景,

常人不曾見過,

今晨,那朦朧飄渺的

意象,依然令我著迷。

睡眠中充滿那些奇幻!

由於古怪的遐想,

我排除景象中

不規則的植物,

儼然自豪才華的畫家,

我在自己的畫中,品賞,

用金屬、大理石和水

混成的令人陶醉的單調。

由階梯和拱廊築成的巴別塔

那是無邊無際的宮殿

到處是水池和瀑布

或明或暗地落下;

衝勁十足的大瀑布

彷彿水晶簾,

高懸著,耀眼奪目,

來自輝煌的金屬牆堵。

不是樹林,是廊柱

環繞沉靜的池塘,

在那兒,巨人般的水神

同女人一樣,臨水自照。

綠水如帶,穿過

粉紅和黛碧的兩岸,

流經千萬哩,

直抵世界邊緣;

那是出奇的寶石

和魔幻的波浪;

那是耀眼的巨鏡,

能映照萬象!

蒼天下,沉默

無憂的恆河

將其甕中財寶

傾注金剛鑽的深淵。

我仙境的建築師

我隨心所欲的建築,

在寶石的隧道下

讓馴服的海水通過;

即使烏黑的色澤,

一切均頗得明亮如虹;

在晶狀的光線中,

液體鑲崁自身榮耀。

此外,為照亮這些奇蹟,

並無星星,或太陽的痕跡,

甚至在天邊,

燃燒自身的火焰!

在這生動的奇觀上,

翱翔著 (多恐怖的新奇,

全為眼睛,而非耳朵!)

永恆的沉默!

再睜開充滿火光的眼睛,

我瞧見自己陋室的可怕,

略為反省,我感到

那該死的憂慮之端;

沉鬱聲調的掛鐘

猛然敲響正午時分,

天空把陰森傾注於

麻木不仁的哀傷世界。

(莫渝 )

https://fleursdumal.org/poem/228

Rêve parisien

À Constantin Guys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71361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