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Excerpt:赫曼‧赫塞的《生命之歌》
2021/09/22 04:43:11瀏覽273|回應0|推薦4

Excerpt:赫曼赫塞的《生命之歌》

閱讀《生命之歌》最值得注意的,乃是赫塞那個時候德國興起了榮格(Carl Gustav Jung, 1875-1961)心理分析學派,它著重深層的心理分析,每個角色的心理轉折都異常深刻。一個人遇到挫折時的直接反應,以及克服挫折的心理昇華,每一步都軌跡清晰,對讀者的自省能力有極大的啟發,也更瞭解生命的歷程。人生不易,有太多愚昧、不幸,雖然外在的原因不能改變,但那內在的生命始終操持在自己手上,只要自己堅持做個端正的人,當時間過去,一切都被淡化,他留存下來的,就是純淨清澈的生命之歌,它是帶淚的微笑,是殘缺的美好。我讀這本著作,就對其中心理的跌宕起伏和自我超越的部分愛不釋手。赫曼.赫塞已替每一個人寫下了大家共同的生命之歌。
——
南方朔,〈導讀〉

雖然赫塞是學生時代接觸過的作家,但近日重新讀過《徬徨少年時》、《車輪下》、《生命之歌》、《荒野之狼》《鄉愁》,原已模糊的印象似乎並沒有因此變得比較清晰,尤其是《荒野之狼》,閱讀難度甚高,需要再努力消化。

《玻璃珠遊戲》是下一本想要挑戰的小說,至於圖書館借閱相當熱門的《流浪者之歌》,就留待之後再來複習吧!

而在這幾本小說當中,倘若單純以書寫題材、故事結構來看,我會推薦《生命之歌》,這是關於一個音樂家的感人故事,飽含生命的掙扎與矛盾,友誼與愛情抉擇的思考。

以下試著提供幾段書摘讓讀友們回憶或欣賞這本小說吧!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83991
https://www.books.com.tw/activity/2013/04/Gertrud/
生命之歌 (Gertrud)
作者赫曼赫塞 (Hermann Hesse)
譯者柯麗芬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3/05/01


【內容簡介】
庫恩是位有志於作曲的年輕音樂家,少時一場意外讓他變得自卑抑鬱,求學過程的不順遂差點讓他放棄音樂,在朋友海因利希的鼓勵下,他第一次在公開場合演奏自己創作的曲子,受到相當的好評。海因利希莫德是位挺拔俊雅,陰晴不定,有自我毀滅傾向的歌劇演唱家,他第一眼看到庫恩寫的曲子時,就被其中深藏的痛苦所感動。溫柔自信的歌特蘿德有一副清麗的好歌喉,庫恩深深為她著迷,並以她的聲音寫出了自己的第一部歌劇。這三位個性迥異的藝術家因為對音樂的熱愛而相識,互相吸引,將彼此推向成就的高峰,卻也帶來一場莫大的悲劇……

Excerpt
〈第六章〉

我以前也偶爾會依稀感覺到人生是沉重的,現在我又有了可以這樣苦苦思索的新理由.在那樣的認知中根深柢固的矛盾覺至今未曾消失過因為過去我的人生過得可憐又艱辛,但是其他人卻認為是豐富而精采的——有的時候對我自己來說也是這樣。就我看來,人生像深邃傷的黑夜,如果不是偶有閃電劃亮,將會讓人無法承受;那突來的閃電是那麼的美好,給予人安慰,幾秒的光明可以消去長年的黑暗,說明一切。
(p.175)

……
「謝謝,尹姆多先生。您知道莫德的近況嗎?
「他很好,您知道的,我不完全贊同這場婚姻,我早就想向您探聽一下關於莫德先生的事,就我認識的他來說,我無法抱怨些什麼,但是我聽過一些關於他的事情,他似乎曾和許多女人有過瓜葛。您可以告訴我相關的事情嗎?
「不,尹姆多先生,這麼做沒有意義。就算有什麼流言蜚語,您的女兒也不會改變決定,莫德先生是我的朋友,我很高興看到他找到自己的幸福。」
「是啊,是啊。期待不久後您能再度光臨我們家。」
「我想沒問題的,再見,尹姆多先生。」
不久之前我可能還會用盡一切方式想要阻止這兩人來往,但並非出於嫉妒或盼望歌特蘿德重新投入我的懷抱,而是出於我深信並有預感這兩人的感情不會順利,因為我想到了莫德那自我折磨式的憂鬱和神經過敏,以及歌特蘿德的柔弱,也因為瑪莉安和珞蒂在我腦海裡仍記憶猶新。
我現在的想法不一樣了,使我改變的,是我整個人生的震顫,半年以來內心的孤獨,以及有意識地向青春揮別。我現在認為,伸手干預其他人的命運是愚蠢而危險的,此外,在我所有這方面的嘗試都徹底失敗,並且因此深感羞恥之後,沒有任何理由讓我覺得自己有資格當個拯救者或自稱善於識人。直到今日,我也還非常懷疑,人類是否有能力刻意地去建構與塑造自己或他人的人生。人可以掙得金錢、榮譽與勳章,但卻不能為自己或為他人贏得幸福或不幸福。人只能接受發生之事,但接受的方式可以是截然不同的。至於我,已不想再勉強嘗試將自己的人生轉向陽光燦爛的一面,而是接受既定之事,盡力承擔,並往好的方向想。
即使連人生也是不受這些念力左右,不受其影響的,誠心的決定與想法還是會為心靈上帶來平靜,有助其承擔不可改變之事。至少,就我事後看到的,自從我屈服了,並且瞭解到不要去在乎自己個人情況的好壞之後,我的人生就掌握在比較溫柔的雙手中了。
(p.192~193)


〈第八章〉

……
「一切都會好轉吧!」他嘆口氣說:「但是我們什麼也不能做。我很期待夏天的到來,屆時那孩子會回來兩個月。我很少去慕尼黑找她,也不喜歡去。她自己也表現得很堅強,所以我不能去打擾她,讓她軟弱下來。」
歌特蘿德的來信沒有帶來新消息,但是當她於復活節回來探望老先生,同時也到我們的小窩來拜訪時,她看起來顯得削瘦而緊繃,雖然對我們非常親切,試著要隱藏起來,但是我們仍然在她那變得凝重的雙眼中看到了不尋常的絕望感。我為她演奏我的新曲,但是當我請她為我們唱首歌時,她搖了搖頭,拒絕地望著我。
「下次吧!」她含糊地說。
我們全都看得出來她過得不好。她父親事後向我表明,他曾建議她留下來不要回
去,但是她拒絕了。
「她愛他。」我說。
他聳聳肩,憂愁地看看我:「啊。我不知道。有誰可以看透苦痛呢!不過她說,她是為了他才留在他身邊的,他已支離破碎,很不快樂,他比自己所知還需要她,雖然他沒對她說過,不過已經全寫在臉上了。」
接著,老人家的聲音沉了下來,非常小聲而感到羞恥地說:「她說他會喝酒。」
「他一直都會喝一點的,」我安慰地說道:「但是我沒看過他喝醉,他很重視形象。他是個神經質的人,不會去規範自己,但是他自己因為本身性情所受到的苦。也許要比他帶給別人的痛苦更多。」
我們全都不知道這兩個美麗出色的人默默承受著多大的苦痛。我不認為他們曾經停止去愛對方,但是歸根究柢,兩人的性格並不相合,只有在激情時刻的興奮與眩目中才會相契。莫德從來不懂得耍開朗認真地接受人生;或透澈瞭解自己性情並平靜呼吸,以致歌特蘿德只能忍受與同情他的激動和苦思。他的墜落與再振作,以及他永無盡的渴求忘卻自我與買醉,卻無從改變他,也無法與他共苦。他們就這樣愛著彼此,但是未曾完全契合。莫德發現自己心中默默希望藉由歌特蘿德獲得平和與滿足的願望落了空,向歌特蘿德則是得認清並忍受自己的心意與犧牲徒勞無功,即便是自己也無法安慰得了他,將他從自身的問題中解救出來。就這樣,兩個人各自的祕密夢想與最渴念的願望全都破滅了,他們只能靠著犧牲與珍惜相依,能做到這樣是很有勇氣的。
……
(p.232~234)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6806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