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湯恩伯: "死了也好"
2019/08/25 07:18:37瀏覽188|回應0|推薦4

Retiredbum notes:

Maybe you are not familiar with Tang Enbo, but you must have heard of the most important benefactor of his life: Chen Yi, who was the governor of Taiwan when 228 incident took place in 1947.   Chen was later executed to death in Taiwan not for his "mishandling" on the incident, but because of Tang informed the betrayal plan against him,  to Chiang Kai-shek.

Tang had been one of the most controversial features in KMT China.  When he was assigned to station in Henan province during Resistence-Against-Jap War, people of the province accused him and his army of one of the five "disasters" that inflicted extremely severe pains on them.  As one of KMT aces, he had seldom performed noteworthy feats in the battlefield.  Everybody knows it, and my father knows it quite well.

In the summer of 1949, my father was the captain of a battalion in 37th Army which was under the command of Tang Enbo who was assigned to defending PLA in Shanghai.  My father used to tell me that he was taken POW almost being unaware of what had happened when PLA suddenly appeared in front of him.  A PLA officer told him that Tang and other high-rank commanders had all run away.  Reputedly, Tang was then "commanding" his army on a battleship cruising outside Huangpu River.  For crying out loud! 

Kindly read the reportage by yourselves. 

蒋介石认为上海战役失败全因他叛逃日本,得知手下大将客死异乡后说:死了也好

文汇客户端 2019-08-22 20:52:57

aab3b05ef5d34f2880012fd942602e80.jpg

1949年,蒋介石精心部署的上海战役失败后,逃台的国民党军政人员议论纷纷。当时,汤恩伯的部队装备精良,然而只抵抗了十多天就全城崩溃。为了弄清失败原因,蒋介石指示陈诚在台北主持召开一次上海防卫战失败检讨会。

>>“开检讨会就是批汤”

1949年7月2日,检讨会在台北一所宾馆举行。出席会议的有军政大员以及参加过上海防卫战的师级以上军官,汤恩伯被邀与会作情况报告。

轮到其他人发言时,一些高级将领都把矛头指向汤恩伯。原第37军军长罗泽闿,他的部队驻扎在浦东,条件最差,汤恩伯对他的部队另眼相看。更为恶劣的是,汤恩伯下令各部队撤退时,唯独不通知他的37军。导致37军全部被歼,他和副军长王大钧等少数人化装成平民才死里逃生。原37军副军长王大钧在随后的发言中,对汤恩伯也作了诸多抨击。

散了会,汤恩伯走出会议室时,一直低头不语。回家后,汤恩伯大发牢骚说:“国民党在大陆打了那么多败仗,死伤的人比上海防卫战要多得多。为什么一次检讨会也没有开,而独开上海防卫战的检讨会?”

汤恩伯心里很清楚,他以后在台湾的处境肯定不妙。后来,罗泽闿见一直未处分汤恩伯,就到军事法庭告状。蒋介石觉得不妥,指示陈诚劝罗泽闿撤回状纸,并私下告诉罗泽闿,开检讨会其实就是批判汤恩伯,没必要再纠缠。

>>要汤恩伯处决陈仪

1949年初。浙江省政府主席陈仪受共产党影响,到上海策动时任京沪杭警备总司令的汤恩伯起义。

汤恩伯早年到日本士官学校留学的名额是陈仪争取的,费用也由陈仪资助。为感激陈仪,汤改名“恩伯”,并拜陈仪为“义父”、“恩师”。

陈仪将自己的想法告诉汤恩伯后,引起汤恩伯的反感。为了表示自己大义灭亲,汤恩伯竟将自己的恩师出卖了。2月21日,蒋介石下令逮捕陈仪。

据汤恩伯后来讲,他接到命令时,曾向蒋介石提出条件,不能处死陈仪,蒋介石答应了。但1950年6月,蒋介石违背诺言,决定处决一批为共产党效劳的高级“叛逆”,其中包括被押送到台湾的陈仪等人。

为救陈仪,汤恩伯几次找“政学系”首领张群,并请求面见蒋介石。蒋介石听后大怒:“陈仪犯那么大的罪,他汤恩伯心里不清楚吗?这事任何人求情都不行!汤恩伯活堕落了,他要为陈仪说话,我不见他!”

蒋介石不但不见汤恩伯,还要他亲自处决陈仪,以此来检验他是不是真正的“大义灭亲”。但汤恩伯坚决不干。

蒋介石没有办法,只得下令由陈仪的妹夫、“国防部”政务次长袁守谦等人执行陈仪的死刑。1950年6月18日凌晨,陈仪被枪决。此后,蒋介石就更不喜欢汤恩伯了。

>>令军警强拉汤下机

陈仪事件及政治上不受重用。对汤恩伯刺激很大,他感到无脸见亲友,很想到日本去度过余生。

早在上海防卫战时,汤恩伯就在做逃往日本的准备。据谷正纲等人透露,那时,汤恩伯知道守不住上海,便将其亲信王文成、龙佐良偷偷派往日本,为其寻找避难所。

1949年5月6日,汤恩伯令亲信秘密将50万美元军费汇到美国一个朋友的账户上,再由这位朋友将钱转汇给日本的王文成、龙佐良处。

王文成初到日本时,未与蒋介石集团的驻日机构取得联系。后来,汤恩伯考虑王文成、龙佐良无处领薪,便建议将两人吸收到驻日军事代表团工作,担任编外顾问。

王文成、龙佐良一门心思为汤恩伯寻找退路。1949年7月,两人花3万美元在日本东京近郊给汤恩伯买了一栋有22间房间的豪宅。

汤恩伯在日本买房子后,不慎走漏了消息。1950年2月2日。路透社从东京发出一条新闻:《蒋介石透过一个中国高层官员在日本东京近郊购豪宅》。

蒋介石得知后大骂道:“混账!怪不得上海和东南沿海败得那么快。原来他(汤恩伯)早作了逃往日本的准备!”

1950年3月,汤恩伯以招募日籍志愿军反攻大陆为由,决定去日本。汤恩伯上飞机后。机上验票人员要他出示赴日证件。汤恩伯声称是受政府委派到日本执行特殊任务,未办签证。机上工作人员要他下飞机,他坚决不下,并与工作人员发生激烈争吵。

蒋介石判断汤恩伯想逃往日本,于是下令阻止。几名军警接到命令后,强行将汤恩伯拉下了飞机。

>>死在日本手术台上

汤恩伯在台不受重用,逃日又未成功。思想包袱十分沉重。1953年9月12日,是他的55岁生日,他原计划请几桌客,后来取消了。

由于长期生气,导致汤恩伯身体消瘦。医生说他肝部有问题。

后来,汤恩伯申请去日本治病。蒋介石讽刺说:“有大过的人,还要到日本去治病!”随后,在汤恩伯的申请报告上签了“就地医治”4个字。

1953年10月2日,雷震动员汤恩伯住院。汤恩伯愤愤地说:“我的病在台湾治不好,住院也无益。要治病,只有到国外。我申请到日本治病,总裁又不同意,没有办法,只有等着死!”

1954年4月,汤恩伯突感腹部疼痛,医生发现他的十二指肠部有一个肿瘤,判断可能是癌症,建议他到国外做手术。汤恩伯的家人立即给“总统府”打报告。蒋介石同意了。

1954年5月26日晚,汤恩伯在家人的护送下,搭乘日航班机去日本东京。汤恩伯—下飞机,就被送往日本东京一家医院。汤恩伯做手术时,因失血过多,死在手术台上,终年56岁。

30日,台湾多家报纸刊登了汤恩伯在日本病死的消息。

蒋介石得知汤恩伯死了,反应冷淡,只说了一句:“死了也好。”

——摘自《百年春秋:从晚清到新中国 家国轶事》,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作者:闫超编辑:金久超责任编辑:张裕

以下内容由今日头条提供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kkuo0810&aid=128716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