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馬圖然又來了
2013/01/16 12:04:38瀏覽4444|回應0|推薦13
前一次電工馬圖然離開後我謹遵教誨,跳電時把電力表上數十個開關關了再開,幾次之後真的發現問題所在,後來乾脆把有問題的開關保持關閉狀態,這樣我和全家電力相安無事。接著發現除了花園裡的燈不亮,靠花園那面牆上所有的電燈也不亮插座全沒電。不過反正其它地方有電不再跳電,知足常樂的台灣人欣喜若狂,住印度得過且過才是上策。

離開印度一個月後回來,雖說漸漸對這樣的部分黑暗生活品質產生不滿,還是繼續堅持,直到一日廚房的插座板連著插頭整片從牆上剝落,露出裡頭張牙舞爪的各式電線,天花板的大吊扇調整功能忽然失效,開了就堅決保持直升機螺旋槳瘋狂運轉的狀態,好幾個插座插上插頭發出若有似無滋滋的聲音,接著淡淡的燒焦味。。。

我知道以前住孟買尤其是南孟買,和房東塔塔家住同一棟樓,算是得天獨厚,從來沒有水電的問題,我也知道在印度這些問題無法避免,但回鍋印度住停電著稱的班城,再怎麼入境隨俗,體貼印度,不能這樣下去了!

馬圖然,是我,外國人。太太您好!什麼事?家裡有好幾個問題,而且我想我可能知道問題在哪裡,你來一趟吧。好,一個小時後我到。我看看時間,早上11點。期間打了一次電話催促,馬圖然終於自己一人,沒有小弟,下午四點抵達。

馬圖然對於我找出問題開關控制的電力供應確切地點十分欽佩,三兩下說是修好了,但是話也不能說滿說死:現在沒問題了,不過您知道我們班城的電力。。。我想起他上回雲霄飛車的手勢,趕緊依樣畫葫蘆:不穩定。是的太太,您真是瞭解,他很滿意的搖頭晃腦,所以,以後也不能說一定沒有問題。我連忙點頭:明白明白。

接著開始修全家有問題的插座,馬圖然的結論是:或是插座裡面接觸不良,或是錯在我們在其它國家沒有問題的電器(咦?),或是偶爾出錯我應該視而不見,不過他也很公平的承認不穩定的電力容易把插座燒壞。於是,一個接著一個,他邊修邊講解,例如這個插座問題可能是牆壁裡面的管線問題,乾脆不要用,那個插座只能用特定一種插頭。

他看著烤麵包機:太太,通常用的時候放那裡?我指著流理台一角。可是這個插頭不配合那裡的插座,可能最後會燒掉,不如我把插頭剪掉換上我們的印度插頭。。。呃,你告訴我那個插座可以用這個烤麵包機?他環顧四週,很有威嚴指著廚房另一頭:那裡。好,沒問題,以後烤麵包機就用那個插座。下一個!

終於大致修好,燒壞的換新,每個插座基本上可以繼續插插頭,面板不會隨著拔下來的插頭一起從牆壁上掉下來。其中一個壞的比較嚴重的面板,馬圖然拿出一個小小扁扁的鐵環固定住,雖然不甚美觀,倒也固若金湯。我希望這和廚房洗碗槽下方用口香糖糊的漏水水管一樣,雖然看來噁心,至今尚未再有問題!

接著看看天花板吊扇。

太太,就是這個調整風速的開關壞了。我嘆了一口氣:你們印度讓我好累啊,每天都有東西壞掉。坐在地上檢查吊扇開關的馬圖然(是的,這個天花板吊扇的調整開關,一定有我不明白的原因,位於離地面不遠的地方)抬起頭來:太太,您想想看,我的身體過了二十年三十年也會壞的。接著他做出氣喘吁吁,要死不活的樣子:所以,這些開關當然也會壞!我再嘆了一口氣:可是這棟房子沒有那麼老啊。

終於全部修完了,算完賬付完錢馬圖然喝著可樂邊把外國客戶兩人祖宗八代問過一回,接著也提供自己的身家背景,兩個孩子,一男一女,住處離這裡一公里,會說幾種語言,客戶裡面只說英文的一共三個,另外兩個住在這裡那裡,反正是說了我也不知道的地方。

我忽然想起也許應該告訴馬圖然我的名字,老是在電話裡說我是外國人也挺奇怪的:你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嗎?馬圖然露出知道名字幹什麼的表情:不知道啊,不過您一說話我就知道是您,跟我們印度人講話不一樣,不會錯的。看來他的確不想知道太太姓什麼叫什麼,反正是外國太太便是,何必麻煩浪費腦力?

太太,您會不會印度話?我用印度話回了不會,接著說了幾道印度料理的名稱。他對這十來個印度字頗表欣慰:是的,就該學我們印度話。我心理暗想:下次再問我還是這幾個字,就這些。

我開始走向大門,暗示他該走了,他也很識相提起工具包往外走。謝謝你馬圖然,我希望以後沒有問題了。他停下腳步:太太,您沒有問題,我沒有工作,我就有問題了!那你是希望我家裡繼續有問題嗎?哈哈,開玩笑的太太,我想您應該很長一段時間不會找我了,再見!
( 不分類不分類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oyceinmumbai&aid=7229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