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溪遊記 Ⅲ (番外篇)
2021/07/09 02:37:04瀏覽1149|回應34|推薦14
/





把生命的推進,織就於腳步所交互的經緯
將眼蘸的景色,渲染於心跳所奔赴的峰谷
而後...
日子的功能,便僅剩白晝與黑夜所固定伸手的翻頁
而,終於不再被生活演算給完全除盡的生命
將於分秒流速的沖激和刨除之下
慢慢地
被歲月掏洗成一個
純粹的,質數。






走入數字國度,你看見質數安靜自得,你看見它們具有一種 ... 除了自己和一之外,便再無法被其他數字給完全除盡的特質。你可以稱那是獨特,你發覺關於自己、它們從來只有專注,不描不摹,且同時 ... 於它們身上,你始終找不著一絲從拼湊或者組合而來的擷取。

而這讓人想起情懷這件事,你看見情懷那身無可攀捨的佇眺,也看見它那無法被生活給完整拆卸的直挺。

你心頭清楚 ... 情懷是跳脫的,至少你知道它不該被囹圄於庸庸碌碌的繭絲交錯當中。

就好比溯溪這件事,人們習慣做它,但請問...人為什麼要溯溪?!
再請問,你為什麼要溯溪?!或者,我為什麼要溯溪?!

一些人說,這麼做是因為「生活需要調劑」。

是了 ... 隨著此意脫口,心頭浮現是生活行走間路途不斷竄出的疑難雜症,以及面對顛陷不期而與之對應的一張張處方簽。

這些處方籤來自調劑,而你從調劑的身影看見華陀,於一番望聞問切之後,你看著這位醫者張羅本草並催促藥僮拿去煎湯。

入室好半晌,釜藥持續紋風而騷影不見繩起,盼言的寂扉猶未歇凳,打直的身子依舊倚著門柱望眼。

屋堂內 ... 眾事皆散僅餘快步的時辰忙著走心,俯看遙手的音信雖已啟程,然迢遠依舊,及至堂後、這司職淘藥的火掌終於探出釜底,它朝上攀金還從顛頂推開額笠,趁著藥碎子倉皇惡水、他顧無暇之際翻身越堤,其後一把拉住繩煙懸落滾沸,及至衣袍漿即這才停索,至此 ... 藉由釜壁傍身穩起長臂搭腕向水,並施緩勁低調而專注地攫水瓢汁。

一沫瀾淺一色稠,一淖泥深一澈酣,待得滴滴點點擔起夜色的絮積,並將屋外梆子捎來的聲骨填滿,這才以大器終成的姿態姍姍來遲。

這時,當等待的無盡被終究二字以俐落的手法收攏,之後你總算盼到藥僮從堂末捧來一碗森重澤厚的汁暮。

期間,你目睹碗藥堆積沉諱下壓著掌僮,令僮心只能目不轉睛地繫著托指而蝸步、而坦足;你望著兢戰僮慢即便收緊指節小心翼翼,卻仍懼畏那雙腿腳沒來由地追來一番顛躓,深怕就此便將整帖濃練精華,從心頭的圍垣有恃給顫脫出寸碗的堰平無磚。

無法淵探的沼焙,淤停而濃稠,你看見碗水潭靜深邃,你看著昏池搧出熱氤,你從華陀手中接下這碗悶溫,不算好臉色的潭痾,卻肩負深重的扶攙,這是調劑的終點,也是對於難疑提出的所有作答、關於皮囊消癟的重新鼓撐。

是的,生活需要調劑,於是 ... 你高舉碗藥將它飲盡,依著龜息苦嚥,直至藥方奔入喉咽俐落的順流而下,正當你人穿戴著溯溪裝備踏入假日的溪谷,並一路反向著逆流而上。

但你知道這不是情懷,因為情懷無從調劑,因為它那質數般地存在無從歸納、亦不曾目的,只是 ... 這樣的理解看似將人拉得更近,可當走近之後卻發覺,自己只能看見文字的折射,所有和體會有關的描摹始終立著對岸,而真實的本然從來都完整且無涉地被阻隔於抽象之後,淵靜而自適。

就好比你問鮭魚為什麼要溯溪?!你問蝦虎魚為什麼要溯溪?!你問絨螯蟹為什麼要溯溪?!你問鰻魚為什麼要溯溪?!

我想,你會得到相同的一份答案 ...... 故鄉,除了故鄉便再也沒有什麼更能夠驅動他們、甚至撐挺他們以生命的力道翻山越嶺、追澗逆流。

這時你看見了情懷,一份故鄉的情懷,它是質數,除了一和自己可以之外,其餘的什麼均無法將它除盡,而無法除盡的結果就是 ... 總會有些殘餘是被留下來的。

便是這樣一份獨特,它激起了內心對「質數」的好奇,讓人不住地揣想 ... 這所謂的「質數」到底具有怎麼樣的特質?!又這樣的特質,對於生命所能提供的啟發或者裨益是什麼?!

於是,依著這份好奇,此刻你將理解的雙腳踏上了「質數」這片叢林,躍躍欲試的心情,它鼓動著你鑽入未知的廣袤當中;你打算讓自己像個探險家從眼前這片晦森無天的茫然中涉危度險,你心知此去明路難開,但你深具信心幫助自己柳暗花明,你知道最終自己必能從這一路拋來的無盡問句當中,找出那份被命運給極力藏深的生命瑰寶。

然 ... 說這是叢林,當人親臨之後,這才發覺它簡直就是感官的顛覆,因為眼前所見 ... 橫道既無長樹遮天,瘦徑亦無冗藤糾纏,坡坪望無澇芒淹道,肩陵更無密節據壠,有的僅僅只是一條細瘦的稜脈,和它綿延彎曲至遠方而矗立的一塊巨大山石。

是的,此刻人所踏腳是山頂,你心頭清楚高聳於遠處的山石正是標的,眼前只剩一路,細瘦而單純,路的兩端斜落而下各陷深淵萬丈,只要失足便為自己招來萬劫不復,這段行路無從依攙,不過恰好也因為如此、讓人於不知不覺中竟推高了身上那份兢慎與凝神。

切近卻迢遠,心安卻不安,單純卻難懂,難測的不是足履兩端的稜淵有多高深,難測是質數只能被簡單丈量、而無法供複雜衡度,而最是困難在於 ...... 你完全無從理解它為什麼是這樣?!

但你知道,當人面對質數的時候內心必須安靜,因為質數的表現只會比你更安靜,而脫離了安靜,人的心將開始胡思亂想,那是複雜和紛亂的開始,一如你讓雙腳臨踏於山巔稜線上這僅供足沾的方寸之淺,此時 ... 除了安靜別無他想,因為所有胡思亂想將只會增加腳步的惑亂和存在的不安。

於是,走到這裡你彷彿成了膝盤雙腿、洞座入中的參石達摩,你所面對是比自己更安靜的大石,你無法以自己的複雜來量度大石的簡單,一如從時間對著生命的篆刻當中,你只能以大石的不變來修剪自己的多變、每天,而這其間 ... 從你身上攀沿而出的雜思和過想,它們藤蔓不止,並總於蔓生之後、開始貪婪地沿著徑稜兩端朝向塵囂鋪起深淵,目的不是為了幫你越前千尺、目的是將你扯落萬丈。

而這是什麼?!
這是修行的情懷,依著達摩的腳步 ......

除非身上開始出現質數,除非每天從面壁的過程中如許尋找,除非能看出雙腳正踏著稜顛的寸徑,並以此讓腳步心無旁鶩、以此讓雙眼瞥見自己。

然 ... 為什麼是質數呢?!
因為質數從來不是從別的什麼相乘而來的結果,如果人們要以乘法的方式來獲得一個質數,那麼通常只有一種算法,這個算法就是 ... 將〝一〞乘以〝質數自己本身〞,除此之外,再無他法。

而後,你有了新的領悟,如果人想要找到自己,那麼情況就是 ... 〝一〞必須出現,而這會在〝質數〞的條件下產生。

終於,你看見〝質數〞背後的意義,你看見了〝一〞和〝自己〞的同步,而當〝一〞走失的時候,這個時候通常也是〝自己〞走失的時候,不再〝質數〞,這時通常也是存在落入〝合數〞的時刻。

至此,你總算釐清原來所謂的「情懷」是怎麼一回事,它的組成是〝一〞和〝自己〞。

唯有當〝自己〞如〝一〞的方式存在時,「情懷」會在這個時候出現,除此便再無其他。

而你知道 ...

如軸一般的定,這樣的存在是一。
讓自己心無旁騖、凝神專注,這樣的存在是一。
保持自己的不同,無視朱、墨搧來的耳語,這樣的存在是一。
放下所有糾結,讓這些纏繞鬆開自己,這樣的存在是一。
讓轉動不以目的,讓轉動只從緣起,讓心無住,讓你只是經過轉動而不是轉動,這樣的存在是一。

只是你也清楚,純粹並不容易見存在於這個世間,因紅塵的條件並不如此,關於存在的安頓,平衡總是多所著墨,一份存在若是未經燒冶、提煉或者萃取,那麼它的情況通常是混雜,多而不一,這時 ... 如同質數般的情懷並不會出現,能出現的只是牽纏萬縷的合數,和與情懷無關的堆疊與積累。

隨著文字的流洩前進至此,請問 ... 這樣的過程像不像是一場溯溪?!是否感受到自己正踩踏著流速的文字逆游而上,是否自己正依著身上那份探索的情懷,一路從喘急的字推句跨間、浮停且起落地逆水而去?!

的確,這番逆思刨隱著實讓人無法不做溪溯之想,尤其經過一連串文字的阻力和穿越,那的確很容易讓人錯覺自己人正溯著溪的假象,但若嚴格地說,仔細想你會發覺如此現象其實也只是因為情懷本身所釋放而來的作用力,之所以身臨,其實是因為質數於這時在我們身上出現。

而既然是溯溪,自然我們的心頭清楚 ...... 逆流的最終是起點,溯溪的最後還是起點,而在過程中你會遇上一些發現,比如說一、比如說自己、比如說質數、比如說情懷,只是 ... 便這些就足以齊備這整場溯溪的全部發現嗎?!

其實還有,我們從這些過程裡還發現了「合數」這樣的存在,而當筆尖瞥見「合數」身影的同時,心頭卻反而憶起早先文字落下的這句話 ... 「生活需要調劑」。

從這裡,你會發現一份很有趣的觀察,觀察的起頭是這樣,當人於城市的喧囂當中遺失了自己,結果 ... 那之後卻要把人帶到郊野之外才能重新找著自己;於城市遺失的卻得從郊野尋得,這是最弔詭的部分,因為這樣的運作方式,基本上完全不符合事件的得失由起。

這樣的情形彷彿是種跳脫,那是頭尾不接的情事,當它面對人們「冤有頭,債有主」如此根深蒂固的認定,面對這般無從挑戰也沒得商量的標準時,請問 ... 人們該從何處獲得開解?!依著「質數」的腳步就好嗎?!還是,其實〝合數〞也能幫上忙呢?!

從文字喜歡逆流的個性,你會發覺 ... 這一次筆尖出發的起點不是「質數」,因為「合數」也是可以起點的選擇,而「合數」的出現,它告訴了我們 ... 處於城市喧囂,人的存在易於落入「合數」的歸納,因為過多的堆積和擷取從四面八方攤入,這些繁冗的搜羅將一淹沒,這些複雜的填充把自己失真。

而當人處於郊野之外,依著「調劑」的方式前來,那麼 ... 這樣的存在依舊還是「合數」,因為其間所有做為,目的僅僅只是將那些因堆積擷取所造成數字脫序的熵,以調劑的方式加以刪序,但這並不影響「合數」的本質。

所以你會看到,調劑之後,過了一段時間還是調劑,而且其間產生的處方 ... 五花八門,一方之後還有一方,從未歇止。

那麼情懷呢?!

情懷不是調劑,情懷起於如一的自己,於城市的喧囂當中,情懷出現的你是一、你是你自己。

而你知道情懷出現的你,是定、是靜,所以當你置身郊野之外的安靜,這時的你仍是一、你仍是你自己。

你知道關於這些,它們並不需要特地去分別存在的位置,不論那是城市抑或郊野、甚或其他,因為你從未走入城市的喧囂,因為你從未走入郊野的安靜,因為你不是以「合數」作為存在的需求,因為「質數」的你無從遺失,因為「質數」的你無需找尋 ...

低頭望向溪水的清澈,一切都明晰了,對這 ... 你想得出神,慢慢你從文字的移動當中看見倒影的自己,無增無減,不垢不淨,你相信這就是質數般地存在、關於自己。

而情懷 ... 望著水流不止讓人有些悸動,於是你彎下腰來伸手搯向水中,打算將那抹隨波起舞的情懷從溪中掬起,卻發覺 ... 奔忙於踝掌間、認真拖曳分秒的溪流竟驟然停下腳步,其後,踩踏的潺音也跟上坐著耳咽翹腿歇息了,彷彿時間的潮湧就要石化於溪水的叫停之中,可就在這時,忽見溪流煞有其事地抬起頭來,緊接一臉認真地朝你拋來這句 ......


『如果不喜歡溯溪?!那麼,請問你為什麼要來?!』








此刻不再說話了
你點點頭
是的,
不需要調劑
不再複雜
只是簡單
只是喜歡的 ...... 情懷 !








/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nsideredguava&aid=164216194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10/09 11:16
/


屬靈,如何分辨屬靈這件事?

屬靈是沒有對立的,既然沒有對立,那也就意味著屬靈是跳脫的,跳脫於那些屬地的桎梏卻又存在於其中,此即為靜、即為定,不染而無著。

而分辨的作用在於安頓 ......
分辨需要的是清晰如明鏡般的照映,從自己出發 ... 而後,慢慢地你理解了許多事,這些事是之前你總忽略的部分,當你看清這些 ... 之後,對立會自動消失,同時你的內心會生出包容與體諒,所以 ... 從這裡你就可以看到一件事,除非明晰發生,否則對立不會消失,且包容與體諒不會發生,而沒有明晰的包容叫做容忍。

屬靈的意思並不是把自己歸類為屬天,把那些沒有屬靈的歸類為屬地,或者一腳把他們從天踹落於地,低看他們,屬靈只是沒有對立,屬靈只是包容和體諒,而愛 ... 會在這包容和體諒的同時發生,沒有勉強。

所以明晰是重要的,就如同一杯混濁的水你要靜置它,就像你自己,讓沉澱慢慢發生,讓清晰慢慢發生,讓塵土不要把清水抱得那麼緊,而這就是鬆 ... 鬆開。


/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10/08 02:41
/


如果此刻身上所運作的是自由意志,那麼 ... 基本上沒有任何人可以影響你的判斷和作為,即便正值論述此事的我亦不能,因為你的自由意志會幫你做出分辨、而後才是應對的啟始,這是神對你的贈予,當你確實地保有並善用這份自由意志,跟著你便能扎實地保守自己,而這 ... 也正是你這個人可以用來驅走奴性蠱惑以及挾制的主要力量。


/


而最有趣的部分是 ...
當你將自己交託給神,之後 ...... 這其實也是你這個人真正保有自己的時刻。


/
鬼頭刀 ^ _ ^ (insideredguava) 於 2021-10-08 02:47 回覆:
/


曾經,一只容器摔到地上它怎麼了?!
它碎掉了,對不?
所以,那時候你看到滿地碎片對不對?!

這時就有個問題出現,請問 ... 當一個人在生活中遇上滿地碎片,跟著他會怎麼做?!
是不是拿出掃帚和畚箕來將它這些碎片掃淨,並朝著垃圾桶丟棄對吧?!
因為維護清潔和整齊是重要的,對吧?!
這是因為碎掉了的容器已經不完美、已經失去盛載的功能了,已經沒有用處了,對吧?!
所以,這個時候請問你看到了什麼?!
請問 ... 是不是你看見了「人的作為」?!而「人的作為」是什麼?!是屬地,對吧?!

接著,再請問 ... 遇上這些碎片,神祂又是怎麼做?!
也是一樣用掃帚和畚箕掃淨,然後丟棄嗎?!
但 ... 有嗎?!
這裡又有一個新的問題產生了,請問 ... 神是如何看待一個已經碎裂的容器呢?!請問祂是如何看待這些人們眼中所謂的碎片呢?!

請問,在神的眼中,這些碎片是碎片?!還是容器?!
神祂為什麼不追求完美?!祂為什麼不追求眼目和感覺的潔淨無暇?!

祂為什麼要留下如許經典文字幫助你?!幫助你找回自己?!祂為什麼願意耐心地陪著你將這些碎塊拾起,並且一片片地重新拼湊回去呢?!而請問這樣的過程像什麼?!像不像是一個人在殘缺的過程中慢慢地找回自己?!

丟棄不是更容易嗎?!但為什麼神卻沒有這麼做去呢?!
回映過往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你會發覺 ... 就作為的角度來看,神的口嘴也許沉默,但這從不表示神的肢體同樣也是沉默,閱讀到這裡你請讓自己沉靜下來,然後慢慢體會那些過往,跟著你會發覺,神的肢體 ...於時間長河裡隨處可見!

接著,讀到這裡,請將焦點拉回早先以前曾經提過的「定睛」這件事 ......
請問你看見神了嗎?!
如果你的眼裡並沒有看見神,那麼請問 ... 你該如何讓自己定睛於祂呢?!這個問題並不容易回答,對吧?!

那麼這裡再請問,你的眼睛看見碎片嗎?!!
請問你的眼中只有碎片嗎?!而容器呢,眼中的容器呢?!是不是早就被握著掃帚與畚箕的目光給掃去垃圾桶丟棄了呢?!

請問你發現自己的目光和神的目光是截然不同的嗎?!

而你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 ... 經上說,神抓著土造人,但經上卻沒說神抓著土造靈,所以 ... 也就是說,當你的目光看見土,那麼在認定上這便是土,而唯有當你人看著卻不是土的時候,我想那時你才能真正體會所謂的「新造」是什麼,因為這和靈有關。

而可還記得先前關於定睛的這段是如何描述嗎?!

你是一本書,你以自己的人生行路來填滿這本書的所有章節,而神是這本書的讀者,所以關於自己的定睛,你從不需要讓自己的雙眼費神去蒐羅神的所在與證據,你只是將定睛錨定於自己和神的相互信諾之上,那情況就像書的作者沒能親眼看見作品的讀者一般,二者只是藉由這整本書的文字來看見彼此、和體會彼此。
所以,即便是碎片又如何?!請問在神會論斷這些碎片嗎?
如果不會,那請問神為什麼卻不會去論斷這些碎片呢?!

因為碎片只能算是書裏頭的章節而已,碎片並非書的本身,所以當你誤解了碎片就是書的本身時,那麼 ... 請問這樣的認定是不是屬於人的視野?是不是屬地?!

神的視野並不如此,當你感覺自己這容器彷彿被生活和際遇給摔成一地碎片時,請問神何曾如此看待你?!

山窮水盡從來不會是破碎的盡處,你知道的 ... 碎片仍有容器回歸的機會,只要人願意將自己交託於神、願意跟隨著神的腳步不放棄自己,那麼 ... 當你這麼做的時候,這些碎片將只會是你人生這本書中間的某段章節罷了,一段關於碎片重新拾起和拼回的過程,而這並不會是結局。

就像此刻你還正專注地撰寫著自己一般,請許自己以平靜,然後照照鏡子,你會發現存在於眼前 ... 那模樣看起來已不似碎片,也許身上還殘留著一些碎痕,但這些標記著碎裂的曾經,它們往往只能將人的眼目擱淺,它們不能陷溺一顆交託於神且相信自己的心!

而你還知道,平靜它從來都不追求完美 ......


/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9/29 23:54
/


鳳梨、葡萄、木耳、白木耳
皆益於栓塞緩解


/


如果,小朋友喜歡你
如果,你的美語也不錯
那麼,請問你還可以怎麼做?!

那裏也是一條路,也許 ... 就從現成的基礎做做看!


/


山窮水盡?!
那請問,這是不是平地已經到了的意思呢?!


/


愛是因為你是容器,所以能給予。
比方說給小朋友的那些 ...


/


唯有平靜之後 ... 你才能看到,愛是什麼!


/


所以你就知道「停」的重要性,停止放大再放大、停止自義和認定、停止叢生與蔓發 ......

當然,情況還是很多,那些看起來都很糟 ... 但是,總要幫自己找著那面清晰的鏡子不是嗎?!

而請問,不停要如何才能幫自己找著鏡子呢?!
不停,就一直都不停了,不是嗎?!



/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9/28 23:27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_ ^
2021/09/25 11:50
/


寂滅,現前 ......


/


寂滅不是寂
寂滅不是滅

寂滅是,負負得正 ...


/


文字有蟬味
如是字字知
如是字字了


/


山窮水盡疑無路
然則,道路是
上主 ...


/
鬼頭刀 ^ _ ^ (insideredguava) 於 2021-09-25 11:56 回覆: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_ ^
2021/09/22 11:59

微笑最後,請將本篇的回應從此處對著之前反向推讀回去,我想 ... 讀完之後跟著心頭應該會有更完整的體悟才是!

^ _ ^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9/21 11:16
/


當人將相信這支鐵杵擺入死蔭幽谷之後會怎麼?!

會被磨成細鐵條,然後是繡花針,最後 ... 就沒了,這就是人的相信,也是揀選。

只是,我們也知道 ... 相信這種事是自然地發生的,人並不能強迫自己去做相信這個動作,因為受到脅迫的相信並不能稱為相信,相信是自發的,除非產生相信的這個人發生了改變,否則 ... 他的習性終將繼續連動他的相信。

而這裡為什麼使用「連動」這兩個字?!
因為〝習性〞存在的位置叫「樞」,而〝習性〞並不存在於「軸」,軸是不動、而樞是轉動,所以當一個人的狀態處於變動中,這通常也是習性正處於作用的時刻,這種時候我們可以反推,看看這些狀態上的變動是因為自己的什麼習性而起,找到它 ... 之後你就會知道情況該怎麼處理,因為人只有在走入自己的當下,那才是真正處理問題的時刻。

習性和老我有關 ......


/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9/19 10:16
/




你可以在黑夜裏頭尋找到太陽嗎?!
似乎很難 ...

所有的尋找似乎都是徒勞、而且消磨
但你知道時間總是勤勤懇懇
他們搬運白晝、也搬黑夜
當黎明來時
那也正是黑暗退場的時刻
宛如退潮一般,所有注入深瞳的夜墨亦將
從時光的裂隙中
消遠


永遠不要等待
因為耐心口袋所積攢的分秒,那數目永遠支付不了時鐘發條對於鐘點的需索
所以 ... 請將目光從太陽的身上移開
因為夜晚還有月亮、還有星斗、還有陣陣涼風、燈塔、螢火蟲以及蛙鳴 ...
以及一份對於喧囂的 ... 遠離 !



有時候,我們其實可以幫自己思考一件事
那就是 ... 『當下』到底是什麼?!




/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9/17 00:49
/


栓塞,感覺像是收緊
所以,試著幫它弛放應該是好的 ...


/


傳燈,
那由容器你這交傳出去的光
隨著時間推進
終將有一日
這光又再傳回你的手中,幫著你點亮 ...


/


你們當互相效力
因為,際遇具有時間差 ...


/


你必不要看輕自己
一直出狀況
那是因為還沒有回正
當人回正之後
你會發覺
一切如常


/


只有當人相信黑暗,黑暗才有機會成為永夜
否則,黑暗從來只是光明的輪替

( 憂鬱和永夜,有些關係 ... )


/


請問,有關『鐵杵磨成繡花針』裏頭的這根鐵杵,它可以是什麼?!

...... 人的「相信」 。


/


請問,對於一位意志力薄弱的人,你願意對他交出你的相信嗎?!

我不清楚你願不願意,但我知道 ... 神願意。


/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1/09/15 10:56
魚腥草的功效作用與服用禁忌 - 三度知識
頁/共 4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