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冬.
2020/12/03 19:15:41瀏覽1099|回應4|推薦21
/



飄白津渡
絮目、
以其深處朦朧自遠方迎來 ...

繩錨之後,於甲板告別橙黃滿眶
步下秋舫
身後,辭別洲渚遲雁
遠山,揖頸葉紅箏遠
這才登境北地港泊
開啟一路霜風邁步、攔路蒼茫的迢迢遠遙 ......



/



沒有臥土葉碎沙聲伴足
但見張口吞踝積雪厚地、
與行遠越見夾趾斯淤足鉗冷




/



依著鐘擺催促
身手矯健
秒針一馬當先、持續箭步
而足下雙履如我
卻橫遭冰寒緊抱
遲滯漸起




/




直至
身體被豎成音叉
任寒流以北風擊、敲
而震動
不停,
並持續空轉齒牙

咬合原地 ......



/



舉目四野
曝地天寒,蠻霧奪蹤
只見 ..

梅花,孤枝綻放冰雪
此身,獨影含苞霜風



/



而鎮日攀著雙目、
擅於攙扶眼花行路的眼鏡
亦因入境冰寒
遭書立告示一紙
以為提點


( 霧地,緩步 )



/



身陷冬寒
喟嘆此際
總是最羨窩被之福
眼前,即令奉上萬金亦難得此廂溫柔
那渴望
彷彿,吾人身上皆伏熊寐天性
只是缺少
百日不食不嚥的
勇氣 ...



/



而樹,
以冰雪無畏褪開葉裘
開始赤膊 ...



/




身前
分秒踏離鐘腹才方
旋遭狂風奔襲架遠
而眼下,橋水的遲緩逼近臨界
世界已現停滯、
甚或打滑 ...



/



即令目光
也於雪的簇擁之下
遺失步履



/



緣遇亦現脫韁
其情其景
但見順推逆阻之力掙扎著四肢
卻仍遭雪霜制伏於地
毫分不起 ...



/



世界杳了回音
有的,僅是耳語不歇的風聲 ...



/



所有肺腑
若非遭積雪填堆更深
或者,
便任朔風給吹得支離破碎
彷彿人
只能踽踽獨語
只能對著天、對著地
或者
對著自己的蹣跚 ...



/



值此手足白功、掙扎罔效之際
不由竊羨雪度風遠之愜
從容莫此
當人因身寒退入炕暖席溫、綻紅燭牆的堂春之中
情狀頗向禁足、由冬寒執規
只是,時身值堂內棧久
氣暖周遍寒意全消
其人心境
彷彿此刻
屋宇之外,天地所存皆已於身遠離
僅窗眼所交
可謂故近 ...



/



又其時
環視堂中
唯這倚牆臥地的爐炕正高漲著那身火氣
此驕狂
當是仗著溫堂暖室之功
不僅對著柴薪頤指氣使
復加拳腳相向
爾聞
炕木紅漲不堪已臉面,卻仍遭他爐炕輪番揮掌出氣
這搧過的劈啪聲
此起彼落 ...



/



及至影沒
唯,此心尚不意風雪交與
於是
復忖早前
距此也不過一頓茶飯時辰
猶記當時
眼簾映入
由濃濃秋意所布這江水氾嗣的潮線已然過深
卻未以為意
待身入,驚覺冒失
彷彿感受的腿腳瞬間遭逢激流緊握拉扯
及至一路拖往淵深
未幾回神,卻見鏡中狼狽已然深陷探底不著的隆冬汪洋
此去
寒冷已坐實下沉唯一緣由
而溫暖
向是頭頂之上、
那方對著自己逐漸上離的飄搖海面 ...



/



至此
太虛幻滅
由是,不再夢暖身柴
拉回現實
舉頭望天
卻見金烏頂戴
已從正一品謫降從三品
光明消極可預
眼前
舉目所及,天地充塞黑漸白褪的隱晦不明



/



設若白之於己
其絹潔由若干墨水所染暈


設若黑之於己
其黯深掐緊若干星點掙扎


設若酷寒
強令顫冷,藉眼目拋擲而僵凝著天色!



/



晝與夜
於晨、昏所砌之岸堤間來回
並藉拍岸力道
將此間踏實著雙腳的日子推入潮汐
以此興起浮沉
而我
仍為此間漂泊
尚未靠岸 ...



/



追註.

由白浪所聚攏的晝明持續消退
而黑潮所的簇擁的晦暗,仍在漲漫



/



寒冷的重量
將風雪如石塊般堆疊
如此沉甸
難憾
更輕易壓過膚皮所能荷起的筐擔



/



毛呢
以經緯交錯
將溫暖
藏於裘筒、領巾、絨襪的針線裡 ...



/



而同一日晷
令同一竿竹佇於同處
卻於不同的溫寒之間
從天上
丈量出凡間
成住壞空各不相彷的身影

皆兌於,酉 ...



/



鳶日弦放告示:

值此冬遇,雪霜躁進,天風崚利,不勝高寒
未免鳶弦金烏,穿行雲顛遭此危殆,致飄搖燈焰,將熄光明
特頒新令以收攏鳶飛捲弦,僅作淺近弛放
且鳶空時程亦將著手截短
以此 ...



/



周知
此番造訪,將為天地推來酷寒與惶怖
卻仍堅持
衣著必經潔白渲染方能上路

彷若無暇,眾皆白表
鋪天蓋地
便此新訪過荷需求
令染坊所備顏白
倏遭入境不歇之霜雪耗罄,倉存亟缺
爾後
缺乏白新張池
浮雲只能沾濁一身,遊蕩天際

罩灰滯目 ...



/




謂此季寒,除溫殘撩撥,或能從何識冬?

其時,可由寒暄端倪之
君不見言語二遇,其人口舌彷彿已升鍋灶
張合間
滔滔言表,佐伴以裊裊炊煙一陣飛過一陣
其情其景
不僅口耳、復甚目與 ...



/



復斟此間滑稽
卻又旁通莞薾另類
彷彿胡蠻地域來了噴火二獸
相逢狹路
彼此不退
皆橫霸,作勢拚搏
便此執拗
硬將和煦溫陽擾成欲來山雨
眼看爭霸已不能免,四下只得合掌祈禱
待得交鋒,卻又大出意料
本該地裂山崩、狂燄追烤、殺聲震天之危烈
然,眼前所遇著實令人搔腦
搏命二獸竟皆一味地虛張聲勢
只是原地對擲口舌,至多補再悶煙互噴
除此之外,再無枝節
原來
二獸此前早已征戰百地各自
隻燭同燒
眼下早已氣虛乏體、外強內癟、油盡燈枯
並且,皆僅剩那
欲熄不盡、追燃不成的矇煙可使 ...



/



平野煙寒
前村筍難而背棧崖空
雙履流落至此
總是推人思起戶牅之堅韌
總念其
舉斗室之溫熱
決意扛起屋外疊壓而來冰雪冷漠

以此
肩上重負因鐵心酷寒落井下石而未間加續

然,即便能耐懸殊至此
志高的戶牖依舊不願就此折腰、
屈服於冰封
只是
正此隻身頑抗苦撐
依樣擋車螳臂,日復一日
令其衣衫一身
當場累得
汗水淋漓 ......



/



而奇襲,
總能徹底驚慌漫不經心
謂此沉默霹靂
聲息全無
長於默契交遊
眼下即與
以為交涉妥定
此番應對乃隱晦處流貫,不作聲張 ...

卻不想,此電掣不按牌理
總是
挑此嚴寒乾冷之時出手
以指觸之瞬
出其不意
將臂掌的未曾留心給
閃擊得,怪叫驚嘶 ~



/




復眺遠方天色
似有微變
再取包袱內沙漏時器觀之
只見這上下間
由落沙所積存之夜暗越堆越厚
而早前,以庫攢成疊的晝白卻
越攤越薄 ...



/



也是 ~

便這跋涉艱苦,讓人忘去此際
天上金烏任啼雞醒寐之辰
已越見推遲
而偃燭入寐之時
卻反提前 ...



/



望此鏡地,不禁洩息長嘆 ...
蕭颯的
是目雙的腳步
而世界
仍舊逕自地,揮汗搖動篩子
並觀賞
雪落 ......



/



私下設想
以為此處適於遠避溽暑、脫開煎熬
誰知
人至方覺
溽暑固然可避

此前
則必先費神幫著身子
搓暖煨熱 ...



/



逢此季冬
白雪以其無歇無盡
將天地冰封於二價不議之堅硬當中
周野可見,苛嚴乏客
而此際,倘於錘秤捉襟,則必肘顯秤桿
其間,無有暖心架起折扣梯階
亦無鐘擺放縱左右任意
便此僵冷
由人
買辦際遇之供輸

諸如冷暖之失衡、諸如和煦之空乏
諸如 溫綻寒苞之錘秤體質 ...



/



天地
以冰雪將日子蜷得更緊
還以風霜
將人摧折得
更曲躬 ...



/



才因
躺入暮秋暖寐而溫漲面目
卻於秋窯推磚後
頻遭酷寒以霜風凋萎青春
且累得川原山野
因此
白髮蒼蒼



/



寒冷
宛如欠契一張
追著人、賣力捉捕身子
試圖以
體溫作為償付 ...

相仿於炎熱
遇著人
亦是拼命地
壓榨汗水 ...



/



此地
無旭春之模稜兩可
亦無秋暮之高低起伏



/



這裡是戰國,
不是春秋 ..



/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nsideredguava&aid=154190843

 回應文章

水 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新年如意
2020/12/26 00:22

小刀詩人您好

文字可以花苞

也可以花朵

文字可以繽紛

也可以熱情

花朵有情

卻不語

只為世間綻放

熱情的

繽紛

祝聖誕快樂

 

鬼頭刀 ^ _ ^ (insideredguava) 於 2020-12-26 01:08 回覆:

微笑花朵的話,說給眼睛聽,說給心聽。

啾而綻放是因為,花 ...... 不想世界枯萎在只說一種話語的單色調之中,世界應該多彩、目光應該精彩,而這 ... 當然也包括顏色的熱情與情感的繽紛。

^ _ ^  耶誕快樂,水羚 ~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0/12/15 09:14
/



有時候
文字可以花苞、
也可以花朵
只要你伸出筆尖來輕拈它們

而你會發覺
文字所指向的,其實都是同一件事情


待綻如苞
花瓣蜷緊,其所包藏並非僅是花顏與花姿如此而已
裏頭
尚握著賞花人的想像力,緊緊地 ...
一如你從雙眼的指路
幫自己親手將相信交與誰或什麼似的 ......



/
鬼頭刀 ^ _ ^ (insideredguava) 於 2020-12-16 22:13 回覆: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0/12/05 14:08
/



放開負責協助大腦控制的雙手
你才能看見自然的轉動

鬆開專責大腦離合器的我所
你才能看見自然的軌跡



/
鬼頭刀 ^ _ ^ (insideredguava) 於 2020-12-05 14:09 回覆:

鬼頭刀 ^ _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0/12/04 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