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冬之夏威夷 (三):火山大島浴火重生
2012/05/02 06:28:24瀏覽1112|回應0|推薦184

基勒威火山(Kilauea Volcano, Big Island of Hawaii)

.

.

文 : 陳華瑛      /      攝影 : 陳華瑞     陳華瑛

.

當世界多處陷在海水持續上漲,海岸線往内陸遷移之虞,有一個海島不但沒縮小、反倒越來越大?這是哪裏呢?這就是夏威夷的火山大島。夏威夷群島全是由火山爆發時噴出的岩漿形成的。這兒的火山與地球多數其他火山不太一樣。一般火山如富士山與聖海倫山,是兩個大陸板塊互相碰撞擠擦時產生熱量,熔化掉板塊交界處的上層地殼後噴流而出。而夏威夷群島的火山卻是太平洋板塊本身底下壓著一大團滾燙熔岩,時常尋找機會蹦出來形成的。由於太平洋板塊漸漸在往西北移動,現只剩下東端的火山大島還座落在這處熔岩上,它的出口成爲火山大島兩座相當活躍的火山,噴出來的岩漿不斷往海邊流淌,冷卻後成爲新增的土塊,因此大島仍在繼續擴大中。

下面是大島某次火山爆發的影片,岩石被烈火燒成炙紅岩漿,巨獸般四處探手伸腳,走到哪兒都是摧枯拉朽玉石俱焚: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ec9yK-QQ4o

.

http://www.bigislandvideonews.com/2011/03/09/video-the-man-behind-global-hawaiian-volcano-eruption-video/

.

岩漿冷卻後,觸目是磕磕巴巴、堅硬銳利的黑花色岩石,一副讓人心驚的末世紀景象。

.

.

.

.

然仔細觀察,仍會發現荒蕪焦土上不時有青嫩的蕨類冒出,還有開了美麗紅花的植物,讓人不得不驚嘆生命力的強韌。

.

看到火山爆發後的滿目瘡痍,很難把它跟生機盎然的雨林聯想起來。然事實上,這兒的荒岩經過歲月之悠悠、雨水之滋潤,處處充滿浴火重生的精彩景觀,「阿卡卡」瀑布(Akaka Falls)公園即其中一例。

.

.

.

.

花卉不少

.

上圖這個怪在葉子碩大、花奇小

.

這花比起葉子來也是小得可憐

.

.

.

我們從檀香山搭機遊大島時,為了省時省事,選擇當日來回,因此行程有點急促。當天四點就起床,披星戴月趕搭5點多的班機。抵達大島後立時開往「阿卡卡」瀑布,沒想到比開門時間還早了10分鐘,因此搶了個第一。當時還沒有別的遊客,只有吱啾鳥鳴。公園步道迤邐在蔥蘢蓊鬰、層巒叠翠之中,曲徑深幽清麗脫俗。

終於瀑布在望,這目的地竟比過程還精彩,讓人有些意外。

.

.

哇!瀑布由天而降一瀉千里。不對,是一瀉135公尺深。

.

上面布告說委内瑞拉的天使瀑布是979公尺,尼加拉瓜瀑布僅52公尺。我上網查了一下,阿根廷與巴西之間那壯闊的伊瓜蘇瀑布則在60-82公尺之間,接近阿卡卡的一半。

.

上面這張布告講的是一個比鮭魚洄游更神奇的自然奇觀。由於夏威夷群島離其他大地都相當遙遠,是地球上最與世隔離的地塊,故發展出一些獨特的生物現象。譬如這兒有一種刺鰭魚,會在瀑布上方的溪河石塊間產卵,卵孵化為魚苗後又順流飛下瀑布進入海洋,待上6個月(此魚苗期相當長),在「後魚苗」階段從海洋逆溪洄游4公里來到阿卡卡瀑布,利用胸鰭與吸盤在瀑布一側的溼滑岩壁往上攀爬,進入上端的溪流後才發展為13公分左右的成魚,並尋找上游溪澗石塊產卵,開啓另一個生命的循環。另外這兒還有個5公分長的蝦子也有類似絕技,實行洄游攀岩之壯舉,不同的是牠們是在海洋裏發展為成蝦才返鄉的。物種為生存競爭延續命脈,在面對如此不可思議的挑戰時,發展出特殊裝備與神乎其技的功夫,著實叫人嘖嘖稱奇。有興趣探討進一步資訊的讀者可以參考下述網站:
http://hawaii.gov/dlnr/dar/streams.html

.

公園門口椰影婆娑

.

這椰果好可愛,看了有點想吃。

.

出園後立即奔往火山國家公園。先參觀了一個所謂的岩漿地道。這是火山噴出的岩漿四處趴趴走時,外殼漸漸先冷卻凝固,内裏仍在熱騰騰地流淌,逐漸掏空後即形成一個空心地道。

蛇絲頓岩漿地道 (Thurston Lava Tube)

.

地道進口

.

黑得可以

.

地道寬大高深,可見當初岩漿有多深厚

.

最後來傑格博物館 (Thomas A. Jaggar Museum)觀察一旁的基勒威火山。火山這陣子不怎麽勤快,日頭下只見白煙不聞怒吼。園警安慰說天黑之後火山口會泛紅光。

.

落日把西山燒得半天紅,那煙霧逐漸露出顯猙獰面目

.

大夥兒耐心地等待紅色音訊

.

總算等到泛紅了,紅光底下在緩緩醖釀驚人之舉,那靜靜的殺機,卻美得如此溫柔。氣溫已降到攝氏10度以下,冰風狂飆刺骨。我雖事先有準備厚暖夾克,還是被急劇的溫差嚇一跳。天色越暗,洞口越發紅艷,不幸我們已冷得打顫,而且還得開一小時車程趕搭八點多的班機,不得不棄守上路。

.

.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wayu&aid=6409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