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顛覆時空的旅人
2012/07/13 17:01:23瀏覽691|回應0|推薦0
   

莊子逍遙遊的註解,歷代多如牛毛,許多淪為文字堆疊或話術,沒有點出中心思想,憨山大師解釋逍遙為廣大自得,較得其精義。逍同『消』,即『遠』字之意,遙也是『遠』,遠離了事情的核心,甚至拉開了距離,深怕被捲入,說得更白話,沒有我的事,離得遠遠的,自然廣大自在。

莊子出生在戰國最動亂的時代,動則得疚,這就是消遙遊著作孕育的環境。洪醫師喜歡坐忘於時空中,乘上大鵬鳥的翅膀,在巴哈的無伴奏中提琴,或G旋上的交響樂中,或品嚐到美味的東京或京都懷石料理,或看到精緻數寄屋建築,或聞到枷羅的芳香,或進入不同時代的畫家眼中,來看現在的風景,甚至有了網路,衛星電視,有時自己都會忘記,到底我是什麼人,我存在何時代,是旅行?是電影?是幻覺?或一體結合呈現,又到底我是誰,或誰是我?當一個人隨時可以坐忘、專注繪畫或閱讀,身邊發生什麼事,相對已經遠離,而顯得不重要了,就是地球變平後的逍遙新解。

   
     
逍遙新解
   

當達文西把透視法應用在西洋畫,在15世紀推到高峰,人們就常看到西洋畫使用單點透視法,把萬物消失在遠端的一點,與漢字稱之為逍的道理相通,逍同消字,在遠方看物,遙同搖字,是遠的同義字。當我們在遠方看到2位武者鬥技,或2位舞者共舞,就不容易分別,或不必太分別,也不想去分別了,這就是成長在戰國最激盪時代的莊子的思想—逍遙。一般網路字典逍遙翻成自由自在,無拘無束,但細讀莊子一書的人一定發現,莊子雖然一直想擺脫世俗,辭漆吏,據說還拒"大官",不時還有一些「反社會」的言論(棄賢毀聖)與舉止(喪妻鳴鼓),再三顯示內心仍有牽掛,只是關心不得,也改變不了戰國殺戮的時代悲劇,所以莊子精神上乘上大鵬鳥俯瞰中原,以逍遙的客觀距離,聽不到百姓被屠殺的哀號,也嗅不到血腥,更看不到斬首截肢,集體屠殺,強凌弱的人間煉獄,類似吾人在現代飛機離地面11,000公里以上的距離,像洪醫師在1982年7月搭機到德國留學,俯視人間,人生無憂如此,自然稱得上逍遙遊。

   
     
道家對決儒家
   

莊子不似儒家,不是周天子御用的大夫貴族,不是國家的人師,更沒法周遊列國佈道,他只是一介飽讀經史的布衣,有著一顆人文的心,莊子反對儒家的階級觀念,儒家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莊子主張「道通為一」,認為道在萬物,萬物平等。莊子反對儒家的以仁義治國和法家的以刑罰治國。莊子認為儒家的仁義禮樂違背人性,使百姓「失其朴」,說孔子是說一套做一套的「魯之巧偽人」,其實儒家是為周天子做宣傳部長的工作,讓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所以周武王對商紂以下犯上的大逆,成了革命有理,不適用以下犯上的弒。對其他部落統治又繼承商代的天子說和封建階層,到了周末無能,造成老百姓水深火熱時,以春秋來責怪其他諸侯,大陸學者姜國柱教授在先秦思想史有詳細著作。

莊子與老子一樣,主張無為治國,任其自然,認為「絕聖棄知而天下大治」,其精義就是說話要真實,不迷信個人或英明君主,或被塑造出來的聖人,行政要透明。君主要「無容私」,「汝游心於淡,合氣與漠,順物自然而無容私焉,而天下治矣」,很明白地與儒家的吹捧標語不同。他喜歡胡思亂想,是真善美的創意者,莊子一書: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這是多麼富文學創意的思想家啊,他不只瘋迷戰國,他影響後世儒家,調和他們白天上班時,偽善的內疚心理,讓晚上睡覺安穩,也風靡了整個漢字文化圈,直到今天在日本、韓國、越南仍然可以舉手投足看到莊子的思想。

我們對google把逍遙中文翻譯為英語happy快樂,日文翻譯為幸せ(幸福),也覺得不夠達意,無缺憾圓滿的wellbeing才是幸福。因為莊子表達的逍遙不是圓滿無缺的福祿壽喜,十全十美的幸福(請參考我們的拙著歐盟與社會連帶)。而是一種肉身與精神的分離,身體處於動盪不安的時代,一種心理追求安頓自在的昇華反應,這時回想我們在1998年的繪畫個展,思考良久,把當時期的心境,描述為「尋覓內心的故鄉」,雖然那時還沒深入研讀莊子,與莊子在不同年代,不同環境,但是我試著走進時空的隧道,在裡面作畫,求得內心安穩自在的心情,大概是一樣吧。

     
莊子是官場失意者永遠的朋友
   

莊子內容的感覺化為中文白話是,我們愛乘著高速電腦,在雲端翱翔俯瞰世界,或喜歡胡思亂想,坐忘於書齋群書中,或出神瀏覽衛星電視,或聆聽CD,或從休假旅行中歐,進入日耳曼的時空隧道,具體的身體或抽象的心靈,穿梭往返於時空隧道,人生與夢境片段接續而不自知,坐忘醒來,分不出前世今生,今宵是何夕,或是一個人生是否有不同的時空片段?

乘坐在大鵬鳥的翅膀上,雖彈指之間,就經歷了世間長時間的事務,瀏覽經典一通百通,日常生活科學,各國用語,信手拈來,都成了溫故知新的片段罷了,到底現在講甚麼話都不自覺,我親身初體驗是1987年我第一次搭瑞航時回德國,參加內分泌與糖尿病醫學會,基於空中小姐的名牌是日耳曼名字,外表也是日耳曼人樣,於是我用德語回話,因為瑞航空姐以乘客外型或閱讀報紙來判斷說哪種話語,一般他們都會說英,德,法,有些還會義大利語,對東方人則習慣以英語提問作答,已經要結束服務時,我再半開玩笑問她:『您知道我說甚麼話嗎?』她先楞了一下下,露出會心微笑臉說:『您說的是德語,我都沒注意到了』,所以有時到底自己說甚麼語會不自覺的,現代人類以騎馬都達不到的空間旅行,說著不同的語言,這是莊子當年所沒法體會的時空旅人的逍遙。

莊周以獨特的眼光與創意,迥異於儒家、法家、墨家、陰陽家、甚至不同於他大前輩老子的想法,經過百餘年弟子的編輯而成逍遙遊,給後代非常孤寂的文學創意感,睥睨戰國百家,也堪稱空前絕後的中文巨著之一,令熟年不惑之人,很快進入夢想的世界。

莊子不僅影響後世官場不如意的士大夫,創作很多高意境詩詞與書畫,堪稱悲劇英雄的慰藉,例如陶淵明,白居易,蘇東坡。也影響了日本的禪宗文明,從庭院(例如東福寺方丈庭院的枯山水,表現蓬萊仙島的思想)到詩歌(例如在京都員山公園某餐廳的屏風寫上「無為自然」或禪宗的方丈庭院,禪宗的臨濟宗妙心寺派寺院,大雲山龍安寺建築、竹架垂櫻、湯豆腐素食、寺院內的書法、象徵山居的青苔、與汲水的蹲踞刻有禪宗名案「吾唯知足」,都有諸多道家的元素,甚至茶道的流派,例如宗偏流的手巾就繡有一隻蝴蝶,日本的合氣道,與料理人常自稱「遊心」的創作,與窮鄉僻壤的米澤,一家小拉麵小餐廳,牆上掛的畫也是莊子鯤魚,韓國的思想與哲學,甚至君王與臣子的想法,今天越南的道教信仰等,都可見莊子在不同年代滲進東亞的各階層的內心中。

莊周對於真理的高大深遠,以鯤魚、大鵬鳥來比喻,隱喻不懂的愚夫蠢婦,叱之為朝生暮死的菇菌,不知一天有24小時,與夏生秋死的蟪蛄,不知一年有四季,並且繼續老子的棄賢毀的作法,因為儒家長期以來一直為周部落服務,顛覆了商天子後,儒家在周代繼續扮同部落演統治者宣傳部與化妝師角色,所以莊子造出­­­­­­『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至理名言,與顯學儒家並存於知識人的內心深處,莊子始終是失意文人的朋友,風靡整個大東亞2,000餘年,歷久而不衰。

洪醫師倒是覺得,與其失意才發現南山的可愛,農耕的怡然自得,倒不如自幼就培養各種人文的情操,與多方面的興趣,健康的生活方式,不必隨境遇而物喜或己悲。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
     
   

我們藉著大鵬鳥的羽翼,更體會『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的謙卑,因為醫師不求自己的利益,才能成就病人的健康,才能達到至人無己的修行,就如美國一位醫院管理大師,勉勵後進說,醫院醫師要不以營利為目的,醫院才能盈餘,繼續存活下去。一位能夠安全,有效治療病人的醫師,是因為臨床經驗十足,實證學識淵博,醫學專業有成,還要壓抑他的似有似無的神通感,所以做到不以自己的利益為出發點,管理學上maslow對於人的滿足有就分為5級,第一級給予生理的需求,第2級安全與公平對待的需求,第3級為愛與被愛的需求,第4級為尊重的需求,最高級為自我實現的需求,晚年他又提出超自我實現的需求,安定且較好的待遇,給予尊崇的地位,才能產生至人,否則怎能對一位沒有社會保障的寡婦,背負養育4個小孩的任何要求,或對因為挨餓而正在暴亂或革命的人群說道理。

我們曾目睹一位大學小兒傳染病學科教授,在醫學會上教育演講,講到個案時,自己感覺很自鳴得意說:你看,我是神醫,一眼就診斷出流感來。當他結束演講進入討論時,就有一位同儕嗆道:教授剛才示範的動作有諸多瑕疵,例如您以手摸臉2次,又咳嗽時未以胳臂嗚嘴。該醫師教授不知神人無功的先賢教訓,當醫師自己以為是神醫時,病人的災禍就要來臨,所以我們看病時,檢視每一位病人的病情,都是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般的戒慎恐懼來診治,因為每一種病對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主訴,每一個症狀也都可以發生在不同人的不同病上,所以醫學很需要有天份的人,全心投入並有修行。

再以自己治療糖尿病的體會,因為在德國從事人工胰臟的研究,所以回國在臨床上駕輕就熟,但也不能因此而自信滿滿,一般我都在半年內讓病人降帶正常範圍,因為國人平時不注意健康或血糖,遇到事情反而會過度求好心切,所以回家『矯枉過正』--吃藥打針,再劇烈運動,外加節食,一下子就低血糖而昏迷,所以我雖然能夠臨床判斷上該病人需要多少胰島素,但是卻從來不耍這種第六感的神通,讓病人血糖一天內就達陣,反而會給病人一些空間,最近幾年實證醫學居然得到證實,要慢條斯理,才能避免低血糖,安全達到正常血糖,所以我以輕鬆的心情來讓病人得到健康,這30年來走對了,當然病人也不知我有否神通,但是就是很安全,很罕見低血糖發生。

自古巫師,僧侶,傳統醫師都在解決人們的身心靈病痛,假如不謙虛,就容易疏失,複數(通常3個以上)疏失一聚集,就會發生病人安全意外,因此巫醫僧都不能顯神通,從事神聖職業的人,不能顯神通,是為『神人無功』。進而引申:最值得尊敬的醫師或老師,可能是在街頭的沒沒無聞的這位,而不是高高在上的那位,是為聖人無名,單然有些書之乎者也,不像我如此體會,有人解釋為聖人不求名,其實一樣的本質,因為聖人不求名,所以無名,聖人招牌掛在臉上,甚至滿口仁義道德,稱自己是聖人掛在嘴上,就絕非真聖人。那就是多少年來,我們以此莊子詞句作為明鏡,並在2006年與病友的第6次畫展中,以逍遙為主題,描述自己的心境與病友的祈福,穿梭在2300年前的逍遙遊,研究莊子的學問,與引導老人家病友創造力。

   


請參閱人文醫師洪建德網站文章-『無垠的人文-人文是什麼?』 『洪醫師如何看待人文』『人文的腳印』『人文的醫師』

網站 http://www.humanityman.com

部落格 http://blog.udn.com/humanityman/article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